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孟获闻言,是一拍自己的额头,心说真是,要不是兀突骨提醒自己的话,自己都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抛到脑后了。想想可不是吗,这自己光是只顾着胜利了,要杀得凉州军是落花流水,但是却忘了对自己来说,那么重要的事儿啊。这关键的时候,却还得让自己兄长兀突骨来提醒自己才行,可真是……

    “兄长要是不提此时,小弟险些给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儿,也让我给抛到了脑后!”

    兀突骨一笑,“贤弟可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我看凉州军虽说看起来不是我军对手,但是他们的战力,那确实也不一般啊!”

    兀突骨算是中肯地评价了一下凉州军,其实说起来,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如果说藤甲兵已经算是胜利了,而凉州军已经败了的话,那么即便是如此,兀突骨也没有说太过得意。毕竟对他来说,其实一切都算是在所料之中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不算什么。

    -----------------------------------------------------

    孟获派人是去找寻自己的夫人和弟弟,当然还有带来,这个妻弟。不过他也想过了,这事儿,马超把他们三人,虽说不可能软禁在一起,但是要说大致在一个地方,那却是没错的。

    再说马超这边儿,下令全军撤退后。马超便带着己方众士卒,是往三江城外撤退。马超是不甘心,但是他也知道。如今却是没有办法,不过他还没有忘了和自己的护卫吩咐道:“快,派人去保护我军工匠和那些喷火的器械!不得有误!”

    “诺!”

    听到自己主公这么着急,护卫也是不敢怠慢。在他看来,自己主公这是怕工匠不怎么会武艺,是有所损伤啊。至于说那些能喷火的器械,估计是不是要对付木鹿大王的?可木鹿大王明明是已经回他八纳洞去了。所以这个……

    护卫也不太明白了,但是旁边的陆逊,眼里却是闪过了一到精光。他貌似是想到了什么。

    -----------------------------------------------------

    确实,陆逊毕竟不是一般般的谋士,怎么说那也是顶级谋士。并且马超说到了和火有关系的东西,他也确实是非常关注。

    其实在陆逊发现是藤甲兵之后。他就已经是很担心了。他知道,今夜己方是不成了,对付不了人家啊,所以只能是暂退,自己主公所做不错,而且绝对是当机立断,这当然是一个合格的主公应做之事。

    但是今夜是退了,可以后呢。如何去对付藤甲兵,这便是己方如今说面临的一大难关。陆逊心里可是清楚。这个问题要是不解决好的话,这己方却是没有办法让孟获真正服了。所以这个事儿,可谓是重中之重,解决不好,那么就别说别的。解决好了的话,那么倒一切都好说啊。

    不过就凭陆逊的聪明才智,他也没有想到什么太好的办法,直到听到了自己主公刚才的话。

    -----------------------------------------------------

    陆逊不愧是玩火儿的高手,他一听自己主公的话,眼前便是一亮,心说这难道要用火攻?可不是吗,如果真要如此的话,未必就不行。毕竟乌戈国秘制的藤甲是刀枪不入不假,可却不见得就不惧火啊。

    毕竟那东西可绝对不是什么火烧不着的东西,所以这个应该是一个大突破。而且看自己主公这样儿,此时此刻是如此紧张他之前让己方工匠所打造出来的那些能喷火的器械,这难道就说明不了问题吗。

    在陆逊看来,自己主公和自己,那是“英雄所见略同”,绝对是不会差什么的。如果真要说起来的话,这自己主公其实虽说肯定不是个什么特别特别厉害的谋士,但是也确实,是不可小看了。自己也听说过,自己主公那可是师从凉州名士阎忠,那阎忠好像就只收过自己主公这么一个弟子,应该还是关门弟子。

    -----------------------------------------------------

    阎忠其实也算是收下过刘辩,但是显然,这个事儿陆逊他还不知道呢。哪怕是马超手下这些人,也并不是说谁都知道这个事儿的。这倒不是马超不告诉他们,主要是他觉得,其实也没有什么必要,满世界去宣扬这事儿,毕竟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不是什么好事儿。

    其他人都不说了,就说许都的那位,知道了刘辩在自己这儿,他会如何想。哪怕如今刘协确实,没有什么太多实力,也不可能和自己去抗衡,但是这个事儿,终究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所以马超确实对此事就是秘而不宣,并且他觉得,这也算是保护刘辩了,也算是对得起当初托孤给自己的何皇后。不管怎么说,刘辩他父亲汉灵帝刘宏,和他母亲何皇后,都算是自己比较熟悉的人,两人都不在了,看在他已过世的父母,自己也得保他一辈子平安。

    马超确实没觉得自己算是个什么好人,但是怎么说呢,他肯定也是,有着他自己的原则,这是一点儿都不错。

    -----------------------------------------------------

    看着不少士卒都赶紧打马离开,马超算是放下了点儿心。毕竟他其实是最为清楚的,到底要怎么样儿,才能破了藤甲兵。所以那些工匠和喷火的器械。其实就是自己的资本,这个谁也没有自己清楚。

