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赵弘听到韩忠大喊的时候,他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以自己这么长时间对韩忠的了解来说,他能感觉得出来,韩忠如此地喊声怕是已下定了必死的决心准备去攻城了。

    “鸣金收兵!”

    赵弘赶紧下令收兵,对敌的胜败他看得确实很重,但赵弘也同样知道,如今再攻城怕也是无大用了,这样根本也起不到什么太大作用。而自己更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韩忠去白白送死,毕竟马超和崔安的本事都摆在那呢,这些情报他早都是了解得很清楚了,而赵弘是不会让自己的得力属下这么去送死的。

    军中是闻鼓必进,鸣金必退,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东西,而不听话的人最后一定会被军法从事的,这都没什么说的。所以赵弘派去的攻城精锐,他们就算是再不想、再不愿,可也都不敢去违抗大帅的军令,所以也只能都无奈地退了下来,士气一下就降了很多。

    而韩忠他虽然是刚报了必死的决心准备舍了命去大干一场了,但鸣金的声音更像是一盆冷水浇到了他的头上。如此一来他可算是清醒了,冷静了,不再像之前那么冲动了。

    之后他又暗责自己逞匹夫之勇,这实在是太不可取。而自己主公早就说过,“在战场之上,该你称雄之时,你自是不能退缩,但不该逞勇之时,你如此,那只能说是匹夫之勇,根本就毫无用处,有时反而还会起到反作用”。

    唉,韩忠也知道应该是自己主公怕自己出了意外,所以这才鸣金收兵的,心下更是甚为感动,对赵弘更是一心不二了。可以说鸣金也算是救了他一命,虽说韩忠没能对赵弘尽忠,但这么一来对他来说应该是更好吧。

    鸣金收兵之后,黄巾军也都回了己方大营,韩忠第一时间就到了赵弘的帐中,“主公,这次我……”

    韩忠现在他确实是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脸面再来见赵弘了,这今日己方是第一次派出精锐去攻城,结果就这么败了,这让自己觉得是愧对主公,可还是不能不过来。而主公还那么的看重自己,更是为自己着想,可这结果也实在是……

    赵弘闻言则是对他把手一摆,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不必多言,兵家云,‘胜败乃兵家常事’,而我却也没想过能一次就拿下他马孟起守御的宛城,这一次不过是精锐先试探了一番罢了,我们又不是说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个确实如赵弘所说的那样,他倒是也想一次就拿下宛城来,但他知道,要是能那么简单就攻下来宛城的话,那马超马孟起也就不是他马超马孟起了。此人绝对是一个劲敌,是一个好对手,赵弘在心中说道。而有时候简单就没意思了,赵弘倒是期待着和马超的进一步对决。

    韩忠听了赵弘的话后,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其实他也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好说的,说再多都不如好好去做,自己要是能带着精锐把宛城给攻下来,那这其实就比说千言万语都强千百倍!实际的行动才是最重要的,这些他韩忠还是很明白的,而他也知道,自己的主公看重得也是实际行动,可不是什么话语。

    “主公,那属下就告退了!”

    “好,你下去吧,记得多想想我以前说过的话!”

    “诺!属下告退!”

    赵弘这次听了韩忠的话后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对他把手摆了一下,做了一个你下去吧的手势,韩忠见此就转身出了大帐。

    韩忠走后,赵弘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要说他没有什么压力不头疼那是不可能的,他压力也是很大,头也是很疼啊,可自己又不能在属下面前表现出什么来。毕竟如今可是己方攻城受阻,而自己要是在此时再表现出什么来的话,那如此一来,必然对属下和军心绝对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要说在这太平道中当着一方的渠帅可真不是什么好差使,别看手上也是管着十多万人,可如此一来,你就必须得为他们找条好出路,毕竟人家可都是把头栓在裤腰带上跟着自己混饭吃呢。

    自己人这边给起得名儿倒是听着挺好听,黄巾渠帅,那也是一军的大帅,可在别人那看来那其实就是一群叛贼的头而已。但是你说谁活得好好的跑去造反啊,不都是被逼的实在是没办法了吗,其实自己也不想,但是没办法,真没办法,赵弘心中无奈地感叹道。这就是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而自己既然走到了如今的这条路上,自己当然也就不可能再往后退了。

