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结果如此一来,孟获他要是再不喝多,那就真是奇了怪了。毕竟哪怕度数再低的酒,在喝了这么多的时候,而且是如此一个心情,真要是不多的话,那他成什么人了?至少孟获,他确实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啊。

    看到自己所想,终于是成功了,兀突骨显然是很满意。毕竟这要是灌不醉自己这个兄弟,那自己这也太失败了吧。不过还好,这还没用自己使出浑身解数来,孟获就已经要倒下了,这之后自己让人带他去早已给他安排好的住处后,他估计就得倒头大睡,不管其他的了。

    兀突骨确实是了解孟获,孟获这人喝多了之后,还不至于是撒酒疯,所以,确实他唯一能做的,也是不得不去做的,那就是倒在榻上睡觉,至于说起他的,就算是他想,可也是不能啊。而今夜的情况,孟获自然也是知道,这自己还真是喝多了,但是在嘴上,他自然是不会承认的。

    -----------------------------------------------------

    在他看来,这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喝多了,那不就是变相服软了,落到下风了吗。所以在兀突骨说道:“贤弟,贤弟,你这是喝高了,赶紧让人带你去休息吧!”

    结果孟获把头一摇,舌头都硬了,不过却还是说道:“不,我,没多,还能,喝!”

    本来他这个时候是吐字不清,兀突骨也是费了不少劲。这才听明白的。心说,还没多,这已经是多得不行了啊!

    所以他是赶紧叫来了己方的士卒。吩咐道:“带蛮王下去休息,不得有误!”

    “是!”

    结果孟获不想让人来扶他。可是他的身体却是不给力,最后一下就倒下了,不过好在是有人搀扶住了他,这才没有让他给摔了。

    兀突骨大笑,“来各位,孟获高了,咱们继续,不醉不归!”

    -----------------------------------------------------

    众人也是哈哈大笑。“国主!”

    所有人是一起喝了,至于说孟获,那也只能是让几个士卒给抬下去了。他的住处,早已让兀突骨给安排好了,所以只要把他给放到榻上,那么一切就都可以了。但是孟获体重绝对是不轻,所以四个人抬着他,才算是能轻松点儿。不过就这,士卒还在心里抱怨,心说这什么蛮王。这死沉死沉的啊,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不过好歹是四个人,所以确实不至于说压力太大。要是两个人的话,还真是要更累。四个人吗,那倒是好多了。

    于是就这样儿,孟获是被四个士卒给抬走了,一直给抬到兀突骨给他准备好的住所,然后被士卒给放到了榻上。他们倒是想直接把孟获扔到榻上。但是一想,这要是让自己国主给知道了的话,几个人就绝对是要“吃不了兜着走”啊,所以肯定不行就是了。

    -----------------------------------------------------

    而孟获确实就像是死人一样儿。在榻上是呼呼大睡。他不止是醉了那么简单,他也真是太累了。可以说他带着三千多人到乌戈国这一路。他可真是没有怎么好休息过。而且心里想着那么多事儿,他要是能休息好。那才怪了。

    并且更为重要的,他也怕马超凉州军来追捕他,所以睡觉根本就睡不踏实,这个是肯定的。

    直到这到了乌戈国的地界,孟获才算是好。毕竟这是自己兄长兀突骨的地盘,所以自己好友、兄弟不会像杨锋还有木鹿大王那样儿害自己啊!

    而且在酒醉之后,他便直接倒了,这固然是有喝多了喝高了的原因,其实也是孟获太过劳累所致,这个却是没有错的。

    而和孟获这边儿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在兀突骨那儿,众人还是不醉不归呢,看样儿虽说他们不准备像孟获一样儿喝倒。但是看这个架势,估计也要差不多了,可不是吗,就是这样儿啊。

    -----------------------------------------------------

    三江城银坑洞,祝融夫人听了马超所求之后,便去见了洞中的三个族老。她也清楚,这事儿自己夫君之前肯定是和他们几人是说好了,要给马超凉州军点儿眼色看看。但是马超是什么人,自己不认为自己夫君不了解。但是在这和对方激烈大战的情形之下,却是少了最为基本的判断了。

    马超这个人,他会在乎己方的族人吗?答案自然是不会在乎了,如果他马超在乎的话,那必然不会是这样儿。就说从如今的情况来说,如果银坑洞的人真要是给他添麻烦了,那么马超并不介意,再一次举起他那沾满鲜血的屠刀,这事儿他又不是没有干过。可己方却是不能步了烧当羌的后尘啊!

