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既跟在马超旁边,实际就是他带路,领着马超众人是进了校场。

    别看在汉中的凉州军士卒,确实是有不少都没有见过自己主公,而且别说是马超了,他们除了见过张既那几个之外,就是崔安他们,几乎也没有多少人见过。

    但是哪怕如此,即便如此,这在众人进入校场的时候,校场依旧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声音,不会因为自己主公来了,这时候就爆发出什么大的声响来。这也得说,不可能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那不可能,毕竟这大白天的,而且还这么多人的校场,这不今日张既直接就召来了两万人,此时都在校场呢,所以可能没有什么动静吗。

    不过就是大小的问题罢了,至少在马超看来,这声音就算是很小了。说起来是张既他们的功劳,把汉中这边儿的士卒训练的挺好,确实是不错,自己是满意了。

    所以在马上的马超,他的嘴角是勾出了一抹笑容来,心说好,真是不错啊!

    -----------------------------------------------------

    这就说明问题,至少就说明他们练兵有一套,能把士卒给训练得这么好,确实是不错了。

    毕竟真要是算起来的话,张既他不是一个纯粹的武将,更不是什么练兵大家。至于说阎圃就是个文士,一个谋士,不用多说。杨任这人本事不大。连带兵征战都是问题,就更别说是去练兵了。

    庞柔和王伉。守御个城池还行,但是说起来练兵。那肯定就差了些,但是这里面自己也知道,肯定是有他们两人的功劳,也有着张既的帮衬,毕竟这自己都明白,绝非一朝一夕能练出来如今的人马。

    至于说王平,就属他这个武艺也可以,本事也不错,但是毕竟加入己方的时日不那么太长。但是这其中肯定也有他的功劳。这绝对不错,所以有了张既、庞柔、王伉和王平他们四个一起,算是把这汉中的凉州军士卒给练出来了。

    -----------------------------------------------------

    马超和众人此时已经是来到了阅兵台,这地方就是众人要登上去,然后阅兵的地方。

    众人下马,士卒牵走了十几匹战马,马超先一步登上了台,然后张既他们是随后也同样上了来。

    在阅兵台上,马超看着下面的在汉中驻守的凉州军士卒。他心里是不得不感慨啊。这不过是汉中的一部分士卒,但是这里也不知道有多少,都没见过自己的。要说这己方士卒,都没有见过自己这个主公。真不知道应该说是自己这个主公太失败了,还是说说己方的士卒太失败了呢。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没有让那么多士卒看到过自己。说起来,自己肯定是有不对的地方。至少再怎么忙。再怎么说没有时间,可这从长安到汉中。说起来也不远,不过就是路比较难走点儿罢了。可是虽说如此,但也并不代表就来不了这儿,所以……

    -----------------------------------------------------

    自己不来,那确实是自己的问题,不能怪别人啊。因此,这事儿能怪人家张既?能怨庞柔、王伉他们?显然是不可能,也确实不是人家的原因,归根结底,其实都是自己的错误!

    马超确实是认识到了这些,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但是表面上,在嘴上,他可绝对不会这么去说。不过就是在心里,他是如此想法罢了。毕竟那话其实不错,当主公的,永远都是对的。马超知道曹操就从来不会说自己有什么错误,自己做错了。他最多说两句,自己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儿,要如何如何去做,但是绝对不会说自己半个错字。

    还是那话,马超比曹操是强点儿了,但是让他直接去说自己有错误,这事儿基本还是很难的,而且在这个事儿上,他就更不会去说了。

    看着下面的众士卒,能有个十几秒钟,马超这才说道:“想必各位有人没有见过我,那么我还是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大汉的骠骑将军、凉州牧、槐里侯,扶风马超马孟起!”

    -----------------------------------------------------

    马超身后的一干属下听后,不少人都心说,这在自己手下士卒面前介绍自己的,估计除了自己主公之外,其他人应该是不会再有了吧。

    也是,说起来曹操他们,可能会发生这样儿的事儿吗,众人认为没可能啊,这也就只能发生在自己主公的身上。而众人对此,也都挺无语的,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了,只能是想了这么一下,其他的,没话说了。

    结果马超这么一句话,倒是让下面不少士卒都笑了。虽说是,他们之前不少人可都没见过自己主公,但是听说都听说多少年了,可以说耳朵都起茧子了,对于自己主公的大名,那在汉中,也一样儿是如雷贯耳,这是肯定的。

    所以不少士卒心里还想呢,这自己主公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结果今日这么一看,这自己主公不光是年纪不太大,这说话倒是还很风趣。至少他们认为,自己主公看起来好像是挺好接触,算是平易近人,说话也没有那么深的距离感。

    -----------------------------------------------------

    对于骠骑将军,绝大多数的士卒,还真是不知道,这到底是多大的官,反正应该是挺大的官员,没听主公说吗,自己是大汉的骠骑将军,然后才说自己是凉州牧,是槐里侯,这难道还不说明问题。

    但是抛开这个,他们确实是知道凉州牧,这个那绝对是大官,就和益州牧、荆州牧,都一个级别的。至于说最后那个槐里侯,士卒也都明白,封侯拜将吗,这自己主公是有侯爵的人,是槐里侯。有人还真知道,槐里不就是司隶的一个县城吗,而且好像还就在扶风,就算没在那儿,那也肯定离那儿不远啊。

    这便是大多数士卒心里的想法,其实对于这个,他们都知道也明白一点,那就是,自己主公的官职越大,那么自己所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可不是吗,要是自己主公最后都当皇帝了的话,那么这自己这些人的待遇,那不还蹭蹭往上涨啊!

    -----------------------------------------------------

    还真别说,有些士卒是什么都敢想,这说起来都算是大逆不道的话了,但是却有人心里也想着这个呢。要不怎么很多属下都撺掇着自己主公称王称帝,这自己主公的官职大了,他们不也一样儿,上升的空间也就大了吗。

    就算袁术那样儿的,拿个玉玺就敢称帝的货,说实在的,他手下也真有不少人就这么撺掇他的。虽说他们势力和实力,说起来也真是没有那么大不假,但是这心啊,可确实是不小。

    不知道多少人都做着那春秋大梦呢,想着自己的从龙之功,结果呢,最后基本都灰飞烟灭了。这最后倒是好啊,反正是尘归尘,土归土,就这么回事儿吧。

    袁术是有他一定要称帝的理由,同样儿,他那些属下们,也都有各自的原因。当然虽说不是一个明白人都没有,但真就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啊,这最后还不都是袁术一个人拍板儿吗。

    -----------------------------------------------------

    马超倒是不清楚众士卒的想法,如果他知道了,他这么一句话,就让他变得更平易近人了,那么他心里肯定是要偷着笑。

    可实际上呢,他马超是个什么样儿的性格,士卒倒是不知道,但是他自己还有那些属下,还能不知道。不过他们确实是不知道,不知道士卒们的想法。但是马超看到台下一些士卒的表情,他就感觉出来,自己这么说,其实很对的。

    距离感是要有,这倒是没错,但是这个时候,那么多士卒都没见过你,所以你要是真“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话,那么难免会给己方士卒留下一个不好不容易接触的印象。

    当然了,马超他心里清楚,这此时此刻,自己如此说话,如此言语,让士卒是这么个想法,可是真正能有多少士卒,真就是在自己面前,能真正说不去考虑其他的,就随随便便跟自己去说话,或者如何如何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