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每个人可是都有着软肋的,众人认为祝融夫人的软肋,其实不是孟获,而就是她唯一的弟弟,带来!

    这么说,那可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而是有根有据的,要不众人不会这么去认为。因为据说当年祝融夫人和带来父亲去世之前,是特意嘱咐了她这个当姐姐的,一定是要照顾好她这个唯一的弟弟。

    异族和汉人确实是相差不小,虽说也不是就一定要让女子继承这个继承那个,但是却并不是说女子就不可以担当大任了,显然在如今汉人的地方,这个就不用多想了,可在异族的地方,说白了,还是以实力为尊的,你自身的本事,那不就是实力的一种吗?

    所以对于自己的女儿如何,当父亲的还能不知道,因此他们父亲就知道,自己这个儿子,还得靠着他姐姐去帮助才行,要不自己也是死不瞑目啊。

    -----------------------------------------------------

    就这样儿,祝融夫人自然是把看来看得是无比重要,要不她也认为自己对不住自己已经死去多年的父母了。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就这么一个弟弟,那么自己父亲自然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还要靠着他去延续血脉呢。

    别看异族和汉人差别是很大,这个没错,但是在延续血脉上,却是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把这个看得是非常重要。或者应该说,真正不去看重的人,还能有多少呢。这其实是人之常情啊,不是吗。

    所以带来在祝融夫人心中的地位,确实是不能比,哪怕后来她嫁给了孟获,虽说孟获在她的心里,不可谓不重要,但是这个和带来。其实还不一样儿。所以众人认为,用带来去逼迫其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别看他们不愿意这样儿。可是面对着孟获这些人,他们也都是没有办法了,要不怎么办啊。

    -----------------------------------------------------

    所以带来虽说是,可能不是之前是那么样儿的作用了。可终究是能起到其他的一些作用的。至少众人就认为。用他能逼迫如今被己方俘虏的祝融夫人,这己方也是,不到迫不得己,他们也不想这么去做,毕竟这事儿以后传到中原去,这不让曹操他们耻笑吗?

    可不是,这己方对付个异族,最后还得去威胁他们。这大汉天朝,什么时候干过这么丢人丢脸的事儿了。哪怕己方的人觉得还没什么。这最后也是无奈的选择,但是其他外人,不可能这么去想,所以终究是要被人所诟病啊。

    必然,因为他们正愁是没有办法抓到己方什么失误什么把柄呢,结果这就来了,让很多人是不可能沉默,该出来的,肯定都得蹦出来。有些事儿呢,其实就是可大可小,不过对于一些人的嘴,经过多人的传颂,最后得出来不少的版本,所谓是三人成虎啊,这人的嘴,其实还真是很厉害的。

    -----------------------------------------------------

    而马超对崔安的话,他也是一笑,然后便说道:“好,福达你擒住带来,也是功劳一件,放心,这好处都少不了你的就是!”

    马超也知道,崔安其实也很关心他自己能得到的,主要还不是什么赏赐,是自己能不能让他多喝点儿,就是如此而已。至于说赏赐的东西,最后十成还得变成吃喝,这不从来都是吗,自己还不了解了?

    崔安一听自己主公的话,是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直笑,他就知道,自己主公他肯定是明白自己所想,所以这不说出来了吗。崔安也都明白,这是自己主公给自己的一颗定心丸啊,不就是让自己放心嘛。

    要说他之前确实是担心着,这没能擒住孟获,而那么重要的一个变成了如今这个带来,自己主公还能不能让自己多喝了?

    -----------------------------------------------------

    不过结果还好,还算好,那便是自己的目的依旧是达成了。这没能擒住孟获,自己心里也遗憾啊,但自己不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吗,那么拿带来暂时顶替一下,这也算是自己立功,那就行了。崔安对于这些他还算是知足,因为他明白,太过奢求了,那终究是不好的。

    然后他是想起了带来,虽说之前崔安已经是把带来给放到地上了,不过这还得让他见自己主公啊,虽说是绑着的,但是这都无所谓了。

    于是他是直接对马超说道:“主公,这地上还有个人呢!”

    马超一听,他也正好是看了一眼地上,确实,带来还在下面呢。不过这个时候他却什么都没说。你看他和崔安说什么,去抱怨什么,这他都去了。但是在马超的面前,他还真是什么都没说。

    -----------------------------------------------------

    崔安见马超,他自然是不能和带来一起骑着战马见自己主公,所以他来到自己主公近前的时候,就已经让把被绑着的带来给扔到地上了。结果带来是一直躺在地上的,没办法,他被五花大绑着,确实是很难站起来。

    而且他也知道,这自己站起来的话,还不如听听马超和崔安他们说什么呢。这个别管是有用没有用,反正自己也算是难得在这儿听他们两人的话。所以他就不吭声了。直到这个时候,在崔安的提醒之下,马超是再一次注意到了他。

    他之前确实是也看到了带来。不过对于马超来说,他能比得上崔安吗?所以马超不过就是看了对方一眼后,就和崔安说话了,而其他人也没有几个去注意躺在地上的带来,毕竟被崔安给五花大绑着的人,也真是翻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了。这不是他们都小看他,就算是吕布。他被五花大绑着,你看他还能如何?

