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30334;&24230;&25628;&32034;&38307;&65292;&30475;&26368;&24555;&30340;&86;&73;&80;&31456;&33410;&65292;&25110;&30452;&25509;&35775;&38382;&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孟达一听,心说这还有自己的事儿呢?他心里自然是高兴,因为他知道,这自己主公肯定是早就安排好了,可这却也没有忘了自己啊。

    这被人重视的感觉,自然是很好的。更何况孟达呢,他当然是希望自己主公能重视自己了,他倒是没奢求自己是如何器重自己,但是只要像如今这样儿的,那么其实也就算是差不多了。

    孟达可是个明白人,就说如今在这儿的凉州军将领,真正让自己主公器重的,其实也就是崔安崔福达和陆逊陆伯言两人。如果说别人也想要像这二位那样儿,受自己主公的器重,那么最少也得有人家那样儿的本事才行啊。

    崔安不用多说了,人家有着一流上等的武艺,在这儿的武将,可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人家的。至于说陆逊呢,虽说加入己方的时日还并不算长,但是却深得自己主公的器重,那是在天下也算得上是顶级的谋士。就说自己主公看重其人,花了不少心思,最后才让其投靠己方的。

    -----------------------------------------------------

    所以这么两个人,一般人能比得上吗,至少孟达来看,这在三江城这边儿的其他将领,确实是比不上啊。

    而且就说人家崔安崔福吧,那可不止是武艺高超,其人更是自己主公先生的独子。而且还是自己主公多年的好友,关系莫逆,这就不是别人能比得上的。因此孟达其实也知道。这在己方凉州军中,不止是如今三江城这边儿,就说是所有的人,估计也没人会去和崔安比较什么,毕竟人家的优越太多了,真就是不能去比啊。

    于是这样儿,孟达他其实还算是有自知之明。他也知道,自己主公虽说势力表面看着是要比曹操曹孟德少了那么一点儿。但是论起实力来,真就是可能要超过其人兖州军的。因此。在凉州军中,孟达如今也没指望着自己能受到自己主公的器重,毕竟自己主公看重的人,那都是什么样儿的。自己还不知道吗?

    -----------------------------------------------------

    所以他是最清楚不过了。不能和那些人比啊。但是如今看自己主公也算是重用自己,这自己没在这儿的时候,还知道没落下自己,他心里是特别高兴。虽说还不至于什么死忠马超,但是在忠诚上面,那也是直线往上涨。

    说起来像孟达这样儿的人,真和他去谈什么忠诚,那也真是。没有太大用。但是如今的情况,马超的势力不差曹操多少。实力更是要强上几分,所以孟达其实看得清,这最后能得天下的除了曹操曹孟德之外,那就只有自己主公了。

    当然这话也不能说死了,毕竟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的东西发生,或者有什么奇迹出现呢。对此,孟达是这么认为的,他认为自己主公和曹操,每人都有四分的几率,能夺取天下,让天下重归一统。而孙策和刘备两人,加一起有一分的几率能得天下。至于说最后的一分,显然,就是其他人加在一起了。当然那些就算是乌合之众,而其中肯定有窝在辽东的公孙度!

    -----------------------------------------------------

    这就是孟达心里最深处的想法,当然,他虽说想得是自己主公和曹操都有相同的几率能夺取天下,不过显然,在他的心里最真是的想法还是,自己主公要比曹操有更大的几率,哪怕就是多了那么一点儿点儿,但是却决定了孰高孰低。

    就看孟达的想法就不难知道,哪怕他确实,并不是死忠马超,他就为了他自己。但是如今马超的势力,凉州军的实力,也造成了他是不会背叛马超的。而如今马超这收买人心的做法,是更加让孟达忠诚提高了,哪怕和这人讲忠诚没太大用,不过并不是说他提高了自己的忠诚,就一点儿用都没有,那还不至于那样儿。

    至少在最关键的时候,就有可能起到一些作用,这并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当然了,也许也可能起不到什么作用,这倒是更为可能发生的事儿。

    但是马超只要还是这样儿,有如此势力如此实力,孟达没有被逼,那么他就不会背叛。

    -----------------------------------------------------

    在马超那儿,他也有自己的想法。要说他还能不知道孟达其人到底如何吗,可是真说起来,孟达确实是个人才,这个一点儿都不假。如果孟达就是个三流的将领的话,什么本事都没有,估计马超早就找个由头,直接就把他给杀了。

    但是孟达不是这样儿的,他虽说不是什么大才,但确确实实是个人才,这是绝对的。而且其人算得上是益州一系将领中的一个代表人物了,并且和张松的关系很好,所以说起来真要给杀了其人的话,损失得只能是凉州军,是自己。

    因此在马超的想法中,他在孟达还能给自己做事儿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去动他的。但是孟达万一有那个意思,要转变风向了,那么第一个身死的,肯定就是他。

    这点马超很清楚,他也不认为自己就看不到看不出来什么苗头,再说了,自己可不止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手下还有谋士呢。无论是贾诩还是郭嘉,包括如今的陆逊。哪个是易与之辈?

