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是那话,马超认为真正的明白人,不会不明白如今的情况。那就是,自己儿子已经和自己老师阎忠和贾诩学了好些年了,但是如今,他已经不再适合再在他们哪儿继续学什么了。

    因为无论是兵家的那些,还是说贾诩算计人的那一套,还有自保的那些东西,其实可都不是如今自己儿子所需要。说起来,自己儿子所要去学的,还是王道,说白了,怎么去做一个合格的帝王,这才是最重要的。

    你不会带兵去打仗,那无所谓,你只要能让手下忠诚对你忠心,那么手下人自然就去了。那么你用不着去算计被人,你只要知道如何去掌控别人,那么就可以了。

    而这些东西,马超知道,只有陆逊,他比自己老师阎忠和贾诩懂得都多,所以他是最为合适的人选,那其实是一点儿都不错。

    但是自己知道的东西,众人可不见得都知道,毕竟……

    -----------------------------------------------------

    但是好在如今表面上,众人都是同意了,那么就够了。

    所以此时马超笑道:“各位,耽误大家了,来各位吃好喝好,咱们开始吧!”

    “诺!”

    有人还心说,可算是开始今晚的正事儿了,敢情这位是认为吃喝才是今晚的正事。不用想了,除了崔安,可再没别人能有这么个想法了。毕竟真正像崔安这么心大的。几乎在座的真就没有了,所以没有人像他那样儿。就光只想着吃。

    都动筷了,这基本上也就没有更多的话说了。毕竟马超该说的,他是都说了。而众人这个时候显然也都不想多说,因为不少人其实还在想着之前自己主公说让自己少主拜师陆逊的事儿,这可绝对不是一个小事儿。

    要真说起来,这是一件大事儿,也不得不让有人的心里是犯了合计。

    -----------------------------------------------------

    本来应该是吃好喝好的一顿晚宴,显然因为拜师的事儿,让不少人都没尽兴。当然了,像崔安那样儿的。就不用多说了,基本上也确实,没有太多事儿,是能让他耽误了吃喝,这是肯定的。

    对他来说,这自己主公说什么,自己听着就是了。要是和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自己确实也不感什么兴趣。当然,要是和自己有关系的话。那么自己也不可能没有兴趣,不过不管是什么,最后都得听着,至于最后什么样儿。还得看具体的。

    至于说这马焕那小子拜师,崔安觉得好,挺好。尤其是还拜陆逊为师,他觉得更好。别人不知道。崔安心里多少是有数,这陆逊陆伯言这小子。当然表面上得叫声伯言先生,他绝对是和那个背后阴人的贾诩,他们有一拼啊,所以这个,也真是……

    崔安觉得自己不好形容,反正都是不能得罪的人啊,这都是强人!

    -----------------------------------------------------

    崔安如今想得东西也不算少了,并且他本来也不傻,所以在很多事儿上,他自然是有他自己的判断的。就像如今的这个拜师的事儿,他就觉得挺好,挺对的。至于说什么派系,这个说实话,他确实是没有考虑过。毕竟不管怎么说,哪怕崔安如今能多想一些了,这倒是不假,可是他终究想东西还很简单,基本都是,不会想得很复杂就是了。

    酒席毕,马超和众人说了一下,自己在南蛮的几大战事。如果说之前他介绍,更多是在说陆逊的话,那么这个时候他所说的,那确实是所有人都包括进去了,尤其是崔安,那可是己方第一大功臣,这个是谁也不能否认的。

    听着自己主公所说,崔安也感觉是很有面子,不管怎么说,他崔安确实也不可能免俗,这是肯定的。他崔安不好面子?那可能吗,显然是不可能,他崔安一样儿,也知道自己的面子,知道自己主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自己,这自己是倍儿有面子啊。

    -----------------------------------------------------

    这回马超不是介绍陆逊为主了,所以说得就更详细了,对于这个,倒是众人想要听的,也是他们喜欢听的。毕竟之前自己主公那意思,可以说是很明显了,如果说最开始,确实也有人不知道的话,但是在听到说让自己少主拜师的话的时候,可就都明白了。

    谁说不是呢,说起来估计傻子都懂了,所以……

    没跟着马超去益州的人,听着自己主公所讲,倒都是不住点头。也别说,他们是立功了不假,但是这其中的艰难,确实也不小。没有什么事儿,就肯定是那么容易的,反正这在禺同山和三江城的战事,说起来,是对付南蛮,己方也比较强,但是对手呢,说起来也不是那么弱。

    最后马超是特意介绍了一下在南蛮投靠了己方的木马,这个之前他倒是给忘了。当然这也不能全怪他,主要是木马这个人,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得存在感,至少如今这个时候,他确实是容易让人给忘了的。

    -----------------------------------------------------

    所以连马超,都是把他给暂时性遗忘,而且木马这刚到关中。所以也真是,他更多是好奇。所以对于自己主公还没怎么介绍自己,他确实是没怎么在意。

    就说之前吃喝的时候。除了崔安之外,也就只有他,那基本就是在没心没肺地在大吃大喝。也是,说起来什么拜师,什么派系,对他来说那确实都没有好吃好喝的来得更现实。至少木马更在乎这个,而不是前面的那些。

