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马超他也真是,也是个知道要点儿面子的人,让人传出去,说自己对付异族一个女子,还得用人质去威胁,这可真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并且他自己也有他自己的骄傲,不到万不得已,他确实是不会那么去做的,要不然早就如此了,不是吗。

    当酒宴结束后,探马来报,今日依旧是没有发现孟获的任何踪迹。马超摆了摆手,把探马给打发走了,在他看来,这孟获也不知道是去哪儿了,当时就应该让己方探马早点儿出手,不过如今却是晚了,所以没有发现其人的踪迹啊。

    打发走了探马,马超是直接问向了陆逊,“伯言对此,有何看法?孟获如今踪迹皆无,我军也更是不能动,只能是原地不动!”

    陆逊闻言点了点头,他又何尝不知道是这样儿呢,但是孟获一点儿踪迹都没有,也没办法。

    -----------------------------------------------------

    所以他是直接说道:“主公,这如今孟获其人,想来他此时是带领残兵,不知道去投靠何人了!主公也说过,这是个人基本都能有两三好友,所以孟获哪怕是蛮王,可一样儿也有朋友,如今落魄了落难了,他能去投靠的人,肯定是其认为最可靠保靠的!如果属下所料不错的话,祝融夫人也许知道这个也说不定。主公觉得呢?”

    马超一听陆逊的话,他是不住点头啊,因为他也不得不去承认。陆逊的话真是有道理。这个还别说,这秦桧还有仨朋友呢,所以就更别说是孟获了,他是蛮王不假,是银坑洞洞主不错,但是这个身份,也并不是说就决定了他的朋友有无。只是其人如今到底是在哪儿。这个自己也不知道就是了。

    而探马居然是没有发现其人的踪迹,那么是不是就说明,陆逊所说没错。其人已经是投靠了他的朋友了,所以探马不知道在哪儿,孟获也没有露面,这便找不到他了。

    -----------------------------------------------------

    对此。如今的马超也只能说。“伯言,看起来,咱们此时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这孟获如今踪迹皆无,对我军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好事儿!但是既然其人是不甘心,想来肯定会再一次卷土重来,对此,我们是等着他。一切奉陪到底!”

    陆逊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他也是附和了两句。如今也确实是这样儿。至少在没有对方踪迹的情况了,其实也只能是如此了,要不然的话,还有什么办法呢。

    找不到孟获,那么就只能是等他自己亲自露面。至于之前自己所说,让主公去问祝融夫人,这个主公连提都没提,这不就说明了,自己主公并不显去逼迫其人吗。

    也是,如果就直接去问她,祝融夫人自然是不会去说什么。因此,己方也只能是用点儿非常手段了,但是显然,自己主公如今还是不屑那样儿的啊。

    像陆逊这样儿的聪明人,不用和他多说,马超的话语甚至一个动作、表情,他就都明白。

    -----------------------------------------------------

    简单说了几句后,陆逊也离开了,毕竟已经是挺晚了,之前酒宴结束后,所有人都陆逊回去了,就只有自己别自己主公给留了下来,如今这自己主公也说完了,自己也是该告退了。

    马超点了点头,毕竟已经是挺晚了,所以马超没有什么事儿,自然是不会留陆逊。对他来说,无论是陆逊还是自己,其实都要好好休息才是。明日还有明日的事儿呢,今夜就是早休息,休息好才行。

    终于到了和兀突骨商定好的日子,这一日,兀突骨带着乌戈国的三个将领,然后是三万乌戈国的藤甲兵和三万步兵,开赴了三江城银坑洞。他们有信心,一定能把马超凉州军打败,再一次夺回银坑洞。

    反正无论是兀突骨还是孟获,对此都是很有信心。毕竟他们自认为,这实力在这儿摆着呢,他们也不相信,马超凉州军是一下就破了乌戈国的藤甲兵。

    -----------------------------------------------------

    这在整个南蛮都发生不了的事儿,在凉州军那儿,就能发生?

    确实不是兀突骨自大,哪怕他也知道,对付马超凉州军,是不能小看了他们。但是己方的藤甲兵,难道就能小看了?所以……

    马超凉州军不碰到己方便罢,只要他们碰到了己方,那么自己一定要让他们知道知道,己方的厉害。藤甲兵在整个南蛮地界,那都是数一数二的,只是他们凉州军没有见过而已。但是如今呢,很幸运,他们却是有幸见到,这连南蛮的人也很少见到的藤甲兵了。

    反正除了火之外,兀突骨还真是,什么都不怕。而他也真没认为,马超凉州军一下就能找到己方藤甲兵的这么一大硬伤。真要是如此的话,自己也别去帮孟获了,直接回乌戈国,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吧。可不是吗,要真是那样儿的话,自己可不只能是如此了吗?

