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20316;&32773;&25512;&33616;&65306;&30334;&24230;&25628;&32034;&38307;&65292;&30475;&26368;&24555;&30340;&86;&73;&80;&31456;&33410;&65292;&25110;&30452;&25509;&35775;&38382;&119;&119;&119;&46;&121;&117;&110;&108;&97;&105;&103;&101;&46;&99;&111;&109;

    黄权点头,然后马上就说道:“主公放心,此时属下马上便去传达!”

    马超满意地点了点头,“好,这边儿的事儿,便都交给公衡了!”

    “诺!还请主公放心就是!”

    “公衡做事,我放心!伯言,咱们回吧!”

    马超心里也清楚,这看过了大半,就算是可以了,至于说还有一小半的地方自己和陆逊没走,那也没有办法。毕竟自己可真是不想看到那个老爷子,要不然的话……

    所以趁着这个时候,自己和陆逊赶紧走,那就是上策啊。等那老爷子就算是发现了,那也什么事儿都没有。可这个时候要是被他给发现了,那么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因此马超也明白,这如今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什么都不用说了。反正该说的,自己和黄权也都说完了,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

    之前马超是没有让士卒来禀报,所以黄权也才看到自己主公和陆逊。但是这个时候自己主公都要走了,这自己肯定不能当成没看到啊,所以一听马超要离开,他是忙说到:“属下送送主公和伯言先生!”

    马超一笑,不过却也没推辞,毕竟这事儿都是礼节,所以别那么让来让去的,没有什么用。

    于是就这样儿,马超和陆逊是被黄权给送出了工匠营还挺远。守卫的士卒一看,这公衡先生给自己主公和伯言先生送出去挺远,不过自己主公这刚进去也没多久,怎么就出来了呢?

    士卒确实也不太明白这个。到底是什么愿因。本来他以为,是大营有什么事儿,所以自己主公是不得不回去。但是一想。这个不对,毕竟要真是那样儿的话。自己怎么没看到有人进去找自己主公?所以,应该不是这个。

    最后士卒也不想了,反正想也想不明白。

    -----------------------------------------------------

    回到了自己的中军大帐后,马超对陆逊说道:“伯言觉得,我军能否在三日内完成那些器械?”

    陆逊一笑,说道:“主公觉得呢?”

    马超也是一笑,“这是我问你啊,还是你问我?如果真要我说。我认为应该是差不太多吧,伯言你说是也不是?”

    陆逊点头,“我意与主公相同,确实是没有问题!当然,前提是我军就这么一直太平着,相安无事,那么应该是可以!”

    马超一听,说道:“这,我军倒是没什么,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孟获还有兀突骨,倒是不想让咱们消停啊!”

    陆逊闻言点头,心说可不是吗。这也就是所谓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不就是如此。

    -----------------------------------------------------

    马超此时眼前一亮,直接对陆逊说道:“伯言看,我军晚上直接退兵如何?”

    “主公认为,退出多少里合适?”

    “这个,伯言以为呢?”

    陆逊一笑,然后对着马超,是伸出了右手的三根手指,“至少也得三十里!”

    马超听了陆逊的话后。双眼微眯,心说三十里!不算近啊。这己方退了三十里,那么算不算得上是示敌以弱呢。如果真要是退三十里,他们不会再继续追过来,那么这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马超也想了,这要想不让孟获他们追上,如果说自己就这么一直退,他们一直追的话,那最后不退回禺同山去了?

    而此时陆逊所说,那意思是不是,自己退了三十里,孟获他们就不会继续追了呢?

    -----------------------------------------------------

    对于这个,马超是直接问向了陆逊,“伯言的意思是说,是不是退了这三十里后,孟获他们就不会追上来了?”

    陆逊一听,是微微摇了摇头,“此事属下并不能保证,至于这个三十里,是属下觉得,我军撤退最合适的距离!”

