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么最后一算起来,确实就只剩下严颜那帮人了,包括这个孟达,这些人那才是马超最为头疼的。如果说孟达今日没来这儿,或者来这儿没和自己说这些的话,那么马超在没有人提醒的情况下,他也真是不会去想这些。可是如今孟达都已经在这儿了,并且还提出了他自己的想法,那么在这个时候,马超不去多想,那都是不可能的。

    此时此刻,他对孟达说道:“子敬的意思,我都明白,不过我还是要问一下,不知道子敬此时的意思,是自己的想法,还是其他人都有这么个想法?”

    当然马超可绝对不是问这个问题,他知道孟达明白自己的意思,那意思你到底是问过别人之后你自己当这个出头的,还是说你谁也没对谁说,就自己到这儿来找我了?可这话马超当主公的,不可能就这么直接去问,所以算是比较委婉的问法了。

    孟达闻言一笑,“主公,这只是属下个人的想法,其他人如何想的,这,属下也不知道!”

    马超闻言心说果然,这孟达是个比较自私的人,这为了他自己才来这儿的!

    -----------------------------------------------------

    但是这一切都在他的所料之中,真就没有什么意外的。而且想必他孟达可能也有所顾虑。毕竟自己这个当主公的,也不知道是会去赞同他去找那些益州一系将领去商讨,还是厌恶这个。因此凭他孟达那人的为人。确实,很难让他为了这事儿。而去找众人商议。

    确实,要是自己不会去怪罪什么。那一切都好。可万一自己这个主公要是不爽了、不满了的话,那这不就是问题了吗。

    此时听孟达说完后,马超微微点头,“子敬,这你知道为我军贡献,其实我是很欣慰的。但是你已经离开司隶不短的时日了,如果继续带着你去征战,那么别说其他人有何想法,就说司隶的事儿。到底要交给谁去管?”

    马超那意思说得明白,这我带着你走了,可严颜他们知道了,他们怎么个想法。而且还有一点,这你走了,可司隶的事儿,要交给谁去管啊,这不都是问题。

    -----------------------------------------------------

    马超他确实是不怕麻烦,这个是不错。但是他也知道,麻烦事儿是越少越好,这是很正常的。如果能没有这些问题,尽量还是不要出这些问题才好。但也不是说马超就说死不带着孟达走了。关键是看孟达到底是怎么去说服他,如果他有那本事能说服马超的话,马超未必就不会给他机会。虽说孟达其人的人品马超不太能看得上。但是其人确实算个人才。

    因此就算不能担当大用,但是小用的话。总是没有问题的。

    而孟达在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这其实也算是在他所料之中。所以他直接问道:“主公的意思。是不给属下这么一个机会了?”

    马超一听,就是一笑,然后有些玩味地看着孟达,“子敬觉得呢,如何?

    孟达一看自己主公这表情,心说,看来自己主公的意思……

    他此时忙说道:“主公,属下有些不太成熟的想法,想对主公一说!”

    -----------------------------------------------------

    马超笑道:“子敬有话,但说无妨!”

    “诺!主公,属下以为,其实主公所虑的两件事儿,还是可以解决的!”

    “哦?子敬细细说来,我看看有没有道理?”

    孟达一听,心说这事儿还有门儿,至少自己主公可没直接说不行什么的。如果要真是那么说了,那自己就算是说破天了,自己主公也不会去改变想法,因此这是自己主公给自己机会啊,所以自己要把握住才行。要是把握不住的话,那可真就再也没有这样儿的机会了。

    此时就听孟达再次说道:“主公,这属下前来与主公请求此事,可以说其他人皆不知。所以属下斗胆以为,到时候先回到司隶,然后属下之后再暗中离开,想来只要没人来找,那么等到众人知道的时候,都不一定是何时了!”

    马超闻言点头,还别说,孟达所说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

    -----------------------------------------------------

    孟达所说的简单,那就是一起先回司隶,自己也别说什么,别表露什么。反正众人大多数虽说都在司隶做事,可是却不在同一个郡县,因此孟达到了自己的地方后,然后趁机再偷偷溜走,来找自己,这基本上没人去找他的话,确实是不知道他是偷和跑去找自己了。

    至于说“没有不透风的墙”,是,这事儿肯定早晚要露,这是肯定的。但是至少等严颜那些人知道的时候,他们已经是暂时见不到自己了。那个时候的自己,还不一定在什么地方呢,可能是和曹操他们对战,也可能是离开了司隶,去了其他的地方,这都是有可能的。

    那么以后他们再见自己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到时候自己再给他们一个解释,其实也未尝不可。不过自己是主公,不是他们是主公,因此自己对他们解释不解释,其实都不算是个什么大事儿。

    当然了,如果说自己这个主公有些厚此薄彼,带着孟达走了。却没带着他们,这个事儿要给他们解释的话。这也并不是说不过去。

    -----------------------------------------------------

    马超此时则问道:“子敬,不知道你是如何思考第二个问题的?”

