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此时此刻,当然是不知道崔安心中的那些“小九九”,不过就算他知道,他也会觉得很正常。毕竟如果崔安脑子里要是没有了杀人武艺、吃喝这些东西的话,那么他才会觉得不正常呢。

    马超都说完后,然后说道:“各位,这我与众将是远道而来,所以就早回去休息了!”

    众人一听,那些留在成都的人在心里一笑,心说自己主公这就是明着送客吗。当然了,看他这样儿也确实,是远道而来,已经挺累了,所以想早早回去休息,这也不是说不能理解。

    所以众人是赶紧跟自己主公告辞,没一会儿,就都走没了。当然除了之前留守成都的那些之外,其他人都是找地方休息去了。当然对于这个,张松是早已给他们都安排好了,至于马超这个主公,那就更不用说了,张松都安排妥妥的。

    看着众人都告辞离开后,马超一笑,自言自语道:“你们要不都走的话,我都没时间休息!”

    -----------------------------------------------------

    马超这话算是半玩笑吧,但这确实也是他心里话。在马超看来,如果自己都不给他们打发走的话,这和自己一起在南蛮的众将倒是没有什么,毕竟己方在禺同山和南蛮都是什么情况,他们可是都清楚得很。但是那些留守在成都的人呢,就看他们那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儿。马超就知道,要是这个时候自己再不用主公威慑力把他们给打发走的话。自己到时候就该哭了。

    这不是什么一点儿都不可能发生的事儿,马超真心没那么认为。至少他知道。如果自己不主动送客,他们一时半会儿那是绝对不会离开的。当然了,差不多的时候,他们肯定也会走,这个是自然,不会从如今这情况,这个形势来看,没准等他们离开的时候,这在州牧府的晚宴都开始了!所以马超知道。不给他们打发走,那能行吗,不这样儿,自己如何休息?

    马超可不是铁人,所以他也劳累,也想休息。更何况如今的情况是已经暂时把南蛮的事儿都给解决了,所以自己自然是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要不然的话,累了苦了自己。那可不好。

    -----------------------------------------------------

    不管马超这个人有多少想法,为人处事如何,反正他对自己,狠心的时候。那是肯定心狠。但是大多数的时候,他其实还是知道照顾好自己的。毕竟他可知道,这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了。没有本钱的话,你还能做成什么?可以说是什么都不成。到时候什么天下,什么一统。通通都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了。

    因此马超对于自己的身体什么的,他其实还是很上心的。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不去上心能行吗,所以……

    马超也离开了州牧府的会客厅,直接去了张松给他准备好了的房间。这可以说是州牧府中最好的一处房间了,马超进去后,稍微看了一下,他显得很满意。然后舒展了几下身体,便脱掉衣物,躺在了榻上。

    没有战事的时候,马超自然是不喜欢和衣而睡。至少他认为还不至于那么紧张,再说了,这穿衣服的时间,还是有的。当然如果是打仗的时候,他肯定就不会脱了衣服,这是肯定的。

    -----------------------------------------------------

    马超不是自然醒的,而是感觉时间快到了,他便起来了。毕竟哪怕是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完全睡死,这已经是多少年的习惯了。也许只有自己妻子在身边儿的时候,他才能稍微休息好一些。

    穿上衣服后,马超便再一次来到了会客厅。这张松其实也算是了解自己主公,他知道自己主公不喜让别人服侍,尤其是丫环什么的,所以他从来就不给自己主公派人去服侍他。

    还别说,马超真就是不太习惯那样儿。哪怕在大汉已经生活三十多年了,但是可以说他的身体倒算是习惯了,可心里其实还是没习惯。所以他除了在自己家,其他的时候,基本都不需要别人去服侍,主要是不需要什么丫环之类的更衣什么的。至于说送个东西,传个命令,这当然还是要有人去做才行。

    不过这基本都是凉州军的士卒了,却不会是别人。至少在马超的眼里,他自然是更加相信己方的士卒,而不是什么下人。

    -----------------------------------------------------

    到了会客厅中,马超发现自己果然不是第一个到的,因为崔安那厮已经是坐好了。

    马超看到他之后,心说这小子还真是,知道自己的位置,他还知道自己坐哪儿。不过想想也是,之前在这儿的时候,其实就是今晚这宴会时候的座次了,因此崔安也不傻,他还能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吗。

    崔安正好也看到自己主公,所以此时他一笑,说道:“主公,来得早啊!”

    马超闻言也是一笑,心说我有你来的早吗?

    “福达也不晚吗,都是比我先到了啊!”

    崔安此时是嘿嘿一笑,“嘿嘿!主公懂俺,俺这一想好吃好喝什么的,这就睡不着了啊!所以,所以这……”

    “我都懂,你啊,福达这今晚不必客气,是吃好喝好,没有战事了,我也不限制你喝酒了,随便喝!”

    “诺!”

    -----------------------------------------------------

    看着崔安那样儿,马超就觉得非常有意思。其实他也清楚,崔安他自然是都明白这个的,毕竟之前那限酒令,也只有在战事的时候才有。而如今南蛮之事都已经是暂时解决了,那么当然是没有那么多说法了。所以崔安,看他这样儿,估计这小子可能就等着这一天呢吧。

    还别说,在崔安的想法中,可不就是有这个想法吗。如果说以前他光想着打仗杀敌了,但是鏖战久了,他其实也想了,这还是战事结束了好啊。自己既不用这么去看着日日去攻城,这么无聊而且没有什么意思,并且还让人感觉到别扭的事儿。

    战事结束之后,自己更能去大吃大喝,是,吃的问题,就算是在打仗的时候,自己也没有亏了,这是不错。但是酒的问题,在有战事的时候,却是不能多喝一爵啊!每次想起自己主公这个限制来,崔安的心里就是无比遗憾。所以他那时候就在想着战事,也许战事早日结束,这可能就更好。

    -----------------------------------------------------

    结果马超和崔安说完后,他刚坐下,也有人刚进来,两人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孟达孟子敬!

    崔安一看到孟达,他就是一笑,“你倒是来到早啊!莫非你也和俺一样,是来等着吃喝的!”

    孟达一听,心说这不开玩笑吗,我是那样儿就知道吃喝的人?不过他嘴上还不能这么去说,只能是苦笑了一声,“我说崔将军,我可和你不一样儿啊,我这是来找主公的!”

    马超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子敬找我何事?”

    他也知道,这孟达找自己,肯定是有事儿,要不然也不至于不休息了,直接跑到这儿来。至于崔安所说那些,那就直接无视了吧。虽说孟达也不会不喜欢美酒美食,但是回锅肉和美酒确实不足以让孟达起这么早,跑到这儿来,他和崔安可不一样儿。

    孟达点头,然后把自己想问的,便对自己主公说了,马超听后,就是一笑。

    -----------------------------------------------------

    对于他来说,他倒是没想到,孟达是问了他这么一个事儿,其实好好想想,这是孟达一个人有如此想法呢,还是说那些人都有如此想法?这个当然是很重要了,不过……

    马超不会去问孟达这个,毕竟这个事儿,他不认为孟达很了解。因为他心里清楚,孟达能问出来,却并不代表他就一定去问了别人什么情况。孟达这个人,说起来真是一个比较自私自利的这么一个,所以哪怕同为益州一系,但是他也不会说去管其他人那么多事儿,这就是马超所认为的。

    所以这事儿马超确实是认为他不会再问别人,而是直接就来找自己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