    -----------------------------------------------------

    因此,马超确实是不怕什么,他认为自己肯定能拿捏住孟达。孟达这人虽说算是个人才。但是却永远也逃不过自己的手掌心啊。这就和西游记一样儿,孙悟空再厉害,可却也逃不过如来的手掌心。当然了,马超不是如来,但是孟达更不可能是孙猴子。

    当马超再一次都安排完,其实就是又重复叮嘱了一遍众人之后,他说道:“到时候只要孟获人马从三江城出来。咱们便看是行动,各位是各司其职,不得有误!今到底能不能胜了这藤甲兵。那可就看各位的了!”

    “诺!我等谨遵主公之令!”

    众人是齐声说道,对于他们来说,这自己主公是少见的,如此严肃说着这几句话。而且把这个事儿又给重复叮嘱了一遍。众人可都知道。自己主公的重视。所以连自己主公都重视的事儿重视的东西,他们还能不重视吗?

    -----------------------------------------------------

    与此同时,在孟获的银坑洞,他也是给众人做着叮嘱,看那样儿,他显然也是无比看重今夜的夜袭。这在孟获来看,能不能给马超痛击,可就看今夜的大战了!

    之前别看己方也胜了。但是说起来,这藤甲兵并没有让凉州军伤亡多少。至少在孟获来看。虽说胜了,但是凉州军的伤亡,他还是不满意的。

    因为在他想来,这威震南蛮的藤甲兵都出手了,那怎么说也得让凉州军来一个伤亡惨重吧。但是马超他带兵跑得那么快,以致于自己并没有看到敌军应有的伤亡,所以这个,确实是让他感到了不少的遗憾。

    但是今夜的夜袭,夜战,那就不一样儿了。孟获已经是说得清楚,不管凉州军往哪儿跑,反正就直接去追就是了。他还就不相信了,凭借藤甲兵的实力,还灭不了凉州军吗。他这自信就是源自藤甲兵,或者更准确说,是藤甲兵的藤甲。

    -----------------------------------------------------

    当亥时刚到,孟获便召集了众人,是直接下令,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根本就用不着什么擂鼓聚将,直接就让人下达了自己的命令,也就完事儿了。

    毕竟擂鼓聚将的话,肯定要被凉州军的探马得知。但是孟获倒是没想,这他们六七万人从三江城出来,这凉州军的探马就不知道了?那可能吗?

    但其实无论凉州军是知道与否,都改变不了如今孟获他们坚定的战心,无论是孟获还是说兀突骨包括祝融夫人,他们可都相信,己方一定胜利,而凉州军一定会惨败!谁让己方有着藤甲兵吗,这对方有办法破了己方的藤甲兵吗?

    他们不是盲目自大,而是真正有底气,显然,这个藤甲兵,其实就是他们的底气。不过孟获也好,是兀突骨他们也罢,却都不知道,今夜出兵,他们其实便已经慢慢进入到了马超他们说安排好的彀中了。陷阱就在前面等着他们呢,他们走走走,就该掉进去了。

    -----------------------------------------------------

    当马超从探马口中得知三江城动向的时候,他是微微一笑,然后向士卒传下令,“快,通知众将领,按照原计划行事,不得有误!”

    “诺!”

    士卒领命告退,马超把探马打发走了之后,他也是披挂整齐,拿着自己的兵器,便出了大帐。这次第一便是要给孟获他们造成一个己方知道了藤甲兵来袭,所以知道不敌,于是赶紧撤走的假象。

    因此除了兵器马匹还有器械之类非常有用的东西之外,什么大帐,都不可能要拿着了。毕竟这也没那个国际时间,再说了,如今就等着孟获他们中计呢。等他们进到了己方彀中之后,那么这大帐最后还不都是己方的,是要物归原主啊!

    至于如今,那其实都无所谓了,毕竟马超还不至于是“舍命不舍财”啊!

    -----------------------------------------------------

    孟获是带兵从银坑洞出来,出了三江城,是直奔马超凉州军的大营。当然旁边还少不了兀突骨的藤甲兵和三万步卒,这绝对是主力啊。

    只是他们虽说是志得意满,抱着必胜的信心去了,但是注定他们是要落败的。这个如今他们还想不到,也不会知道就是了。

    而马超那边儿,众将都从各自的营帐中出来,然后带着己方的人马便向西撤退。这都是早已安排好了的,因为要在西边的一处地方对付乌戈国的藤甲兵,这是少不得的大菜。众人等这一夜,那可是等了好些时日了,所以他们心里也是很激动。

    毕竟能报仇雪耻,他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以前没有机会,那也就算了,但是今日呢,机会就摆在眼前,所以不用多说了吧。众将都是摩拳擦掌,就准备大干一场呢。他们都知道,这样儿的机会,就这么一次,要是把握不住,那么以后可就没有了。

    -----------------------------------------------------

    “快,急速行军,赶紧到达目的地!”

    这是孟获给士卒下令的,在他看来,这如今凉州军没准就已经知道己方大军的动向了。毕竟他们距离三江城儿,可真是很远,所以这中间能发生的事儿,简直是太多了。

    自己能保证这如今一路上都没有埋伏,可是等己方到了凉州军大营,估计他们就早跑了,所以如今这不得全力去往凉州军的大营赶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