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自己的情况,可以说祝融夫人她当然是最清楚不过了。此时她是忙用自己的丈八长标去招架孟达的长枪。结果就这么一下,毕竟她这个时候很不在状态,所以孟达他倒是没有后退,但祝融夫人却是后退了两三步。没办法,如今在力量上,她已经是不如雷铜和孟达两人很多了,如果体力没有消耗那么多的话还成,可是这个时候却……

    孟达和雷铜两人此时是对视了一眼,他们两人都是无比坚定的眼神,那意思就是,今夜一定要擒住祝融夫人,她是绝对跑不了了。

    至于说雷铜呢,他倒是不会去和孟达抢功劳什么的。毕竟对他来说,还真不至于那样儿。并且他心里更为清楚,那就是祝融夫人她还是要被孟达所擒更好,因为他还不知道孟达心中的心结吗,所以他在意的是什么,雷铜其实都明白。因此为了能让孟达早日解开心结,雷铜宁可是把功劳让给他,这都无所谓了。

    -----------------------------------------------------

    确实,对他来说,这益州一系的将领,满打满算,就那么些个,所以当然是要团结起来最好。虽说这也不是说什么就一定要去结党,可是大家都同属益州一系,当然是团结更好。这样儿的话,其他派系的肯定是不敢小看了己方,不是吗。

    所以在雷铜想来。这自己人当然还得是互相帮助才行。尤其是益州一系的武将,几乎所有人都在司隶还有其他的地方,不在益州本地。所以更应该是联合在一起。自己主公对此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那便说明了他其实也是默认这个的。

    想想也是,对自己主公来说,这只要手下能忠心忠诚,不反对自己,不背叛自己,那么好像什么都不算是什么大事儿吧。反正在雷铜看来。是这么回事儿。如果说自己是自己主公的话,反正自己是这么个想法。

    于是在雷铜看来,自己让着孟达一些。其实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

    如果说一个派系的都不能相互扶持的话,那么别指望着团结什么的了。也只有益州一系的将领能团结在一起,才能不被别人给小看给欺负了不是。

    雷铜带马,然后一刀是直奔祝融夫人。当祝融夫人的丈八长标再一次抬起来的时候。这次却是没有抵挡住人家的进攻。虽说她没有受伤,可丈八长标却是被雷铜的大刀直接给挑飞了。

    然后孟达是直接进攻,长枪枪尖是直指祝融夫人的咽喉,其人被孟达所制,被生擒了。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可以说其实就五六秒而已。对于这个结果,其实三人都是预料之中的。如果祝融夫人体力没有消耗那么多的话,她自然不会这么一会儿。就被两人所擒。

    毕竟其人的武艺在那儿摆着呢,不服不行啊。她的武艺,确确实实是高于雷铜和孟达随便一个人的。可两人加在一起,那也真就不是她所能去对付得了的了。毕竟他们两人的武艺加在一起,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真要说起来,其实是要大于二的。

    -----------------------------------------------------

    祝融夫人虽说是体力直线下降,要说战斗的话,是不行了,但是说话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她是直接说了一句比较汉子的话,她对着雷铜和孟达两人说道:“今夜我技不如人,时不待我,认栽了!”

    说完,也不看两人,是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因为累了,还是其他别的什么原因。

    雷铜和孟达都听得出来,祝融夫人口中的无奈,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反正自古都是成王败寇,作为一个失败者,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多的话语权。而人们更多的,也是记住了最后的胜利者,至于说失败者不是没有人记得,只是绝大多数的提起来的话,更多会说,引以为戒啊。

    就比如说当初的楚汉相争,霸王项羽倒是厉害,可最终还是大败自刎,人们更多是记住了汉高祖刘邦,再提起项羽,虽说有人会惋惜,可很多人会说,不要像霸王那样儿如何如何……

    -----------------------------------------------------

    有凉州军的士卒被雷铜和孟达叫过,然后便把祝融夫人给绑了起来。至于说想要上前解救其人的南蛮军银坑洞的士卒,却是早已被两人和凉州军士卒给杀退了。所以哪怕南蛮军士卒也想要把祝融夫人给解救出来,可是终究是没有那么大能力啊。

    最后雷铜和孟达两人是再一次对视了一眼,孟达对雷铜笑道:“雷兄,多谢了!”

    孟达不傻,反而还是挺有想法的这么一个人,所以之前雷铜是故意让他,他还能不明白吗,所以这个时候了,他自然是要有些表示。至少说几句客气话,这却是肯定要有的。

    而雷铜闻言一笑,“子敬是客气了,这我们益州一系,自当是团结一致,不知子敬以为呢?”

    孟达闻言点头,其实雷铜所说,也正是他自己所想的。在孟达看来,这本来己方益州一系的人,在凉州军中,就不算是有什么太大的优势。

    -----------------------------------------------------

    所以团结,这个肯定是非常有必要的。不团结的话。那么好处没多少,坏处有不少。可相反呢,能团结在一起。自然就是好处多了,而不好的地方少了,不是吗。

    对于自己有好处的事儿,有几个人不会去做呢,而且是能做到,可以去做的,所以孟达还能说什么。

    他只是对雷铜说道:“雷兄所说不错。我们益州一系的人,自当是团结一致才好,要不岂不是被他人给看扁了。任意欺凌?”

