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之前有个书友,说十九章有点问题。说实话,个人再看了一遍之后,才知道十九章写得都是什么。不得不说,时间久了,确实是忘了不少。

    那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书友说的,个人确实不敢苟同。反正个人只能说,一个人一个看法吧。大汉这边儿的人,吕布的人马,包括高顺的陷阵营,个人从来没觉得是饭桶,但是人家鲜卑的骑兵,尤其还是檀石槐的亲卫,个人也不得不说,人家好像也不是饭桶。

    当然了,我也承认,个人写文,比较主观,想当然,觉得差不多可能要死伤那么多,就写那么多。之前有书友说那个黄巾俘虏的地方,说黄巾死忠的人数我写得太多,当时一想,确实是那么回事儿,所以我是改动了一点儿。但是这位说吕布兵力和檀石槐兵力对比之下,吕布这边儿人还伤亡这么多,其实个人觉得倒是挺正常。

    个人没有把一方写得太过饭桶废物,也没有把一方写得特别强大,觉得应该还是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吧。这就说这么多吧,这些字数不算钱里的。

    -----------------------------------------------------

    要真说起来,这马超和他几个舅舅,或者说他几个舅舅和他,走得虽然说不上很近,但是肯定也没有那么太过疏远。至少逢年过节的,哪怕马超不可能每个节都回来,但是肯定会派人给他外祖母还有几个舅舅带东西。这是肯定的。

    而且杜畿他们,包括茂陵的县令。可以说他们都知道自己主公的亲人在何处,虽说不至于是明目张胆地去巴结逢迎讨好。但是暗中的帮衬,确实,从来都没有少了。

    并且这么说吧,也就是马超这几个舅舅,是真没打着马超这个外甥的旗号去做什么。要不然的话,别说是在司隶,应该说是马超所有的势力范围,甚至周边的一些地方,他们横着走。那都没有什么问题。

    别说是凉州军的势力范围了,就是曹操、孙策、刘备,乃至公孙度,他们几个哪个不给马超面子呢,所以……

    -----------------------------------------------------

    在自己外祖母这儿,马超就也待了一日,然后就和自己的外祖母,几个舅舅,还有崔先生告辞了。他知道,自己是该回长安了。毕竟长安还有自己的妻子儿女。

    马超带着众人走了,这次也没去槐里,是直接就回了长安。毕竟再去找杜畿,那是耽误时间。这自己在茂陵都已经是住了一日了,也知道杜畿对自己家人还有崔先生的照顾。这就足够了。反正自己是忘不了他,哪怕自己是主公不错。但是这事儿,自己还是记下了。

    很顺利地就回到了长安。在长安城门口,这只要是在长安的马超的属下,这个时候可是都来了。除了自己妻子女儿没来之外,其他人可都在这儿呢。这不能怪他们,主要是马超如今的身份地位,确实糜贞他们不宜总抛头露面,这个事儿还是,不太合适。

    看到久违的众人,马超一笑,心说真是,这都多久没有见到他们了,仔细一算,真是,太久了,距离上次看到妻儿都已经多久了。

    -----------------------------------------------------

    马超是特意跟留守在长安几人说了两句,然后便带着众人是进了长安城。

    和众人说了一句,晚上将军府设宴之后,他便直接回府了,众将都知道,自己主公是想念自己的妻儿,这也难怪,别说是自己主公了,这自己这些人,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士卒,其实想想,也都是如此啊。说起来,这都是人之常情。

    马超刚进府,就看到自己糜贞,身边跟着自己的女儿马卿云和儿子马焕都在院中等着自己,当然了,旁边自然也是少不了那自己的准儿媳甄宓的。

    一看到他们,马超哈哈一笑,对糜贞说道:“贞儿,我回来了!”