    不过想来陆逊的话,凭借其人的本事,却是不难发现什么。哪怕这个时候不知道,估计早晚也是要知道的。这个马超确实是相信陆逊的,毕竟这他本事在那摆着呢,所以还用自己去说什么。

    真要说起来的话。玩火儿,人家才是行家,自己那算个什么?真是。陆逊这就说在禺同山的时候,曾经不也是把孟获给烧了一次吗,让他可不敢小看了其人!而如今呢,自己要指定火烧藤甲兵的计划。那么肯定就少不了陆逊的帮忙。少不得他的协助。甚至直接就得让其人去执行才行,别人的话,不是自己小看他们,还真是差了不少啊。

    -----------------------------------------------------

    马超带兵撤退,这个时候,崔安他们也都跟了上来。没办法,马超因为是主公,所以他不可能跑得最快。要不这成什么了?让士卒一看,这己方败了。自己主公跑得这么快,如此的的话,那肯定是要影响这主公在士卒心中的形象的。

    反正马超给凉州军士卒的印象,那当然都是正面的,所以真要是有了这个方面的,那肯定是影响不好。所以马超能做那样儿的事儿吗,显然是不可能。因此,他可绝对不是跑在最前面的,要不然的话,可真是有意思了。

    所以崔安他倒是很快就追了上来,毕竟他那可是宝马良驹,而且崔安也没有那么多顾虑,毕竟他也不是主公,不过就是个将领而已。所以他这么快速逃跑,在士卒眼里,其实也不算什么。但是不少士卒一看崔安都跑得这么快,他们跑得就是更快了。毕竟在他们看来,这崔将军这么大本事,都让藤甲兵给逼迫成了这样儿,那么自己这些小士卒,还能怎么样儿?

    -----------------------------------------------------

    马超看到崔安追了上来,不过看对方这样儿,他就是一笑,因为他可是知道,崔安这样儿,那就是说明,吃瘪了!

    可不是吗,就算是自己,都无奈呢,就别说是他了。自己是多不甘心,可没办法,也只能是让全军撤退。因为这么点儿的时间,那是不可能动用那些喷火器械的。而且马超也知道,那些东西,对付这些藤甲兵,还是不够用啊。所以真要说起来的话,自己还得让人继续打造那样儿的东西,然后再去对付藤甲兵。

    到时候自己还就不信了,自己能胜不了乌戈国的藤甲兵?不管怎么说,只要有器械,那么自己就是有很大希望的,这可真是,应了那句话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啊,这真是没错。

    -----------------------------------------------------

    崔安一看自己主公笑话自己,他是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他之前还认为,自己能解决那些藤甲兵。不过等真正交上手了,他才真正知道,对方是如何棘手。以前崔安是大小不知道多少战,但还确实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强悍的士卒。当然了,对方的强,都是因为那个藤甲的原因,这个崔安也明白。

    但是无论是因为什么,只要是强,那么就是厉害。至少不管是自身的原因,还是借助了其他的外力,反正只要是能武装自己,那么其实就是本事。反正崔安从来没认为其他的,至少在他看来,不管是什么,能打败敌人,能让自己强大,那其实就是好的。崔安虽说他对藤甲兵没有什么办法不假,心里不爽不甘心也更多,但是他还没有到输不起的时候。

    也更是没有怨天尤人,埋怨对方的藤甲什么的,虽然他也知道,这算是器具的力量,但这其实也是实力的一种,反正在崔安看来就是这样儿。

    -----------------------------------------------------

    一看崔安的表情,马超是摇了摇头,然后说道:“福达啊,今夜是遇到劲敌了吧?”

    马超虽说是都知道,但却还是这么问了崔安一句。在他看来,崔安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了。今夜当然也不会怕什么,反而他肯定要很兴奋。可结果呢,结果就是,当他发现,自己出了那么大力,但是之后却没有起到什么大作用的时候,他肯定是要丧气的。毕竟平时的话,那肯定不会这样儿。

    哪怕是面对着千军万马,崔安他描金戟一挥,就肯定是没有问题了。但是显然,今夜确实是没有什么建树,他自己都知道,没有办法。

    “主公就别提了,俺今夜是这个憋屈啊,唉!”

    真是,憋屈得不行,好像之前很多时日都没能攻破三江城的时候,崔安都没这样儿。毕竟那个时候,崔安还没有亲自上阵,所以他是着急不假,但还不至于是那么憋屈。

    -----------------------------------------------------

    这话都算是在马超所料之中,如果不这么说话的话,那可真就不是他崔安崔福达了。可不是吗,这要说起来的话,好像确实是没有出现过,让其人如此憋屈的情况。就这样儿,自己觉得其实还有些意外呢。如果要是以前崔安的话,可能这个时候,是憋屈得不行,那么他要是做出点儿什么事儿,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如今来看,显然,自己是不用有这么个顾虑了。至少崔安是很太平的,想来这也算是他的改变吧。毕竟人哪有一成不变的呢,不过有些东西确实是会改变,但是有些东西,可能就永远都不会变啊,还不就是这样儿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