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董卓他能知错认错,这个确实还算不错。虽然他之前确实是大败了,但在众将心中的威望却是不减反增,可以说他走得这步棋算是大好的一步啊。

    当然了,一般来说,众将自是不会在乎自家主公犯什么错的。但所谓前车之鉴,而自家主公能不能改正,能不能吸取教训,能不能不再犯同样的错误,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董卓正在与众将说话之际,就听有探马前来禀报,“报大帅,李军师如今已到冀州,目前距我军大营还有不到二里!”

    董卓闻言猛地一拍桌案,然后对探马又摆了摆手,“好,知道了,你先下去领赏吧!”

    “诺!谢大帅赏赐!”探马说完后就高兴地告退领赏去了。

    现在的董卓正在想着,李儒可算是来了,可他怎么就没早点儿到这儿呢。要是早到这儿的话,自己也就不能败得这么惨了,唉。其实他也不想想,是自己没听李儒的话,到最后也没等人家就着急来这了,结果不就这么败了吗。

    不过董卓也想了,好在现在来得也不算是太晚,而且相信只要有李儒李文优在,那自己应该就不会再败了。

    李儒作为董卓帐下的第一谋士,其人的本事自然是没说的。而董卓这些年有李儒在身边辅佐他,他都早已经是习惯了,可这几日没有李儒的日子,说实话他过得都很不习惯,总是觉得好像是少了点儿什么。

    他觉得只要有李儒在这,那就能提醒他很多,你看李儒这一不在,都没有人提醒他一下,结果不就中了人家的计了吗。董卓这倒是忘了,其实李肃也提醒过他的,只是他没听进去罢了,而且这还把人家给忘了,要说这李肃确实也是挺悲剧的。

    “各位随我出营,去迎接文优!”

    董卓此时发话了,他看李儒也差不多要到了,索性就让大家一起去迎接他一下。众将中,是他属下的倒是都没什么怨言,不只是因为是主公的命令,还因为他们挺佩服李儒此人,知道那是个真正有本事的人。

    这些人可都是清楚精明着呢,知道要想胜利,当然不能是只靠着武力的强大,很多时候自然是少不了一个好的谋士了。而且李儒此人对董卓的影响可以说是很大很多,而他们可不想自己主公再去重蹈覆辙了。

    全军如今也只不过还剩下三万左右的士卒,要再中两个计的话,估计可真就要全军覆没了。到了那个时候,大家就都成了光杆儿的将军,还去谈什么剿灭黄巾啊,倒是自己先被人家给剿没了。所以说这时候一个谋士对全军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这些人自然不会不知道。

    只是宗员他们几个不属于董卓的人心里倒是还有些埋怨的,毕竟他们也不知道这李儒到底是何许人也,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所有人都得到大营门口去迎接?这大帅也真是的,不过他们虽有些怨言,可也不敢去表现出来什么,毕竟大帅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再者说在军中就要听从主帅的命令,自己等人不听可不行啊。

    众人就随着董卓出了大帐,来到了大营门口,不一会儿,李儒果然是风尘仆仆地赶来了,看他在马上的精神状态,好像很是疲惫,看来他确实是马不停蹄地远道而来啊。

    李儒见这么多人都出来迎接他,也是有些受宠若惊,他也顾不得自己的疲惫之躯了,赶紧是翻身下了马,对董卓说道:“主公!儒,来晚也,还望主公海涵!”说完后,又对着众将一抱拳,“儒见过各位,都别来无恙啊?”

    李儒倒不是那种特别自大而目中无人的人,可以说他和董卓众将的关系还都不错,还真就都没什么过节矛盾的。

    不过此时他说完这些话后,看着这帮人的表情,怎么好像不对,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情况?难道……李儒心道不好,看来有情况啊,莫不是汉军大败了?难道这真让自己给猜中了?

    董卓看着李儒,他叹了口气,然后连忙对李儒说道:“不晚,不晚啊!文优你此时能及时赶来,我军如久旱逢甘霖,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李儒一听就明白了,看样儿果然是大败了,要不平时的话,自己主公是绝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唉,看来自己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就是不知道己方的战损如何,是不是影响全局啊。

    “此处不是讲话之所,文优你随我进账一叙!”董卓继续说着。

    “主公请!”

    “请!”众将也跟着说道。

    “请!”李儒也伸着手示意,请众人入账。

    进了大帐后,众人落座,董卓虽然能知错认错,但他却是一点儿都不想再提及自己惨败的事儿了。

    李肃此时倒是明白董卓的内心想法,他则对李儒说道:“就让我来讲讲今日之事吧!”

    “请”李儒说道。

    于是李肃就把今日之败给李儒讲了一遍,但他可不敢去说董卓什么,什么不听人言,大意轻敌这些,他是一点儿都没敢说出来。只是说了黄巾军狡猾,使得主公误中了敌军的奸计,所以这最后才大败而归。

    李儒听后是心中暗笑啊,他李儒是什么人,这么一听他就自然都明白了。以他李肃的为人,你就是给他个胆儿,他也还是不敢当着主公的面说他的不是。要说董卓手下最了解董卓的人,李儒可以说是第一其实也不为过,而他自然是要比其他众将都了解得多。

    他可知道绝对是自己主公的大意轻敌,不听人劝,所以最后才导致了中了敌军的埋伏,然后就有了如此大败,可他其实也不能直接就这么去说。

    听了李肃说完后,李儒对董卓说道:“主公,如今正值我军新败,而这几日自当是好好整军休整,再以待时机!”