    此时众人一听,是赶紧跟木马见礼,这木马也知道入乡随俗。也和众人见礼,毕竟都跟着自己主公那么久了,很多东西,他可也都知道,这倒是不错。

    马超一看,心说行,至少从表面上来看,这自己这些属下,是没有什么歧视这木马的。但是实际上呢,这谁知道了。不过在马超看来,这只要自己在这儿,基本上也都没有什么问题。反正这木马也算是归到益州一系了,所以孟达那些人,肯定也是都偏向他的。

    -----------------------------------------------------

    马超也都讲完了。这众人也被他给打发走了,毕竟这不是谁都能住在骠骑将军府的。所以大多数人还得回去,也就严颜、陆逊他们。没有地方住,暂时马超让他们在这儿。

    不过严颜他们在临离开会客厅的时候,却是对马超说了,这明日观礼之后他们就要离开,返回各自的郡了。毕竟都离开了那么久,可以说确实有很多事儿还等着他们亲自去解决呢。马超对此也是乐见其成,对于他来说,这些人早点儿离开也好,毕竟这也真是,少了他们这些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就是了。

    唯独是孟达,他心里是最为高兴,因为自己主公早吩咐自己了,这自己先回去,然后再悄悄返回长安,这事儿就算是成了。严颜他们都得回各自的郡,自己虽说也是,但自己最后却是能跟着自己主公一起出征。

    果然,这孟达是最后一个离开的,马超在他离开前,从怀中拿出一封信来,当然是他早已写好了的。

    -----------------------------------------------------

    “子敬,带着此信回去,你知道该如何去做!”

    “诺!主公放心,属下一定办好此事!”

    孟达心里清楚,这便是自己主公交给自己,是转交给那些人的信,无非就是人事安排,不过他能预料到大致的安排。

    马超点头,他再次说道:“明日你先离开,随后杨任便会追上你,到时候你们一起回去!”

    “诺!”

    孟达知道,自己空缺的太守位置,有人顶替,但不会是杨任。他无非就是接替顶替了自己位置的那个人原来的位置。不过同为益州一系的将领,孟达还真是,希望这杨任有朝一日也能当上太守。虽说其人的本事有限,但是这对自己主公的忠心,还是没说的。并且也算是能任劳任怨,这其实就算不错了,真的。

    -----------------------------------------------------

    孟达最后也是拿着马超的亲笔书信离开了,看到众人离去,马超是摇头笑了笑,心说这事儿,从自己回来之后,就没少了。不说自己要给自己儿子找老师,就是需要自己去过目自己去处理的事儿,自己之前也不是都没有看过,所以还真是,没少。

    不过这回好了,晚上又是自己的时间了,自己赶紧回去找自己妻子说话吧。确实,马超还真是,准备上半夜好好聊天,下半夜再做点儿别的事儿。这已经都习惯了,当然糜贞也算是习惯了。

    等他回到屋中的时候,发现自己妻子果然是没在。这个倒是不难理解,毕竟还有两个孩子,这都不省心啊。所以自己妻子有时候还得把他们给哄睡了之后,她才算是完成任务。而这个时候,显然她就是去找两个孩子了,这都不用说了。

    等了近半个时辰,糜贞才回来,她发现了,自己孟起哥哥,倒是回来的很早。

    -----------------------------------------------------

    “贞儿你回来了!”

    糜贞一笑,“孟起哥哥,你会来的倒是早!”

    马超闻言说道:“你说孩子的事儿,就交给甄宓就可以了,你还非得亲自去!”

    当然了,马超肯定不是埋怨她,只是他觉得,这甄宓可以说是马家的人了,所以这照顾自己两个孩子的事儿,交给她,也不是什么不可以的。

    不过糜贞听了之后,却是摇摇头,“孟起哥哥,你也知道,这焕儿说起来,有时候还真得是我这个当娘亲的去,他才能安稳睡着。至于说换一个人,反正现在来看,还是不太行啊!”

    马超一听,他却是说道:“这小子也老大不小的了,可如今还和小孩似的,也真是不让人省心!”

    马超心说,你老子一岁的时候都不用人去哄,这还真是,不能相提并论啊。

    -----------------------------------------------------

    不过马超却是没有好好想想,他自己是个什么情况,可他儿子又是个什么情况,所以这他后面的那话,所想还挺对,确实是不能相提并论。

    他马超是一个穿越者,并且前一世都二十多岁的人了,他还用得着人去哄吗。但是他儿子就差远了,马超算是常年不在,并且马焕是跟着阎忠和贾诩两人学了几年东西,所以是更加依赖他母亲,因此,这哪怕也不算是年纪太大,但是在这个方面,却还是如此,这倒是马超没怎么去想的。毕竟他可不是一个心理学家,也不是一个儿童教育砖专家。

    糜贞一笑,“孟起哥哥,这过些年也就好了,焕儿如今可还没那么大呢!”

    马超心说你这就是慈母多败儿啊,你这是惯着他,当然了,马超还不能这么去说。毕竟说起来,其实自己儿子除了这样儿之外,其他地方,表现倒是都不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