    马超听了之后,他是明白了,心中虽说是有点儿小失望,不过他也知道了,原来陆逊的话,是这么个意思。

    “那么伯言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能尽量不让孟获他们追来,要不然的话,我军要撤退到什么地方?”

    陆逊一笑,直接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主公就再给孟达孟子敬一千人马,想来应该是没有问题!”

    -----------------------------------------------------

    马超一听,心说这个好,如此的话,是能瞒住孟获一时。只要孟获停滞不前,那么再过了两三日,可就是自己的天下了,不是吗。

    “好!如此,就依伯言所言,再给子敬一千人马,我军晚上,兵退三十里!”

    陆逊直接拱手说道:“主公英明!”

    在陆逊来看,这应该就算是如今最为保靠的了。毕竟退兵,是示敌以弱,那么给孟达人马,就是依旧让其用来当疑兵的。别人不知道,可自己还不知道吗,不说别人,可孟获却是要中计啊,所谓兵不厌诈嘛。

    这可真不是陆逊小看了孟获,主要还是孟获那不到半吊子的谋略水平给惹出来的。这还是那话,不怕你一点儿都没有谋略,可就怕连半吊子都不到,所以孟获这样儿的,那才属于是最为危险的。

    -----------------------------------------------------

    要不然的话,怎么他和马超战斗了这么多次,却是中了这么多计。如果换一个人的话,可就未必要中这么多计。

    因为什么都不懂的,有人是无知者无畏,那是一点儿都不假。可是有人不这样儿,有人是非常小心谨慎,所以你拿他也不见得有什么好办法。

    可孟获这样儿的,以他不到半吊子的谋略水平,也变成了无知者无畏,所以就不用多说了吧。他在大多数的时候倒是不那么觉得,孟获就以为自己是“艺高人胆大”了,只是可惜啊,他那哪是啊。

    马超笑着点头,然后吩咐士卒道:“来人啊,把费诗将军找来!”

    哪怕费诗不是一个纯粹的武将,但是在军中,还是把其人叫将军。不止是马超,凉州军士卒也是如此。总不能叫费诗文士吧,也不能叫费诗谋士啊,说是军师倒是可以,但是在这儿来说,费诗还不是军师,确实是个将军。

    -----------------------------------------------------

    真要说起来的话,在这儿,只有陆逊一个,他才是纯粹的军师。所以对陆逊的称呼,可以称呼为陆逊军师,对于费诗称呼,可以是公举先生,不过如今在这儿,基本人都称呼他是费将军。

    士卒应诺,然后去找费诗了。陆逊一听,就知道,这自己主公是准备让费诗带着一千人去孟达那儿,把人马给他。是啊,不可能就直接让一千人马去孟达那儿啊,怎么说也得有个领头儿的,而这个人,其实费诗还是挺合适的。

    没一会儿,费诗便到了,他是不知道自己主公找他做什么,但是却并不妨碍他一听到消息,马上就来了。

    “主公,伯言先生!”

    -----------------------------------------------------

    费诗挺懂礼,毕竟帐中不止是有马超一人,还有陆逊也在呢。对于自己主公,那是没什么说的,至于说陆逊吗,对费诗来说,他也真是,挺佩服这么一个年轻人的。所以这么一声先生,称呼得确实没有半点儿牵强,可以说是直接就说了出来。

    陆逊心里是挺高兴,心说也不枉自己要被人给划分到益州一系的将领上去。如今这来看,益州一系的人,其实还是挺团结的。而且也都算是不错,都是人才,众人都不错,自己看好他们。

    陆逊此时是微微对费诗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其人的本事,没说的,这也算是打过招呼,也是客气过了吧。

    马超让费诗坐了下来,“公举坐下吧!”

    “谢主公!”

    -----------------------------------------------------

    见费诗坐下之后,马超便对他说道,“今日找公举来,便是要交给你一个任务!”

    “请主公吩咐,属下在所不辞!”

    马超一笑,然后便说了一下他想让费诗去做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