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巾守卫拿着环首刀在前面给陈到带路,两人不一会儿就到了赵弘的大帐。

    这时那个黄巾守卫就在帐外等候了,而陈到则走进了帐中。入帐后,只见帐中端坐一人,不用说此人正是黄巾的渠帅赵弘了。见到赵弘后,陈到连忙拱手施礼,说道:“右中郎将帐下司马陈到,见过大帅!”

    虽然双方为敌对关系,而且战况激烈,你死我亡的,但陈到对赵弘确实是很佩服,而且作为使者,该有的礼数那是一定要有的。

    “使者请坐!”

    “多谢!”

    陈到入座后,就打量着赵弘,平时双方打仗的时候虽然也都能看得到,不过那时候毕竟距离很远,自然是没有现在这么近看得清楚。而在陈到打量赵弘的同时,赵弘也在观察着他,作为黄巾一军的渠帅,他对马超手底下的主要人物的情报自然也都是了解一些的,赵弘知道这个叫陈到的人是个有真本事的人才。

    陈到,字叔至,汝南人,现为汉军右中郎将帐下司马,为马超的左膀右臂,赵宏的脑海中闪过他自己所知的一些陈到的资料。

    “不知使者今日到此,是所为何来啊?”

    看得也差不多了,赵弘倒是先开口了,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他马超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派使者来此,所以赵弘倒是很干脆的先问了一句。

    陈到听后一笑,“今日我奉我家主公之命特来拜见大帅,主要是来送与大帅故人之遗物的!”

    赵弘闻言,眼眉一挑,故人?遗物?要说自己的故人一共也没几个,而且还是已故去的,这,难道是他?想到此,他内心已经有些激动了,不过表面上还是没让人觉察出什么不妥来。

    “不知使者所言何意?”

    “此物如今就在帐外,而因为军营规矩,所以是由守卫拿着,大帅一看便知!”

    赵弘明白,点了点头,于是他冲着帐外喊道:“把东西拿进来吧!”

    外面还在拿着刀等候的那个黄巾守卫一听,连忙拿刀进了大帐,因为是赵弘叫他进去的,所以大帐的守卫也都没拦着他。

    此人入帐后,连忙给赵弘施礼,“小的铁,铁柱,见过大帅!”

    看得出来,他还有点儿紧张。其实这个也难怪他如此,虽说他是营门守卫,也是能见到大帅赵弘,不过如此近距离的还是头一次,所以这位自然还是有些紧张。

    “好了,你把拿着的兵器拿给我看看!”

    “诺!”说完,守卫就把环首刀呈给了赵弘。

    等拿近了赵弘这么一看,突然眼中流露出一丝追忆,他连忙拿过环首刀,对着守卫把手一摆,“你退下吧!”

    “诺!小的告退!”

    此人最后还对着陈到施了一礼,然后就转身出了大帐。

    接下来又捧着手中的环首刀,赵弘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事,那时的自己刚刚学业有成,游学在外。后来在豫州偶然结识了张曼成,两人同为南阳人,而且又义气相投,所以一见如故,从那时起彼此就以兄弟相称了。而再后来,自己在张曼成的引荐下加入了太平道,之后又成了一方渠帅,可谁知道张曼成殒身在了宛城……

    而自己双手捧着的环首刀,正是张曼成的兵器,从自己认识他的时候,这刀就在他身边。以前张曼城还半开玩笑地和自己说过,说要是哪日自己看到刀而没见到他人的时候,那他张曼成就已经不在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当初的这句话此时既已成真,如今两人已是天人永隔!

    赵弘当然早就知道张曼成是死于马超之手,不过他把仇恨埋藏得很深,所以基本从没表露出来什么。因为作为一方主帅来说,必须要好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否则容易出现大的失误,而赵弘他在这方面做得可以说是不错。

    但他没想到的是,马超今日居然派人把张曼成的环首刀给自己送来了,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想让自己控制不住情绪而出错吗?如果你马超马孟起真这么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我赵弘绝不会这么轻易中计的!

    把环首刀放在了案上,然后赵弘又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对着陈到一拱手,“回去后,还请转告你家主公,就说我赵弘多谢他今日的送刀之情!”

    “大帅对此事不必客气,话我一定带到就是!”

    接着陈到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我家主公常言,说如果大帅不是敌人的话,那他一定要与大帅把酒言欢,对酒当歌,相信大家一定能成为好友!”

    赵弘微微一笑,“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啊,想来大家会成为朋友的!”

    反正双方话都是这么说的,至于其中有几分真几分假,那就只有当事人才知晓了。

    赵弘的帐中,他和陈到在交谈着,而在他的大帐外,也有两人在小声地说着话。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守卫帅帐的两个士卒。

    只听其中一个对另一个小声说道:“我说大锤啊,这今日帐中来的人是谁啊?”

