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30334;&24230;&25628;&32034;&38307;&65292;&30475;&26368;&24555;&30340;&86;&73;&80;&31456;&33410;&65292;&25110;&30452;&25509;&35775;&38382;&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看到众人此时的表情,马超还是满意的。毕竟要是像最开始那样儿,对藤甲兵都那个无奈,像是死了爹娘似的,他确实也是不爽。

    但是这个时候还好,也许是众人终于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所以才如此,这便是马超的想法。所以他也没先问众人,而是直接就说道:“各位,我意是把子敬召回,然后咱们便静观其变,不知如何,各位觉得如何啊?”

    众人一听,不少人心里都活络开了,毕竟这把孟达给召回来,这不就是跟孟获说,这之前的伏兵不是伏兵而是疑兵了吗?那么到时候,孟获要如何,这可就不一定了啊!当然了,众人可不怕他孟获什么,毕竟如今己方连对付藤甲兵的东西都备齐了,而且还有个方案,有计策,所以还愁不能破敌吗?

    其实他们就一个想法,那便是,只要对方中计,那么想不被灭,都难啊!

    -----------------------------------------------------

    陆逊第一个出言说道:“主公,属下赞同主公所说。如今把子敬将军撤回,这正是投石问路!由此,我军可以静观其变,看看孟获还有兀突骨,到底是有什么动作!”

    众人一听,都是不住点头,别说,陆逊所说,确实是没错。毕竟如今孟获都两日多没有动兵了,这难道还不说明问题吗?那么说明了什么,众人其实都知道,那就是他中计了!

    至于说兀突骨还有祝融夫人他们到底是如何,这个众人确实是不得而知,具体的。他们哪里知道呢。但是对于孟获,他们知道,他必然是中计了。要不真是,没有理由不带兵来。但是兀突骨和祝融夫人他们显然可能也没和孟获说什么。而凭他那还不到半吊子的谋略水平,还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这知道己方伏兵就没辙了,这不是烂泥是什么!

    不是众人看不起看不上他,主要还是,这谋略这东西,终究是老祖宗的,可不是他们的。所以孟获那样儿的,能学成什么样儿?

    -----------------------------------------------------

    是啊,还不是那话,如果他们那些人都把老祖宗的精髓给学走了的话,那么天下指不定是谁的呢?至少真说起来的话,肯定不是如今这个格局就是了,反正众人大多数都是如此想法。

    马超在听了陆逊的话后,是轻轻一拍桌案,笑道:“好一招投石问路,伯言此计。正合我意!不知各位以为呢?”

    众人还能说不同意吗,当然了,他们其实确实是同意的。没有其他意见。

    所以此时是齐声道:“我等赞同伯言先生所言!”

    马超点头,“既然如此,那么来人啊,去把子敬将军召回!”

    凉州军士卒进帐后应诺,然后便退了下去。至于说帐中的众人,那却是都期待着,这一招投石问路最后的结果。自己这边儿是出招了,可就是要看孟获他们,如何接招了。

    而这个时候。说起来倒是己方占着优势,而孟获才是处在被动的位置。

    -----------------------------------------------------

    和之前那个时候。完全就是调转过来了。众人也都知道,这就是老祖宗所谓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可不就是吗,风水刘轮转,今年到我家啊。

    还怎么可能什么都是你孟获的,你藤甲兵就没有什么弱点了,天下无敌了?那样儿的话,估计整个大汉都要完,不过看着如今己方是准备充足,众人也都是跃跃欲试,摩拳擦掌,就看最后自己主公是要如何去安排了。

    他们每个人,那之前可都因为藤甲兵的事儿,而憋屈的不行。这时候知道了,终于是有机会报仇了,他们几乎人人都是双眼放光,说是饿狼,其实也都差不多少了,可怕得很。

    看着众人的表情,马超知道,这自己想要的效果,那真是达到了。这己方的将领,就应该是像狼一样儿才行,如此己方还有器械,并且还有计策,那么何愁不破了孟获他们。哪怕他们是猛虎,可“好虎还架不住一群狼呢”不是吗。

    -----------------------------------------------------

    当然了,这也不得不承认,其实说起来,藤甲兵不是一头猛虎,可是一群。但是对马超来说,一群猛虎是挺厉害,但是没有了牙齿的和利爪的猛虎,再厉害,那却也斗不过己方的。

    确实如此,藤甲兵的藤甲被破,从当初的优势反而变成了劣势,这个时候再称呼他们是猛虎的话,其实都有侮辱老虎的嫌疑。但是这不过就是个比喻,虽说不如猛虎,可以马超的意思来说,就算是猛虎己方也不惧,所以还何愁破不了那些藤甲兵呢。

    这如今陆逊给自己出了个投石问路的主意,此时也就看孟获他们如何接招了。希望不要让自己失望才是,马超也想到了,当孟获知道被自己给耍了之后,他心里是存着何种怒火。但是那样儿,又能如何?到最后还不要喝己方的洗脚水吗,这他们终究不是汉人,要不然的话,自己还真得头疼一阵。就如今来说,哪怕自己都输过两次了,可自己依旧是没觉得他们如何。

