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木马就想了,这自己主公放了孟获其人,也让南蛮一方是用了不少东西赎回,不过更为主要的,听自己主公那意思还是因为孟获身为蛮王,所以他不能死伤,要不南蛮事儿就不好解决了。

    他也知道,其实自己主公所说是有道理,这他想要的,是一个非凉州军死敌的三江城,银坑洞,可不是一个也许会混乱的,并且要和他凉州军成为死敌的三江城,银坑洞。而且看自己主公认为,还是一个安稳的三江城,银坑洞,有孟获主持,他是觉得更容易去对付?

    其实马超也不是说如此就认为,那时更容易去对付了。只是在他看来,一个活着的能去主持大局的孟获,肯定是比一个死了的他要强很多。并且他确实是并不想看到,一个和他成为死敌的三江城,银坑洞。至少马超认为,只要把孟获给整服了,那么之后基本也就没有什么事儿了。

    -----------------------------------------------------

    可要是真杀了他,是,这个事儿倒是简单了,但是麻烦却随之而来了。因为无论是祝融夫人也好,还是说孟优也罢,到时候就只能是和自己不死不休了,而这个显然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啊。

    毕竟孟获其人是有着不小的势力的,而且还有实力。并且他身死,不管银坑洞这边会混乱到何种情况。但是至少自己心里清楚,从此之后,祝融夫人和孟优两人。便是要和自己和己方凉州军,是不死不休了。

    马超真是不怕他们什么,但还是那话,他不喜欢麻烦,虽说不怕,但也真是厌烦啊。这自己在大汉的战事还没了,自己可哪有那么多时间去解决南蛮的事儿了。至少他是知道。如果真是把孟获给杀了,那么再想解决南蛮的事儿,只能是更加困难。而且是更要去耽误时间,可这些,真都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

    -----------------------------------------------------

    所以明明知道孟获他是比较无赖的这么个人,马超心里也清楚他到底怎么样儿。可是即便如此。他却依旧是放任其人这个那个。哪怕他也是心里有气。可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只能是等着孟获他什么时候服自己了,要不确确实实,是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因为其人就是那么个人,不打服他,这如何让他真正去臣服自己,不再反叛大汉了呢。归根结底,终究还是一个实力。自己倒是认为己方是有这么个实力不假。但是如今孟获却是没有觉得如何,他是不敢小看了己方。但是想要他服,其实还差一块,甚至是更多,自己都懂。

    马超在没到益州的时候,就已经是想了不少,所以就更别说是到了益州,然后去了禺同山,这如今又到了三江城这儿了。他确实是想了很多,而这其中,便包括了他到底要如何去对待孟获。他和诸葛亮的想法也都差不多,主要还是让其人能归心。虽说他知道不容易,但是自己能做到,反正只要自己活着的时候,对方能老实,那么自己就真满意了。

    -----------------------------------------------------

    所以马超不是说去奢求孟获就一下能服了他,然后是拜他当主公什么的,这个他是想都没想过。在马超看来,孟获只要是能暂时性服了,不去挑事儿了,自己活着的时候,他能稍微老实些,那就足够了。

    不说他们南蛮军和己方是一点儿摩擦没有吧,自己不奢求彼此从来都相安无事,但只要是不过火,不像如今这样儿,打了这么久的大战,那便可以了。

    确实,对此马超是没有去如何奢求奢望怎么样,因为他对有些东西,还是知足的。你能去把他们给灭了吗?显然是不可能,所以最后既然都是要友好相处的话,自然还是在一起和睦些更好。

    马超从来没有认为孟获傻,别看他谋略连半吊子都不到,但是其人确实是不傻,要不他能有如今的势力和实力吗。

    -----------------------------------------------------

    所以马超就知道,其人其实有他自己的选择。可是如今他也没说服了自己,这个马超就不得不去多想了。他虽说是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是因为自己没有展现出己方更强的实力?还是说如何,至少马超还真是没想太明白。他不是没有问过陆逊他们,但是他们认为,孟获是有话没说,至于说到底是因为什么,确实也不好妄加猜测。

    可不是吗,要是才对了还好,但是如果方向错了的话,那是要耽误事儿的。至少众人没有看出来,孟获到底是想要什么。如果说他无所求,是没有一个相信的,毕竟其人发动如此大规模的战争,他要说什么都不为了,那傻子都不相信啊。可是说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也真是,众人不好猜测,而且所想,也是五花八门,根本就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最后马超就说了,既然各位都没有一个统一的结果,那么自己也只能是亲自去问问孟获了。

