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30334;&24230;&25628;&32034;&38307;&65292;&30475;&26368;&24555;&30340;&86;&73;&80;&31456;&33410;&65292;&25110;&30452;&25509;&35775;&38382;&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带来如今也真是,只能是用这么个方法去找寻心里的平衡了。没办法,他都已经是混成这样儿了。

    之后孟获是简单部署了一下,到时候,也就是在今夜的亥时出兵,一定要把凉州军给打败。

    “各位,我就如此安排了,不知道各位还有和异议?”

    “我等谨遵大王之令!”

    众人齐声道,孟获听着众人所说,看着众人的表情,他确实是很满意的。他也不相信,这第一次给马超凉州军杀得是落花流水,哪怕如今他们有了准备,可他们会是藤甲兵的对手吗?所以既然不是对手,那么结果,还用多说?

    孟获没认为自己会小看凉州军,凉州军确实是有本事,要不也不会在天下那么出名。可真要说起来,这他们碰到了藤甲兵,这便是他们的运气不佳了,这个是真没有办法。

    -----------------------------------------------------

    他还认为,估计马超也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找来如此强悍的藤甲兵吧。哈哈哈,这己方有藤甲兵相助,何愁灭不了他凉州军呢。他凉州军跑得快的话,那么当然是没有问题,能稍微少伤亡一些,可要是慢了晚了的话,那就别怪自己手下无情了!

    要说孟获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做着他的春秋大梦呢,这也真是,是无知者无畏啊。当然他这个时候要是知道,或者想到了马超会有办法来对付藤甲兵,估计他也不会去主动带兵夜袭凉州军了。因为那样儿的话,还不如就在三江城眯着。不是比什么都好。虽说如此也不是长久之计,但是怎么说也比被人所制要好吧。

    孟获是依旧做着他的春秋大梦,而马超这边儿则是依旧让探马加紧查探三江城内的情况。半个时辰汇报两次。

    而经过了探马的查探。马超也知道了,如今三江城内。依旧是没有什么动静。

    -----------------------------------------------------

    士卒来报,“报主公,孟将军带兵回来了!”

    马超一听,是忙说道:“快请他进来!”

    “诺!”

    马上,孟达便进了中军大帐,马超一看孟达这样儿,便笑道:“子敬一路辛苦,快坐吧!”

    “谢主公!”

    说着。便坐了下来,不过坐下之后,孟达还是拱手说道:“为主公做事,乃是属下份内之责!”

    马超闻言一笑,“子敬不必谦虚,子敬为我军立下大功一件,早已是记到了功劳簿上。等南蛮战事结束,到时一并封赏!”

    “属下多谢主公!”

    对于这个,孟达倒是没多说什么,他也是知道。自己主公一向都是赏罚分明,所以……

    -----------------------------------------------------

    马超点头,然后便对众人说道:“从之前探马所报来看。如今孟获一直都是按兵不动,在子敬回来之后,依旧如此,看来孟获此时的打算,各位想来并不难猜到吧!”

    确实,因为孟达刚回来,所以之前探马来报的时候,孟达都已经是快到己方大营了,所以孟获早都知道伏兵不是伏兵。是疑兵,可他却还是没有什么动作。这个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

    虽说马超也知道,对方肯定也会在第一时间召集所有属下。然后一起商讨。但是这事儿,说起来根本就不用多久的时间,两刻钟其实都足够了。当然要说是讨论个没完没了,马超认为南蛮部的众人,应该还不至于那样儿。

    毕竟这事儿也就是汉人才如此,南蛮这边儿的人,凭借马超对他们的了解来说,他们其实没有那么太多的话。就是孟获一说如今什么样儿,然后众人简单说两句之后,最后全都同意,然后孟获安排出兵事宜,这就完事儿了。

    -----------------------------------------------------

    反正在马超看来,还真是,就是这么样儿的。至于说具体的,这自己也没看过,所以……

    这回倒是刚回来的孟达说话了,“主公之意是,孟获是想,夜战?”

    马超闻言一笑,“子敬与我所想相同,咱们多少也知道一些孟获为人,所以以他那个急脾气,知道了咱们耍了他,摆了他一道,他能善罢甘休,能甘心吗?”

    众人一听,是都摇了摇头,就看孟获那人那样儿,他是那能甘心的主儿吗?这事儿众人可都知道,所以他如今还没动作,这不是他不想,而是没准备在此时动兵啊!所以众人一想到这儿,他们算是都明白了,感情孟获打算倒是挺好,想要夜袭己方啊!

    但是己方在有了如此准备的情况之下,还能被他们来一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吗,显然,这是不可能了。哪怕是他们所倚仗的藤甲兵,如果己方也有了对付的办法,所以他们还有什么。他们所倚仗的东西,都要不好使了,那么等待他们的结果,其实只有一个。

    -----------------------------------------------------

    马超看着众人,他也发现了,此时众人应该是都想到了这点,毕竟孟达都直接说出来了,自己也都说了,因此连崔安都想到了,所以就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看来各位都明白了,这虽说不知道孟获带兵来的具体时辰,不过我军探马只要能严加查探,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但是我军探马也得小心才行,毕竟孟获银坑洞的探马,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要是碰上了乌戈国藤甲兵的探马,那么我军探马就不得不得避其锋芒了!”

    上一次大败,马超是特意调查了一下,为何直到对方到了己方的近前,自己人马才得知情况。结果一调查才知道,原来己方的探马少了那么多,当然这里面马超也知道,是有在藤甲兵进攻中,己方所损失的。但是更多的,马超和陆逊也想到了,这看来便是乌戈国的探马给己方探马杀灭了,因此己方探马才没有消息传来。

    而等真正把消息传来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这人家都到了近前,还用你传递消息?

    -----------------------------------------------------

    最后还是马超说话了,“如今不管孟获和兀突骨他们何时行动,你们只要按照咱们之前说商讨的去做,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我这再给各位说一遍,各位到时候需要做的。届时,各司其职,不得有误!”

    “诺!”

    众人是齐声应诺,他们也都知道,自己主公对于这次一战,那是抱着很大的信心。并且是非常看重,容不得己方一点儿的失败,要不然的话,对付不了藤甲兵,那么谁都明白,自己这些人也只能是打道回府了。要不然的,还想怎么样儿?

    不过众人也看得出来,自己主公的信心,而且自己主公也流露出对藤甲兵的向往。看那个意思,是想要威胁兀突骨,让他交出来秘制藤甲的方法?不过众人一想,不会是这个,想来自己主公是要让兀突骨提供己方藤甲,这个才是更靠谱一些。

    -----------------------------------------------------

    这就像还在己方效力的木马,对于木鹿大王能驱使猛兽攻击的方法,马超是没有向他去讨要。但是最后还是让其人把他小儿子给派到这儿来了,是啊,有了木马,这和己方掌握了驱使猛兽攻击的方法,那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么同样儿,自己主公不会去逼迫兀突骨,让他给己方秘制藤甲的方法,但是估计也不会让他儿子来这儿,毕竟这个和那个驱使猛兽的方法还不一样儿。所以只是提供些藤甲的话,想来兀突骨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这个,就要看自己主公给其人逼迫到什么样儿了。真要是让其人不得不如此的话,那么这事儿不就解决了吗。

    己方不是觊觎他们那秘制藤甲的方法,只不过是想要他们提供藤甲而已,这对他乌戈国来说,好像也不算是什么太大的事儿吧。

    -----------------------------------------------------

    于是就这样儿,马超是再一次嘱咐了众人一遍,每个人都要做什么,确实,是人人都有任务,哪怕是刚回来的孟达,马超也没有把他给落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