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30334;&24230;&25628;&32034;&38307;&65292;&30475;&26368;&24555;&30340;&86;&73;&80;&31456;&33410;&65292;&25110;&30452;&25509;&35775;&38382;&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所以祝融夫人是直言不讳,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大王,如今的情况……”

    孟获一听,心说这自己刚把自己兄长的藤甲兵给折腾没了,这又给他树了个大敌,然后这如今自己又厚着脸皮,让他再派兵协助己方守城,这……

    哪怕孟获脸皮确实是厚不假,而且人还挺无赖的,但是一想到这些事儿,他依旧是觉得不好意思啊。所谓是“人有脸,树有皮”,这别看孟获在马超和凉州军众将面前,他都表现一副厚脸皮的样儿,并且是无赖非常。但是要真说起来,在兀突骨面前,孟获还真就是面皮变薄了,所以让他去说这些,他还有些不太好意思。

    祝融夫人一看,心说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你不说的话,那么就等着让马超给灭了吧,到时候的话,再说什么,那都晚了!

    不过她肯定不会这么说,所以只能是从其他去说,“这大王还是好好想想吧,这后果……”

    -----------------------------------------------------

    孟获一听,这夫人是提醒自己呢,想想后果,那么后果不就是自己惨败,被马超……

    他是不甘心地问道:“夫人,这如今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祝融夫人闻言一笑,“大王,别的办法不是没有,但是在我来看。有和没有其实都一样!”

    “那么夫人的意思是,不知道还有何方法啊?不如一说!”

    祝融夫人微微点头,“大王。如今还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让马超退兵,马超凉州军能与我军和解的话,这事儿不就解决了吗!但是这个……”

    孟获不用听自己夫人后面的话他也知道,这自己夫人的意思,和马超和解,这事儿自然是解决了。但是马超凉州军一方,他们要是不和解呢?所以这个说了和没说差不多,因为如今来看。他们占着优势,他们能和自己和解?再说了,这其中的事儿,真有那么简单吗?至少自己知道。也认为。没有那么简单就是了。

    -----------------------------------------------------

    但是孟获还是问了自己夫人一句,“这夫人认为,马超能和咱们和解的几率有多大?”

    祝融夫人闻言就是摇头,“依我来看,大王,我不认为马超就一定能与咱们和解。再说,看大王的意思,好像没有这个想法啊!”

    孟获一听。也是摇头,他说道:“夫人有所不知。如今这……唉,真要是能和解,我觉得也未尝不可,但是这里面的事儿,可没有那么简单啊!”

    祝融夫人一听,这给孟获一记白眼,那意思你这又有什么事儿了?孟获一看,他心说这和自己夫人说说也没什么,反正这早晚也都得说啊,如今都给自己逼到这个程度了,这还有什么不能说出去的!

    因此,孟获把心一横,直接对自己夫人说道:“夫人确实是有所不知,夫人可知,为夫为何却是要不顾一切发动对马超的战争?”

    -----------------------------------------------------

    祝融夫人一听,心说这果然是说到最为关键的地方了,这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以前自己夫君可从来都没和自己说过这个。当然了,自己也是从来没问他这个,不过如今既然是提出来这个事儿了,那么自己要是不整明白的话,那可真是,不应该啊!

    所以她也问道:“这我确实不知,所以敢问大王,这却是为何啊?”

