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孟达也确实认为,这自己把握住了这一次的机会,那么其实就是步入另一片天地了。

    他想法也简单,不算复杂。至少他认为如今自己的功劳,加上以后再立下的功劳,怎么就算自己主公不让自己去征战的话,到时候的官职也要超过太守吧。毕竟如今自己都已经是太守了,所以以后的官职,只能是比太守还要大。

    别说,如果孟达要真是尽心尽力,别说他立大功了,只要按部就班完成马超交待给他的任务,那么他征战几年后,马超肯定要不会做那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事儿。说起来肯定是要给他安排比太守要大不少的官职的,毕竟说起来,其人确实是有那个能力,可不是一个太守就能限制住的。

    说白了,孟达这个人,当一个州牧,其实也都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一个太守,确实是有点儿屈才了,这马超都清楚。

    -----------------------------------------------------

    但是说起来,自己手下的人,能当州牧可不止他孟达一个。真要算起来的话,那可多了去了,所以……

    如果孟达如今没有功劳,也不和自己主公去说,给他机会,那么以后至少州牧的位置,他还真就基本排不上号,因为那个位置,在马超心中的人选,可不有的是吗。但是如今的情况也真是不一样儿了,至少在马超这儿。孟达要干好了,以后升官发财。那是肯定的。至少对一个能给自己出力的人,马超肯定不会忘了他就是了。

    当然了。这些前提都是他能做好,要是出问题了,那也确实是成问题,这都是肯定的。

    在很多地方上,有些问题的时候,马超还是讲情面的。但是对于有些东西,马超确实是翻脸不认人,这都没错。所以只要孟达不触碰到那些禁区,基本上凭借他的本事。还是能在凉州军中有一席之地的。

    -----------------------------------------------------

    对于这个事儿,孟达自己是有信心,同样儿,马超觉得也没有问题。所以关键还是看他要如何去走了,只要走对了,那都没问题。

    就在马超和孟达两人说完没多久之后,凉州军众将,还有留在成都的大小官员,都陆逊到来了。毕竟这已经快到了马超约定好的时辰。所以众人都不会来晚,只早不晚,要不就可能扫了自己主公的兴,那可真是一点儿都不好啊。

    最后一个到的是陆逊。陆逊到了会客厅坐到自己位置后,马超一问时辰,刚好。他对陆逊一笑。“伯言这是看着时辰来的啊!”

    陆逊一笑,“主公。属下差点儿可就来晚了!”

    马超微微一笑,没再多说。他可不认为陆逊会来晚,不过就是其人故意的而已。

    知道众人都到齐了,而且时辰已到,所以马超把手一挥,喝道:“开宴!”

    -----------------------------------------------------

    于是随着马超一声令下,便有下人端上来酒菜,摆在了马超和众人身前的桌案上。

    这肯定都是有顺序的,必然是从马超这个当主公的这儿开始。然后就是崔安、张松……一个个往下排,最后都摆好了。

    马超不动,是没有一个人动手,哪怕崔安也一样儿。

    此时就见马超举起桌案上已经倒满酒的爵,众人也都赶紧双手举爵,就听马超笑道:“各位,今有此次胜利,全赖各位,再次,我敬众位一爵!”

    说完,马超是直接喝没了一爵酒,众人也都不怠慢,齐声道:“谢主公!”

    然后也都一仰脖,把一爵酒给喝了下去。这自己主公敬酒,不管是爱喝酒还是不爱喝的,不管是会喝还是不会的,可都得要喝,亚不然就失礼了,而且那是不给自己主公面子。就算自己主公不计较,可却不代表别人也都不计较这事儿。

    -----------------------------------------------------

    马超看众人都喝下去之后,他也就不再敬酒了,这一爵就算可以了。更多的,还是让众人吃菜吧,所以依旧是那话,“各位吃好喝好,今夜咱们是不醉不归,请!”

    众人赶紧齐声道:“诺!”

    然后才开始动嘴吃东西,这马超不说话,谁也不能动啊。但是自己主公发话了,开动了,那便没有什么问题了。

    看着众人吃喝得尽兴,马超心里也高兴,这也赶上之前的胜利,南蛮事情也算暂时解决了。所以马超这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不管怎么说,这就是好事儿。至于以后,那以后再说吧,至少如今,不都暂时解决了吗。

    当酒宴毕,都撤下之后,马超便则是问道:“子乔,不知道如今曹孟德兖州军、孙伯符江东军和刘玄德的汉军,如今具体情况都如何了?”

    -----------------------------------------------------

    张松一听,是赶紧回道:“主公,如今曹孟德……”

    本来张松是前一日晚刚刚收到了几路的情报,不过还没等他报给自己主公,这自己主公就带大军回来了,这也省去了他再派探马去禀报。之前马超一直也没有问他,不过这时候腾出空来了,他这才问了出来。

    之前也说了,有些事儿拿到晚上说,其实就有这个事儿,马超之前没着急问,但是这个时候,肯定是要问的。之前张松也没多说,不是他不说,也不是等着马超问,主要还是他给忘了。按道理来说,这个事儿他不应该忘,但就出了那意外,还真是让他给忘了。

    而这时候听张松讲完,马超点了点头,心说看来和自己所想,也有不少相同的地方啊。

    这曹操兖州军和乌桓的战斗,基本上算是结束了,他带着人马进行最后的扫尾的事儿。

    -----------------------------------------------------

    孙策在江东和山越的大战,如今也快完事儿了,虽说还没完全结束,不过孙策江东军占据着上风,山越是节节败退,已经就要顶不住了。

    至于最后的刘备,倒是速度快,直接把五溪蛮首领沙摩柯的人马给打退了,这还别说,确实是有两下。不过也不得不说,五溪蛮没有什么太强的战力,而且是真不如人家刘备军的士卒厉害,也没多少人,所以最后的结果,那是注定了。

    马超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他便对崔安众人说道:“福达,伯言,各位,明日咱们便回返司隶,早些回去吧!”

    “诺!”

    崔安众人是齐声道,他们也看得出来,自己主公如今还是急着回去的。其实可以说大多数的人,还是希望早点儿回司隶的。就连孟达,其实他都是如此。

    -----------------------------------------------------

    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回到司隶后,然后再悄悄去自己主公那儿,自己主公可就让自己跟着他去征战了。虽说孟达他也不敢肯定,下一次的大战,到底要什么时候,可是他却有种预感,认为不会太远了。也许一两年,也许更短时日,几个月之内就会爆发,这都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然后马超对庞柔和王伉两人说道:“和明还有王伉,你们便回汉中吧,也是明日就离开!”

    “诺!谨遵主公之令!”

    庞柔和王伉两人其实也想早些回去,虽说在这儿他们也算是和崔安那些人相熟。毕竟崔安那都认识多少年了,并且雷铜孟达那些人,也都算熟人。但是他们和张松那些在成都的官员,确确实实是不熟,所以崔安他们都要跟着自己主公回司隶,他们自然也想早些回汉中。所以两人是毫不犹豫地就应了下来,他们确实也是这么个想法。

    -----------------------------------------------------

    马超看所有人都搞定了,就只有费诗,所以他还是和费诗说了一句,“公举依旧留在益州,协助子乔,处理好益州的事务!”

    “诺!”

    马超这一句话,费诗就迎来不少羡慕的目光。毕竟他们可知道,这自己主公绝对不是随便说说,因此,他既然这么说了,那么也就代表着,费诗肯定升官了,反正比之前的官职要大,要不然的话,自己主公绝对不会如此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