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30334;&24230;&25628;&32034;&38307;&65292;&30475;&26368;&24555;&30340;&86;&73;&80;&31456;&33410;&65292;&25110;&30452;&25509;&35775;&38382;&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可不是嘛,别人就都不说了,就说那个崔安吧,只要一说生擒活捉己方的人,他肯定是比谁都积极。可不是,自己这些人,与其说是栽在了凉州军手中,倒是不如说其实就是栽在崔安手里了。

    孟获心想着,这今夜可别再被崔安给活捉了,要不然的话……

    他确实是不想再如此,心说己方这边儿这么多人呢,哪怕藤甲兵已经被烧了那么多,但是自己这边儿不是还有其他的人马吗?这难道己方都是吃素的不成?

    马超自然是没有放过他们,当看到对方已经是退出了山谷的时候,马超也一样当机立断,“全军追击!”

    “杀啊!”

    ……

    -----------------------------------------------------

    这个时候确实已经顾不得什么火了,至少此时此刻,马超的心里清楚,如果不赶紧去追击的话,那么己方将要损失一次让敌军伤亡惨重的大好机会。当然,这次也不是没有风险的,可是相比较收获而言,马超却认为值得。

    而且他还不了解自己一方的士卒吗,他们这个时候,那确实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可就等着杀向敌人,然后好发泄一下心头之恨,毕竟之前可真是憋屈坏了。因此,自己这个当主公的要不让他们去这么做的话,那么损失的还是自己一方啊。

    所以马超是当机立断。必须赶紧追击,至于说己方也要伤亡一些士卒,那却是没有办法的了。如今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己方又能不怎么损失,又能杀得对方落花流水的。所以,马超自然都明白,因此,他都知道,此时此刻,就得舍弃一头来才行。要不就是你估计己方的伤亡。而不去追击,眼睁睁看着孟获他们逃跑,这样儿的话。己方自然不会有什么伤亡。

    -----------------------------------------------------

    那么不顾及己方伤亡的话,这只要把握住己方,让对方伤亡惨重,那么这个时候。就只能是带着人马追击下去了。而马超显然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这个也确实是符合其人的性格,也是如今凉州军将士最想的。如果马超真不让他们追击,他们都能给憋死。毕竟光靠着放火,确实是缓解不了凉州军将士心中的怨愤,这必须要真刀真枪去发泄一下才行。

    于是就这样儿,马超是直接带着己方的将士追了过去。在他看来,如今这个情况就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这藤甲兵今夜被己方给摆了一道。己方以后会不会有如此机会,还能不能有。确实不好说了。

    要说兀突骨,也许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所以这今夜藤甲兵被烧后损失惨重,那么明日,这藤甲兵也许就再也不会出现了。那么藤甲都不出来了,这己方还有什么机会呢。

    所以就只能是趁着这一次的机会,直接和孟获还有兀突骨的人马拼一场,这样儿更好。

    -----------------------------------------------------

    要说经历了之前的一场大火之后,如今己方的人马,可未必就比对方的人马要少,也许还多一些,这都不一定了。而且再加上孟获兀突骨他们的藤甲兵是伤亡惨重,己方的战力比他们强,所以马超当然是清楚,只要追上去,那么占据优势的,肯定就是己方。

    因此他都不用去如何动员己方的士气,直接是大喊了一声吼,众将士便跟着他,直接就奔向了逃跑的孟获银坑洞士卒和兀突骨的藤甲兵还有乌戈国普通的士卒。

    他们看对方,就像是看到了杀父仇人一样儿。这么说也许是有些夸张,可是要真说起来的话,其实也真就差不多了。毕竟他们心中的不爽、怨愤,加上那些负面的情绪,其实只有他们自己最为清楚了。哪怕马超也都知道,还算是了解,但他也只是知道自己的事儿,对于别人心里的感受,终究还是要差上一些的。毕竟自己是自己,不是别人。

    所以随着自己主公的一声令下,这凉州军的将士便像开了闸的水流,直奔敌军!