    孟获一听,看了看自己夫人,他是长叹了口气,说道:“唉,说起来,还不是因为……”

    孟获对自己夫人,他也没隐瞒什么,祝融夫人还有带来,他们两人是听得清清楚楚,他们也是第一次听了孟获说出来,为何要不顾一切,发动对马超的战争。这当然不是因为曹操他们给孟获好处,让他出兵的原因。

    真要说起来,那个事儿不过就是加速导致了战争而已,反正就算是没有曹操他们遣使这个事儿,孟获早晚也得发动对马超凉州军的全面战争,不过就是早晚的问题。

    -----------------------------------------------------

    而等孟获说完之后,祝融夫人和带来才明白,自己这夫君姐夫为了银坑洞,甚至整个南蛮地界,也确实,是用心良苦了。

    说他是为了自己吗,是,当然,这其中少不了是为了他自己。但是说起来,这里面也有是为了银坑洞的族人啊,所以孟获身为银坑洞的洞主,还是这一片的蛮王,他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这自己要做到让银坑洞之下的族人,也能像汉人那样儿生活,可是如今来看,这实在是太过困难了。

    听自己夫君说完,祝融夫人则说道:“大王,如今的情况,如果和马超去谈判的话,未必就不能成。至少想必大王也看得出来,马超他其实是需要一个安稳的南蛮的!”

    孟获一听自己夫人的话,他是连连点头,但是还问道:“那么依夫人之见,如今我应该如何去做为好?”

    -----------------------------------------------------

    孟获当然也知道马超对南蛮稳定的看重,要不然的话,他至于好几次都放了自己吗,要是狠心点儿的话,直接杀了自己,那不就没有之后这些事儿了?

    但是这些事儿是没了,可却还会有其他更多的事儿,所以想来就因为这个,所以马超没杀自己。是,自己人马没有多少了,这个不错,但是自己却还有这银坑洞,有着自己的夫人,有自己妻弟,还有自己的弟弟。他马超再厉害,可怎么也不会屠戮整个银坑洞吧,至少自己夫人说了,反正己方不得罪死他,他就绝对不会那么做。

    因为那么做的话,南蛮诸部未必就会稳定,所以自己对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了。孟获不傻,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资本,要不之前他能那么无赖去和马超谈判吗。就因为他知道,自己在南蛮的影响力。

    自己是银坑洞洞主,还是这一片的蛮王,就冲这个,马超就不会把自己如何。

    -----------------------------------------------------

    因为他马超要杀了自己,那太容易了,不过他既然敢杀的话,就要去承受杀了自己之后所引起来得所有后果。

    自己这银坑洞,那可绝对不是烧当羌,而南蛮诸部,也绝对不是羌人诸部,因此,他马超能屠戮了烧当羌,当然,也一样儿能屠戮了银坑洞。但是说起来,对付羌人那一套,在南蛮这儿,却不一定就一样儿会成。

    当然这个不是说马超屠戮银坑洞后,就震慑不了南蛮其他诸部,但是这里面终究是有不太一样儿的地方的。

    反正马超屠戮了烧当羌,结果确实是换来了不少年的平稳,羌人大多时候,那确实是不敢挑事儿了,只有小打小闹而已。但是如今呢,他们不又开始跃跃欲试了吗,十八子没在,他们就“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了,这不就说明问题吗。

    -----------------------------------------------------

    而对南蛮,自己也算是看出来了,马超是希望一个安稳的南蛮,而不是像羌人那样儿,依旧是不平稳的西羌。

    因此,孟获也知道,自己对马超的重要,不过在祝融夫人没说这些之前,他确实也没想过就这么去和马超谈判。毕竟生长在南蛮地界,孟获从来都认为是武力、实力,当然这计谋这些也算是实力的一种了。

    所以,他还是认为,只要让马超服了,那么自己就有了和他们谈判的资本,到时候,自己说什么,他们可能就想着妥协了。

    但是他却没有想过,他这个蛮王本身,其实就是一大资本,他拿着给马超的利益,去和其人谈判,他绝对是能得到一些东西的。

    要不怎么说孟获这谋略水平是半吊子还不到的呢,这个真是不错,要不然的话,他也不至于是这样儿了。

    -----------------------------------------------------

    所以说他是半吊子都不到,那是一点儿都没有冤枉他,哪怕他就是个半吊子,估计都不至于如此,但半吊子都不到,所以就变成了这样儿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