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和张杨到了练兵校场,手下的士卒早就集合好了在等他们。

    “孟起兄弟,我早就让人把他们所有人都集合在一起,就等你来了!”

    然后张杨对着下面的士卒高声道:“兄弟们,今日让大家都集合在这儿,主要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向大家宣布!”

    张杨顿了顿接着说:“从今日起,孟起兄弟就是我的副将了,代替我领着大家训练!大家以前就听我说过,等我们营二百人都齐了之后,会一起训练一个月,然后挑选一部分人和陷阵营的兄弟来一场演练比试。这关系到我们精锐营的面子,所以大家从现在起就好好跟着孟起兄弟训练,到时候别给咱们营丢人,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下面的士卒齐声应答。

    “你们早上没吃东西吗?大点儿声!”张杨喊道。

    “听明白了!”士卒们这回喊声震耳欲聋。

    “好,那就从现在开始吧,一个月后见分晓。你们谁要是不服孟起兄弟,可以来找我!”说完,张杨就离开了练兵校场,只留下马超一个人应对。

    “各位兄弟们,从现在起就由我领着大家开始每日的训练了。有的兄弟认得我,但还有很多不认识。先自我介绍下,我姓马名超,字孟起,凉州陇西人。以前我们的训练是每日三个时辰,现在改为每日四个时辰,上午和下午分别两个时辰,希望大家多理解,不要抱怨。相信没人会承认自己比陷阵营的差,所以一个月后,我们要拿出实力来,来向对手证明自己,你们有没有信心!”马超大声问道。

    “有信心,有信心!我们有信心!”士卒们齐声高呼。

    “孙义出列!”

    “属下在!”孙义从第一排士卒中向前一步跨了出来。

    “从现在起,你依旧做你的百长,统领旧部!”

    “诺!属下领命!”

    因为孙义是百人里武艺最好的,所以马超自然还是任命他了。至于竞争的规定当然不会变,谁要不服可以随便挑战他,只是目前百长的人选还是要先任命出来。

    “如谁还有异议,可以当面说出来,没有的话就开始训练!”

    “属下有话要说!”从第一排的士卒中又跨出来一人说道。

    马超一看,微微皱眉,这人不是别人,而是另一个百长,名叫王达。平日里他和马超都是各训练各的,互不干涉。但马超知道,这王达其实对自己一直都不服,因为同级间不可以相互挑战,所以王达对马超再不服也没什么办法。

    如今马超成了他上级,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所以就大胆站了出来。

    “哦?不知王百长有何话要说?”马超问道。

    “属下想当面领教,请马副将指点!”说是请教指点,但谁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下面的士卒闻言顿时精神大振,这事可不好遇啊,可算有好戏看了。打吧打吧,要不一天天的多没意思,士卒们心想。

    马超挑了挑眉,“王百长有何指教,我都奉陪到底!”

    “属下只想与副将切磋一下兵刃,不知马副将以为如何?”

    “好,王百长请!郝阳,去取我刀来!”

    “诺!”小耗子跑去马超军帐中取刀去了,而王百长那边也准备好了自己的环首刀。

    不一会儿,小耗子回来了,不过他是抱着刀回来了,四十斤对他来说不算轻就是了。

    马超拿过雪饮刀,把刀抽了出来,单手提着,另一只手比了个请的手势。

    “王百长,请!”

    “请!”王达上台来到了马超面前。

    其实当王达看到马超这架势,他就突然有些后悔了。虽然说经常见马超,但马超到底有多大本事他却是半点都不知道。别说是他了,就连张杨他也不知道马超有多大本事,还认为马超是三流水平呢。

    这不张杨听说马超和王达的比试,就又回了练兵校场,他倒不希望这样,不过也明白这事自己也没办法插手,只能当看客。

    王达也是并州人,说起来和孙义还是老乡,都是雁门的。按理说老乡应该相互多照顾,但两人不知为什么,一点儿都不和,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

