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啊,可不是吗,这事儿都怪孟获吗,难道都是银坑洞士卒的问题?显然不是,毕竟这其中有一个最为重要的缓解,一个最为关键的人,这才是最关键的地方,不是吗。

    而兀突骨心里也是埋怨木鹿大王,哪怕他们也不认识,可虽说是没有交情,但是也没有过节。但是听了孟获的话后,兀突骨也是心里暗骂木鹿大王,心说都是一个地方的,可是这木鹿大王却是“胳膊肘往外拐”,这还是不是同为南蛮的一分子了。

    像那样儿的,在兀突骨看来,那就是叛徒,是出卖自己人的奸徒,这样儿的人,应该把他给清理出南蛮地界才行。不过如今来看,显然自己也不会这么做,可要是让自己等到机会的话,自己却是一定要如此。这事儿想想就生气,虽说不是自己遇到的,可是自己好友、自己兄弟碰到了,这和自己遇到,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不是吗。

    所以在听了孟获说完之后,兀突骨一拍身前桌案,“哼!这个木鹿,实在是欺人太甚!”

    -----------------------------------------------------

    这时候就连兀突骨也不管木鹿大王叫大王了,直接就叫他名木鹿。本来就是,凭兀突骨的实力,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儿,看得起你,管你叫一声大王。可要是看不起你,你是什么东西,说白了。毛儿都不是!

    别看木鹿大王是有点儿实力不假,但是在兀突骨看来,确实还不够看的。会驱使猛兽又怎么样儿了,还不是被凉州军给打得是落花流水。

    不过在听到了马超凉州军对付八纳洞士卒的时候,是用火攻,这一下可把兀突骨给吓了一跳,但是他却也没有表露出什么来。但是他也心说。这事儿可真是不好办了,如果凉州军要真也对己方来这么一次火攻,这自己这边儿多少的藤甲兵。也不给人家给杀的啊。

    但是兀突骨转念又一想,这事儿真就有那么巧合吗,这马超凉州军对付自己的时候,马上也来了一次火攻。然后自己大败?自己反正是不相信这个。这也真没有多少让自己信服的啊!

    -----------------------------------------------------

    在兀突骨眼里来看,自己好友,也是自己兄弟,如今算是求自己一次,张了一回嘴,这自己要是不给面子,确实是说不过去。毕竟以自己对他的了解,自己还不知道吗。这他能来,虽说还没有明确开口说就让自己出兵帮忙。但是这意思,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以孟获他那么一个好面子的人,能做到这样儿,确实是很难得。

    而且自己要是所料不错的话,之后他肯定得直接求自己出兵,一定要帮忙,这是一定的。

    孟获此时闻言则是苦笑道:“谁说不是呢,兄长,小弟是遇人不淑,如今却是被南蛮自己人给坑苦了啊!”

    虽说南蛮这边儿的人,很少去同情什么人,但是今日,在此地此时此刻,众人中不少还都算是同情孟获一些。毕竟曾经的蛮王,银坑洞洞主,那么大的势力,那么强的实力,但是结果呢,就是被所谓的自己人给坑了,然后便落魄到了这地步!

    -----------------------------------------------------

    毕竟这事儿,落到谁的身上,谁能甘心?反正在座的众人,是没有一个甘心的。关键还不是说就是实力不如人家凉州军了,主要还是因为木鹿大王的出卖,众人都认为就是这个原因!

    其实他们也看得出来,孟获一样儿是不甘心,很不甘心,可是如此,又能如何?他就收拢了几千残兵,要和马超凉州军去死拼?那绝对是玩笑,没有一个人相信,他靠着几千人就能把马超凉州军给赶出三江城银坑洞的。

    就别说这个了,就是想胜凉州军一次,那都是不可能,所以还奢求什么呢。以前人马比凉州军还多的时候,也没见到孟获银坑洞的人马赢了人家,结果如今就剩下几千人了,还能胜过人家?那样儿纯粹是白日做梦,什么都不用说了。

    还是兀突骨问了出来,“不知贤弟如今的打算是……”

    他都知道孟获要说什么,但是怕他还是不那么太好意思,所以是直接就问了出来。

    -----------------------------------------------------

    那意思算是给孟获一个台阶吧,毕竟兀突骨不在乎孟获是什么实力,有多大的势力,他在乎的就是两人依旧是多年的好友,是兄弟,这其实就足够了。而其他的东西,真就不那么重要了,不是吗。

    孟获一听,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个兄长的意思呢,他当然是了解兀突骨一些的,所以都明白,自己这个兄长可是给自己台阶下呢。在他所有的属下面前,是给自己面子啊!

    所以他也没有藏着掖着,毕竟如今来乌戈国,到底是做什么来了,自己当然是没有忘,记得是清清楚楚。这自己是不好意思,那不错,可是该说出来的话,却是不能少的。而且自己兄长兀突骨都这么和自己说了,如此给自己面子,就怕自己不那么好意思,所以自己要是再不说的话,那就不对了,因此孟获是直接给说了出来。

    -----------------------------------------------------

    此时就听他说道:“兄长,实不相瞒。如今小弟来乌戈国,就是来找兄长帮忙来了!”

