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马超心里高兴,知道木马说了真话,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要不然的话,他如果不认为己方能胜,那么他就可能会说己方要败,或者就是干脆说点儿其他的,而闭口不言这个事儿,这都是很可能的,或者说就是这样儿。

    别看马超和木马接触不久,但是他自认为自己还算是了解他一点儿,至少有些东西,他不认为自己能看错。

    马超此时对陆逊和木马说道:“胜败,便在今夜了!”

    两人一听,是不住点头。在陆逊看来,自己主公这些时日以来,可是一直都在想着能破了三江城,然后大军是直接杀进城去,最后是奔向银坑洞,生擒孟获,逼其投降。

    可是想法倒是挺好,但是结果呢,却是事与愿违,这三江城可以说比汉人的城池都不好进攻,所以己方是攻城受阻,大军就这么被三江城给拦截了下来。

    -----------------------------------------------------

    而自己主公这些时日以来的忧虑,自己也都看在眼里,或者说,其实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但是说真的,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能破了三江城。自己对这攻城什么的,也不是很擅长,所以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直到木鹿大王再一次带兵来到了三江城,己方的机会,来了!

    之后都不用说了。最后就是如今这样儿,自己主公的目的是达成了,如今就差最后的一哆嗦了。只要把孟获生擒,或者打退,要不就是南蛮军溃败,或全军覆没,那么己方就是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而这场胜利确实是来之不易,可不是那么轻轻松松便拿到的,不知道为此。己方是付出了多少。

    陆逊心里是有着如此想法,但是在木马的心里,他所想的便简单多了。反正在他看来。这自己父亲已经是同意自己加入凉州军了,跟着马超了,那么以后就有更广阔的天地等着自己。自己也确确实实是不想再窝在南蛮这一小块地方了。是,这地方其实不算太小。可和人家大汉相比呢。还不就是快小地方吗。

    -----------------------------------------------------

    而自己也真是,希望己方能获胜,或者说己方就是要获胜。因为南蛮军根本就不是己方的对手,是,孟获带着援军来了,可是即便如此,他真能是做到力挽狂澜吗,自己认为可是不见得。

    就算是再加上十万的南蛮军士卒。其实也是不好使,不信便走着瞧吧。己方可不是吃素的。

    就在这儿时候,围着马超他们三人的护卫中有人来禀报,“报主公,外面有我军士卒说是崔安将军擒住了孟优,此时特意让其人带来给主公看看!”

    马超一听便是一笑,随即说道:“好,让人把孟优带上来吧!”

    “诺!”

    士卒退下,马超对陆逊和木马说道:“看来福达果然是不负我望,擒住了孟优!孟优被擒,那么孟获不会太远了!”

    -----------------------------------------------------

    对于马超来说,他更希望听到的消息,那自然是孟获被擒,可是他也知道,孟获当然不会是那么轻易便能被擒住的。别看之前擒住了他三次,不过那其实都有不少的,说是巧合,说是幸运,其实都行。

    但是能擒住其人,却并不代表其人就很容易就能被擒,所以……

    马上,便有士卒押着被五花大绑着的孟优来到了马超近前,他接着火把这么一看,可不是吗,真是孟优,一点儿都没错啊。

    看着孟优,马超对他一笑,说道:“孟优啊,咱们是又见面了,可惜你却依旧是阶下囚啊!”

    孟优一听,把头往旁边一偏,“哼!马超,我不服你!有种你放了我,咱们再战!”

    马超听后,是又笑了,而且不止是他,陆逊也是一样儿,至于说木马,也是微笑着。

    -----------------------------------------------------

    马超此时心说了,这是不是姓孟的都一个德性?还是说他孟优是和孟获学的呢?

    但是不管怎么说吧,这个耍无赖,还真不是孟获他一个人的专利啊,这不,孟优也开始这样儿了。

    这上一次,他可还没这样儿呢,怎么这一次就变成这样儿了?马超也确实是不了解,孟优其人是自己所想的,所以他这么说出来了,还是说是他兄长孟获交给他的。那意思只要是如此说了,马超八成就能放了你。

    如果说是前者的话,那自己只能是认为,这姓孟的,他们这孟氏兄弟,还真是,有着一样儿的东西在,都耍无赖。可要是后者的话,那自己也不得不说,这孟获和孟优兄弟,那可真是打错这如意算盘了,真的。不是自己要打击他们兄弟,这孟优和孟获,终究是不一样儿的,所以自己也不可能就一定是相同去对待啊。

    -----------------------------------------------------

    马超是笑着对孟优摇了摇头,“孟优,如果你是和你兄长所学,一样这么无赖,那么你兄长和你就都想错了。对我来说,孟获如此说话,也许还能有点儿用,但换成是你了,呵呵,还真是没大用啊!”

    孟优一听,是低下了头,他这个确实是跟自己兄长所学,但却不是孟获交给他的。毕竟孟获还不至于说没事儿闲的去和孟优讲这些。而且像这样儿不怎么光彩的事儿,平时孟获都不会去说的,哪怕是不得已提到了,他都得想办法去揭过去,翻过去才行。

    哪怕是在自己家人亲人当面,孟获也是很注意重视自己的面子的,这个还真是没错。所以孟获还真是不会交给自己弟弟孟优什么,这都是孟优自己听说的,然后学来的。可惜他真是不知道,自己兄长有用,但是到了自己这儿,却是失效了。

    毕竟这个身份地位不同,也就决定了,都是同样儿的方法,但是在马超那儿,却是不同。

    -----------------------------------------------------

    马超一看孟优的样儿,他倒是觉得有意思,不过却也没多说。

    最后他则是吩咐旁边的士卒说道:“把人给带下去吧,务必严加看管,不得有误!人丢了,那么唯你是问!”

    “诺!”

    士卒心说,这个差事啊,可不是什么好差事。显然自己主公是不会杀了甚至是伤了这个孟优,所以虽说是要一直这么帮着地方,但是却还得把其人当成是大爷来对待才行啊,要不然就自己主公那儿,都说不过去,不是吗。

    士卒带着孟优下去了,马超则是对陆逊和木马一笑,“这如今连孟优这样儿的,都学他兄长那一套了!真是不知道,好的东西,他怎么不多学学,这没有用的,而且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倒是挺爱去学!”

    -----------------------------------------------------

    马超如今也只能是这么说了,至于说陆逊,他倒是听懂了。不过木马,他倒是没太明白。但是他倒是知道了一件事儿,那么就是自己主公说了,孟获也是像今夜的孟优,都是很无赖的一个人。反正这个就是他对马超所说话的理解,他是如此认为的。

    陆逊一笑,“可惜,孟优却是想错了,而且也想简单了。他不是他兄长,要不然的话,他这样儿,或许会成。”

    马超闻言没多说,没说赞同自然也没去反对,他也知道,陆逊他什么都明白,其实不用自己多说。只是木马,他倒不是什么都懂,所以他才要让自己去简单说两句才行。毕竟之前的很多事儿,其实他还是都不知道的。

    所以马超是简单和木马说了一下,之前擒住孟获,然后他耍无赖的事儿。

    -----------------------------------------------------

    木马一听,他倒是都明白了,敢情这里面还有这些事儿呢。真是自己之前也不知道,如果不是自己主公说的话,谁能知道,原来这个有着那么大势力,那么强实力的蛮王孟获,居然是如此无赖的一个人。当然,自己以前肯定不知道就是了,还是如今才知道啊。

    而且其人居然是让己方擒住了三次,可真是不少,但是自己主公最后却是把其人给放回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