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此时就听祝融夫人对带来说道:“孟获那儿你不必担心,我还真看到他了,他如今……”

    自己弟弟什么样儿,自己这个做姐姐的,那真是太清楚了。所以自己也是没办法,要不然的话,自己真说了不知道,那么带来还得这样儿。可自己要说假话,他相信了之后,就肯定不这样儿了。不过知道了真相之后,却不要怪自己这个当姐姐的才好。

    但是对于这个,祝融夫人确实是不怎么去想太多了,因为以后的事儿,以后的东西,那以后再说吧。而如今最重要的,就是让自己弟弟相信自己,说孟优,他那个好友,也算是自己的弟弟,他没事儿,这样儿的话,带来相信了后,一切自然是都好。

    所以,就有了祝融夫人如此对带来所说,至于说真假,带来还真是没去想这个。毕竟在他的印象中,自己姐姐,那从来都没有骗过自己,所以他真是没有去考虑过这事儿的真假,直接就是相信了。

    -----------------------------------------------------

    原来孟优也好,没有什么大事儿,这样儿的话,自己也就放心多了。听了自己姐姐的话后,带来是如此对自己说道。他也确实,如果说他有几个好友,其实说起来,也就是孟优这么一个吧,而且两人也算是有亲戚关系。因为这关系自然是好。

    孟优也是一样儿,哪怕和自己兄长,他也没这么好。但是和带来的关系,那确实是没说的。主要这个也是,毕竟孟获给孟优的压力,也确实是挺大,这是一点儿都没错。至于说带来呢,他们两人接触,都是同龄人。而且算是意气相投,那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大压力。

    所以和自己兄长那个样儿,和带来是这个样儿。这自然是有所差别的。至于说带来呢,其实也都差不多了。毕竟他被祝融夫人这个姐姐所管的,那也是非常严格,因为两人从认识的那天开始。关系就非常不错。毕竟是同病相怜了,一个是自己兄长,一个是自己的姐姐……

    而且最后他们两人居然还成了一家了,这真可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两人最后是无奈感慨。

    -----------------------------------------------------

    而此时带来则对自己姐姐祝融夫人说道:“小弟多谢姐姐告知,要不然的话,却还不知道这些!”

    祝融夫人闻言是在心里叹气啊。她此时心说,我这还不知道呢。你能知道什么。不过就是自己编瞎话,来骗你的而已。希望到时候小弟你知道了之后,却是不要怪姐姐才是,姐姐好像从来都没有骗过你,这如今在人家的地盘上,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祝融夫人从来都没有这么憋屈过,这还不是说就是因为成了人家的俘虏,变成了阶下囚,她就觉得憋屈。其实说起来,还不是这样儿。这真整整让她觉得是如此憋屈的,是,这个被人俘虏,成了阶下囚,确实算。但是也还因为自己夫君、自己的大王遭逢大败,自己如今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所以她才感觉是更加憋屈了。

    -----------------------------------------------------

    但是解决了自己之前所担心的事儿,让银坑洞三老,是再也不准备去按照孟获所安排的去做了,这自己算是满意的。不管怎么说,自己虽说是被敌军俘虏,成了阶下囚,可这却并不代表,不是说自己就一点儿用都没有了不是。

    而今更是看到了自己的弟弟,自己心情真要说起来,那其实还是不错的。只是如果自己和自己弟弟都不被马超凉州军软禁,自己和自己弟弟还有孟优三人要是重获自由的话,那么就更好了。

    不过从如今来看,这不过就是个美好的愿望罢了,一时半刻,那却绝对不会实现的。

    如果说以前马超还知道要己方去用东西来赎人,但是如今他好像没有这个意向。并且自己夫君,自己那大王也不知道如今跑哪儿去了,虽说自己认为他很大的可能是去了乌戈国去找兀突骨搬兵,但是这事儿,谁又能保证就一定是这样儿呢,自己反正说不准就是了。

    -----------------------------------------------------

    祝融夫人此时则是拍了拍自己小弟的额头,说道:“行了,就别跟姐姐客气了。如今你姐夫不知所踪,所以咱们也只能是在马超凉州军这儿忍耐一时,知道了没有?”

    祝融夫人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她那意思也就是说,如今你姐夫不知道哪去了,那么咱们就只能是暂时待在凉州军这儿。要不然的话,就算马超想让你姐夫用东西来赎回自己这三人,可是他在哪儿呢?并且他手中还有什么东西吗,显然,确实是没有了,所以……

    如今自己几人只能是忍着,再忍着,要不然的话,这逃也逃不出去,所以还有什么办法?

    但是祝融夫人后面的话,她也没有说太清楚,其实后面还有话,那就是说,如果你姐夫某一日再卷土重来的话,能打败马超凉州军,那么我们姐弟,包括孟优,可就都要重获自由了,不是吗。

    这不是祝融夫人给带来以希望,而她自己其实就是如此认为的。

    -----------------------------------------------------

    至于说自己的这话,自己的小弟知道不知道,对这个,祝融夫人还真是没担心。毕竟她心里清楚,自己这个弟弟,要说和自己相比,那确实是有不如。但是真要说起来的话,自己话中的意思,所有意思,他肯定都是明白的。

    果然,在听了自己姐姐的话后,带来是坚定地点了点头,而且还冲着自己姐姐炸了眨眼,那意思就是,我都明白!

    祝融夫人一看,心说自己弟弟,果然是聪明啊。这事儿要是换成孟优的话,他肯定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当然这个也不得不说,这孟优和祝融夫人,没有什么默契,但是她和带来,那姐弟两人,默契程度,自然是不用多说了,不是吗。

    最后祝融夫人点头,“好,你知道就好!如此,我也好放心离开了!”

    -----------------------------------------------------

    带来一听自己姐姐的话,他就知道,自己姐姐这是要离开了。想想也是,毕竟马超可不是什么圣人,什么好人,他能让自己姐姐见见自己,显然是有目的的,所以这事儿可能是无限制的吗,因此……

    “姐姐,这就要走了?”

    祝融夫人对自己弟弟一笑,然后说道:“是啊,你也知道,这事儿不可能没有时辰限制,所以……就这,你姐姐我还是因为……”

    她是简单给带来讲了一下,自己为何今日能见到他,说白了,还是因为自己立功的原因,是真正帮他马超帮凉州军和平解决了一件事儿。

    而带来一听,轻叹了口气,直接说道:“姐姐,辛苦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说什么好。

    -----------------------------------------------------

    祝融夫人最后说了两句,就离开了,至始至终,她和带来说话用的,都是蛮语。他们这还不是说防范着马超,只是他们习惯的语言,自然是自己的语言了。

    并且这在凉州军的地盘,他们也只有是用蛮语说话,才让他们认为这如今其实还是在南蛮的地界,哪怕是暂时被马超给入侵了,但是早晚,还会是己方的地盘的。

    至于说马超呢,他确实也没有让懂蛮语的士卒去偷听两人的对话。对马超来说,他还不至于说做这样的事儿,对祝融夫人他们,他确实还不屑如此。并且他心里也清楚,其实自己真要是派人盯着他们姐弟的话,他们必然是有所防范,结果最后,自己得到的东西,真假那可就要难辨了。

    所以与其那样儿的话,那还不如自己直接去威胁他们呢,如此的话,来得更快。

    -----------------------------------------------------

    反正在马超看来,那就是如此,他也不相信,自己真就不要脸面,直接用带来威胁祝融夫人,她不说真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