    孙义之前败给了马超,两人是不打不相识,相处得不错。王达也看马超不顺眼了,因为马超和孙义的关系不错,还这么年轻就当上了百长,王达对他是又恨又嫉妒,所以今日马超官位又超过了自己,他终于是忍不住了,不过他看到了马超的刀和马超的姿势,他突然觉得自己可能不是马超的对手,未对敌,先怯阵,他已经算输一半了。

    两人都是右手提刀,相互注视着对方,谁也没抢先出手。

    王达是因为害怕而不敢,马超则是觉得王达此人有点意思,而在想是不是和对方多玩会儿,于是两人各怀心思,结果成了僵局。

    约莫过了能有半分钟左右,王达实在是沉不住气而抢先出手。结果马超这么一看,所谓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一看王达这水平确实比一般士卒强,但在马超眼里还是不够看的,破绽一大堆,马超都不好意思和他比。

    两人水平就等于是马超欺负人,但他还是得出招。王达第一招是用刀直接刺向马超胸口,见刀奔着自己而来,马超不紧不慢一点儿也不着急,直到刀要刺到胸口而还没到的时候,他才一闪身躲开了刀锋。

    王达见第一刀这么轻易就被马超躲开了,他又连忙变招,用刀刃横扫马超前胸,这要是被扫到,绝对要受伤。

    马超向后退了一步,把刀让开。他一看情况,想还是速战速决吧。没等王达反应过来再出招的时候,马超向前一大步,左手掐住王达的右手腕,稍一用力,王达的环首刀就握不住了,掉落在地,同时马超右手的雪饮刀已经指在了王达的咽喉前。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王达根本就来不及作出反应,他把眼一闭,等马超下一步的动作,不过马超当然是不可能再出什么招了。

    “承认!”马超收回了刀,抱拳对王达说道。

    “我败了,今日输得是心服口服!”说完,王达捡起了地上的环首刀,红着脸回到了军列中,而场下则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马副将威武,马副将威武!”下面的士卒们高喊,马超把右手手掌向上一伸,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兄弟们,从现在起,就要开始为期一个月的艰苦训练了。但我保证我们今日的努力不会白费,在今后的演练比试和战场上,你们就会明白我今日所说的话的!”

    “诺!一切听从副将安排!”于是从这时起,马超对士卒们展开了一个月的魔鬼训练。

    马超的训练是这么安排的,每日一个时辰的跑步,都必须带着兵器绕山谷里面跑,上下午各半个时辰。然后是每日的枪法、刀法的练习,也是上下午各半个时辰,马超在这上面确实花了不少心思。

    最后则是上下午各一个时辰用来模拟战斗,营里不算张杨和马超,整好是二百人,由张杨和马超各领一百人模拟战斗。好在山谷也大,能驻扎三四万人的地方当然不会太小,就算有八百陷阵营的人也不影响什么。

    马超让两队人马在山谷里战斗,有时是直接正面交锋,有时则是埋伏战,还好山谷是足够他们随便折腾的了。不过士卒每日上下午各一个时辰的战斗再加上跑步和武艺的训练,让他们天天都很累,张杨和马超也都明白,但必须如此才行。只有认真训练才可以为以后的战斗打好基础,所以两人确实也下了狠心。

    就这样,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到了光和元年的八月初七这天,就在昨日,他们整整是训练一个月了,今日则是精锐营和陷阵营演练比试的日子。听说今日飞将吕布也会来观看两营的演练比试。

    要说吕布只来过两次,陷阵营的人都见过,但精锐营的很多人却没见过他。所以精锐营的很多人都很兴奋,可见吕布在并州军中确实是很多人的偶像。

    其实吕布在昨日就已经到了这,不过他没露面而已。现在他正在和高顺还有张杨他们在高顺的大帐中交谈。

    至于今日演练比试的内容,昨日他们就都商量好早已下达到了两营中,好让两营有所准备。这场演练比试是三局两胜制,分别由三人各出一题。

    第一题是吕布出的,是斗将。由每营的副将比试马上功夫,三人一致通过,觉得这个不错,可以考察副将的武艺。

    第二题则是由高顺出的,是斗阵。由每营主将挑选手下一百人,组成阵势,双方对攻。这个三人也一致通过,这是考察每个营的阵法,和主将与部曲的指挥配合。

    不过高顺人家出的题,当然没问题。但张杨就有点儿苦瓜脸了,他和手下的配合确实不怎么样,就别说什么阵法了。

    最后的第三题当然是张杨出的了,其实是他问的马超,比的是斗兵。内容是两营抢军旗,由吕布把一杆军旗插在山谷深处的任意一个地方,然后两营各选出二十名普通士卒,由一名百长带领,两营士卒拿着长枪,身背弓箭。

