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练完武后,马超便再次回了屋,稍微整理了一下,擦擦汗之类的。

    然后再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便对门外吩咐道:“来人,去把伯言先生请来!”

    “诺!”

    士卒应诺后,便去找陆逊了,没一会儿,陆逊就来到了马超的住处,进了屋。

    “主公!”

    马超点头,“伯言坐吧!”“谢主公!”

    陆逊坐下后,便问向马超:“主公召属下前来,是为了……”

    马超一笑,然后就把之前张既和自己所说那些,还有自己询问庞柔他们五人的话,最后的决定,都对陆逊说了。

    陆逊一听,心说原来还有这事儿呢,怪不得自己主公召自己前来,是为了这事儿啊!

    -----------------------------------------------------

    陆逊是知道马超叫自己有事儿,可他确实也没有想到是这么个事儿。此时马超的意思就是,让陆逊也好好想一想,怎么去安排阎圃和杨任两人,到底让他们去哪儿更合适。

    如果说让他们跟着自己去征战的话,显然是不太适合的,这个肯定。阎圃的话,还能稍微好一点儿,但是杨任,这就和之前那话一样儿,带他去还不如不带,所以给他们两人安排到什么地方,也确实是有些不太合适。

    陆逊此时一笑,他没直接去给马超出主意,他倒是问了自己主公一句。“主公,当时在成都的时候。孟达孟子敬,却是来找过主公吧。不知道其人对主公说了什么?”

    马超一听便说道:“这个孟达啊,他是要……”

    马超是简单对陆逊讲了一下,他闻言则说道:“主公,既然如此的话,这阎圃和杨任两人,不就有地方去安排了吗?”

    -----------------------------------------------------

    马超听了陆逊的话后,他就都明白了,感情这陆逊的意思,就是孟达不已经准备跟着自己去征战吗。那么这少了一个太守。就算自己不让阎圃还有杨任他们两人中的一个去当这个太守的话,那么听孟达的举荐,或者自己委派一个,那么不管如何,最后肯定是要出来一个空缺,所以让两人中一人去补上就可以了。至于另外一个,那一个位置,说起来什么地方不能安置呢。

    因此一听陆逊的话,马超是大笑道:“这可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伯言之意,我却是都明白了,如此最好,如此甚好啊!”

    马超显然是同意的。因为这个事儿很简单就把这自己之前所想的问题给解决了。可不是吗,那空缺的位置,可以让杨任去。以其人这些年来对己方凉州军的贡献苦劳来说,就算是给他一个司马、长史之类的官职。其实都不算什么。

    而其人都在己方混了、在汉中混了那么多年,马超也相信。他肯定能胜任新位置的。

    -----------------------------------------------------

    至于说阎圃,自己出征的时候带着他,也不是不可以。毕竟要说起来,杨任那样儿的,自己确实是不敢带,不过阎圃,带着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对其人,自己肯定不会让他去领兵,不过就是给自己出点儿主意,为大军谋划一下,还有给自己些意见,做这事儿的。

    之后马超是毫不吝啬,直接夸了陆逊几句,心说这顶级的谋士,那可真是厉害,要不怎么是顶级谋士呢,这自己没去考虑好的东西,人家一下就想到了,这你不服不行啊!

    闲聊几句后,马超对陆逊说道:“伯言回去休息一会儿吧,估计过会儿德容醒来之后,还得去校场呢!”

    陆逊点头,说道:“如此,主公,属下告退!”

    马超是给陆逊送了出去,这事儿他倒是经常干。如果虽说不是每次都如此,但确实,绝对是经常事儿了。

    -----------------------------------------------------

    果然,马超估计自己休息了近三个时辰的时候,张既是再一次来找他,这时候都已经是到了下午了。

    张既来见马超,“主公,这时候该去校场了!”

    马超点头,“德容来了,这你休息好了?”

    张既一笑,“回主公的话,属下这确实已经是休息好了!主公明日就要离开,所以今日这去校场,却也是不得不抓紧进行!”

    马超一笑,“好,德容你去安排吧,我让人把那些个全都给叫上!”

    “诺!属下告退!”

    马超看着张既离去,他心说张既这也没休息多久,充其量还不到六个小时,但是为了自己的事儿,却也不得不早点儿起来,好都安排好啊!

