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听了孟获说完后,心说,行,这在谈判的关键时候,这孟获大脑转得倒是不慢,行,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其实他所说,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其实以自己来说,如果能用那些东西换取到西南的和平,自己其实认为是很值得的。而且自己也很有信心,孟获在得到他想要的之后,却是能太平很久,反正自己活着的时候,他不会挑出来什么大事儿了。当然了,如果自己不在了的话,他孟获要是还在,那自己也保证不了什么,这就是如此。

    因此,马超便说道:“其实我也不得不承认,蛮王之言确实是有道理!但是我却认为,这毕竟是从蛮王自己的角度来看,你却不知道我凉州军的具体情况!”

    孟获一听,心说这还有具体情况了?所以他忙问道:“不知马将军所说具体情况,是指什么说来?”

    -----------------------------------------------------

    马超点头,然后回道:“蛮王却是有所不知,在咱们大汉内部的战斗,说白了,其实就是要出师有名!就是不管你是去进攻人家也好,还是如何如何,反正你得说出来你的道理来。那么你这边儿要是被人给抓到了把柄的话,那么很显然,之后就要受到其他诸侯的诟病了。以后这个事儿,没准就要成为别人对付的一个借口啊!”

    马超那意思也就是说。自己如今答应你孟获这么去做了,你这边儿是好了,可是以后没准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就要用这个给异族东西的借口来对付我!

    孟获一听。心说汉人的事儿可真是多啊。这比自己所想到的还要多,多很多。这在自己南蛮这边儿,说起来还真是没有这么多问题。你想打谁就去打,只要你有那个实力,拳头大才是真理。你去打人家,你能赢,能胜利。你就厉害。当然,你败了,那么就什么都不是。反正只有胜利者。赢家,才有真正的发言权!

    -----------------------------------------------------

    不过马超所说的这些,还别说,孟获确实是懂一些。毕竟他虽说不是汉人所有的东西他都知道。但是有很多,他是真明白。确实是如此,如果说以前的北宫伯玉对汉人的了解,他能排第一的,那么孟获至少是前三的,这个肯定差不了就是了。

    但是孟获也不傻,他心里都清楚,马超无非都是借口而已。什么不能给自己那些东西。那通通都是借口,他可能心里确实是不想给。但是如今这个情况,他绝对不会就一口咬定,说死,就不给自己那些了。

    将心比心吧,反正在孟获来看,如果自己是他马超的话,自己其实确实会同意如此的。因为稍微一想就知道,这个其实算是个划算的买卖,只要做了,就不赔本啊!当然,孟获也知道,马超不是自己,自己更不是马超。所以自己想法,不一定就是马超的想法。而他马超的想法,自己还真是猜不到。

    -----------------------------------------------------

    因为你觉得可能他是如此想法,但是实际上到底如何,这个谁也不知道了。至少,自己是不知道的。

    但是孟获此时此刻,却是不得不和马超妥协,毕竟如今的情况是,自己处于下风,他马超凉州军却是占据着上风。这三江城的战事,如今也许是结束了,也许是还没有结束。但是无论是什么情况,结果却是只有一个,那么就是己方败了,而且肯定是惨败。

    自己银坑洞这边儿,本来就没有多少人马,就算是加上乌戈国那些人,其实也依旧是斗不过人家凉州军的。是,如果只是守城的话,自己自然是认为没有问题,哪怕再支持了十几日,估计都没有什么。可是如今人家都进来了,在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个叛徒的帮助下,凉州军是已经全军杀进来了,所以……

    最后的结果,那是可想而知的,孟获只是稍微一想,便都知道了。

    -----------------------------------------------------

    孟获此时是无奈地说道:“那么马将军的意思,如今你军和我方,要如何解决眼前之事?”

    马超点头,随即给了孟获一个答复,就听他说道:“依我之意,不如蛮王退一步,我方暂时先给蛮王一半的东西,至于剩下的那些,以后再说如何?”

    孟获一听,一半?那么剩下的那些,以后再说?是不是自己可以理解为,以后可能给,也可能就不给了。而看马超所说的意思,要是给的话,那么前提就是自己能老实点儿,也许他马超就能把剩下的给己方。那么反之的话,就不用想了。

    孟获认为,马超需要一个安稳的南蛮,但是看如今这个意思,他好像不是那么太在乎呢。所以他依旧是据理力争,说道:“这马将军,是不是能再加一些,这如今才一半,还是有些少了吧!我军到了如今,不知道损失多少了啊!”

    马超一听,心里是直翻白眼,心说你们损失,虽说我不否认和我有关,但是说起来,还是你孟获负主要的责任吧。

    -----------------------------------------------------

    可如今听你说了这话之后,怎么感觉你银坑洞落到如今这步田地,倒像是我们给你们造成的呢?马超想起那话来了,这脚下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那泡都是自己磨出来的啊。

    马超对孟获这个态度,说实话,他是特别不喜欢,不过在这儿,他也不好是表露出什么来。因此他还是说道:“蛮王看来是嫌少啊,真要如此的话,我看不如……”

    孟获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马超不是要反悔吧,不和自己谈判了。所以还没等马超说完,孟获是赶紧摆手:“行了,我同意了!就依马将军所说,如今一半,就一半了!”

    孟获心说,我认了还不行吗,这他娘的如今自己就是孙子,你马超、凉州军,那才是大爷呢!其实他确实反应很快,要不然的话,马超就要说一些对他不利的话来了,反正孟获肯定得不到太多好处的。

    而马超也觉得,孟获此时此刻当机立断,其实还是很及时的,要不然的话……

    -----------------------------------------------------

    马超这时候笑了,这倒是比他说预想的还要顺利很多。确实,这从到了这儿之后,好像别人都没说话,就只有自己和孟获说来着。其实想想也是,毕竟说起来,自己和孟获才是凉州军和银坑洞这儿的一把手,所以不管最后怎么谈判,只有自己两人点头了,那么才能算完,要不然的话,都不行啊。

    因此没有别人说什么,就只有自己两个一把手儿在这儿谈判,这一会儿就完事儿了。如果自己所料不错的话,这个时候己方在三江成,那肯定已经是彻底取得了胜利,所以这自己还用顾虑很多吗,自然是不用了!

    所以就算是没有这个谈判,或者是谈崩了,说起来真正要去担心,要去顾虑的,是他孟获,而不是自己啊!就算谈崩了,他孟获敢在这儿动手?己方这些人是吃素的吗?哪怕他孟获有埋伏,那都不好使。

    -----------------------------------------------------

    不是马超吹,而是事实,就看孟获和自己的距离,除非是他们不想要孟获这个洞主、这个蛮王的性命了,要不然的话,马超敢保证,如果真要是发生冲突了,哪怕孟获有埋伏,但是最先死的,肯定不是自己这边儿的人,没准就是他孟获。

    这真就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毕竟如果很要是这样儿的话,最后结果很可能就是如此。不过还算好的是,双方此时算是谈拢了,至少暂时是这样儿的。无论是自己一方,还是他孟获那边儿,说起来都算是皆大欢喜吧。

    最后孟获对马超说了,“这我有了不情之请,不知道马将军能否答应?”

    马超一听,心说准没好事儿,所以自己可别上了孟获这小子的当了!因此他便问道:“蛮王有话,但说无妨,不过具体的我却还得看看情况再定夺啊!”

    孟获闻言,心说这汉人果然狡猾,尤其是马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