    其实第二个问题。马超认为算是更简单了,毕竟孟达只要说换个人,那不就完事儿了。

    结果果然是这样儿,就听孟达说道:“主公,属下以为,可以让……”

    孟达还真是给面子,直接就给自己主公举荐了一个能接替他的。马超一听心说,你这怎么就没有什么创意呢,这都是在自己所料之中。这可真是没有什么意思啊!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除了这个,也确实是没有别的想法了。至于说孟达,他敢对自己说,这主公你肯定有你的想法,所以属下就不多说了,反正他还是真不敢这么说的。

    那么不这样儿,他就只能是推荐一个人来接替他了,当然自己用不用是自己的事儿。但是他孟达孟子敬,确确实实是举荐了,这就够了。

    -----------------------------------------------------

    马超此时心说,行啊。这看来这两件事儿,你就都解决了?

    所以他是微笑着说道:“行,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子敬就依你所言,到时候来长安。跟在我身边儿吧!不过你可别后悔,你这太守的位置。却是没有了啊!”

    孟达眼中是坚定的神色,“主公放心,属下是决不后悔!”

    马超点了点头,心说也只能是这样儿了。他孟达既然是不想当那个太守了,那么就跟着自己吧,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儿。毕竟说起来他孟达也算是有想法的人,自己手下将领倒是不少,可是要真去多线作战的话,到时候肯定要不够。就像这在南蛮的时候,那荆州要留人,所以就只能从司隶调人了。

    要不然的话,益州也没人,凉州也没几个,而且还肩负着抵御羌人的重任,自己只能是从司隶调人,不过就这,如今司隶可还有人在呢,所以自己还是放心的。

    之后用陆逊的计,把曹操给整到了幽州,那时候自己更加放心了。

    -----------------------------------------------------

    曹操去对付乌桓了,不正说明了司隶就越安全了吗,反正马超就是如此的想法。他也不认为自己从司隶调了严颜他们来益州,曹操就不知道,那怎么可能?但是他知道,却是没有什么动作,那么还是,他有顾虑啊,甚至也不想几线作战,所以……

    “好吧,既然子敬你自己都如此决定了,那么只要你不后悔就行!到时候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你回到司隶后,然后悄悄来找我!”

    “诺!属下多谢主公!”

    马超摇了摇头,“子敬记住,机会是我给你的,但更是你自己争取的,以后要如何做,你都晓得了!”

    “是!属下明白,属下定不负主公所望!”

    马超点头,心说这孟达啊,别管人品如何,但确实是一个聪明人,这倒是一点儿都不错。不过他要是把一些乱七八糟的心思用到正地方的话,其人的成就肯定是要超过现在的。

    -----------------------------------------------------

    自己给他机会了,当然也同样儿是他自己争取来的。以后要如何去走,就看他自己的了。反正脚下的路,那都是自己走出来了,有多少是别人强加给你的呢?因此到底如何,还是要看自己的了!

    在马超眼里,还是那话,你孟达老老实实地去给自己做事,那么什么都好说。可要是耍滑,甚至背叛自己的话,那么就对不起了。

    马超从来没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更不是善男信女,所以孟达敢背叛自己,那么下场就只能有一个。至于说看在其人以往功绩的份儿上,自己能不能放过他呢,答案只有一个,不能!

    对于背叛者,马超肯定不会有什么好脾气好性格。当然了,除非对方为自己为凉州军做出来过巨大的贡献,要不然的话,真就别想自己能留情。但是像那样儿的人,马超认为几乎不会背叛自己。可孟达这样儿的,说实话没有大贡献,而且还不让自己那么放心的,还真是不好说了。

    -----------------------------------------------------

    马超看孟达说得倒是听坚定,不过心里却是冷笑着,心说孟达啊孟达,希望今后你还能记住今日的话。如果我马超对不起你,那么你背叛我,我认了,也属应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原因,如果对得起你,你还要背叛我的话,那么我只能是对不住你了。

    最后马超对其人说道:“好了,此事便如此商定了,到时候子敬你便来找我即可!”

    “诺!”

    孟达确实是心里高兴,毕竟这事儿自己就算是做对了,也是走对了一步。如果自己不来找自己主公呢,那么肯定就没有这样儿的事儿了。所以自己来了,机会也给自己了,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

    但是自己主公让自己好好干,别让他失望,自己一定没有问题。虽说之前官拜太守,官职貌似也不算小,可那不是自己真心想要的东西,自己想要的还是更大更多的功劳,并且一个太守,也不可能满足自己!

    -----------------------------------------------------

    还别说,孟达这心啊,确实是不小,至少一个太守,肯定是满足不了他了。所以他要积攒自己的军功,以后争取更大的官职,这就是他自己的打算。所以这才义无反顾地跑来找自己主公,请求跟着他征战,而不做那个他看不上眼的太守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