    兀突骨点头,这都在他所料之中。他早到知道了,自己就等着这样儿呢。所以他此时是直接就问道:“不知道贤弟具体让为兄如何帮助?”

    孟获一听,是不好意思地一笑,毕竟这算是自己厚着脸皮求人来了。而且兀突骨这儿什么样儿,自己还是知道的,他肯定不会不给自己这个兄弟的面子。但是更为重要的是,这不如今还有他那么多手下吗。这些人,自己却是不得不去考虑。哪怕自己也知道,他们对兀突骨的影响不大。但肯定也是,这些人能同意,当然就是更好了,不是吗。

    所以这个时候孟获是继续说道:“兄长。尽管小弟是不想承认。可是这我却是不得不承认,马超凉州军,确确实实,是有两下子!”

    众人一听,心里都鄙视孟获,心说马超凉州军要是没有两下的话,他们能把你孟获赶出三江城银坑洞?

    -----------------------------------------------------

    如果你孟获承认你自己是饭桶的话,那么咱们也都不说什么了。可你孟获是饭桶是废物,还是说你银坑洞的士卒是饭桶是废物呢?

    所以众人哪怕是没有和马超凉州军对垒过。更是没有见过他们如何,可就单凭马超凉州军把孟获杀得大败,是,这其中也有木鹿大王的关系,而且可以说就是因为他,这倒是不假。可是要说起来的话,这凉州军的士卒要真是也没有什么战力的话,那么会大胜了孟获银坑洞的士卒吗?而且把其人都给逼成这样儿了,并且他如今是落魄到乌戈国来了。

    别人多了不知道,但是一些基本的东西,还是多少知道些的。至少他们就都明白,就说孟获,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其人,可以说其人是个很好面子的人,把自己的面子看得很重,所以想让他如此来求自己国主,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求,这事儿对他来说,如果真不是他被逼得没有办法的话,想来他肯定不会做这样儿的事儿的。

    -----------------------------------------------------

    兀突骨呢,倒是没有他手下想那么多,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这个兄弟孟获,真是被马超凉州军给整惨了,就以他的性格来说,还真是不会这么去说话。至少他就不会承认马超凉州军怎么厉害,是,他就只是说凉州军有两下,不过就这样儿,以前他都不会去说。所以只有如今这样儿的情况,此时此刻,他才会如此去说。

    兀突骨对此点了点头,他当然也知道凉州军的厉害程度,他自然是不会小看他们就是了。

    而且他还知道,汉人总说“不吃一堑,不长一智”,其实就是这样儿。这孟获如今遭逢大败,想来虽说是很不好的事儿,这个自己也认为,可是却并不代表就一点儿好处都没有了。

    反正至少是能让他明白,凉州军的厉害,这怎么能去小看了天下人呢?所以这个也并不是说,就一点儿好处都没有了。至少在兀突骨看来,这个就是好处,因为他明白,自己这个兄弟,以前肯定没怎么把凉州军看在眼里过,而这个时候呢,不用多说了。

    -----------------------------------------------------

    “不错,贤弟之言甚是,这凉州军还真是不能小看了!”

    兀突骨一句话,就把这个凉州军给定性了,那意思,你孟获不小看凉州军,那是对的。而且他这也算是对自己所有手下人说,别小看了凉州军,毕竟人家名声在外,可绝对不是吹牛吹出来的,不是吗。

    孟获一听兀突骨的话,也只能是点头,他都明白,自己兄长这是在提醒他,可别小看了凉州军,这如今你都败了,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之后孟获是轻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说道:“所以凉州军确实是棘手,因此小弟之意,小弟之意便是,往兄长能发藤甲兵两万,还有几万乌戈国的人马,和小弟一起对付如今鸠占鹊巢的凉州军!”

    这孟获也都知道,如果直接和自己兄长说给他什么好处,估计自己得被轰出去。

    -----------------------------------------------------

    所以对兀突骨,他是没那么说,孟获也没敢,他就知道,这自己要说什么好处的话,自己兄长肯定要认为,自己是看不起他,把自己和其他那些外人是同等看待了。这对于两人的交情,可以说是一种侮辱。

    这不是说异族就没有真正的友情,这肯定还是有的,就比如说孟获和兀突骨两人,其实就是如此。

    但是对兀突骨的手下,孟获却是没有太多顾虑,他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他知道,说之以利,就不怕他们不动心,不怕他们不同意。

    所以他对众人说道:“各位,如今马超凉州军虽说是占据了我银坑洞不假,可是我银坑洞的族人还有几个族老,是绝对不会买凉州军的账的,所以到时候,这银坑洞还是我孟获的, 只要我孟获重新夺回银坑洞,那么我一定不会忘了各位的!”

    -----------------------------------------------------

    孟获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就说对于兀突骨这些手下,以前的自己看在兄长的面子上,只要不去交恶他们,那么就没有问题。怎么也不用自己去低三下四的,可是如今,自己都落魄成了这样儿,也确实是没有太多的资本了,不是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