    就这么一句话,李儒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那就是这两日就别再出战了,大军都好好在营中休息,然后等待时机再出战为好。

    董卓听后,最后也是无奈地点了点头。没办法,虽然他也不甘心就这样儿,但不得不承认李儒说得就是如今最应该做得。现在汉军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败,可以说是士气最低落的时候,如果此次再出战敌军,除非你有大把握能大胜一场,要不最好就是先别出战了。

    因为你再出战很可能就还是要再败,那么就不如不去出战,虽然士气可能还是要下降,但董卓和李儒却有办法在休整的这几日中让士气有所回升的。

    “如此,就依文优所言。挂免战牌,全军休整几日。传我军令,在没有我军令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得擅自出战,违令者军法从事!”

    “诺!”众将应诺。

    董卓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窝囊了,如今是让了一群吃不上饭的乱民给逼成了如此的模样,不知道这是要有多少人笑话自己呢。

    --------------------------------------------------------------

    几日后的汉皇宫中,刘宏一脚就踢翻了身前的长案,大怒道:“出师不利,出师不利啊!枉朕对他董仲颖如此地信任,可他,可他对叛贼的第一场却大败了,是大败啊!”

    要说董卓战败的消息可不是他自己上报的,他又不傻,是不会把第一场大败的消息去傻乎乎地上报给朝廷知晓的。至于说刘宏是怎么收到的消息,那自然是他在冀州大营安插的人给传来的了。虽然冀州大营主要都是董卓的心腹,但那不是所有人都是他的人,其中也有刘宏安插的人,目的嘛,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当然了,其实不只是冀州的战场,其他的两大战场也都是一样的。虽然这并不能说明就是刘宏对主帅的不信任,但是他确实是觉得主帅可能有时候会隐瞒一些东西,所以早就让人多去留意观察他们,一旦有情况的话,就马上随时上报给他知道。

    比如说豫州的战场,是皇甫嵩和朱儁带领大军,而受刘宏指派的那个人其实就是曹操。至于说荆州宛城方面,确实是以马超为主防备着黄巾军,而那个受刘宏指派的人,其实就是南阳太守秦颉。刘宏虽说确实不是什么明君,也更不是什么特别有本事的人,但他该有的帝王心术可以说那是一点儿都没少就是了。

    旁边的张让冷汗都下来了,他是忙着擦啊。以刘宏的性格来说,他一般真是很少如此发怒的,可今日真就失态了。

    要说张让是把董卓当成是他这边的人,而且董卓每年的孝敬都少不了,再说这次董卓能当上围剿黄巾的主帅也有他出得一份力,所以他此时是不得不给董卓多美言几句。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啊!”

    刘宏平息了一下怒火,想想自己确实不该火气这么大,已经不知道多久了,都没发这么大火了。可想想那个董卓董仲颖实在是气人啊,一万精锐士卒就那么地没了,他……

    “阿父是有话要说?”

    刘宏缓了缓,问道。虽然火儿还是挺大,但他却不会把火冲着张让发的。

    “陛下,他董仲颖此人确实是可气。不过想来陛下不只是因为他大败,所以才如此动怒的吧?”

    “哼,不错!胜败乃兵家常事,朕岂会不知!可他董仲颖既然敢如此隐瞒不报,莫非当朕是无物吗?”

    董卓兵败让刘宏生气这个只是一个方面而已,其实更重要的是因为他的隐瞒,这个才是让刘宏最生气的事。在刘宏眼里看来,今日你董卓能隐瞒了这么一件事,那么以前,会不会也是如此呢。那么以后,是不是还会隐瞒更多更大更重要的事呢。其实没有一个帝王喜欢一个自己不能控制的臣子,不得不说,也许这对刘宏来说,它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张让听后,赶紧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说道:“陛下,对这董卓董仲颖确实该好生责罚才是。他确实不该隐瞒,也不该有如此的大败!”

    刘宏满意地点点头,看到没,阿父也是同意朕的。

    张让继续说道:“不过,想来董仲颖敢隐瞒陛下,那应该只是他害怕而已。因为大败,所以他不敢让陛下所知,最后才不得不去如此!”

    “哼,他就不怕朕知道真相后,严厉责罚他吗?”

    张让一笑,“陛下可知,董仲颖此人可是不知多久都没如此地大败过了。而他惧怕陛下是一方面,可听说其人极好面子,如今败于叛贼之手,想来他更是不会愿意提及此事的。而他的属下自然也都了解这些,所以此事无人再敢提及之时,想必就这样耽误了。”

    刘宏一听,好像张让说得也有些道理,“如此看来,这个董仲颖倒是也情有可原了?”

    “陛下圣明!如今正是我大汉缺少强将之时,正值用人之际。而董仲颖此人乃当世之人才,陛下不可不用!”

    刘宏点点头,表示认可,董卓确实是个人才,这个他又何尝不知道呢。可这人实在是太气人,“不管怎么说,朕还是要责罚他一下,让他知道不要隐瞒朕才是!”

    “陛下圣明!”

    “来人,拟诏!”

    “诺!”

    刘宏让人写了道圣旨,当然了,先是说了董卓一顿,然后又夸了更多,又赏赐了一些东西,以安其心。他的意思挺简单,就是你董卓做得事朕都知道了,不过败了就败了,没关系,就是罚你几个月的俸禄就不用提了。至于说你们在前线是为了大汉,为了百姓出力,朕不得不赏赐你点东西,希望你能早日破敌,回京后朕还有重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