    -----------------------------------------------------

    就在马超还在继续想着,孟获到底是跑到了哪儿去的时候。乌戈国国主兀突骨和他三个手下加上孟获他们,已经是距离三江城银坑洞越来越近了。

    这一日,他们在半途遇到了孟获的残部。就是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

    当孟获看到两人的时候,是差点儿没认出来,心说这是金环三结和阿会喃吗,要真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两个乞丐。

    确实,如今的两人,那可是比孟获落魄多了。毕竟孟获是带着三千多人去了乌戈国。找到了兀突骨。但是他们两人却真是没有地方可去,因为银坑洞被马超凉州军所占,他们根本就不敢回去。回去的话,只能是投降了,但是如此,他们不甘心。

    但是往前走。那上哪儿去?他们不是没朋友。但是那几个,距离他们实在是太远,所以如今连吃饭都成问题的两人,还带着一百多号人,可真是没有辙了。

    -----------------------------------------------------

    结果两人没有办法,实在是无奈,就只能是一面让残兵去林中打猎,维持温饱。另一方面就是,他们变成了拦路打劫的。变成了打家劫舍的匪徒。

    这也不是什么怪事儿,反正不止是大汉有山贼,这南蛮也是一样儿,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但是要说两个洞主变成了土匪,那么这个,倒也真是有点儿怪了,可……

    两人也实在是被逼无奈,这也才是第二日干这事儿,之前一天虽说也是干了,可却什么都没有捞着。这新一天到了,本来两人以为能劫个肥羊之类的,结果却是碰上了孟获。

    这也幸好是碰到了孟获,要不两人肯定要被兀突骨给灭了。他们当然是不敢劫兀突骨的人,可架不住手下有那不开眼的,所以这就差点儿被灭,要不是孟获发现了两人,他们可能还真就要去见阎王爷了。毕竟兀突骨身为乌戈国的国主,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更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基本惹到他的,到如今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

    -----------------------------------------------------

    兀突骨一看,心说原来是孟获手下,这他就不好说什么来,让士卒退下后,他直接对孟获说道:“我就说吗,原来是自己人啊!贤弟,如今正值有人之际,却是让他们加入咱们,一起去银坑洞吧!”

    孟获一听兀突骨这话,他又何尝不知,这是自己兄长给自己面子,给自己台阶下啊。要不就凭自己兄长这个性格,两人就算是死千百次,那都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是连忙道谢,不过兀突骨就是一笑,“‘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贤弟何必如此客气呢!”

    孟获这个时候是瞪了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一眼,他厉声道:“你们俩还不来谢过乌戈国主!”

    两人一听,乌戈国主?他们一下就吓了一跳,他们总算是知道对面在马上,在孟获旁边的人到底是谁了。这不就是南蛮只闻其名,却未见其面的乌戈国国主兀突骨吗,真是没想到啊,这孟获居然是认识对方。

    -----------------------------------------------------

    这至于为什么两人认为孟获认识兀突骨,而不是说他去帮兵,说服其人来的呢,那这个自然是有一定原因的。

    第一,孟获这个时候什么都没有了,两人可是清楚。而且马超凉州军实力如何,孟获一样儿清楚,而且对方也不傻,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吗。那么在这样儿的情况下,对方还能带兵前来,并且看着是这么多人,连传说中的藤甲兵都带来了,这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吗?

    第二就是,两人多少可都听说过,兀突骨其人的性格,不说是比较怪异,但却也真是差不多少了。至少如今兀突骨能带着这么多人马,甚至亲自来了,这不就说明了问题吗,如果说他和孟获之前不认识,两人关系不好的话,他会这样儿吗?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都不傻,所以稍微一想,就知道了不少东西。毕竟有些东西虽说是道听途说,但是这事儿“无风不起浪”啊,传言也不都是没有依据根据的,所以……

    -----------------------------------------------------

    这个时候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是不经意对视了一眼,其实就是两人暗中交换了一下意见。而他们两人的意思已经是很清楚了,本来要说在没有看到孟获之前,他们两人确实还做梦来着,虽说他们如今也没有什么实力,但他们却是还想着,能不能趁此机会,给孟获来那么一刀,直接杀了他,或者反叛他,把他生擒,然后交给凉州军。

    如此一来的话,自己两人投靠凉州军,也算是有了投名状了。虽说要让他们什么都不做就投靠凉州军,他们确实是不甘心。但是两人却想过了,要是带着孟获,或者直接杀了孟获,再去投奔,他们认为这事儿已经是挺好。

    毕竟两人可都知道,孟获对于凉州军的重要。至于说杀了其人,如果真要是生擒不了的话,那么两人也只能是痛下杀手了,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啊。

    -----------------------------------------------------

    所以两人之前,其实也有等着机会的意思在里。虽说他们一直都没有看到孟获不假,但是两人知道,只要孟获也是往东南的方向跑,那么两人肯定能再次见到他。

    但是两人显然是没有想到的是,如今再一次看到孟获,居然是这个情形。人家有兀突骨这棵大树,两人还能打什么主意。不管是什么主意,两人都清楚,在人家绝对的实力面前,真就是连个渣儿都不算啊。

    人家兀突骨待了好几万人马,不知道多少,看样儿五六万肯定是有了,所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