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孟获他还真就知道,这些士卒最想要的是什么。说白了,还不就是回家吗,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三江城银坑洞被入侵被人占据,这还真是第一次发生这样儿的事儿,以前自己想都没想过。至于说自己手下这些士卒,估计和自己也差不多了,同样儿,他们也不会有几个能想到这样儿的事儿。

    但是如今,这事儿却实实在在发生了,如今自己和众士卒都变成了无家可归,或者更准确来说,是有家难回啊。自己倒是想回去,众人也当然是一样儿。可是马超呢,他可能让众人回去吗?他倒是可能想让自己去自投罗网,自己会去那么做吗?

    孟获知道,自己回去,也只能是光明正大地回去。比如说和马超谈判,再比如说,自己直接带着人马带着帮手杀回银坑洞。除此之外,是没有其他的了。

    -----------------------------------------------------

    因为他心里也都清楚,自己要是偷偷悄悄回去的话,那么肯定,马超凉州军要发现,并且一定是要追捕自己,那直接可真是回去自投罗网,不是吗?

    那么如此的话,自己其实也只能是有之前那么两条路,可比起前者来,自己当然是更希望自己带着人马杀回去了。到时候给凉州军杀个人仰马翻,自己是重新夺回自己的地盘。把马超凉州军给赶出三江城。

    这不是一点儿可能都没有,当然前提还是自己先收拢残兵,然后去找人帮忙。这次不能再找像杨锋还有木鹿大王那么不靠谱的人了。自己怎么也得找寻个靠谱点儿的啊。要不然的话,再像杨锋还有木鹿大王那样儿对自己,那自己可真是,肯定要再别狠狠坑一次。

    再来一次的话,自己也保证不了,还能像之前那样儿,能安全逃走。就这。之前自己还是费了大劲,也是运气好,所以才跑了。要不然的话……

    -----------------------------------------------------

    于是在听了自己大王的话后,那个银坑洞士卒中的头目直接是对着众人喊道:“和大王杀回去,我们要回家!”

    他这绝对算是煽动众人了,结果众士卒也是都喊道:“和大王杀回去。和大王回家!”

    孟获一看。心说真是军心可用啊。如果说自己手下都是如此的士卒的话,那么还何愁胜不了马超的凉州军呢?只是可惜啊,很可惜,这自己手下不可能都是这样儿的士卒,所以自己也是有了如此失败,被人马超给占了老窝啊。

    其实这事儿只要孟获他一想,就觉得是无比憋屈。真是这样儿,以前他输了那么多次。被马超给胜了那么多回,甚至都被人家俘虏了三次。他都没有这样。但是这一次,他是确确实实,是心里不爽透了,而且孟获也知道,这便是平生的奇耻大辱,甚至比自己被俘虏了,那还要让他不能去接受。

    -----------------------------------------------------

    被俘,他是直接被俘了三次,所以真要说起来的话,孟获其实也习惯多了,不过说起来这被人给占了老家老窝,确确实实,是有生之年的第一次。之前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事儿,直到马超凉州军到了三江城……

    孟获他心里确实是一点儿都不甘心,但是他也知道,这就和自己被人家给俘虏了一样儿。要说那个时候,自己不也是这样儿吗,可结果呢,自己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是无赖,去赖着,什么都不承认,最后让马超给自己放了拉到。

    至于说赎回自己的东西,那多了少了的,其实都无所谓。是,自己也舍不得那么些,但是这又能如何呢?那种情况下,自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而如今自己三江城银坑洞被马超凉州军所占,自己没办法,暂时是打不过人家,只能是跑,所以自己只能去收拢残兵,然后再找人,一起对付马超了。

    -----------------------------------------------------

    虽说孟获是不甘心,但是他也明白,比起自己第四次被擒来说,这如今自己还自由,那不比什么都强吗,总比自己和自己夫人自己弟弟,甚至还有带来,一起都陷进了马超凉州军那儿强多了吧。

    所以孟获也只能是如此来自我安慰,毕竟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办法认为自己不失败。他哪怕再不承认,再赖,可是面对着不到百人的残兵,连自己老窝都被人家给占了,他心底也不得不说,自己是失败了,是败在马超手里了,简直是太失败了。

    不过虽说是如此想法不假,可孟获却依旧没有太过气馁。对他来说,他依旧是那个心里对说是承认自己失败,可嘴上却从来没有认输过的蛮王孟获。并且他这次认为,怎么也该是自己时来运转的时候了,以前没赢马超凉州军,不是没有原因的,主要就是自己遇人不淑啊。无论是之前孟优回南蛮给找来的杨锋,还是之后自己回三江城,带来所请来的木鹿大王。

    -----------------------------------------------------

    真说起来的话,在南蛮倒是挺有名,是有势力也有实力的人。一个是银冶洞的洞主,另一个则是八纳洞的洞主,可是坏事儿就坏在这两个人的身上了。要是没有他们的话,自己焉能有这么两次大败?

    可是孟获也都清楚,都明白,如今可不是自己去抱怨的时候。如果真要说抱怨的话,其实自己倒是有很多去抱怨的了,那样儿的话,自己还有那么多时辰去做这个吗?

    所以孟获都知道,如今自己只能是,就两件事儿,第一收拢残兵,第二便是早一个真正值得自己信任的帮手,到时候卷土重来,去对付马超凉州军。自己真不信那个邪,他马超凉州军能胜一次、两次、五次、十次,但是能一直就胜下去,百次?千次?

    因此孟获对自己确实是没有放弃过什么,至于说被马超凉州军给擒住的几个他的至亲,还真是被他给特意忽略了。

    -----------------------------------------------------

    孟获确实是特意给忘了,或者说他真是不愿意想起。当然,这肯定不是他不想去救自己的夫人、弟弟还有妻弟,只是他也知道,如今自己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去救他们?

    如果说马超要物资的话,自己还有什么了?那么没有,达不到马超的条件,自己还能如何?

    因此,孟获也知道,要物资要东西的话,马超不会让人来找自己。而他只要和自己谈判,那就绝对不是要这些。至于说他到底要什么,这个还真是,自己其实也不知道。

    但是他应该是想要让自己投降,但是自己会那么做吗?答案当然是不会,自己不会去投降他马超,自己的目的还没有达到,说什么,都不行!

    而此时银坑洞士卒那个头目是小声问询自己大王,“大王,不知大王如今还有何打算?”

    这么去问也就是说,如今咱们都上哪儿去啊?他也不认为,就这点儿人,就能和马超拼。

    -----------------------------------------------------

    孟获一听,是把还在皱着的眉头微微舒展开来,他也知道,在这么多士卒面前皱眉,确实不是一个什么好事儿。

    不过他确实也明白,自己这些士卒,多少也都明白些自己的想法。如果说老窝都没有了,自己要是还能谈笑风生,想来他们肯定不相信,那样儿的话,其实也不会是真正的自己,不是吗。

    此时此刻,孟获是对着众士卒大声道:“各位,咱们如今当务之急,肯定是要在路上收拢我军的将士,然后,然后本王之意便是,去找帮手,一起共破马超凉州军!”

    众士卒一听,还别说,自己大王如今给出来的想法,也真是如今最应该做的了。至于说能收拢多少人马,这个是不一定,反正都是看自己大王的了。而找帮手,请援军,这个还是要看自己大王的啊。

    -----------------------------------------------------

    第一更,之后还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