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是经过了自己的观察,马超看得出来,感觉得到,陆逊是愿意的。是,自己也知道,他是所有顾虑,但是什么事儿就一点儿风险都没有呢。而且什么事儿不都是有利有弊,这是肯定的,所以没什么说的,只要他同意,那么就行。

    至于自己儿子那儿,马超自然也知道,反正他是没有反对,而且是明言了,是同意自己安排得,没有什么抵触,马超觉得这个挺好。

    但是即便如此,他却依旧认为,两人还是见见,这样儿更好。毕竟之前两人虽说都知道对方这么个人,但是却对对方可以说没有什么了解,因此,马超他安排了这次的见面,也算是让两人有些了解。

    所以哪怕之后两人有一人,说不行,不干了,那么自己这个当主公做父亲的,最后也同意,当不成师父,那就算了,自己也不准备去强迫了。

    -----------------------------------------------------

    真算起来,如果说在最开始的时候,马超是有点儿这么个想法的话,这个时候,他确实是没有这个想法了。哪怕陆逊是自己属下,对于自己强制命令,他不会不听,但是如果说自己真要是逼迫他的话,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对自己没有好处的。

    至于说自己那个儿子。那就更别说了。自己倒是能强制他一些东西,毕竟自己是他父亲。但是这小子要去找他母亲,甚至去找他祖母的话。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要说好些人可都知道,马超他其实挺听他妻子和他母亲的话的。尤其是糜贞的话,就算马超反对,可他肯定也不会去直接否定什么的。

    所以说糜贞的话,可以说基本什么时候,都是很好使的。在马超的眼里,他其实一直都认为。自己是欠了她很多。不过还算好,自己一直也算是对得起自己妻子。这也都是没错的。自己两人也会于一直这么走下去,还有好几十年呢。

    -----------------------------------------------------

    一听自己主公父亲要离开,陆逊和马焕两人是直接就站了起来,对着马超一拱手。算是送他了。

    他们可都清楚马超的脾气,这事儿既然是他早已决定下来的,那么就不会再去更改了。而且两人确实也没有要留马超的意思,哪怕马超一个是自己主公,一个是自己父亲,但是有些东西,还真是两个人说最好,没有第三人在场,可以说是轻松很多。压力一下就会少了不少。并且这个人还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呢,所以影响当然是更大了。

    马超对着两人一摆手,然后他真身就离开了。正好这个时候去看看其他人,毕竟回到长安之后,是看到了留守在长安的几人,但是却是没多说话,正好这个时候找机会去看看他们,也算是聊几句。看看自己不在的时候,司隶都有什么大事儿。天下都有什么事儿。

    半个时辰左右,马超才再次返回,而这个时候,显然陆逊和马焕,他们也聊完了。

    -----------------------------------------------------

    正好这个时候马超在院中,而两人也从屋中出来了,此时就听马焕对自己父亲笑道:“儿明日一切都听从父亲安排!”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虽说不知道两人具体都说了什么,但是对于这个,马超确实不怎么好奇。要说很小的时候,当然不是在这儿,而是前一世的马超,他倒是有不少好奇心,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这活得年头越来越久,马超也确实,他几乎是没有什么好奇心了。也许有时候,他确实,还会好奇一下,但也就是这么一下就完事儿。说起来,他没有那刨根问底的意思。

    “看来二位已经聊完,那么如此,我便通知众人了,明日一起来观礼!”

    “诺!”

    两人齐声,不过马超这个时候没直接就让人去通知,因为他想到了,这晚上宴请众人的时候,那不正式一个好机会吗,所以到时候,自己和众人一说,也就都通知到了,不是吗。

    -----------------------------------------------------

    而且马超也确实认为,与其让己方士卒去通知每一个将领,倒是不如自己亲自通知,可是显然,自己能一个个去通知吗,那不可能。所以就只有晚上宴请众人的时候,自己趁着那个机会,把这个消息对众人一说,这众人一听,明日便都得过来了,不就这样儿吗。

    此时,马超把自己刚蹦出来的想法对两人一说,陆逊和马焕都点头同意。他们也发现,这自己主公父亲的注意,还真是,不错,确实是如今最好的办法了,不是吗。

    马超带着马焕和自己父亲告辞,别看陆逊比马焕还大不到十岁,但是马焕对自己未来的这个老师,他确实是很尊敬的,比之前,那可是尊敬多了。马超看在眼里,心说陆逊陆伯言,确实是有些能耐,要不然能让自己这个儿子这样儿?

    对于自己这个儿子,自己这个当老子的还能不了解、不知道吗。要说自己这儿子,性格上继承了自己和自己妻子很多,说起来是两人的综合,也不为过,因为这是事实。

    -----------------------------------------------------

    所以马超从来没认为自己是眼高于顶,但是要说实话,如果自己不是有着那么多先知先觉的东西,就说自己看到陆逊,自己估计也不会把他高看成什么样儿,这是肯定的。至于说自己那妻子糜贞,自己还不了解她,整个天底下,能让她去关注关心的人,确实是没有几个,所以就什么都别说了。

    那么自己这个儿子和陆逊,也就是聊了半个时辰,但是就这半个时辰,显然自己儿子是被陆逊给折服了,看陆逊的眼神,都是带着佩服。说起来马超好像都没看到自己儿子佩服自己,所以他这个当老子的,还微微有些吃醋。心说你这小子,怎么没看你怎么佩服你老子,今日你倒是佩服一个书生啊。

    当然了,这个书生是一个不能被小看了的书生,这个自己也承认,但是说起来,你老子可这书生厉害多了。

    -----------------------------------------------------

    马超当然不可能这么去说自己儿子,不过他这个时候也确实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因此他是什么都不会去说的,只是给儿子带回去之后,让他继续找自己姐姐和甄宓去玩了。而马超自己呢,自然是去看看自己妻子。毕竟自己妻子挺累了,不过这时候也可能是醒过来了,所以这个时候,她醒来要是看不到自己,肯定还得担心,所以自己还是早回去吧。

    反正这个时候距离宴请众人的时辰,还有点儿时间,所以自己就算是和糜贞聊几句,也比去等着开宴强多了,真是。看着一帮大老爷们一个一个到来,那可真是没有面对着美女来得好啊。所以马超这个时候,他还是希望跟着自己妻子聊天,而不是跟着那些人去说话,这是,不能比。

    果然,当马超回到屋中的时候,看到糜贞已经是醒了。她知道马超离开了,不过没想到他这时候就回来了。

    -----------------------------------------------------

    看到糜贞要起来,马超连忙上前,没让她起身,直接说道:“贞儿多休息会儿吧,这都要到晚上了!”

    糜贞一听也是,所以也没坚持,不过她却是问道:“孟起哥哥,你这上哪去儿,还没到宴请众将的时候吧?”

    确实,要是到了,那马超肯定也不能在这儿啊。

    马超闻言笑道:“贞儿,我这可是去做大事儿去了!”

    糜贞一笑,“这都回长安了,还有什么大事儿?”

    马超摇头,“就是焕儿的事儿,我今日可是……”

    于是马超就简单说了一下,自己如何给马焕介绍老师,最后两人都同意了。

    听过之后,糜贞是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便问道:“这,孟起哥哥,陆逊陆伯言,到底是何人?”

    -----------------------------------------------------

    马超一听,他是一拍自己额头,心说这自己倒是忘了,这贞儿可是不知道陆逊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