    -----------------------------------------------------

    而马超此时是对带来笑道:“看着你起来挺费劲,还是让我军士卒扶你起来吧!”

    然后马超便对己方凉州军的士卒吩咐道:“来人。把带来给扶起来!”

    “诺!”

    还真是,要等着带来自己站起来,还确实是挺费劲。但是有别人帮忙,那就一点儿没有问题了。两个凉州军士卒。直接就把躺在地上的带来给扶了起来,让他站着和自己主公说话。要是就这么躺在地上的话,那成何体统?

    这异族的人,倒是不那么在乎这个,他们没有太多得感觉,可是马超他们显然是不会让带来躺着回他的话。

    带来被扶了起来,此时他看着马超众人,心说这马超是要做什么?他肯定不会让自己投降就是了。那么是要……

    -----------------------------------------------------

    马超对带来笑了,然后是直言不讳地说道:“带来你可能知道。不过却也可能不知。那便是,你姐姐如今亦是被我军所擒,成了我军之俘!”

    带来一听,心说果然啊,这自己姐姐也被人家给擒住了,这确实是在他自己的所料之中,可却又真不是他说希望的。但是即便如此,如今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了,他在心里也只能说,自己得让自己姐姐和自己重获自由,要不然的话,这得把他们姐弟软禁多久,最后才能让自己两人重获自由呢?

    带来也是知道,这马超凉州军不会杀了自己姐姐和自己,无非是想用自己姐姐去威胁自己姐夫,也就这样儿。可自己呢,倒是可以用自己去威胁自己姐姐。带来一想到这儿,心说还真是,这事儿太可能了,或者说肯定就是。

    他也发现了,如今自己也就这些用,其他的,还真没有。

    -----------------------------------------------------

    马超说完这话后,便看着带来的表情,盯着他看。他是要看看其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表情。哪怕如今这都下半夜了,但是在火把的映照之下,两人距离还不远,所以马超自然是能看出来带来大致的表情,除非对方是面无表情,那没有办法了。

    结果果然,是不出他所料,带来是一副真是这样的表情,那意思就是,自己已经是想到了这个,只是显然,这个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于是马超继续说道:“带来,看来你是已经都想到了,不过如今我说出来,你是能确认了!”

    带来是无奈点了点头,但是他还是对马超说道:“马超,你有什么条件,才能放了我姐姐和我?”

    那意思就是说,你马超划下道来吧,我带来都接着。不过他也没想想,就说如今的带来,可以说什么都没有,他拿什么去和马超相谈呢?

    -----------------------------------------------------

    谈判什么的,终究得有点儿资本才行,要不像带来这样儿的,什么都没有,马超还能和他多说什么呢?主要是马超在他身上,确实也看不出来自己能得到什么好处,所以他自然不会和他说太多,也就几句话完事。

    所以马超一笑,对其说道:“带来,如今你还是好好想想你的身份吧,你认为如今在你的身上,还有什么是值得我去利用的,或者说我能在你这儿得到什么好处?如果都没有的话,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呢?哪怕你是祝融夫人的亲弟弟,其实也不够啊,如果你是你姐夫还可以,不过……”

    而带来一听马超的话,这个时候他倒是明白了,他也知道,其实马超的话,所说不错,如果自己拿不出点儿什么来,马超他又凭什么和自己商谈?

    -----------------------------------------------------

    反正就说自己要是他马超的话,自己肯定不会和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多说,所以这个时候马超说了好几句,好像已经就算是不错了。

    明白了这些之后,带来是直接对马超说道:“马超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么其实就应该知道我本人在三江城的另一个身份!”

    马超一听,眼眉一挑,显然他是有了点儿兴趣。之前他还真是,没想过太多,因为带来貌似真没有大用,不过其人如此一说,马超发现,自己好像是忽略了什么东西,这个到底是什么呢,自己却是暂时给遗忘了啊。

    果然,在看到马超有了兴趣,而且还有些疑惑的时候,带来却再次说话了,“马超,我带来在三江城,也是有势力的!”

    马超一听,心说对了,没错,就是这个。带来虽说是叫带来,是祝融夫人的弟弟,不过他还有个称呼,很多人都叫他是带来洞主,对就是这个,这就说明其人可是一洞的洞主。

    -----------------------------------------------------

    不过马超这么一想,这好像也不对,这他带来是洞主,可是怎么没有看见他的人马呢?这他是个洞主,可怎么没有人马?这不奇了怪了,要不是自己知道他真是个洞主的话,这自己都不相信这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