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带着众人走了,除了雷铜和那四千多人,他没带着之外,其他人都跟着他折返回三江城了,他知道,这还得自己回去主持大局才行。

    而孟获则是看着马超他们离去的背影,心说这个大爷总算是走了,不过雷铜他们那四千多人倒是还在。但是这个真就不重要了,反正只要马超离开了,自己就能轻松一些。

    旁边的祝融夫人此时说道:“大王,马超终于是离开了,不过没多久,他还会再回来的!”

    孟获闻言点头,“夫人,之前与马超的谈判,你觉得如何?”

    祝融夫人闻言一笑,然后便说道:“大王,如今的情况,其实对我军来说,就算是不错了。但是大王知不知道,如今我们银坑洞的危险,也一样在逐渐临近!”

    孟获一听,赶紧问道:“夫人之意是?难道是说……”

    祝融夫人点头,“不错,大王,我意便是,这我们三江城银坑洞四周,还有其他人虎视眈眈!等马超凉州军离开之后,他们才是我们的大患啊!”

    -----------------------------------------------------

    孟获一听,是一激灵,心说可不是嘛,这自己如今就光顾着想马超凉州军了。但是马超他们不久后就要离开,毕竟他马超可不想把精力都放在三江城这儿,可是老虎走了,但是狼却是要来了。这……

    孟获想对祝融夫人,这如何是好。不过旁边的兀突骨这时候说话了,本来他们夫妻二人的话。也没有背着他,所以兀突骨听得是清清楚楚。也许孟获之前,他是没有想到这件事,但是兀突骨他却是早就想到了。

    因此,他此时对孟获说道:“贤弟不用顾虑,此时包在为兄身上便是!”

    孟获闻言,眼前便是一亮,随即问道:“兄长有主意?”

    “哈哈哈!那是自然,贤弟放心。只要我再一次调集我军的人马来银坑洞,那么那些乌合之众,哪里是我们兄弟的对手!”

    -----------------------------------------------------

    这话把孟获听得,确实是心花怒放的。心说要真是这样儿的话,那对自己来说,确实是太好了。不过同时他心里也不太好受,脸上也是觉得无光,并且真是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因为自己之前也是自己把自己这兄长给请来了,结果如今怎么样儿了?虽说先是大胜不假。可之后呢,藤甲兵几乎全军覆没,如今呢,估计带来的那些乌戈国的步卒。也剩下不了多少了。

    孟获一想到这儿,他心里就特别不好受,以为他知道。这再让自己这兄长出兵,指不定要死伤多少人马呢。但是除了自己兄长帮忙之外。自己也确实是找不到其他更为合适的人选了。

    而这个时候带来也说话了,“姐夫。这小弟也把我洞中的人马拉过来吧!虽说人少,但是对付那些人的话,还是没有问题的!”

    听了自己亲弟弟的话,祝融夫人给带来一个赞赏的目光,她心里对这个弟弟,确实是满意的。

    -----------------------------------------------------

    本来之前她就想对孟获如此说,不过祝融夫人转念又一想,其实自己说这话,那真是不合适。毕竟自己父亲不在了之后,他的位置可是自己弟弟带来接替的,他才是洞主,而自己不过是他姐姐而已,这个时候,是做不了主的。

    因此,带来说什么,那就是什么,谁让他才是洞主。虽说祝融夫人的话,也一样儿会好使,但是这其实就和汉人那也差不多,所谓是“名不正言不顺”,毕竟她不是洞主。所以以后要是没有什么问题,那么还好,但是要出事儿的话,肯定是要让人所诟病的。

    所以,为了不给自己弟弟和夫君带来什么麻烦,祝融夫人也就没有多说。不过就在她想给自己弟弟使眼色的时候,没想到自己弟弟却是主动提出来了。这让祝融夫人这个当姐姐的,感到很满意,心说自己这个弟弟,倒是成长了。按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的话,以后就算是没有自己这个当姐姐的帮衬,他一样儿是能守住自己父亲留下来得那点基业。

    -----------------------------------------------------

    祝融夫人是一个有本事的人,那不错。但是说起来,她肯定不是一个好战的女子,这个也是没错的。所以在她看来,自己弟弟带来,能守得住自己父亲留下来的那点儿家业,就算是对得起自己弟弟了。

    至于说什么开疆拓土,那么就让孟获一人去做吧,其实也是足够了。但是如今都情况,己方要面临着大敌,因此只有所有人都团结在一起才行。

    尤其如今这个时候,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还投敌了,想来他们是肯定不会再回三江城了,不会再来银坑洞了,那么如此的话,己方又是损失了一部分的实力。这对于如今的银坑洞来说,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但是有了兀突骨这个兄长的帮忙,想必其他南蛮的队伍,无非就是跳梁小丑而已。只要不是那几个有势力有实力的来,那么己方这边儿就绝对没有问题。

    -----------------------------------------------------

    这是祝融夫人的想法,她确实是看到了己方能抵挡住其他南蛮队伍的希望。就因为有兀突骨,至于说自己弟弟,那确实,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就是了。但是兀突骨,却绝对是中流砥柱,少了他,那肯定是不行。

    而孟获听了自己兄长和自己妻弟两人的话后,是略带感动的语气说道:“多谢二位,谢谢兄长和带来,这如今的银坑洞,可就靠你们多帮衬了!”

    两人一听,心说这可真是,把这个兄弟姐夫都给逼成这样儿了。真是,当初带着大军对付马超,说起来那就不应该。这人家马超是个什么实力?南蛮这地方的人,有几个不知道的啊。

    是,你孟获确实,在南蛮的势力算是最大、实力最强的,可如今这落到个什么结果?两人对此,还都不能去说什么。因为他们也都知道,孟获,自己这个兄弟姐夫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尤其是已经受到如此打击的情况下,你再用言语刺激他,那么真是,没有好处啊。

    -----------------------------------------------------

    兀突骨此时则连忙摆手,说道:“贤弟这话就是见外了,兄长不和你客气,你也千万别这样儿啊!要不然的话,我可什么都不帮了!哈哈哈!”

    对于兀突骨这人的性格,孟获确实是,还算比较了解,知道这人就这样儿。因此他也没再多说,确实,这个自己兄长这人,就不喜别人和他客气,要不然的话,真就可能要翻脸不认人啊,这可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

    而带来呢,也是赶紧说道:“姐夫,‘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姐夫你这么说,你这没拿小弟我当一家人啊!”

    孟获一听,是哈哈大笑,这才没有多说。对他来说,自然是兵力越多越好,但是此时却不是想着对付马超凉州军,而是凉州军离开了之后,自己要如何去对付那些想要趁火打劫的跳梁小丑!

    -----------------------------------------------------

    孟获此时的心里,那这是不爽,非常不爽。如果能看清一些比较虚无的东西的话,就能看到孟获的头顶,此时就是冒着火呢。所以如此就可见其人,已经是气成什么样儿了。

    不过他可不是因为马超,更不是因为凉州军,说起来,就是因为那些将要在凉州军离开之后,想要来趁火打劫的人。孟获在听了自己夫人的话后,他就明白了,也很清楚,这事儿是肯定要发生的。

    如果说马超凉州军不离开的话,他们没有一个人会来,这个是肯定的。但是只要马超带着人马一走,那么自己就敢说,肯定马上就有人带兵前来了。

    说起来,就是为了捞点儿好处,当然这里面会有自己的仇家,但是绝对也不可能都是。所以会有打着很多旗号而来的人,虽说不知道具体多少,但是四五家,却肯定是有了的。甚至有几个,都不用自己去深想,他们肯定会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