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给带来绑了起来,要说崔安虽说大脑不是那么太好使不假,可是他却也是喜欢像带来这样儿的“聪明人”,识时务的,几乎是谁都喜欢啊。

    绑完之后,崔安是拍了拍带来的肩膀,然后对他笑道:“小子,你不错,还很配合,就看你这样儿,你还真是,不容易那么死啊!”

    带来一听崔安这话,他是直翻白眼,不过在这样儿的深夜中,崔安还真是没注意到这个,要不还真是,要有带来的苦头吃了,毕竟崔安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说他是,那不开玩笑吗?

    听着这话就别扭的带来,他也只能是强忍着自己心头怒火,忍气吞声了。因为他发现,这自己如今真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是乖乖跟着崔安回去。要不说自己逃跑?别说自己武艺不如人家,就说之前自己可是一直在逃跑,但是结果如何了,还不是落到了这步田地。而且自己体力不支,能跑过崔安,那才怪了!

    -----------------------------------------------------

    所以他心里是再清楚不过,如今的自己,那却也只能是跟着崔安回去了。也许运气好的话,还能早些见到自己姐姐。呸呸,自己才不愿意见自己姐姐呢,带来一想,自己这要是还能见到自己姐姐的话,那岂不是说明了自己姐姐也真是被凉州军所俘虏了吗,这事儿自己宁可是没有发生啊。

    “走吧。小子,带着你回去!”

    带来一听崔安的话,是满脸苦笑。他是想回去,可却绝对不是作为俘虏回去。他是想作为胜利者回去啊。可是如今呢,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因为自古都是成王败寇,自己这个失败者,确确实实,是没有话语权的。不是吗。

    永远都是胜利者去书写那些东西,失败者,只能是落魄被人家欺凌的。除非失败者有朝一日也能成功。成为一个成功者,要不然的话,什么都别想。自古以来,人们大多记住的。谈论的。都是成功者,而失败者,相比之下,终究是黯淡的,这便是带来所认为的。

    -----------------------------------------------------

    他也是渴望成功,能彻底击败凉州军一次,但是他同样儿也知道,这事儿几乎是不可能了。反正只有自己一个人。那是想也别想,这事儿还得是从长计议才行。要不然的话,还能如何?

    带来是很听话,在自己的占马上,然后跟着崔安,是一起奔向了三江城城门处。他们绝对是回去最晚的,毕竟只有崔安一人去追击孟获他们了,至于说雷铜,倒是比他回来得早多了。

    毕竟其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本事,那就穿多大号的鞋,要不然的话,无论是大了还是小了,终究都是问题啊。有人穿鞋是比自己脚大很多,或者小很多的吗?就算是有,还能有几个人呢?

    而雷铜是早回来了,他回来的时候,是正好赶上凉州军取得大胜,是把三江城占领,并且把银坑洞控制了起来。

    -----------------------------------------------------

    虽说雷铜最后他没能赶上大战,他是有些遗憾不假,可是他今夜也没觉得自己是一点儿用都没有,至少协助孟达,也算是不错了。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自己和孟达的关系,其实可以说已经是更进一步了,这难道说不比什么都好吗。

    而在他回来之后,马超是忙问道:“雷铜将军,不知可看到福达了?”

    马超其实也知道,雷铜八成是没有看到崔安,可他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雷铜一听,是苦笑了一笑,然后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属下追出了十数里,可却也没有发现福达将军和孟获还有带来他们的一丝踪迹!”

    马超闻言点头,心说这事儿果然还是和自己所想一样儿,雷铜他可是追出了不近的距离,但却还是没有看到孟获他们,那么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便是崔安他们已经是跑得更远了,所以雷铜没有发现他们的任何踪迹。

    -----------------------------------------------------

    马超也认为,其实这事儿倒是有些难为雷铜了。毕竟以雷铜的战马来说,如果崔安没能阻截到孟获他们的话,估计他是总也不会追上他们的。所以除非三人中有人停了下来,只有驻马之后,他雷铜才能追上。

    马超也知道,估计雷铜就是看到了如此情况,他最后才回来的,因为其他的都是徒劳了。可他却是没赌崔安拦截没拦截住孟获他们。毕竟就算是真把他们给截住,估计也不知道是跑了多远了,那么那个时候,雷铜的战马,还能有多少的体力?这个谁也不知道、不清楚了。

    打发走了雷铜后,马超让庞柔和王伉两人带人去打扫战场,而他则是等着崔安回来。直到半个多时辰之后,崔安才回来,而且他和带来还是共乘一骑,没办法,崔安是发现了带来的马已经是走不动多远的路了,所以只能是暂时舍弃,让它自己好好休息,而他和带来共乘自己的黑云,这才回了这儿来。

    -----------------------------------------------------

    当时一直沉默的带来,是差点儿没哭了,毕竟他和他自己战马的感情,也不是一日两日了,那确实是很多年,所以他才那样儿。

    结果崔安就说,“带来你这小子一点儿也不爷们儿啊,这这马它又不是要死了,也不是咱们给他抛弃了,不过就是让它在这儿多休息一会儿,你看你这样儿,就像是你死了亲爹似的!”

    而带来一听崔安的话,虽说他的话,是有一些道理,可是带来却真心不爱听,什么叫死了亲爹?他和他姐姐,真是不喜欢有人提及他的家人,尤其是父母,毕竟早已过世的父母那可是拿来尊敬的,却不是像崔安这样儿,随便说。

    所以他对崔安是怒目而视,哪怕他也知道,自己武艺不如人家,而且还落在了对方的手里,可自己在这方面,却是不能服软啊!不能让这个杀神给小看了!

    -----------------------------------------------------

    看着怒瞪自己的带来,崔安心说,好小子,有点儿意思啊,这辈子敢这么等着大爷俺的,好像天底下还没有几个呢,你小子绝对算一个!

    这不是崔安在夸他,不过他还是能理解带来,毕竟要是自己的黑云如此的话,自己肯定也舍不得。可是如今他还得分得清楚情况才行,他可是阶下囚,是俘虏,所以是没有什么权利的,自己让他如何,他便得如何,这如今舍弃了他的战马,自己也是没有办法啊。

    所以最后崔安为了让带来放心,他是直接说道:“带来你小子可听好了,如果你还想管你这马,那么你就得听俺的,赶紧和俺回去!毕竟只有回去了之后,俺才能让人来找你这马,你说是也不是这个道理?”

    还别说,带来一听崔安的话,他是连忙点头,“对,既然这样儿,咱们赶紧走吧!”

    “好,咱们走!”

    说着,便把带来放到了自己的战马上,然后崔安和他是共乘一骑,这才回到了马超这儿。

    -----------------------------------------------------

    看到了崔安回来,马超真是非常高兴。比起一个孟获来,他当然是更看重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崔安崔福达。毕竟孟获再重要,可却也不能和自己兄弟相比,这个肯定是没错。

    崔安回来一见自己主公,他是下马拱手说道:“主公,俺,没能擒住孟获那厮,让那厮跑了!不过却是擒住了带来,这也算是可以吧?”

    听了崔安的话后,众人都是善意地笑了,哪怕他们也都认为,这如今的带来可是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了,因为其亲姐姐祝融夫人,可就在己方这儿,也一样儿是俘虏。但是却也没有人认为,带来就一点儿用都没有。至少他们知道,如果用带来去威胁祝融夫人,逼迫其就范,其实应该还是很可能的。

    毕竟她是如何看待自己这个弟弟的,众人多多少少,都是知道一些。真是,不可谓不重要,所以都如此了,那么还何愁拿捏不了她这个异族的女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