    所以祝融夫人也担心,这事儿肯定是越早越好,自己见见三个族老,也好和他们说清楚啊。

    -----------------------------------------------------

    马超其人,年少成名,威震大汉十三州,那绝对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而且其人更不喜受人威胁,所以……

    祝融夫人也是不得不担心,自己夫君,自己那大王想法倒是不错,可最后要是自己不出面的话,他那样儿会害了其他的族人的!对此,祝融夫人肯定是不想看到,所以她心里清楚,自己是要赶紧去见银坑洞的三个族老了。把这事儿说清楚后,让他们可别再轻举妄动,就老老实实待在银坑洞。等着自己大王回来,却是比什么都强啊。

    还别说。比起孟获来,他夫人祝融夫人,那肯定是个更明白的人啊。但是怎么说呢,其实也不能说孟获他就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相比之下,当然他是激动了,是没有想那么多,可祝融夫人却不一样儿。这个也算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其实也就是如此。至少如今孟获要再仔细考虑一下的话,他就绝对不会是如此去安排,因为他也知道这些,不会那么做。

    -----------------------------------------------------

    马超是让崔安和孟达跟着祝融夫人一道去的,不是马超不相信他,关键是他倒是不怕其人给跑了,但是要是祝融夫人搞点儿其他的小动作,那自己也不知道的话。就要出问题啊。所以崔安是防止祝融夫人逃脱,而孟达,就是监视其人的。几乎是时刻都得在她身边儿,看着她。哪怕有时候不能,可也不能距离远了。

    也就是祝融夫人是个异族的女子,要不然的话,哪怕这个时候,男女大防还不是明清那样儿,可也不是说随随便便就能距离那么近的。而且连带着吃喝拉撒,都得跟着,还不能距离远了。这可真是,不用多说了。

    三人三骑。来到了银坑洞,早已有人是禀报了洞中的三个族老。所以他们这个时候,是都出来了,当然不是来迎接崔安和孟达,是为了祝融夫人,他们才来的。

    见到祝融夫人后,三人给祝融夫人见礼。

    -----------------------------------------------------

    当然祝融夫人也一样儿,下了马给三人施礼。这个说起来,她是孟获的妻子,但是三个族老,那却是族中的长辈,所以她当然是要给三人行礼的。

    见过后,三人中的一老者直接问道:“不知祝融夫人前来,是为了何事?”

    祝融夫人苦笑了一声,“如今我为凉州军之阶下囚,今却是马超让我来和三老商谈一些事宜来了!”

    三老一听,是彼此对视了一眼,听了祝融夫人的话后,他们就知道,对方是做什么来了。马超派来了,那无非就是和自己三人谈判吗。不过这孟获临走之前,还特意是安排了一些东西,这要是不去实施的话……

    三老对马超凉州军,自然是抱着敌视的态度,这个是肯定的。别说是他们了,就是银坑洞中的其他南蛮族人,也是这样儿。

    -----------------------------------------------------

    但是他们也清楚,人家马超是家大业大,势力大、实力强。就说如今蛮王遁走,银坑洞剩下的这些人,那根本就抵挡不了人家的大军的,这是事实。

    可是他们又因为对马超对凉州军的敌视,还有孟获之前的安排,他们却是想着什么时候找个机会,给马超给凉州军点儿颜色看看。让他们也知道知道,这地方可不是汉人住的地方,而是三江城银坑洞,是南蛮的地界,是南蛮族人居住的。

    所以虽说是有点儿矛盾,但是三老已经是决定了,肯定要找机会去给马超添麻烦的,这是肯定的。不过还没等去实施,这祝融夫人就来了。这她一到,让三人觉得,这其中看来还是要多一些变数的。

    毕竟他们也知道了,祝融夫人是被人家给生擒了,而且看这样儿,她能来帮马超,那不就说明,她有什么把柄在人家手上,或者对方是戳中了其人的软肋,所以……

    -----------------------------------------------------

    这在三老看来,自然不是什么好事儿,而且这也真是,让他们更加矛盾了,到底要如何是好啊!

    毕竟孟获之前安排的时候,他确实是没有想,他夫人被人家凉州军所擒,所以这个事儿,他当然没有预料到,那么如今,怎么可能没有变数呢。

    所以三老还是想看看,祝融夫人到底要说什么,虽说知道她是来帮马超的,可是还得去谈判去商量啊,要不然的话,她来此做什么?

    所以三老中间的那位此时便说道:“三位咱们入内一叙,可好?”

    他算是看出来了,或者说三人都看得出来,这祝融夫人是被两个汉人所挟制,所以不用多说了,一看这两人就要跟着她,也不能把人往外赶,这个肯定是不行。

    -----------------------------------------------------

    虽说祝融夫人是要受到崔安和孟达两人的挟制不假,可是谈判的还是她,在这个上面,主事儿的还是她祝融夫人。

    于是就听她说道:“好,三老请!”

    三老对三人点头,然后也都说了请字,就带着三人离开了。他们怎么也不可能就在外面商谈,那露天的地方,肯定是不行。所以三老是带着三人去了他们的竹楼,也就是中间的那个老者居住的地方,也算是很好招待客人吧。毕竟请人去家中坐坐,那才是待客之道,这不止是汉人、异族,其实都是一样儿的。

    六个人到了竹楼,然后直接上去,进了竹楼分宾主落座,等都坐下来了之后,就听还是三老中中间的那位,也是竹楼的主人问道:“祝融夫人,不知道马超让你来此,具体是为了商谈什么?有什么就说什么吧,不用藏着掖着的!”

    -----------------------------------------------------

    虽说其实已经都知道了祝融夫人的来意,但是这话,却还得是这么问,江湖规矩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