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孟获休息完后,他这刚准备上马,结果就听远处有声音响动。虽说不是战马的马蹄声,可以孟获的经验来判断,至少有不下百人,全都是人。

    他心说坏了,这莫非是马超的追兵到了。他知道,这要真是马超凉州军的追兵的话,自己就只能是两个选择,要不就是再一次躲起来,要不就是赶紧上马逃跑。

    就是一刹那的时间,孟获便选择了上马逃跑。因为他想了起来,这对方好像没有战马的马蹄声,那么都是步兵,这自己还怕什么,直接上马跑不就完了。所以他打定主意之后,是直接上了战马,然后拍马就跑。如今他所想的就是,赶紧逃走,要不然的话,被人给追上了,自己只能是束手就擒了。

    是,自己能和几十个士卒拼一下,可再多人的话,不到一百也没问题,可之后呢,谁知道要再来多少。那么自己如今就只能是跑,所谓是“光棍不吃眼前亏”啊,不跑做什么?逞英雄?那肯定是不行,到时候别英雄倒是没当成,反倒是成了狗熊啊。

    -----------------------------------------------------

    这个还真是,孟获他此时此刻,也真是比较清醒,他算是知道了敌我双方的优劣。可惜他暂时还没有想到,对方就一定是凉州军吗?可要不是凉州军,应该是谁,他其实并不难知道。

    只是被凉州军给打怕了,孟获也没多想,是上马就跑,生怕被凉州军给抓到。

    而等他真正跑除了一段之后。他这才想了起来,这真就是凉州军来追自己了?如果万一不是吗,那么这。也许就是己方的残兵啊!这不是没可能的事儿,自己倒是觉得非常有可能。甚至就是!

    孟获是一手带着战马,一手一拍自己的额头,心说孟获啊孟获,你可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这如果不是凉州军的话,你还怕个什么劲儿啊!这自己也真是,至于那么害怕马超的凉州军吗,这。唉,实在是丢人现眼。

    为了证明自己所想,所以孟获只能是在一次躲了起来。

    -----------------------------------------------------

    他倒是要好好看看,这到底是不是凉州军。真要是的话,自己只能是暂时继续躲着了,眯着呗。可要不是的话,自己正好是收拢几十残兵,也好壮大一下自己的队伍。要不就自己一个人,也真是,实在是太单薄了啊。真是没有什么实力啊。

    而且冷静下来的孟获仔细想了之后,他发现,这如果真是凉州军的话。为何自己没有听到大批的战马马蹄声,这却是和自己所知道的很不符啊。如果说是凉州军,他们不可能不派骑兵来追击自己,所以……

    孟获能确定,八成是己方的残兵,至于说马匹,真是没有多少了,不是跑了,就是被凉州军给抢走了。真正剩下的,那也只能是极少数而已。毕竟是己方败了。可不是己方胜了。

    而差不多过了两刻钟左右,孟获终于是看到了追兵的真面目。果然……

    -----------------------------------------------------

    真不是凉州军,是自己的人马,是银坑洞的残兵啊!孟获一看自己的队伍,是差点儿没哭了。这个人就是这样儿,什么东西,你有很多的时候,你基本不会太过珍惜,要不也是有限度的,你不可能什么时候都是一个态度。

    可一旦哪一天真正失去了的时候,你就会怀念了,知道要怎么去珍惜了。

    就比如说孟获吧,其人作为三江城银坑洞的洞主,这一片最大的势力,最强实力的一个蛮王。他在整个南蛮,那也是能排得上号的一个,说是第一,其实并不为过。

    但是即便如此,在他有着最大势力,最强实力的实力,他真是没觉得自己这些人马有什么,反正自己知道自己的实力,也知道自己有多少人马,他真是没有太大太多的感觉。

    可随着和马超凉州军的激战,这么多时日,这么多次交战,他的实力是越来越不行,人马是越来越少,孟获也真是发现了,自己这人马的重要性,珍贵程度啊。

    -----------------------------------------------------

    尤其是在他只有一个人逃走,此时此刻,就只有自己一人和一匹战马的时候,他是真正感觉到,自己人马的无比重要。他就知道,如果自己此时此刻,还能拉出来一万人马,那么走到哪儿,别人都不敢小看了自己。

    同样儿,自己要是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人,单人单骑,那么好,走到哪儿,估计人家都不会高看自己一看。是,自己有势力有实力,更是蛮王,可说起来,那还不是之前是从前吗,以前有人马有实力,别人当然是不敢小看了自己,可如今呢,要是什么都没有,还能让人如何去高看你。

    所以,对于人马的重要性,孟获他其实是深有体会。所以在看到了不到百人的残兵之后,他可真是热泪盈眶。孟获知道,这便是自己如今的家底了,以后还会有更多,但是如今,这不到百人,却也是弥足珍贵。

    -----------------------------------------------------

    孟获是擦了擦眼睛,然后是从隐蔽之处出来,结果他这么一出来,给南蛮军银坑洞的士卒吓了一跳,不少人都是被吓了那么一下。

    没办法,他们虽说也算是警惕了,也算是小心谨慎了,可孟获躲避之处,却是非常隐蔽,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结果这个时候,突然是冷不丁窜出来一个大活人,还有一匹战马来,这也确确实实给不少人都吓了一跳。

    很多人都是手中紧握兵器,摆出了一副要死拼的架势。结果再仔细一看,原来是虚惊一场。这哪是敌人啊,不是凉州军,敢情是自己大王啊,没想到自己大王居然是在这儿!

    孟获笑着对众人打招呼,“我南蛮军的勇士们,原来你们还在!战神与你们同在!”

    孟获虽说不太相信战神,但是他却知道,己方士卒们倒是很信这个。所以他的意思就是说,战神保佑你们平安了,你们都没事儿。

    -----------------------------------------------------

    其中一个头目对孟获说道:“大王,原来大王在这儿!弟兄们,快来见过大王啊,大王在这儿!”

    这孟获一看说话的人,他真是不认识,那么就说明对方的官职不大,顶多就是个什长百长之类的。

    这孟获他自己的人马,和汉人都差不多,他也让士卒当什么什长百长,什么裨将之类的,基本都有。

    对他来说,只要是汉人的好东西,那么能学习的,肯定是要学习的。他听说汉人的话,叫什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孟获认为,自己只要能做到如此,那么自己这银坑洞,何愁不进步呢。

    -----------------------------------------------------

    还别说,孟获确实是一个比较有思想有想法的人,至少是比一般般的南蛮人强很多。要不他能有之前的那么大势力,那么强的实力,这都不是没有原因的。

    而且他还没当上这个蛮王的时候,他就已经想了,到底要怎么从汉人那儿拿到最好的东西,改进自己南蛮的生活水平。可惜他一直都没有实现,等到他自认为自己有了实力的时候,却是没想到,这汉人可比自己想象得要厉害得多得多啊。

    但是哪怕如此,他却也没有放弃过,直到如今。

    所有人的银坑洞士卒都给孟获见礼,“见过大王!”

    孟获一看,看来这些果然,都是自己银坑洞的人马。可惜自己一个洞,被马超打残了那么多,可却还有十几万人,所以自己也不知道他们都叫什么名儿啊。好像真一个都不认识,孟获心说,这让自己如何说呢。

    -----------------------------------------------------

    不过这其实都是小事儿,对于孟获来说,这也没有什么的,他直接对众人说道:“各位都是我南蛮军银坑洞的勇士,可惜我们的家园却是被马超凉州军入侵!今日,我孟获便再次立誓,一定要带领大家,重返家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