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少马超很清楚,糜太公要是活着,他如果能年轻个二三十岁的话,他在乱世中,绝对能带着糜家走向另一个高度。但是糜竺呢,他如果把握不住更好的机会,确实,他不会超过其父,这马超是坚信如此的。

    而糜芳呢,那就更不用多说了,其人能把他自己给整明白了,就算是不错了。因此,你还能指望他什么呢。反正在马超看来,糜芳能别那么胆小,能忠于自己,也就算是不错了,其他的,反正他是不指望什么。

    也就只有自己这个妻子糜贞,那以本事才干来说,是超过她两个兄长的,可惜不是男儿,因此她当不了糜家的家主,哪怕糜太公以前也不是没想过这个,但是显然,这事儿行不通。

    不过马超倒是想了,要是糜贞当这个家主的话,如今也不会这么单纯了。自己也比较庆幸,当初在她还没接触家族事务几年的时候,就和她成亲了,她嫁给了自己,可真是,什么都做不了了。

    -----------------------------------------------------

    所以自己妻子依旧是保留着当年的单纯,这个倒是不错的。

    马超拉着还在微笑着的糜贞的手,是回到了将军府。当然了,糜贞还对着马超小声说:“孟起哥哥,还有人在呢……”

    马超一笑,知道自己妻子所说的,就是那后面跟着的丫环。不过说实话。这丫环还真是,不敢看他们。也就是偷偷看而已,所以这个时候。她还低着头呢。

    所以马超在路上他说道:“贞儿,那都是自己人,你有什么害羞的,都老夫老妻了!”

    结果一听这话,糜贞果然是不说话了,就让自己的孟起哥哥拉着自己的手,回到了骠骑将军将军府。

    马超他如今的官职,最高的就是这骠骑将军,在大汉来说这绝对是个大官。那州牧太守什么的,说实话真是比不了的。

    -----------------------------------------------------

    而且骠骑将军可以开府,府属有长史、司马各一人,还有从事中郎两人,掾属二十九人,令史御属三十一人,那手下确实是有的是。所以马超手下,确实每人都是各有各自的官职,可没有一个是白身的。那不开玩笑吗。

    并且他可不单单是一个骠骑将军,那还是官拜凉州牧,是同时兼任着的。并且说起来,他的势力范围。虽说益州那些州,名义上还不是马超所管辖,但是实际上。还不是都听他的话吗。这就是马超如今的实力,如果以朝廷这官职方面来说。他自然是比不上“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但是如今早都是骠骑将军的他。自然是比孙策和刘备都强了,这是没错的。

    两人回府没多久,就快到了晚宴的时候,马超是特意也是早去了一会儿,毕竟作为主公来说,肯定不能晚去,这是必然。所以马超只能是早去,也不会赶晚了。自己之前还说陆逊别晚了,这自己要是晚了的话,可就更有意思了。

    -----------------------------------------------------

    在临去前,这个时候糜贞是特意给马超整理了一下,她知道自己这个夫君、孟起哥哥的习惯。别说是有自己在这儿,就算是没有,他也不习惯让下人去服侍他。所以这样儿的事儿,只要糜贞在他身边,可都是她亲自去给马超打理的。

    看着已经把自己的孟起哥哥的穿着都搭理好了,糜贞展颜一笑,“好了,孟起哥哥,你可以去了!”

    马超此时也一笑,他也不用去照,都知道,自己妻子已经给自己都整好了,所以他对糜贞说道:“好,如此我这便去了!贞儿等着我回来啊!”

    糜贞一听是娇嗔道:“讨厌,赶紧走吧!”

    她自然知道马超的意思,不过她愿意陪着自己的孟起哥哥。这么多年了,她还不知道吗,这这么两日,也许他还能在家中待几日,可也许几日之后,就又离开了家了,这这么些年,自己说起来,也算是早已习惯了。

    -----------------------------------------------------

    俗话说得好“男主外,女主内”,这自己能做的,就只是把家里的事儿都处理好,让自己的孟起哥哥安心出征也就是了。自己儿子马上便要拜师了,不过这自己对他的教导,却也不可能松懈,而且还有自己女儿,一样儿是如此。她倒是不用去拜师,可是却也要学会很多东西,要明白一些东西,而这,却都是自己这个做母亲应该去教给她的。

    糜贞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好妻子的形象,对于马超来说,他也都明白。说起来,自己的妻子,她是一个很好的贤内助,这是一点儿都不错。对于自己的事儿,她几乎是从来都不会去参与什么,但是关键的时候,她可能会去提醒自己一些东西。对于这个,自己都牢牢记着呢。不得不说,自己妻子这么些年来,为了自己,为儿女,为了整个的家,确实是尽心尽力。

    所以对自己妻子的爱,马超哪怕不是每日都能看到她,但确实是从来都没有减少过,反而是增加了,这倒是也没错。

    -----------------------------------------------------

    马超在糜贞的目送下,是去了将军府的会客厅,这就是今夜宴请众人的地方。而来的早的,此时已经是到了,这有的是没事儿想早点儿来的;有的也真是怕晚,所以是赶早;而有的是为了早点见到自己主公,也许还能说上几句也不一定;可有的真是,就是为了吃喝,所以是想起来就流口水,这就马上来了。

    见到自己主公进来后,在会客厅中的几人是赶紧站起,给自己主公施礼:“主公!”

    马超对几人一笑,然后摆了摆手,“各位请坐吧!”

    “诺!谢主公!”

    几人齐声道,然后便再一次坐了下来。这每个人的位置,都是固定的,确实是有他们自己的规矩,所以也不用马超去担心,他们早都排好了。而几人先到,他们也都知道自己该坐在什么位置上。

    -----------------------------------------------------

    马超看着几人,却是没多说,毕竟这个时候人还没都到呢,所以人不全,那么还不是自己要说那些话的时候。至于说这几人,也是没有问自己什么,因此马超他也算是乐得清静,等过了一刻钟左右,所有人都到齐了之后,马超一看,确实,都来了,所以他对着门外说了一声:“开宴!”

    “诺!”

    下人应诺,然后便把准备好的东西都端了上来。因此这次马超宴请的人,那可以说真是不少,所以要端上来的吃食,自然也不会少了。

    等东西都上齐了之后,马超对众人一笑,“各位,之前我带兵去禺同山,然后又去三江城,与孟获……”

    马超这时候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带兵和孟获的战斗,尤其是重点讲了一下陆逊其人的功绩。

    -----------------------------------------------------

    众人一听,倒是都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这自己主公说了这么多,显然是有意要捧这个刚加入己方不久的陆逊陆伯言啊。但是这众人也都承认,自己主公所说这些,都是陆逊其人的功绩,不说不知道,一听自己主公说完之后,他们倒是明白了,别看这个陆逊陆伯言其人年纪不大,还不到二十,但是这人的能耐,可也真是不小啊。

    可不是吗,在座的人,没有跟着自己主公去益州的,听了马超的话后,有人就想了,这自己在十九岁二十岁的时候,都在干什么呢?有什么功绩吗?

    结果一想,真是,和人家陆逊,可真没法比啊。虽说有人嫉妒,有人也不屑,但是却也有人是佩服,这都是有的。

    马超看到了众人的表情,心说,自己这目的,也就算是达到了吧。可虽说不会没有人对陆逊产生什么怀疑,但是自己对自己儿子拜师这事儿,可是不会再去更改了!

    -----------------------------------------------------

    所以马超这个时候是趁热打铁,是毫不犹豫地,就把要让自己儿子拜师陆逊的事儿,对众人说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