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看崔安这样儿,他是赶紧说道:“福达,别灰心丧气,也就日吧,我军定能胜了这藤甲兵!”

    崔安一听,是眼前一亮,他赶紧对马超说道:“主公,这话是真的?”

    马超微微一笑,“自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崔安闻言也是嘿嘿一笑,说起来的话,好像还真是这样儿。不过主公骗自己的时候,好像很少,对,是很少很少。崔安也不傻,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这次他倒是不觉得自己主公会骗自己,这个应该是没错。

    至于旁边的陆逊,倒是微微一笑,他算是知道了,自己主公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而且就应该是火攻,这个自己应该是没有想错。如果不是这个的话,那么自己也不知道了,自己主公到底是如何打算的。

    -----------------------------------------------------

    不过就算是以陆逊这样儿的聪明才智来说,除了火攻之外,他也真是,没有想到其他的什么主意来。因为据他听说的这个乌戈国的藤甲,听说遇水都能飘在上面,好像还不一定能湿,所以还别说,这确实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啊。

    所以对于这样儿的东西,陆逊就只是想到了用火攻,其他的,他也不知道了。关键是陆逊也想了几个方法,但是马上就都被他给否了。因为如果真是那么简单就可以解决藤甲兵的话。那么藤甲兵也不可能能纵横南蛮诸部这么多年,却无人能破了。

    是,这个也不得不承认。兀突骨很少动用藤甲兵,这个不假。但是要说起来的话,这南蛮的人大脑不怎么好使,这其实也是问题。但是陆逊也知道,其实说到底,还是兀突骨动用藤甲兵的时候少,并且藤甲兵难对付。要不然的话。南蛮的人哪怕是大脑再迟钝,也总是能想出来办法去对付藤甲兵的,不是吗。

    -----------------------------------------------------

    可是南蛮人没有如此。那么这个确实是有他们大脑不够用的原因存在,可是也是和兀突骨不怎么动用藤甲兵有关,当然还和藤甲兵不好对付,也是有直接的关系。这是肯定不能忽略掉的。

    对此。陆逊可是都明白,并且他也知道,这以前南蛮的人可是没有想过去用火来对付藤甲兵。估计就算是想到了,可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办法。但是自己主公,那可不一样儿。自己主公帐下不止是有自己这样儿的谋士,还有能喷火的器械,这个可以说是非常重要。

    所以只要藤甲兵中了己方的计,然后己方能喷火的那些器械一上。那么他们还能如何蹦达,反正自己是看不出来什么了。

    如果当火也对付不了他们的话。那么这藤甲兵也许就真天下无敌了。但是天底下真就有无敌的存在吗,反正自己肯定是不相信就是了。无敌也是只会是一时,不会是一世。

    -----------------------------------------------------

    而崔安这边儿,他之前都已经是对付不了乌戈国的藤甲兵,所以就更别说是其他凉州军将领了。无论是雷铜、孟达,还是说庞柔、王伉他们这些人,都没有一个能对付得了藤甲兵的。他们还真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厉害的士卒。实在是太可怕了,就是因为他们身穿的藤甲。

    有人也想了,是不是让他们脱下来这藤甲,也就好了。不过转念他们就一笑,这让人家脱下来藤甲,那不开玩笑吗。就说这在战场之上,如何让人家把藤甲给脱掉,反正自己是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之后听到了自己主公的军令,让全军撤退,众将算是松了口气。而且他们也都知道了,这自己主公都知道,对付这个什么藤甲兵,果然是不可力敌啊。所以退了,那其实是对的,如果不退的话,那要如何去做呢?

    -----------------------------------------------------

    没有一个人,有什么好办法去对付藤甲兵的。他们不是没用过什么办法,可是确实,没有什么好使的。所以看到己方士卒拿人家藤甲兵没办法,可人家却是屠戮着己方的士卒,这让众将心里真是痛心啊。

    所以当马超下令撤退的时候,他们是毫不犹豫就带着士卒撤退了。因为他们也知道,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再不撤退的话,那己方只能是随着战事的深入,损失就越来越多,没有其他的可能。

    那么都已经是这样儿了,这还不退的话,那等什么?所谓是“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啊,这不早走的话,等你再想跑,那么就没有什么更好的机会了。并且都明白,这时辰越久,己方损失就越多,伤亡就越大啊。己方本来已经,在和孟获银坑洞士卒大战了一场之后,人马数量少了不少,所以如今也真是,经不起更大的伤亡了。

    -----------------------------------------------------

    因此他们也确实,是理解自己主公的。如果说自己是自己主公的话,肯定这个时候也得是这么去做,这是一定的。

    所以对于马超的军令,众人是毫不犹豫去执行,并且也都知道,撤退早还行,晚了的话,那就等着让人家灭吧。虽说凉州军的将领,确实是不怕什么,但是他们却是知道,这手下的士卒,那却是不行。

    因此,只能是赶紧退走才可以,要不然的话,这没剩下多少人的话,如何对得起自己主公。如今每损失一个凉州军士卒,那么就是削弱了己方的实力啊。可不是吗,这己方的实力,还不就是这么一点儿点儿给削弱的。

    对于这个,众将只能是带着人马急速撤退,这退晚了,都是问题。但是还算好,就是己方撤退的速度,倒是挺快,藤甲兵却还是没有己方撤退速度快,跟不上己方的速度。

    -----------------------------------------------------

    而看到这个情况后,众将才算是松了口气。也是,如果说这藤甲兵的防御力已经是那么变/态了,这速度要是再变/态一次的话,那天下的其他兵种,可都没有什么活路了。

    什么虎豹骑、什么凉州铁骑,包括早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陷阵营、先登死士这些,估计没有一个是这个藤甲兵的对手了。

    可不是吗,那么可怕的防御力,要是再有那么快的速度,那真是天下所有兵种的噩梦了。这对方要是藤甲兵多了的话,岂不是要一统大汉了?

    当然这个众将倒是还真没有多想,毕竟藤甲兵也是有弱点的,但是他们终究不是陆逊,所以自然是没有想到那么多。

    马超是因为金手指,他肯定是先知先觉,这个没说的。而陆逊呢,作为一个在天下来说,都是顶级的谋士,他当然不是一般般的将领所能比得了的。

    -----------------------------------------------------

    因此,这当然除了马超之外,也就只有他陆逊,才能一下就想到了火攻。再说其人,不就是玩火的高手吗,所以能想到这个,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但是看看其他众将,那倒是都没有什么太好的想法了,毕竟他们也都是第一次接触这乌戈国的藤甲兵。他们如今能带着士卒撤退,那其实已经就算是不错了,至于说其他的,那其实都算是奢求了,不是吗。

    马超已经带着人马出了三江城,其实当看到了三江城寨门的时候,马超就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他也知道,今夜自己算是又栽了一次,其实说起来,也怪自己不太小心,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忘了。

    可这事儿,也不能说就全怪自己,毕竟自己这边儿的事儿也不少,这就忽略了一些东西。

    -----------------------------------------------------

    马超对众人是大喝了一声,“各位,快,咱们赶紧出城!”

    马超觉得自己其实也挺倒霉,貌似纵横天下近二十年了,可是好像在中原加在一起,也没有在南蛮这儿败的次数多。

    可不是吗,之前因为木鹿大王,所以己方是败了一次,结果这个时候,因为藤甲兵,这自己又是败了一次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