    -----------------------------------------------------

    所以对于自己有这么一个忠诚而且还是人才并且很得力的属下,马超心里是很高兴的。要说自己手下都像张既这样儿的话,那么天下早就让自己收入囊中了,不过这事儿,不可能啊。因此,他也就不白日做梦了,马超心说,如今还是把握现在吧,其他的,不是时候啊,所以也真是,少去想,甚至就别去想了。

    张既离开后,马超让士卒去通知了自己所有的属下,让他们在太守府集合。好和自己一起去校场阅兵。

    对,马超就是要去阅兵。说白了,这是张既建议的。毕竟在他看来。这自己主公虽说相信自己不假,但是这自己在汉中都待了那么多年,除了自己还有王平之外,其他人也是如此。因此张既也想了,这主公虽说是,相信自己这些人,但是自己却也必须要让自己主公放心。毕竟这些年过去,这在汉中的士卒,老兵也都多少年没见到自己主公了。

    -----------------------------------------------------

    所以连以前的老兵都这样儿。就更别说是那些新兵了。因此虽说同为凉州军的士卒不假,但是在汉中的这些人,确实是,只有一部分真正见到过自己主公,剩下那些,可都是没见过。

    因此张既就不得不安排一项,让自己主公检阅一下凉州军中的汉中军,这也算是让他们都见见自己主公,也能稍微提高他们的忠诚。他不认为不好使。只是最后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这个才是问题。

    起到一分的作用,那是起作用了,那么起到十分的作用。也同样儿是有了作用。但是谁都知道,后者当然是更好了,相比之下。前者就要逊色多了,不是吗。

    所以张既也是希望能像后者那样儿。而不是前者。但不管是哪个,肯定能起到作用就对了。这个也是毋庸置疑的。不光是他相信,就是马超、陆逊,他们两人也一样儿相信。而且马超最开始听到张既说完后,他是直接就同意了,是毫没犹豫。

    -----------------------------------------------------

    毕竟对他来说,这凉州军的士卒,没见过自己,这不得不说,是自己的一种失败。当然了,如果是那些郡国兵的话,自己都不在乎,那么见没见过自己,其实自己也认为不重要。但是显然,这汉中地方的凉州军,那可不全是郡国兵。真要算起来,可以说七成以上的人马,那都是凉州军正规军,毕竟汉中和其他的郡可都不一样儿,所以马超是非常重视,无比重视。

    因此还能怠慢了吗,所以就说起守军,那不止是战力强,更是超过了一多半都是正规的凉州军士卒。而那些近三成所有的郡国兵吗,马超认为这么多年来的训练,包括之前对阵曹操的兖州军,那么如今的他们,估计已经,战力会提高,其他的也应该一样儿会提高。对于这个,自己是相信的,这自己的士卒,都是在进步着,而没有退步啊。

    并且对汉中的看重,哪怕马超是相信张既他们,但是对于自己士卒的忠诚,他可以说也真是很看重。因此,张既一提出来这事儿,马超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

    而他也确实是发现了,这自己就不如每日都在汉中的张既。看自己之前就没有想到这些问题,但是人家张既,不止是和自己说了阎圃他们的事儿,这又和自己说了汉中这儿凉州军士卒的问题。这让马超也不得不说,还是人家现管更厉害,自己这个主公,确实是不如人家太守更了解情况啊。

    至少之前自己就没有想到这些,还得是在人家的提醒之下,才发现了,这确实是,自己不如人家了解。可想想也是,毕竟张既都在汉中这儿待了多久了,同样儿,这个也不是自己所能比的。因此,这自己不如人家了解,好像也很正常。如果这要是反过来的话,那么自己才会觉得很不正常呢。毕竟自己要是比一个太守还了解这么一个郡的话,是不是说这个太守不合格呢?

    而且马超也想了,这张既如此提议,自己答应了,也可以说是让他安心吧。至少自己如此,这不就是安了他的心吗,他不至于是想其他的东西,认为自己有可能不信任他什么的。

    -----------------------------------------------------

    这事儿也不是说没可能,至少马超知道,这自己去阅兵了,那么让士卒看到了自己,忠诚度提高,这不就更对张既放心了吗。

    同样,他知道,张既肯定也想到了这个,所以他是直接就提议,让自己在校场阅兵,还不就是因为这个。

    马超披挂好,出了屋,这时候他已经看到,众将陆续都在太守府的院中集合了。同样,因为自己说了,是要去校场,所以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披挂好了,准备和自己一起去。

    看到众人后,马超一笑:“各位,都到齐了!”

    “是!”

    马超点了点头,确实,所有人都在这儿了,包括汉中那几个,也就是庞柔他们五人。

    “好,各位都到了,那么咱们这便出发吧!”

    “诺!”

    -----------------------------------------------------

    众人出了太守府后,便直奔校场,这没多久,众人便到了。

    正好看到张既在那儿,等着马超众人,马超看到他后,便说道:“德容,都准备好了?”

    “是!主公,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主公和各位呢!”

    马超点头,说道:“好,各位,咱们进去!”

    “诺!”

    马超心说,这汉中,算是自己的一处军事重镇,就是在天下来说,都是这样儿。可自己也真是,这多少年前才来过一回,这次要不是因为路过,自己还真是不会过来啊。这也真得承认,承认什么呢,那就是不来不知道,等自己一过来,就都看出来了,原来汉中还有这么多事儿,要等着自己解决。

    -----------------------------------------------------

    如果不是碰到了张既刚好赶回来的话,自己也真是不知道,汉中需要自己去处理一些事儿,这是必须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