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虽说成都百姓,包括整个益州的百姓,哪怕没有几个人真正见过马超庐山真面目的,但是对于马超的拥护拥戴,那确实,真就是非常。~∫顶~∫点~∫小~∫说,ww▲2≮︽这也是为什么益州平稳了这么多年,按道理来说,益州本土的凉州军,战力没有那么强,但是在和南蛮孟获银坑洞士卒的战斗中,却也爆发出了不弱的战力来的原因。

    他们确实从来没有间断过训练,这个是肯定的,凉州军的待遇,这也是一部分原因。但是其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大多数的凉州军士卒,是真心感谢马超。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益州人来说,他们自然知道,自己主公所辖益州后,究竟给益州带来了多大的变化。所以因为跟着这样儿的主公,他们才更加卖命。

    因此,当不少百姓认出来马超后,心里都想着,看来马将军这是从南蛮回来了,胜利归来了,凯旋而归啊!

    -----------------------------------------------------

    之前知道马超从成都带兵离开的百姓,自然是知道这些。不过就算不知道的,也懂得去问:”我说老王,这是马将军吧?不过他这怎么带这么人马来了?”

    “老李,这你就不晓得了吧!告诉你啊,这……”

    听了老王这么一说,老李是都明白了,敢情人家马将军是带着凉州军去打南蛮那些人了,怪不得这今日才来。不。应该说是得胜归来啊,凯旋而归!

    结果这么一传十。十传百,可以说几乎看到马超他们这些人的百姓可都知道具体的情况了。

    之前张松可没对百姓讲什么。这也是马超吩咐的,毕竟老百姓对于战争这样儿的事儿,还是本能有些恐慌,不太好接受。毕竟益州算是比较安稳的这么一个大州,如果是北方的州郡,马超就不会去在乎这些了。因为那些地方,就算是再和平的时候,也没有多久,所以到时候还得开战。甚至和异族间的战争,其实就没有真正停止过。

    -----------------------------------------------------

    但是益州这地方比较安逸,要是和他们说自己带兵去和南蛮战斗去了,这虽说没在成都这边儿打仗,可是老百姓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忧顾虑的。

    因此,为了不让老百姓多想,马超确实没有让张松多说什么。而且他还不清楚吗,这对付孟获他们。根本就用不到老百姓什么,也不用他们知道。如果非要让他们知道的话,那就等自己大胜之后吧,那个时候再说什么。也就没有问题了。

    其实马超还有什么顾虑呢,就是这不管是和平年代也好,还是天下大乱也罢。其实总是有一部分人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如果说自己这边儿让张松说了,自己带兵去南蛮征战。那么肯定有人会蹦出来造谣什么的,并且囤货居奇的人也不会少。这样儿一来,可不都是问题吗。如果是前者的话,可能重处也没什么,但是后者,确实不太好处置。

    毕竟那些人,有的是商人,也有世家大族的人,所以马超轻易也并不想去动那些人。

    -----------------------------------------------------

    这倒不是怕了他们,马超也不怕麻烦,但是能没有麻烦,当然还是没有麻烦最好。毕竟如今一个安安稳稳的益州,马超心里最清楚,那是多少人,用了多久,最后才成了如今这样儿。所以也这是,不容任何人去破坏。所以先从自己这儿,就不行!

    因此,马超什么都没让张松去说,甚至还保密了,至少知道消息的人,那是一律不能说的。至于说知道这事儿的百姓,那却是管不住了。但是最后的结果还好,毕竟成都没有怎么乱,也没多少有人去散布谣言,囤货居奇什么的。当然了,有,那只是极其个别的人,根本就掀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

    主要是这次战斗,马超没在成都,所以这地方,当然就是太平多了。如果说是成都这边,哪怕就是附近有了战事,那么成都都不会怎么安稳了。到时候什么牛鬼蛇神、妖魔鬼怪,估计都得跳出来。

    -----------------------------------------------------

    真说起来,这事儿可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反而还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但是就因为马超的小心谨慎,而且在他有意刻意地控制之下,确实是没有引起成都和益州百姓的什么恐慌,所以马超也知道,这是要感谢张松他们的。因为没有他们,也没有如今这样儿。

    马超在前面走,后面着张松他们,然后是他的亲卫,还有一部分士卒。那么些士卒,不可能所有人都进成都,所以只是进一少部分而已。至于剩下的那绝大多数,却还得在城外先驻扎,然后等马超都赏赐完了后,便从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了。

    这些士卒可不都是成都的,毕竟一个成都哪有那么多凉州军的正规军,是张松从益州其他的郡县调集过来的。所以到时候稍微整编一下后,还得让他们返回原来的地方去,这是肯定的。毕竟原来的地方,不是他们的家乡,就是他们生活的地方,马超还不知道说让他们都留在成都,那样儿的事儿,他还做不出来。

    -----------------------------------------------------

    如果说现在是战争时期,非常时期,那么没有办法,就算是马超不想,可最后也得留下众士卒。可是如今这个时候,却是不可能了。

    马超和众人来到了州牧府,众人是跟着他进了会客厅,至于说战马,早有士卒给牵下去了。

    到了会客厅,众人都坐下后,马超便对众人一笑,他先开口说道:“首先,看到成都城的一片安和,我觉得应该感谢的,正是子乔和留在成都的各位!”

    他所说的正是益州牧张松,还有严颜、法正、秦宓这些人,好些个人。不过除了严颜是武将之外,好像没几个真正的武将了。可也是,之前严颜,那还是马超给派到成都,然后让他保护秦宓去江东的呢。结果等他们完成任务回来之后,马超可就不让严颜回来了,毕竟成都也得有大将镇守,这个之前,马超却是给忽略了。

    如果说就靠着张松,其实还不够,毕竟他作为益州牧,那事儿可多了去了。

    -----------------------------------------------------

    所以除了张松之外,必须要有个大将,因此严颜就是当仁不让了。可他虽说不想让自己主公给留在成都,但是对于自己主公的军令,严颜确实是不敢违抗,所以留下就留下吧,从那个时候,一直到如今。

    张松众人是赶紧谦虚,对自己主公客套了几句。马超则是笑着摆了摆手,“这都是各位的功劳,我都记得,到时候一并封赏!”

    “谢主公!”

    众人齐声,他们也知道,自己主公都如此说了,那么自己这些人也不用太谦虚了,那样儿的话,过分了,就太假了。

    当然了,在马超的话里,自然也是包括了之前严颜和秦宓两人立功的事儿,这都算在其中了,不过他没有直接点出来,但是谁都明白就够了。

    -----------------------------------------------------

    然后马超是话锋一转,给张松他们讲起了和孟获的战事,“这今日此去禺同山,还有三江城,确实是与南蛮军苦战了一番,各位听我细细道来!我军……”

    马超所讲那确实是精彩,本来嘛,马超这人的嘴皮子就算是不错,而且这些年了,那练得更是没说的。因此虽说讲了很久,但是众人却依旧是觉得意犹未尽,主要是没跟着马超一起去的南蛮那些人,也就是张松他们。在听了自己主公所讲后,他们心说,这果然是精彩万分啊,可惜却是错过了。

    不过仔细一想,其实这也没有办法,毕竟这自己是州牧,所以可能轻易跟着自己主公离开吗?因为张松他也算是看得开,知道自己是没办法。

    至于说起他人,尤其是严颜,那更是遗憾非常,但是对于当初自己主公的命令,自己能多说吗,因此就只能是听着了,所以最后没能再去上,也没能看到这些,遗憾是有,但是也不是不能接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