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也有人在心里想了,这自己国主和孟获,那关系,没说的,说是穿一条裤子,那都并不为过,所以自己国主不是看重孟获什么好处,而是因为两人的关系,这才如此。

    这并不是说他孟获实力强了,第一了,自己国主就会去巴结他什么。同样,自己国主也不会因为其人落败,落魄了,就小看他看不起他什么。毕竟两人的关系,确实是能经得住考验的,在南蛮这地界来说,也真是难得得很了。

    别说,兀突骨这手下,也并不都是饭桶,都是废物,也有明白人啊。所以这个乌戈国,不仅仅是藤甲兵厉害,也有明白人,知道不少东西呢。

    可不是吗,还是人才重要,无论是中原的各路诸侯,曹操他们,当然少不了马超。还是说这南蛮地界,各个洞主、首领,没有一个不看重人才的,这都不用多说了,都差不多。

    同样,有人才就也要有不怎么样儿的,算是庸才吧,这也是必然的,都是相对的嘛。

    -----------------------------------------------------

    再一次见到自己好友孟获之后,兀突骨先是表达了一下自己对当初孟获自己进兵益州,去和马超对战,而没有告诉自己的不满后,他便请孟获和他一道去了。他这个时候也确实,有很多话要对自己这个好友。这个兄弟说。

    哪怕兀突骨也知道,孟获是来搬兵来了,但是他对这个事儿。没有觉得什么。至少如今兀突骨还没认为,就和凉州军战那么一次,对方就知道要用火攻来对付己方的藤甲兵?要是汉人真那么厉害的话,自己也真是认了,真认了,什么都别说了。

    真要是自己最为倚仗的,所仰仗的藤甲兵都不敌马超的凉州军。那么自己还能说什么?因此,如此的话,也算是天意吧。这汉人太过厉害。可怎么说,兀突骨也不相信,所以他就算是抱着侥幸心理,他也得带兵去帮孟获。更何况。他和孟获之间的关系,他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那样儿不是他兀突骨的性格。

    -----------------------------------------------------

    兀突骨带着孟获去了他的住所,当然众人也是都跟着一起去了,毕竟自己国主没说什么,那么就代表,所有人都得跟着去。

    到了地方后,众人分宾主落座。然后兀突骨是对着众人,他一指孟获。然后便笑道:“各位,想来这位,各位都并不陌生。有人认识,不过也有几位却还是不知道,我来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便是银坑洞洞主,蛮王孟获!”

    认识孟获的人,那就不用多说了,可不认识他的,在听了兀突骨介绍后,也都知道了,有几个心说,原来他便是孟获!

    这个是要承认,什么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确实是如此。要说孟获,他们之前有人没见过他,所以不知道是他。但是在听了兀突骨介绍过后,就知道了,而且他们当然也是都听说过孟获的,这个也确实是没错。

    -----------------------------------------------------

    然后兀突骨是笑着给孟获介绍了他的那些手下,“贤弟,这位你应该认识了,他就是……”

    “这位你也见过,是……”

    ……

    每介绍一个人后,孟获和对方都赶紧是见过,毕竟都算是有身份的人,所以该有的,确实是不能少就是了。而且主要如今孟获算是作客在乌戈国,所以乌戈国兀突骨的手下,哪怕就算是有再不喜欢他的,也得是在自己国主面前做做样子才行。

    众人都见过了一面后,兀突骨和孟获这才都再次坐下,然后就听兀突骨先开口问道:“今探马没回,所以还不知道贤弟三江城银坑洞的具体情况。不知贤弟能不能说说,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败?”

    兀突骨当然不会相信,孟获失败是没有原因的。

    -----------------------------------------------------

    至少他就知道,孟获败了,可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要不也不至于让人从禺同山给逼回来,躲回三江城银坑洞了。

    但是对于三江城的坚固,兀突骨他还能不知道吗,所以他确实是有些纳闷,这凉州军厉害倒是厉害,可也不至于这么厉害吧。他不认为凉州军就一定攻破不了三江城,可是想让孟获如此大败,他确实不认为这是什么容易的事儿,所以只能是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最后才会如此,要不然的话……

    而因为兀突骨和孟获两人间的关系,所以他对孟获,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他就直接问出来了。并且他也都明白,自己这贤弟,也是了解自己的脾气秉性,所以哪怕他自认为他自己不好意思说,但是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却是没有办法,是不得不说。自己这儿还有那么多人呢,自己可以做主,直接拍板儿,就带兵去帮忙,但是众人的意思,也重要啊。

    -----------------------------------------------------

    孟获一听兀突骨的话,他心说,来了,最为关键的地方,这可是到了啊。

    他都明白兀突骨的意思,毕竟两人间的关系莫逆,而且也算是都比较了解对方了,要不然能成为至交好友吗。所以他不怪对方什么,哪怕孟获确实是认为,这就是自己的伤痛,是自己的伤口,一般人要触及的话,自己自然是要不爽,可是自己这个兄长所问,那自己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不是吗。

    反正自己也不是没丢过人,更是丢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其实这一次自己三江城银坑洞也丢了之后,自己就知道,这已经是把人给丢大发了。如果说其他人,不知道的话,那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要等各路洞主、首领的探马回去了之后呢,那自己的事儿,还不要整个南蛮尽知的程度吗。

    -----------------------------------------------------

    因此孟获他很明白,这自己其实从输给马超的时候开始,自己逃走,就已经是丢人丢到家了,丢到了全南蛮,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如今呢,这乌戈国的众人,倒是还不知道,就只知道自己把老窝给丢了,但是具体的事儿,却还得自己说啊。

    自己是明白自己兄长的意思,他是能做主出兵,但是要有更多人的支持,那就最好不过了,所以他让自己说一说当时具体情况的用意,不止是他想要知道,也是让自己说给众人听的。

    所以孟获自然是没有藏着掖着,他刚开始便说道:“想来兄长一定是八纳洞的木鹿!”

    兀突骨一听,稍微一想,就点了点头,“不就是那个会驱使猛兽进攻的木鹿大王吗!”

    孟获是因为他恨木鹿大王不行,所以如今想让他直接去叫木鹿大王,这事儿基本不可能。但是兀突骨和其人也没有什么过节,因此他自然是没有想法,直接就称呼木鹿大王了。虽说他不知道这个事儿到底和八纳洞的木鹿大王有什么关系,但是他知道,肯定是和他有关就是了。

    -----------------------------------------------------

    孟获闻言点头,然后对着兀突骨也是对着众人,他再次说道:“不错,兄长所言不错,正是这个八纳洞的木鹿,就是因为他,小弟这才有了如此大败!事情是这样儿的,当初……”

    接着,孟获便把马超凉州军到了三江城之后的事儿,是原原本本都说了出来,还真是没有什么隐瞒的。虽说在场有不少人不假。可是在孟获看来,自己这还是给自己兄长,兀突骨说的,至于说其他人,那不过都是陪衬而已,自己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反正自己丢人都丢到家了,自己如今也算是“豁出破头撞金钟”啊,自己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呢,自己兄长想听,想让自己说,那么自己自然是要言无不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结果兀突骨和众人一听孟获所说,心里都是没能平静啊。可不是吗,如果说孟获要真是直接就输给了凉州军,没能打得过人家的话,众人就都不得不去再重新认识一下,这凉州军到底是有多强。可是如今的情况,不用再多说了,孟获已经说清楚了,这可不全是他的问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