    -----------------------------------------------------

    马超这觉得不是小看他们,只要孟获兀突骨这样儿的,终究是不可能去和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相提并论的。

    后三人,马超都视为平生大敌,哪怕孙策和刘备的势力和实力都不如自己,但是他却也一点儿都没敢小看了。

    别的不说。就说三国时代,曹操的势力和实力都是最大最强,可为什么活着的时候。终究是没能灭了孙权和刘备呢,这个当然是最大的问题了。至于最后三分归晋。那都不用多说了。就说曹操活着的时候,终究是没能奈何得了孙权和刘备太多。

    是,至于说胜败,还有夺取地盘之类的事儿,那倒是不少。可是就凭曹操那么大的势力,那么强的实力来说,他魏国要是半点儿都胜不过蜀吴的话,那可也真是太扯了。怎么说中原霸主,可不是吹出来的。曹操灭了十几个大敌,但是唯独对孙刘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

    所以也没有人规定,这势力小,实力弱的,就一定不胜。势力大实力强的就一定会胜利,这倒不是那样儿的。

    当孟达看到己方士卒悄悄过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估计是自己主公又来给自己下达命令了。这之前自己自认为表现还不错,至少孟获按兵不动。不就说明了问题吗。至于如今自己主公又要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听令就是了。

    如今可不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自己这距离自己主公,也就十几里地远,还算个什么在外啊。并且自己主公对于不听他话的将领,那手段,不会轻就是了。你做的要是对,有道理,那么还好,可要不然的话,那肯定就是不好了呗。

    “不知道主公有何指示?”

    孟达还没等士卒开口。他便是先问向了对方。

    -----------------------------------------------------

    士卒一听,是赶紧说道:“主公有令。让孟将军赶紧带兵回返!”

    孟达一听,是微微点了点头。毕竟孟达那可不是一般般的将领,所以稍微一想,他就都明白了。此时他心说,好一个投石问路,看来己方已经是打造好那些器械,而众将也已经都准备好了。如此的话,那太好了!

    说实话,就是孟达也不愿意成天整日在这儿充当疑兵,虽说他知道,这一时半会,孟获还不至于一下就发现,但是久而久之,他肯定会知道的。那么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这儿就是首当其冲,可以自己这点儿人马,能对付得了人家乌戈国的藤甲兵吗。反正孟达可是一点儿信心都没有,因为别说自己这点儿人了,就是之前己方好几万人,不也是不敌人家吗。

    所以孟达虽说是依旧在此充当着疑兵,但是他也想着,己方什么时候能反攻,这才是自己想要的。毕竟藤甲兵没有东西克制,那就是己方的头号大敌,对他们,没有办法啊。

    -----------------------------------------------------

    但是这东西一旦是有东西克制,哪怕不说是能灭了他们,就是能防住,那么胜利终究也会是己方的。孟达就有这么个信心,这不是他自大,也不是他小看孟获还有兀突骨,而就是他所感觉出来的,他就是如此认为的。

    孟获点头,然后召集了手下,便带着人马折返了。当然他这动静肯定是不小,并且还都是故意如此的。因为他心里清楚,自己就得这么做,让南蛮军银坑洞的探马早发现,早去禀报给孟获所知,最好是让孟获火冒三丈,想来如此也是主公和众人想要看到的吧。

    结果这么大动静,银坑洞的探马当然是发现了,他们之前差点儿没吓瘫了。还以为是凉州军的伏兵杀他们来了呢,可刚想逃走的时候,却是发现了,这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

    可不是吗,不是人家来追杀自己这些人,而是人家准备撤离了。几万人撤退?不,看样儿好像也就两千人,多说了!

    -----------------------------------------------------

    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都明白了,中计了!敢情人家根本没有好几万人,充其量也就是两人而已,结果就这么两千人,却是吓住了己方的大军啊!

    探马不敢怠慢,是赶紧跑回了银坑洞,也是乎便有了之前在银坑洞的那一幕。

    孟获不想让兀突骨和自己夫人知道,结果让探马对他悄悄说,结果听到的东西,真是让他气氛非常。不过心里如此想法,可脸上真是一点儿都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可都明白,这事儿要是让自己这个兄长和夫人给知道了的话,那么自己免不了挨一顿说,这其实都是轻的。自己兄长和夫人肯定也会联想到,自己之前拿托梦的事儿骗了他们,所以……

    孟获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事儿,打死都不能说!反正就自己和几个探马知道,探马他们都懂,对于什么事儿是要守口如**。要不然的话,兀突骨和自己夫人不会把他们如何,但是自己这个洞主、这蛮王,却是不一定了。

    -----------------------------------------------------

    在孟获派人去找众将的时候,兀突骨和祝融夫人两人也是都问向了孟获,虽说两人也知道,这自己兄弟夫君是要和凉州军动真格的了,不过这还得让他自己来确定一下,这两人才能心里有数啊。

    所以就听兀突骨此时问道:“贤弟这是要,和凉州军一战了?”

    祝融夫人也是忙问道:“不知是否真要如此?我军总算是能和敌军一战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