    当然长枪的头都是用布包裹了好几层的,上面沾满了白灰,而弓箭的箭头更是削掉了,而且也是包了布,沾满了白灰。规则就是被枪或箭攻击到要害部位则死亡,士卒自动退出比试,身上非要害部位被攻击到五处或五处以上的也必须退出比试,而腿部是受伤三次或三次以上的退出比试。要是没退出而被举报发现的则军法处置。

    不管两营用什么方法,最后抢到军旗的一方胜利。不过有时间限制,为一炷香的时间内才行,否则就算输。

    这个更是一致通过,尤其是高顺,觉得这个比试特别好,可以考察单兵的战斗力,也有百长和手下的配合程度,还可以有谋略什么的。就这样在昨晚,三个题目都已经通告了两营,两营的士卒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如今应该准备好了吧!”帐中一高大威猛的青年汉子对高顺和张杨说道。

    “应该差不多吧。”张杨回道。

    “奉先,着什么急啊,时间不是还没到吗?”高顺对青年汉子说。

    看来青年汉子就是五原郡九原人,吕布吕奉先了。吕布此人威风凛凛,气宇轩昂,如果马超在这的话,他绝对会在心里说一句,好帅啊。确实,吕布长得要是歪瓜裂枣的,可能是人中吕布吗,人中吕布不只是说吕布的武艺高超,同样是说他长得帅,有男人气概。

    吕布的身高能有近九尺了,一米九多近两米,是人高马大的,一看就是熊虎之将。说话声如洪钟,震耳欲聋。

    “伏义,我确实着急,你们两营都训练两年了,到了今日也是该检验一下这两年成果的时候,我是迫不及待了!”说着吕布大笑,确有一番豪气。

    “时候差不多快到了,要不奉先和伏义,咱们先去校场吧,早点儿去也好啊!”张杨接话道。

    “好!就听稚叔的,伏义,咱们走吧!”

    于是三人一起出了军帐向校场走去,不一会儿,三人就来到了最大的练兵校场,这地方就是陷阵营和精锐营集合在一起的地方,装下一千人,那是绰绰有余的。

    等他们进了校场的时候,比试时间还没到,但所有人都已经在校场集合了,那可都是在等着他们三个的到来。

    三人走到了台上,只听下面的士卒们举着兵器大声喊道:“飞将!飞将!飞将!飞将!”虽然下面一千人分属两个营,但喊声却如此整齐,当然不是安排好的,可见两营还是有些默契存在的。

    吕布对士卒们很满意,他把双手手掌向上一伸,全场鸦雀无声。吕布高声道,“兄弟们,今日我吕奉先来看大家了!”声音嘹亮,响彻全场。

    士卒们很多都是激动地望着吕布,有着明星粉丝般的狂热,看来这古代也有追星族啊。

    “两年了,两年了啊!我知道大家已经辛苦两年了。今日,我们两营要举行一次演练比试,来检验大家两年努力的成果!我知道大家不会让我失望的,对不对,你们大声回答我!”

    “对,对!我们不会让将军失望的!”士卒们齐声答道。

    “你们都是我并州军中的热血男儿,今日就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的风采吧!”吕布继续大喊道。

    “好,一切全听将军安排!”下面士卒们又是齐声高呼。

    “好,不愧为我并州军的男儿!我宣布,军营演练比试,第一局斗将,开始!”

    吕布话音刚落,马超就从精锐营的队伍中骑马出了来,而陷阵营中,也骑马出来了一位副将。

    中间的场地早已让两营的人让了出来,而如今全场的目光都注视到了两人的身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