    说着,还没等糜贞到他面前,马超是急忙来到了糜贞近前,然后直接是给她拦腰抱起,在院中转了好几圈。结果是引来糜贞一阵粉拳捶胸,不过那些对马超他来说,和挠痒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

    这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妻子儿女,要说马超他最为想念的,其实还是妻子糜贞。这个不止是因为感情在,而且也真是,糜贞对他的支持,对他的理解,可以说是种种加在一起,让他是走到了今天,这一点,马超是不会忘了的。

    别的都不说,就说因为,糜贞,因为自己妻子的娘家,所以凉州军从来都没有缺少过钱粮,所以就看着这么一点,就不用再多说她和糜家给自己的支持了。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在马超看来,这自己妻子和自己的感情,真是,都不用多说。为了自己,自己妻子可以说真是什么都敢做,为了自己也真是付出了很多,这自己都知道。

    至于说糜贞呢,她也同样儿清楚,自己这个夫君,孟起哥哥,也确实,是真心爱着自己。看天底下那几个诸侯,曹孟德就不用说了,本人是妻妾成群,子嗣也不少。光有名有姓的,被人所知道的,就不下七八个。那还有暗地里的呢,不能见光的呢。

    -----------------------------------------------------

    不说曹操,就说那比较落魄的皇叔刘备刘玄德吧。其人也有两三个妻妾,这天底下谁不知道。当然天下人也同样儿知道。就只有自己的孟起哥哥,他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妻子。其他的妻妾,是半个都没有。

    当然也许有人想,是不是暗中可能会有其他人,不过自己还不清楚吗,就是暗中都没有一个。所以糜贞心里其实也真是,如果从一个女子真心的角度来说,她确实是不希望马超还有其他的女人,但是对于自己孟起哥哥的选择,她确实。心里是感动得不行。反正糜贞就认为,这自己孟起哥哥就是因为自己,所以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妻子,没再碰过别人。

    要说起来,马超就这么一个妻子,可以说这其中确实,是有他和糜贞感情的因素在里。但是这绝对不是最主要的那个,应该说是种种原因,加在一起。才造成了如今马超就只有糜贞这么一个妻子,而且他心里也确实,和最开始的时候不一样儿了,变化真是很大。

    -----------------------------------------------------

    马超听自己妻子小声对自己说。“孩子都在呢,还有宓儿也在呢,孟起哥哥你……”

    看到糜贞娇羞的样儿。马超心里确实是很欢喜。要说糜贞年纪也不小了,但是在他眼里。依旧是当年的那个小姑娘,是年纪已经不是了。但是那个性格,很多东西,其实都没有改变。

    马超这人绝对是不管不顾其他的,只听他对甄宓说了一句,“你带着卿云和焕儿去玩吧!”

    甄宓一听,他都二十岁的人了,所以还不明白马超的意思吗,因此赶紧说道:“啊,是!”然后就带着马卿云和马焕两人匆匆离开了,马超女儿和儿子还没整明白,怎么这自己父亲刚回来就让自己两人去玩,这……

    马超看到三人离去,而糜贞则是把头埋在了他的臂弯里,被马超公主抱着,直接是被抱进了他们两人的屋中……

    -----------------------------------------------------

    一个多时辰之后,糜贞枕在马超的右臂,跟他说着这些时日他不在的时候,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当然了,也没有什么大事儿,不过就是一些琐事罢了。但是马超也愿意听,糜贞也喜欢说。毕竟在家中,除了说教导孩子之外,就是只有甄宓,他们能有些贴心话,至于其他人,还真是,糜贞和他们可没有什么话说。

    听着自己妻子轻声对自己说着,马超其实很享受这个时候。说起来糜贞其实倒不是特别强的女子,就算是一般般,不过对于自己的夫君,自己的孟起哥哥,她确实是爱到骨子里。所以无论马超把她如何,让她做什么,她都乖乖去做,让马超有种感觉,自己确实是想沉醉在温柔乡里,而不是带兵每日去征战,相比之下,真是没有什么意思啊。

    结果糜贞此时正好是问他,“孟起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马超一笑,就把自己的想法给说出来了,然后最后说了,“带兵征战真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无聊得很啊!我真是……”

    -----------------------------------------------------

    结果还没等他说完呢,糜贞就起身,穿上了自己的衣物。哪怕她确实是很劳累了不假,但也是穿上了自己的衣物,马超一看,心说这什么情况,他是忙问道:“贞儿,这,你……”

    马超心说,你这是对我有意见啊?

    此时就听糜贞对马超正色道:“孟起哥哥,我虽说读书不多,但却也曾听闻,古之褒姒、妲己……”

    马超一听,明白了,敢情自己妻子是说自己呢,那意思,她不是褒姒、妲己那样儿的女子,所以你也别做桀纣那样儿的昏君。不过马超心说,这纣王昏君不昏君是有争议的吧,管不了这些了,这他们和自己,这哪跟哪儿啊,能相提并论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