    赵弘这边是自己想着,而马超那头同样也是在想着什么。

    经过今日一战,他自然了解了,赵弘手中的精锐确实是比普通的黄巾士卒要强多了,这点马超也早已是认同。不过他们对上自己的守城士卒还是要差上不少的,所以今日敌军的攻城才没什么太大建树,更是没给自己造成什么大的压力。

    不过还好还好啊,那就是果然是像之前自己想象的那样,赵弘他确实是没有太多的精锐,手中只有五千人,就因为如此,所以是太好了。如果要是人多了的话,那己方还真是要吃不消了,毕竟俗话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恶虎架不住群狼”啊。蚁多咬死象的道理,马超他自然是很清楚的。

    之后又听了陈到给自己汇报了一下今日己方的伤亡情况,结果伤亡比平日增加了一倍还要多,马超皱着眉对陈到说道:“叔至,黄巾赵弘的精锐,今日你也都见到了,可这还不是张角的黄巾力士呢,但今日的一战,咱们也比平时都多伤亡了一倍还多,如此可见,张角的黄巾力士只会是更强悍的存在啊!”

    陈到听后倒是一笑,“主公所言甚是,张角的黄巾力士自然不是他赵弘区区五千精锐所能比得了的!确实是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且不可小看了天下的英雄豪杰!”

    马超舒展开了眉头,点了点头,这样的话他倒是经常说,而他也总对自己的手下说。马超是很希望自己的属下都能听得进去这些,要说别人可能还不清楚,但他绝对是比一般人都清楚得多。从汉末到三国,这个时期的这些人的本事,那确实不是自己也不是自己这边的人能小看的,那样吃亏的只能是自己和自己的属下,都不是易与之辈啊。

    就说有名有姓的随便的一个人,那你都不能小看了,更何况还有不少没什么记载的人物呢。所谓乱世出英雄这话没错,但却不是说所有的英雄都一定会在乱世出现,可能有的人比较低调,可能也有的人没什么时运等等吧,于是最后对他们自然就没什么记载了。

    而马超也知道,因为自己的到来,确实是改变了一些历史,这个是一点儿都没有错的。

    而有的人呢,接触了之后,倒是和自己印象中的差不多,但他知道可不会是所有的都一样就是了,至于每人到底都如何,那还得等,只有自己真正接触到了之后才算真正能知道。

    “好在赵弘手中精锐的人数不算太多,五千人马对我军还不能形成有效的威胁。这次赵弘带来的人是十五万,别说十五万人了,精锐如果有五万的话,咱们这宛城可都守不住啊!”

    陈到虽然知道马超说的话有玩笑的意思在里面,但这次他却没笑,而他也同样知道自己主公所想表达的意思,那就是说兵在精而不在多。

    就是,你人再多,但都是一些乌合之众,那打起仗来可是一点儿用都没有,反而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可人要是少点儿,但都是精兵的话,那也不一定就会输。

    太平道的黄巾军倒是比大汉军队的士卒多了去了,但如今你看看,还不是被大汉军队打得节节败退吗。但要是黄巾军中的精锐多了的话,那如今的形势可能就要反过来了。不过沙场之上,胜败的因素当然不只是一个兵力,还有不少,兵力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所以就因如此,我汉军才会把黄巾叛贼打得节节败退,而黄巾他日必败!而我汉军也必将一步步收复失地,恢复我大汉的大好河山!”

    陈到对汉军是如此充满信心,而黄巾军如今可是汉军的头号敌人,他自然不可能去向着他们说话就是了。

    不过马超闻言倒只是一笑,摇了摇头,而对此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所想的自然不是陈到所能明白的。马超知道,就算是把自己的想法都给说出来,陈到也不会懂多少就是了,你要是和他讲讲练兵打仗这方面的,陈到他还能明白,但其他的嘛……所以还是不多说为好,说了也没用。

    这些就告一段落了,马超对此也就再没多说,“好了,叔至,夜晚加强守卫,不得松懈!”

    “诺!如没其他事务,属下这就告退了!”

    “好,你下去传令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