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说祝融夫人她没认为,自己答应了马超所提,这个对己方就半点儿好处都没有。可她真是不想承认什么双赢,所以对马超这话,她是没有再接下去。

    最后马超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位祝融夫人,她却是不想对此多说,那么既然如此的话,自己还说什么呢,也别那么自讨没趣儿了。

    所以他只好是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今日便请夫人出手,以安银坑洞南蛮众人之心,如何?”

    知道马超是有些迫不及待了,而且肯定也是越早,对他的好处就越多,所以祝融夫人也没有去反驳,直接是点头同意了,“也好,就依马将军!”

    “好!祝融夫人,望咱们能合作愉快!”

    祝融夫人闻言没多说,不过是给了马超个白眼。

    -----------------------------------------------------

    不过怎么说呢,更多的,马超却是觉得,这美人不愧是美人,虽说以如今这汉人的眼光,确实是欣赏不了异族的美女,但是马超的眼界毕竟是非常广阔的,所以祝融夫人的一记白眼,让他觉得,还依旧是风情万种,确实,美人的一记白眼,也是非常漂亮的。

    看着马超之前的表情,祝融夫人就生气,不过她也没再给他白眼了。因为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马超绝对是和其他的汉人不一样儿,其他人看自己,倒是都没有什么,可这马超的眼神,倒是有很大的不平。

    所以祝融夫人就明白。这马超是一个更有眼光的人,和其他人的眼光不一样儿。是啊,对于能欣赏自己的人。祝融夫人都认为其人有眼光,比如说马超。哪怕她看着马超是很不爽。可是也不得不承认,和其他人比起来,这马超是很有眼光的一个。

    怪不得其人是凉州军的首领,这仔细一想,也真是,不是没有道理啊。

    -----------------------------------------------------

    最后马超是对祝融夫人说道:“祝融夫人,还望你能和我军好好合作,如此的话。你一定能见到你弟弟的!”

    马超那意思也就是说,只要你祝融夫人能好好合作,那么之后肯定让你和带来好好见一面,就是这样儿。

    对此,祝融夫人只能是点点头,她也知道,这马超求自己办事儿,肯定不给自己好处,那不可能。所以他也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除了人身自由之外。那就是见自己弟弟了。因为之前自己虽说也知道自己弟弟被俘,可是却没有看到他,这如今马超说自己办成事儿了后。自己就能看到他了,这确实是挺好。

    毕竟自己如今最牵挂的,除了自己夫君之外,也就只有自己这个唯一的弟弟了。父亲临终前的话,自己到了如今也没有忘,自己自然是要照顾好带来,没什么说的。

    -----------------------------------------------------

    祝融夫人是难得地对马超点了点头,那意思自己是同意了,马超也对她点了点头。至此他确实是明白了,祝融夫人彻底在这上面。那是彻底和自己妥协了。

    当然了,她也可以选择不妥协。那么后果,自己也只能说,一个是不堪设想,另一个就是后果自负,其他的,自己也没有什么说的了。

    这说自己是逼迫她也好,是威胁她也罢,反正自己确确实实,她祝融夫人要是不答应和自己合作,她不去妥协的话,那么自己也只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儿了,不是吗。

    可她要是给自己面子,那么自己自然也给她面子,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毕竟这面子,自己给你的,那行,算是面子,可自己要是不这样儿,你一个阶下囚,还算个什么呢。

    不是马超看不起她,主要如今其实还是自己占据着主动,你祝融夫人要是不识时务的话……

    -----------------------------------------------------

    “祝融夫人你需要什么,就和我说,我军一定是配合就是!”

    祝融夫人闻言,便和马超说了一下,马超听着直点头。其实祝融夫人所要求的很简单,不过就是她要亲自和银坑洞的几个族老会面,见一下面,由她亲自去劝说一下他们。当然了,她肯定不是让他们去依附马超凉州军,而是她要劝说他们一下,可不能轻举妄动,要不然,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啊。毕竟她也算是看出来马超的坚定来了,这事儿不是闹着玩的。

    而和汉人一样儿,大汉有的村子,尤其是一个就那么一个姓或者几个姓氏的村子,基本都有几个族老,就是族中年纪比较大,威望比较高得几个老头儿。这在南蛮这儿,孟获的银坑洞,也是一样儿,他们银坑洞也有三个族老,年纪都不小了,都六十多岁了,所以在银坑洞这儿,还真是德高望重,很有威望的三个老头儿。

    祝融夫人和他们比较熟,几个老头也挺喜欢她这个晚辈的,所以都没说的。

    -----------------------------------------------------

    最后马超让士卒带祝融夫人下去了,实际就是她去找银坑洞的几个族老了。

    当然马超不怕她跑,因为他知道,祝融夫人不傻,如果她敢跑,敢有小动作的话,可别忘了,她亲弟弟还在自己这儿呢。而且自己这儿还有个孟优,所以还拿捏不了她了?

    马超就知道,以祝融夫人的聪明,她当然明白,自己既然是敢让她暂时自由,那么必然是有能拿捏住她的存在,比如说带来,所以她还敢轻举妄动?难道真就认定了自己,不敢去动带来不成?

    马超不认为她祝融夫人是吃定自己了,如果她这是如此想法的话,那么自己也只能说,真是大错特错了。她要真敢那么做,真有如此想法,那么自己一定要让她知道一下,什么叫后悔。不信的话,其实可以去试试,这事儿自己不是不敢,别看自己是有顾虑不假,但是再有顾虑,可却不代表自己就不敢不是。

    -----------------------------------------------------

    所以其实祝融夫人也都明白,她也知道马超的优势,所以她确实是不会轻举妄动,只能是乖乖去见银坑洞的三个族老,劝说他们,别惹了马超。

    祝融夫人离开后,马超是笑着对众人说道:“各位,不出意外的话,这银坑洞暂时,就算是太平了!”

    马超那意思也就是说,如今我军驻扎在这儿,那就是没有什么问题了。要还是之前的话,众人却都是不得不小心谨慎,不得不去防范着银坑洞的那些南蛮族人。但是如今呢,相信只要祝融夫人出手,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

    是,如果说他们刚惹事儿,挑事儿的话,那么己方大军可也不是吃素的,对他们,绝对不会手软就是了。

    -----------------------------------------------------

    众人中不少都笑了,而陆逊是直接拱手说道:“恭喜主公,如今银坑洞安定,是时候追击孟获,看其人在何处了?”

    马超一直也没有让人去追孟获,因为他也知道,这肯定追不上。所以自己只能是等孟获他再到什么地方,自己再带着人马去,这样儿的话,应该是挺好,不是吗。

    不过如今陆逊这么一提醒,马超倒是想了起来,这自己也确实,还没让人去追查其人的行踪呢,这难道还非得等他到了哪儿之后吗,所以这个时候是应该派人去了。

    所以他是点了点头,“伯言之言不错,此时我军确实应该如此!”

    然后他叫来了己方士卒,直接让己方的探马,去寻找孟获踪迹,一定要查探到他如今到哪儿去了。

    对于马超来说,他是认为,孟获肯定是往更远的地方跑了,至于说上哪儿了,这个自己也不知道。

    -----------------------------------------------------

    毕竟真要说起来的话,其实哪儿都有可能。孟获他确实是不一定往哪儿跑,东西南,都是有可能,北面倒是不可能,因为北面是自己的地盘。

    那么其他三个方向,哪个都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至于他孟获跑哪儿去了,自己和众人也只能是等着探马的消息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