    -----------------------------------------------------

    而对此,众人却是几乎都摇了摇头。还不是说他们就要去否认自己主公什么,而是觉得,这自己主公所说。他是回去问,但是孟获估计八成还不会去说什么。

    那么对这个,马超他还是明白的,但是他有什办法呢,至少他知道,这其实还得去问当事人,只要孟获开口说了真话。那么不是什么都解决了。可是他其实也知道,这事儿还真是,不容易。或者说是没结果。如果他孟获真那么容易就开口,那么好像也不至于是今日这样儿了吧。

    但是马超也知道,你不去问,那么等对方主动去说。也真是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可你问了呢。至少是有希望,这个不问就肯定是没有希望,所以马超想了,如果再擒住孟获的话,自己一定是要好好去问,至于说对方说不说,说的话,是不是真话。后者还得是有自己的判断。

    -----------------------------------------------------

    此时木马对自己主公说道:“没想到主公倒是擒住了那孟获好几次,而如今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其人居然是如此之样儿啊!”

    马超闻言一笑,随即对木马说道:“你如今还是年轻,而且经验也不多。所以是不知道当一个洞主一个首领,尤其是一片势力的蛮王的艰辛。也许有朝一日,你木马如果是能达到其人的成就的话,也许你会更加明白他孟获,为什么会那样儿了!”

    马超知道有话说得挺好,叫做“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孟获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所以就决定了他,有些东西,其实是必须要去做的。那么如果说他不是一个洞主首领,更不是什么蛮王的话,他就肯定不会是如今这个样子。至少你所处在的位置,就几乎决定了你要去做什么,需要去做什么,不得不去做的,和不能去做的。

    当然了,这个无赖,马超也知道,孟获他性格也是如此,但是他好像也是不得不这样儿。

    -----------------------------------------------------

    是,可能换成别人的话,会差很多,甚至就不是他那样儿,这个也不是没可能。但是这个无赖,也不是说就是孟获一个人的专利,不是吗。

    他孟获是那么个做法,那么换成是李获、张获,王获的话,可能又是另一种做法了。但是如果刘获的话,就可能又和他孟获一样儿,都是那么无赖,这也都不是说没有可能的事儿。

    而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木马却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马超倒是没指望着他能明白什么。因为在他看来,也许今夜的木马,他还不太懂自己所说,但是早晚有一天,他会明白的,至于说是什么时候,这个自己也不知道了。

    所以马超是对他笑了笑,“总有一日,你会明白的!”

    木马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也是一笑,“主公,我相信!”

    “我也相信!”然后两人便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

    孟优知道自己今夜是倒霉透了,先是因为木鹿大王打开城门,让凉州军杀了进来,然后自己和崔安大战,最后自己被人家生擒。

    之后是被绑着去见马超,本来自己以为自己能混过去,也和自己兄长一样儿,马超当场拍板儿,说让己方用物资来赎自己,对方不会如何去和自己过不去。但是结果和自己所想还是不一样儿啊,这对待自己兄长和自己,分明就是两种态度。难道说自己不值钱?换不来东西吗?那怎么可能,自己身份地位,难道还能少了他凉州军的东西了?

    孟优是直到这个时候,他也都没有想明白,怎么自己兄长说不服,马超就把他给放了,让己方用物资赎回。可是自己明明也那么说了,但是这待遇怎么就不一样儿呢。

    莫非是马超不想放了自己,还是说……

    孟优确实是想不明白,也不懂,反正他知道,这马超不说话,自己只能是被软禁着了。

    -----------------------------------------------------

    他是有多希望自己兄长能来救他,或者马超是良心发现,直接给自己放了,虽说这事儿好像都不可能,但是自己却还是抱着希望的。

    要不然的话,就和自己之前所想一样儿,让马超是让己方出物资,然后来赎回自己,这个还不行吗,己方不缺那么东西,可是自己这,到底是如何是好。

    孟优他是真不想受制于人,到了这步田地,他知道抱怨是没有用,还是想着怎么跑更实际。可是他也是观察了一下,而且也想了不少,但是悲剧地发现,自己几乎是逃不走啊。这听汉人总说什么“天无绝人之路”,但是自己如今却是被绝了路,这到底要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所以孟优看着那么多人看着自己,盯着自己,哪怕是众人几乎都战斗着,可自己身边也是没有离开人。他就知道,这种情况,自己还想着跑?

    -----------------------------------------------------

    别说是跑了,如今在这儿,自己不被人家给伤了就算是不错了。至于说身死,孟优认为还不至于,毕竟自己关系着不少的东西,所以自己还真是不能死了。要不无论是对己方南蛮军,还是说对于敌人凉州军来说,那可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对,就是因为自己的身份,自己是孟获的亲弟弟,不是假的,也不是表亲,而是亲兄弟啊。他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弟弟,而且全南蛮的人都知道,自己兄长是如何看重自己了,他马超也是更明白这个。

    所以孟优知道,自己不能死,至少不能和他凉州军有关,要不然的话,他们可就要更加麻烦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