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这些,马超都明白,所以他也认为,自己这说得做得都没错,而且对于一些东西的影响,其实也不会太大,因此这都没什么。但是自己却必须要这么去说,这看看效果,不都知道了吗,自己做得,其实挺对的。

    马超此时是继续对着众士卒说道:“各位,你们这些年来,驻守在汉中,确实是辛苦了!在这里,我代表凉州军的所有将士,对你们在场的还有那些不在这儿的人说一声,感谢你们!”

    要说马超不止因为他是主公,而且他那话,也确实是很有感染力,因此众士卒在听到了自己主公所喊之后,便大声喊道:“为主公效力!为凉州军效力!”

    马超一看,心说好,军心可用啊!如果按照如此下去,那么什么兖州军、刘备军,通通都不是己方的对手。这己方那么多人马,可绝非是摆设,说起来,这汉中的凉州军士卒,虽说他们也许也不如正规的凉州军士卒战力那么强。

    -----------------------------------------------------

    但是马超却知道,他们可比在益州的凉州军士卒,也就是之前带着去跟孟获他们交战的那些人马,要强一些,这个必然。论起战力来,还是他们这汉中的人马,更强,自己都知道,也了解。

    马超身后的众将一看。不少人都心说,自己主公手段不错。张既在心说,这让自己主公来阅兵。那就对了,要不然的话,这那么多士卒都没见过自己主公,这不等着要出事儿吗?

    是,自己主公相信自己,自己也确实不会背叛自己主公。而且自己也相信庞柔还有王伉他们,包括王平。那个阎圃和杨任也是。但是说起来,这在汉中的己方士卒。都没见过自己主公,就只见过自己这些人,那么这事儿,可也真就说不过去啊。

    如果真是。这汉中基本也都是郡国兵的话,那么就算了。可这自己主公都带着益州的凉州军去对付了南蛮军,那么在汉中这么些己方人马,却还有那么多不知道自己主公长什么样儿,这个事儿,也真是说不过去啊。

    -----------------------------------------------------

    所以对于自己给自己主公的建议,张既可一点儿没有后悔过,虽说这么,可能是会让自己主公有了其他的想法。那意思。是不是自己想让自己主公安心,所以就这样儿了,或者是如何如何的。但是为了自己主公的大计。这事儿却是必须要如此做的。

    而且看到此时此刻自己主公和众士卒的样儿,张既是更加认为,自己所作不错,那是绝对正确的。

    距离张既不远处的陆逊,看到此情此景,他心说。这以前自己好像也没听说过这个张既张德容如何了得。是,自己也听人说过。这汉中太守叫张既张德容,但是对于其人更多的了解,还真是没有了。

    但是从自己主公之前和自己所说来看,其人还真是,不能小看了!这之前他给自己主公谏言,又是说阎圃他们的心思,又是让自己主公来校场阅兵的,这都显示出,其人的不俗啊!

    -----------------------------------------------------

    对于张既这样儿的人物,就连陆逊,他也是不敢小看了。而且他也真是知道,其人确实是有两下,说起来,可能在军事谋略上面,也许其人不如自己。但是在有些方面上,自己肯定是不如人家的。

    不过之前从自己主公的态度上来看,这自己主公可以说是非常器重其人。想想也是,要是不器重其人的话,这自己主公能让张既驻守在汉中那么些年吗,这一晃都多少年了,汉中太守却是从来都没有换过。

    而汉中对于自己主公,对己方的重要性,陆逊还能不知道吗。所以他更清楚,这负责管理守御此地的,非但不是一般般的人,并且还得是忠心,而且是深得自己主公的喜爱,非常受器重的人才行。

    而这些,显然张既都达到了,并且陆逊也知道,其人也是为数不多的元老之一。

    -----------------------------------------------------

    是啊,其人可是凉州军中的元老人物,据陆逊所知,这一共也没有多少个元老啊,但是人家张既绝对是一个,而且还是排在前面的人。

    接着,马超是又对士卒说道:“之前我已经听了张太守,还有庞将军他们都说了,也知道了当初大家抵御兖州军的功绩!虽说以前也已经是奖励过各位了,但是今日,我却还要在此说,你们是好样儿的,不愧是我凉州军的大好男儿!我军因为有了你们而骄傲、自豪!”

    马超话音刚落,这下面就爆发出了一片雷鸣般的长什么,马超一看心说,这不管是从古至今,这只要是说到出彩的地方了,那肯定是少不得掌声的。如果这时候自己要是拿个演讲稿什么的,这地方肯定是有个括号,然后上面写着:此处有掌声!

    看着下面己方的士卒,马超心里确实是很欣慰。心说自己这么看重士卒,至少表面上来说,确实是这样儿。当然了,从心里来讲,其实也是这样儿。

    -----------------------------------------------------

    那么自己都这么看重他们了,他们自然也会回报自己很多的,不是吗。

    说起来,马超说了这些,又说他们这好,又鼓励的,还不就是为了人心吗。说他是收买人心,其实也不是不对,但是变成了马超这个主公,来校场收拢士卒的军心来了。

    马超自然是没有自大地认为,这些士卒都能给他效死命,这不可能。但是他却希望,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这些士卒能尽全力,就算不拼死,可也要拿出真正的本事来对付敌军,那么自己今日所说这些,其实也算是没有白费。

    之后马超又说了几句,士卒大喊着:“威武!威武……”

    而这个时候,张既则是从后边来到了自己主公的旁边,他对马超轻声说道:“主公,这下面便请主公阅兵,看看我汉中男儿的本事!”

    马超闻言一笑,说道:“好,也好!德容请吧!”

    “诺!

    -----------------------------------------------------

    得到了自己主公的吩咐后,张既对着下面的众士卒,是双手微微下压,那意思可以停下来了。果然,张既这个太守也好使,士卒们就都不再喊了。

    此时听他对众士卒说道:“弟兄们,主公难得来汉中一趟,此次便是特意来看大家的!不过明日主公就要离开了,所以今日大家还有什么要给主公看的,就都亮出来吧!“

    结果一听自己太守的话,众士卒是齐声道:“诺!”

    马超一看,就是一笑,虽然说这都是已经安排完的了,但是却也不得不说,自己倒是挺喜欢看的。也不知道张既到底是要自己看什么,这个……

    他也想了几种可能,不过在没有看到前,马超这也不好去猜测。那话说得不错,反正是一切皆有可能啊。

    -----------------------------------------------------

    结果就只见张既对着后面喊了一声,“子均,该你上来!”

    “诺!”

    张既退了下去,然后王平从后面上来上来,先给自己主公见礼,马超一笑,那意思你不用多礼,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结果给马超见礼后的王平,便对着下面的士卒喊道:“各位,今日让主公看看,我们汉中军的本事!弟兄们,操练起来!”

    “诺!”

    果然,士卒是拿起了兵器,就在这校场上,给马超和众将演练了一番。从最基本的开始,先是拳脚,然后是兵器,最后则是两人对打,到了最后,是一片混战。

    马超这么一看,还别说,这汉中这儿的凉州军,那战力,不用说了,确实是不弱啊。哪怕是比不上最为正规的那支凉州军,但是也差不太多了。

    -----------------------------------------------------

    他看了眼张既他们,心里清楚,这都是他们的功劳,自己都知道。对于这样的事儿,马超从来可都是记得清清楚楚,不会忘了别人的功绩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