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是孟优也想过了,这自己虽说是不能死,马超不会去杀自己,但是却并不代表他就不会去羞辱自己,不会去软禁自己了啊。

    所以他其实也清楚,只要自己在他们手中,虽说他们不会去虐待自己,但是说起来的话,自己不会是有什么好日子过。

    这个在孟优眼中的好日子,实际就是能自由。所以没有了自由,被人家软禁,他当然是认为没有好日子过了。至于说好吃好喝,他认为那些根本就不算什么。如果说自己能获得自由,难道不比这些都强吗。可是显然,落到了人家的手里,最先失去的,便是自己的人身自由,这自己最向往的东西,是暂时没有了。

    因此孟优他就指望着自己兄长来救自己,或者是马超开出条件,让人来赎。他不知道,最后到底要如何,但是自己有预感,应该还是后者的几率更大一些。

    -----------------------------------------------------

    孟优不傻,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别说自己兄长来救自己了。就说他别被人家给生擒了,那就算是好不错了。这马超凉州军如今不止是人马不少,而且战力依旧啊,己方哪是人家的对手?仗着己方人马比他们多,也许在前头,还能算是好点儿。可是越往后,肯定就是不行了。

    所以孟优就想了,自己兄长能救自己。那是比什么都好,可如今的形势却不再自己兄长那儿,因此自己也是希望。他还是别自己也被人家给生擒了才好啊,要不然的话,自己两兄弟都被人家给擒住,那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不是吗。

    只是孟优也不知道,马超到底是什么时候,能放了自己。让己方用东西来赎,自己可就等着这一时候呢,真是期待啊。

    是。失去了自由的他,如今所想便是这些。毕竟人最缺少什么,基本也是他最想得到的。而对于如今的孟优来说,还不就是宝贵的自由吗。

    -----------------------------------------------------

    孟优是也想了。自己就那么一直被马超软禁。可要那样儿的话,自己兄长如果没事儿,那么他能对自己坐视不理吗。所以他只要差人来谈判,估计最后也是没有问题。

    因为孟优也真是想不出来,自己对马超来说,是真有那么大用?如果有大用的话,他应该是早就利用自己了吧,虽说如今是战事紧张。但是这个也不耽误他什么吧。

    所以孟优也想了,也许马超是想用自己去敲诈自己的兄长。但是这事儿不过是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情形而已。他倒是知道。马超这人,好像还真是这样儿。可是这事儿,到底是不是他所想,就算是想了,他到底会不会如此去做,那自己是不知道了。

    至于如今,孟优也只能是被凉州军士卒个看着盯着死死的,他被五花大绑,基本是不能行动了,连嘴都被人家用破布都堵上了。

    -----------------------------------------------------

    孟获、祝融夫人和带来三人此时是满头大汗,因为崔安实在是太强了,这个虽说都是他们说知道的,但也真是,只有身临其境的人,那才能真正感觉到其人的武艺如何,真是非凡啊。

    反正孟获三人真是都不得不去承认,他们的武艺不如崔安多了,而崔安一个人战三个,却依旧是绰绰有余,虽说看着也不是那么轻松,但是人家确实是做到了一挑三,你不服不行。

    三人可真是着急啊,应该说是一个比一个着急。在孟获看来,这自己三人,自己、自己夫人和自己妻弟带来的着,是不如自己、自己夫人和自己弟弟孟优的组合,可是这,差距还真是不少,至少如今自己是这个累啊。至少在孟优在的时候,自己此时此刻,还真是不会这样儿。

    而对于自己弟弟和知己妻弟的武艺,孟获当然是知道得很清楚。自己的亲弟弟确实是比自己那妻弟武艺高不少,这个可是一点儿都不假。

    -----------------------------------------------------

    至于说这个时候,孟获也想了,今夜这么下去的话,也别指望着能把崔安如何如何了,反正他能不擒住自己几个,那其实已经就算是不错了,难道不是吗。

    孟获算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了,因为他和崔安交手了这么多次,好像哪一次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所以这就让他本来就没有什么信心的情况,是变得更加不堪了。毕竟崔安在他的印象中,虽说不是不可战胜的,但却也真是,很难去胜过他,自己一方占到什么便宜。如果说真是能如此的话,自己也不会被人家生擒了三次了。

    而且想想这些,孟获就是气愤得不行。他也知道,就那么被崔安给擒三次,别说是面子,真是连里子都没有了。所以自己无时无刻不想着能报仇,可是结果真是不给自己面子啊,自己怎么想都不成功,只能是眼睁睁看着崔安如何,自己却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而当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但是结果呢,却是……

    -----------------------------------------------------

    而不远处的祝融夫人呢,她所想的。倒是没有孟获那么多,可是却也不少。

    毕竟她可真是,是在崔安手下占到过便宜的一个。而且是直接伤过其人的,这个可以说在全天下,也真是没有几个了。

    可是她明白,那次这是,太侥幸,侥幸多,幸运多。所以造成了那一次的结果。要不然的话,自己之前也不是没有再对战过崔安其人,但是结果呢。对方是对自己有了防备,所以那个自己的祝融飞刀,却是没能再建功了。