    另一个听后回答道:“小宝哥,你没听之前人说了吗,那是汉军的使者。”

    被称呼小宝的点点头,“哦,是汉军使者。”

    要说这个自己当然也听到了,只不过是再确认一下而已,自己一个人可能听错,但两人总该是不会了吧。

    又过了一会儿,小宝向大锤问道:“大锤啊,你说这汉使都已经进去这么久了,他来找大帅到底是做什么来了,这么久也不回去?”

    大锤摇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

    “那你听没听见汉使和大帅说的什么?”

    “这我哪听得见啊,不过好像有什么朋友,喝酒之类的话。”

    错不了了,虽然赵弘和陈到说的话帐外两人不可能全都听清,但偶尔几个字还是能听清的,当然这里也有陈到故意大声的原因,所以小宝和大锤都听到了朋友,喝酒之类的词语。

    小宝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只见他捂着肚子,“哎呦呦呦呦,哎哟我这,哎呦不行了……”

    大锤一看,有些着急了,“小宝哥你这是咋了?”

    小宝说道:“哎呦,大锤啊,哎哎呦,我可能是早上没吃好,所以看样儿这是要拉稀,哎呦哎呦呦,不说了,我得赶紧的!”

    “小宝哥那你赶紧去吧,这儿有我在就行了。”

    “好,哎呦……”

    于是小宝就捂着肚子去方便去了,当然了这方便自然是假的,而借此脱身才是真的。只见他左晃右晃就来到了一处大帐前,看了看四周没什么人注意,然后和守帐的士卒说了两句就进了去。

    这大帐正是周副将的大帐,此时他休息呢,不过也是半睡不睡的,迷迷糊糊就感觉有人进来了。他心中还暗骂,他奶奶的,老子不都说了没他娘的大事别来搅老子好梦吗,怎么这进来人了!

    没办法,他只好迷迷糊糊地起来了,这么一看,来的这人儿这么眼熟呢,啊,这不是收买的那个赵弘大帐的守卫小宝吗,他怎么来了,难道出什么事了?

    这么一想他就彻底醒了,要说还有什么事比这个还大吗,自然是没有,这个绝对是大事啊。

    小宝对周副将说道:“小宝拜见……”

    “少扯那些没用的,你小子别废话了,赶紧上前说话!”

    以周副将的急脾气他早就已经等不及了,这个小宝绝对是有事要和自己说才这时候过来的,因为自己早和他说过,没大事别在白天找自己。

    小宝赶紧屁颠屁颠地来到他的近前,然后在周副将耳边耳语了几句,周副将听得直皱眉,而且心中是怒火中烧。这赵弘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太过分了,汉军使者过来居然也没叫自己过去,这不是明显不拿自己当盘菜吗,真是他娘的啊。

    “你说那汉使已经在帐中待很久了?”

    小宝点头如小鸡啄米,“是啊,将军你是不知道啊,小的腿都站的麻了,可那汉使还没出来呢!”

    “还有他们说了朋友,喝酒这样的话?”

    “是,绝对没错,小的敢拿吃饭的家伙担保,绝对是,一点儿都不带假的!”

    “好,这个给你小子了,赶紧回去吧!”

    “谢将军,谢将军!”

    周副将给了小宝一袋钱把他给打发走了,所谓无利不起早,人家凭什么给你干活啊,自然是有利益驱使的,要不谁傻啊能白干。

    打发走小宝后,周副将是越想越气,第一就是赵弘自己一人儿见汉使,居然没叫自己,没把自己当回事啊,二就是,从小宝的话中来看,没准他赵弘和汉使就有什么猫腻,他没准就是想投靠敌人,出卖弟兄,要真这样的话,那就解释得通了,为什么就他赵弘一人见汉使,这事当然不能让旁人知道啊。

    这周副将此人,要说他一点儿脑子都没有,那是不对,但这位绝对是不怎么聪明就是了。此时他脑海中就像是有两个小人儿,一个说他赵弘要背叛弟兄们,要背叛太平道了,赶紧去找证据,然后把此人拿下!另一个小人儿说,大帅怎么能背叛大家呢,不会的,一定要相信大帅!

    结果经过最后的交锋,还是前面的小人儿胜利了。而此时的周副将是怎么想怎么是,就是他赵弘要背叛了,想要投敌。这还了得了,如今自己既然知道了他的想法,那自然是不能看着不管。好你个赵弘,别让自己找到证据,只要有证据,那你赵弘就等着吧!

    想到此处,周副将就出了大帐,前去找赵弘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