    -----------------------------------------------------

    这今夜也就该着孟获和兀突骨两人倒霉,虽说他们不一定会被凉州军给生擒活捉,但是他们手下的士卒,那却一定是要伤亡惨重的。这个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反而却是一定要发生的。而当两人知道了马超带兵追击过来之后,他们就有了如此的念头,心说今夜,那是彻底栽了!什么都别说了,输了,而且是大败、惨败啊!

    哪怕他们确实并不想承认这些,但是在心里,他们却都是如此认为的。他们不想承认,并不是就输不起了,主要还是很难接受这些。

    毕竟这个时候和之前的时候,那反差也太大了吧。如果说之前是志得意满、意气风发,就等着灭了马超凉州军呢,甚至能活捉马超的话。那么此时此刻的孟获和兀突骨,那便是斗败的公鸡、霜打的茄子,真都蔫吧了,和之前的情绪高昂,那确实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啊。这个还真是有点儿意思,反差确实是太大了。

    -----------------------------------------------------

    可如果说之前他们还有这个那个想法的话,如今却只有两个想法,第一就是赶紧跑,赶紧回到三江城银坑洞,千万别被人家给生擒,这比什么都重要。第二那就是,己方可别损失惨重,如今藤甲兵都被烧了那么多,这己方人马要是再损失惨重的话,这还拿什么和人家凉州军相抗啊!

    但是也许第一个想法,还可以实现,这倒是没什么。可是两人的第二个想法,基本是实现不了了,如果不是为了让他们损失惨重的话,马超何必还冒着一些风险,然后带兵追击,在后面是紧追不舍呢。说实话,还不就是要这样儿吗。对他来说,这机会必须要把握住,要不然的话,以后都没有了。这是老天给的,正所谓是“天意弗取,反受其咎”啊!

    所以在马超这儿来说,这追击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哪怕就算抓不到孟获还有兀突骨他们,但是只要让他们伤亡惨重了,那么己方就胜利了,自己的目的也是到达了,不是吗。

    -----------------------------------------------------

    孟获此时是狠狠地一拍战马,然后冲着后面大喊道:“快,各位快退,凉州军追上来了!加把劲儿,咱们早些回到三江城!”

    孟获所喊,那确实是有一定的作用,这个也不止是因为他是银坑洞洞主,是这一片蛮王的原因。主要还是他这话说到了士卒的心坎里去了。不管对于他自己银坑洞的士卒来说,还是对兀突骨所残余的藤甲兵,包括那些步卒来说,其实他们都想着能早点儿回到三江城银坑洞。他们都不傻,都明白,只要进了三江城,三江城寨门一关,那么几乎谁也进不来。

    马超凉州军人马倒是还有几万不假,但是真要说起来,就想凭借那几万就打开三江城的寨门,说是白日做梦,其实也并不为过。毕竟像木鹿大王那样儿的事儿,终究只能是少数。所以如今没有了木鹿大王,马超凉州军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真正破得了三江城的寨门。但是前提还是,己方的人马能顺利回城,并且伤亡别太大,至少得有能守得住三江城的人马啊。

    -----------------------------------------------------

    结果是,这想法倒是挺好,但是最后这银坑洞的士卒和残余的藤甲兵包括那些乌戈国的步卒,最终还是让马超凉州军给追上了。

    这也难怪如此,毕竟凉州军将士心中,几乎人人都憋着一口气儿呢,这不追上他们,就不能和他们大战,如此也不得发泄,因为众人都是卖了力了,就是为了能追上他们,然后好和他们大战一场,以消心头之恨。

    而且这银坑洞的士卒也好,还是说残余的藤甲兵和乌戈国的那些步卒,说起来他们之前的体力,那确实是不如凉州军。因为他们是远道而来,凉州军之前可是休息好久,算得上是以逸待劳,所以谁更占优势,这都不用多说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