    雷铜闻言一眼,他就知道,孟达其实和自己所想,也都差不了多少。其实己方益州一系的人。总体来说。还算是不错。至少以团结来说,确实还算是不错的。哪怕平时好像真是没有太多太多的来往,但是关键的时候,肯定不会去相互拆台就是了。

    反而最后肯定会团结,这个是最为重要,也是最为主要的。

    -----------------------------------------------------

    雷铜看了一下祝融夫人,然后再一看孟达,最后他说道:“子敬先带俘虏去找。我去追上福达看看!”

    孟达闻言点头,说实话。自己这不止算是解开了心结,也是立下了一小功,所以再追击孟获,自己去不去,那其实都无所谓了。再说了,他其实也清楚,就看孟获带来和崔安他们,都已经离开这儿有段时辰了,就凭雷铜那马,说真的,估计他也是追不上的。

    这个确实,不是说孟达就不相信雷铜,只是这不止是他们已经走远,更是雷铜那马,能和崔安那宝马良驹相提并论吗。就别说说和崔安的战马比了,估计他就和孟获的战马相比,都不一定比人家马强。

    所以孟达自然是听从了雷铜的建议,他带着俘虏的祝融夫人去见自己主公,至于雷铜,他是要去追击孟获他们。

    -----------------------------------------------------

    孟达闻言点头,“好,如此的话,雷兄保重,小弟先行一步了!”

    说完,孟达是带着祝融夫人去找马超了,而雷铜则是去往了相反的方向,他自然是去追击孟获他们了。虽说雷铜也没认为,就一定能追上,可是这么做,终究是有希望的,不是吗。反正他清楚,你不去追的话,那么当然就不会遇到孟获。可是你要去追击的话,未尝就遇不到。雷铜认为,如果崔安把孟获给阻截住了,那么自己的机会不就来了。

    他当然是,没指望着说自己就能擒住孟获,然后立功。雷铜知道,只要崔安在,自己就立不下大功。但是自己协助人家总是可以的吧,那样儿的话,最后的功劳,也有一点儿是归自己的。至于说崔安其人,雷铜也算是知道一些,其人如今这个年纪了,他还真就不是那样儿贪功的人,所以雷铜都懂,知道自己遇到崔安阻截住孟获的话,那就是自己的机会。

    确实,只要自己能碰到,如果碰不到的话,那也没有办法了。

    -----------------------------------------------------

    而在雷铜的想法中,崔安自然是能追上孟获的,只是自己能不能碰到他们,那就不好说了啊。虽说雷铜也知道,孟获大致逃跑的方向,毕竟他是亲眼看到了。可是这么说吧,他可是第一次进到三江城内,所以他是一点儿都不了解城内的路。

    这孟获的寨子和汉人的城池可太不一样儿了,至少在雷铜来看,这除了有一座三江城之外,进到了三江城内,根本你也看不出来这地方是一座城池啊。确实,可能还是用一座寨子来形容,是更为贴切吧。

    而且据说孟获的银坑洞距离这儿还有段距离,要不根本就没有看到南蛮人太多的住处,敢情这地方根本就不是银坑洞。

    因此,雷铜他也是不得不担心了,这要是走对了,那么还算好,能碰到崔安阻截住的孟获,自己就算是走运了。但是要走错了走岔路了,那么就只能说是自己倒霉了。

    -----------------------------------------------------

    结果也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雷铜是挺倒霉的,他最后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反正他估计也得有半个多时辰了,可惜别说是崔安他们了,就是连个人影好像都没有多少。

    最后雷铜也只能是放弃了,他也算是知道了,自己这运气,什么都别说了,这就是运气不佳,倒霉透了。不过这事儿谁也不能怨,只能说是自己运气的问题。

    雷铜无奈,是只能沿着原路返回,没办法,他知道,自己今夜就算是没有什么建树了。至于说杀了一些士卒,其实那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他也没有后悔过,对于雷铜来说,显然和同为益州一系的同僚的友情,是比立功要来得重要得多。

    之前他和孟达其实也没有什么深交,这都没错。但是他却知道,从之前那件事儿之后,两人关系算是不错了。

    -----------------------------------------------------

    虽说还没有到达关系莫逆的程度,但和之前相比,那确实是有了不小的进步。

    雷铜知道,这便是好事儿,也是自己希望看到的,想看到的,结果这不就实现了,而且也不是很困难。这在自己这儿来说,可不是比立功要来得更重要吗。

    立功,那不过是自己有点儿面子,自己主公能赏赐自己,能表扬自己一番,也就是这么多而已。但是用功劳去换来己方一系人的交情,雷铜他认为,其实还是很值得的。如果说再来一次这样儿事儿的话,他一定还是要那么去做,不会去改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