    唉,祝融夫人也不得不在心里说着遗憾啊。毕竟她倒不是那么太争强好胜。这个在她嫁给了孟获之后,真是已经是没有多少了,没剩下什么。

    但是看着自己夫君,自己的大王是忧虑战事,她确实是想多帮助孟获一些。可是自己本身实力也有限,崔安这厮,武艺实在是高,自己加上自己夫君和自己弟弟。也还不是其人对手。

    -----------------------------------------------------

    所以她心里也着急,或者说她还能不着急吗。对于祝融夫人来说。知道崔安这个人对自己夫君的影响,可以说不可谓不大啊,但是自己三人,如何能胜,反正从目前的情况来说,自己还真是看不到什么,希望不是渺茫,应该是连渺茫的希望都看不到啊。

    她自然是希望自己三人能伤了崔安,甚至是生擒其人。尽管祝融夫人也知道,这事儿基本不可能,但是却不代表她就没有了念想不是。所以知道是一回事儿,可是有什么想法期望,那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祝融夫人此时是加紧进攻,想要寻找到崔安的破绽,但是却让她失望了,她依旧是没有找到什么。余光注意到了自己夫君和弟弟,她此时心说,看来今夜,依旧是要对崔安其人无可奈何啊,这照这么下去的话,可不就要如此了吗。

    -----------------------------------------------------

    而带来和自己的姐夫和姐姐的想法都不一样儿,当然也不是说他就不想胜了。只是他算是知道了,这有自己在,别想赢崔安了。可是要没自己的话,自己姐姐和姐夫,可能要更顶不住,这事儿不是没可能啊,相反是一定的。

    带来的眼力肯定是有的,他就看出来了,自己这武艺,只能是拖累自己姐姐和姐夫,可是自己也办法,没有自己,那么自己姐姐姐夫,也许是败得更快。

    他所想已经不是要如何去胜崔安了,因为他这个时候干脆就没想过自己和自己姐姐姐夫能胜。他只是想着,能拖住崔安他一时半刻是一时半刻,这就算是不错了。其他的,就指望着自己三人晚一点儿败吧。

    不是他没有信心,而真是没感觉到什么,或者说没有让他有信心的人或者事务。在带来来看,之前有孟优,没有自己,自己姐姐姐夫他们三人,是能对付崔安,可自己这武艺,还能和孟优比吗?所以最后如何,好像都是不难预料到的。

    -----------------------------------------------------

    而带来是打着打着,是突然大吼了一声:“崔安,我不怕你,看招!”

    崔安一听,便是哈哈大笑,说道:“带来你是害怕了吗?嘴上说不害怕,实则你心里是怕得很,哈哈哈哈!”

    崔安就是故意这么说,他也知道,带来不会这么随随便便喊出来这么一嗓子。只是他也不想去多想,他也知道想不出来什么,所以也只能是这么去说了。

    而这时候,无论是孟获、祝融夫人还是带来,哪怕是崔安,可以说他们四人都是大汗淋漓的,可见四人大战的激烈。确实是这样儿,他们这个时候已经是斗了三十几个回合了。而在崔安的想法中,他们确实是不如之前孟获。祝融夫人和孟优的组合。但是三人这个组合,其实总体来说,也算是可以吧。

    不过就想凭借这点儿道行和自己对战,确实还不太够。

    -----------------------------------------------------

    这可不是崔安看不起看不上孟获他们三人,而是实事求是。他其实真没有小看轻看他们,可也确实是没有高看他们,不过对于几人几斤几两,崔安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可是崔安其实心里也清楚,他们奈何不了自己,但是真要说起来的话,自己其实也奈何不了孟获和祝融夫人,至于说带来,那就不一定了。自己倒是不一定能生擒了对方,但是要让他吃点儿小亏,自己自认为还是没有问题的。

    对,这就是因为带来的武艺不怎么样儿,真是不能和孟优相比啊。所以自己就有那个自信,让他栽跟头,至于说到底会如何,这个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崔安是逐渐开始对付带来了,因为他是三人中武艺最差的,而且崔安都知道,孟获也好,是祝融夫人也罢,是不可能不去管带来的。所以他知道,只要自己的描金戟对带来有威胁,两人就肯定是要有所动作。

    -----------------------------------------------------

    而孟获三人也已经早发现了,崔安是早把重心转到了带来的身上。

    孟获心说,这崔安果然是狡猾啊,看着其人五大三粗,不想是有什么头脑的人,可是这真是错误的,其人可知道的不少呢。

    真是,这要是谁小看了崔安,那就只能是等着吃亏了,要不还等什么。

    而祝融夫人是更是担心了,对于自己弟弟,他几斤几两,自己这个当姐姐的难道还不知道吗。反正要真是让崔安给抓到机会的话,这自己弟弟也真是,容易吃亏啊。这事儿却是不得不让祝融夫人开始担心上了,之前战斗的时候,她可都没这样儿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