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这个时候,崔安已经是再一次和孟获还有祝融夫人过了一招了。

    而带来是再一次加入了自己的姐姐和姐夫,三人是一起大战崔安。而且他也没有忘了再大喊一声:“姐姐姐夫,我来助你们!”

    说实话,无论是在孟获的眼里,还是祝融夫人的眼里,他们都没有觉得多一个带来和少一个带来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至少他们夫妻两人,还是知道带来的武艺的。别说和孟优不能比,就是和金环三结和阿会喃相比,他也就和他们算是个半斤八两吧。所以作为姐姐的祝融夫人和当姐夫的孟获,他们可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妻弟到底是有多少斤两。

    所以带来是说来帮他们,可之前的情况也都证明了,是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而且在祝融夫人的眼里看来,她倒是更希望自己这个弟弟远离崔安这样儿的危险人物。不管怎么说,其人都被不少人称作杀神,那可绝对不是吹牛吹出来的,而是真刀真枪拼杀出来的。

    -----------------------------------------------------

    并且在羌人那儿,不少人都称呼其人为屠夫,所以多了就不用再说了,为什么其人会有这么一个绰号,这都是显而易见的。就算你是真不知道这个,可仔细一想,也并不难明白什么。

    崔安这边儿刚化解了孟获和祝融夫人两人的进攻。带来的丈八长标,便再一次攻了过来。

    崔安是哈哈大笑,“哈哈哈!我军败将。何以言勇!”

    这话崔安还是从他父亲那学到的,真是,这话当然不会是他自己想出来了,本来以前就有类似的吗。而他第一次听他父亲说,他就记住了,又给稍微改动了一下。这崔安对其他的东西,什么之乎者也。你让他去记,他都记不住。但是这话,崔鸿不过才说了一遍。他还真就是给记住了。

    而且崔安也想了,自己如今是被三个人围攻,其中两人的武艺还不错,自己当然是要小心去对待了。哪怕对于这个武艺不怎么样儿的带来。自己也得是小心才行。而且自己也都知道。自己这么其他,想来肯定是有些作用的,要不自己也不用这样儿了。

    -----------------------------------------------------

    带来一听,自己还真是,败于凉州军手下了,最后更是让人给生擒活捉了。所以他这一听崔安的话,他就想起之前丢人的事儿来了。虽说不是被崔安给生擒的,但是他被凉州军的将领给生擒这个事儿。他依旧是觉得很是耻辱。

    所以他是气得哇哇直叫,所以更是加快了对崔安这一招的进攻。丈八长标是直接就到了其人的近前。

    崔安一看,心说好,但是这简单招式,对自己来说,是半点儿用都没有。不过带来的丈八长标是先到了,而孟获和祝融夫人的兵器,也是随后到了。

    崔安先是用画戟格挡住了带来的丈八长标,然后便向着孟获大刀的方向而去。至于说祝融夫人的招式,崔安还是有信心去躲开的。毕竟这躲一招和两招,自然还是前者是更容易些了,不是吗。

    -----------------------------------------------------

    孟获一看,这崔安的描金戟带着自己妻弟的丈八长标,是直接就奔着自己的大刀来了。他这还是今夜第一次看到崔安这么用自己兵器。以前倒是也不是没看过,但是今夜却是第一次。

    之前因为三人几乎都是同时出招的,所以崔安还没有那么特别快的速度能如此,真正像吕布那样儿的人,天下就只有那么一个。至少崔安暂时,他还做不到像吕布那么快,所以他这时候才使出来。

    毕竟孟获和祝融夫人两人是刚收招,而带来直接是进攻了。所以他的招是先到的,然后孟获和祝融夫人才再次进攻,结果带来的进攻却是被崔安给利用上了,直接是带着他的丈八长标奔向了孟获的大刀。

    所以此时孟获心说不好,只能是赶紧收招。毕竟他可知道,崔安这招可厉害啊。看着是他的描金戟和自己妻弟的丈八长标一起奔着自己的大刀来了。

    -----------------------------------------------------

    可是到最后,孟获他心里清楚,肯定是崔安要用带来的丈八长标,直接碰自己的大刀,至于他那描金戟,基本是不用有太大动作的。

    但是即便如此,也是够孟获忙活啊,因为他并不想和带来的丈八长标相碰,所以不想碰的话,那么也只能是躲开了,要不怎么做呢?

    所以他此时是忙收招,结果还是稍微慢了那么一点儿,带来的丈八长标的尖是碰到了孟获大刀的刀背,结果孟获和带来的兵器,是都被撞开了。

    孟获还差点,但是带来不行,毕竟他力量不行,要不然也不可能兵器被崔安给勾走了。他这次要不是紧紧握住丈八长标的话,估计肯定会脱手。但是还好,没脱手,不过是被崩开了而已。

    -----------------------------------------------------

    孟获收回了自己大刀,心说好险,这要是撞结实的话,自己倒是还好。可是带来他就麻烦了。就以他那力量来说,丈八长标肯定是要脱手,然后他非死即伤!

    毕竟他说面对的可不是什么二流三流的武将。而是有着一流上等武艺的杀神,崔安!所以如果自己和自己夫人反应慢的话,在崔安出招之后才出招,那么带来就要凶多吉少。虽说自己也不认为他会直接杀死自己那妻弟,但是估计给打落马下,那却是肯定的了。

    在孟获看来,带来武艺不怎么样儿。所以根本就不应该来帮自己和他姐姐。与其说是他来帮忙,倒是不如说他是来帮倒忙的。可不是吗,仔细想想的话。至少对自己来说,可真是这样儿。

    就是不知道他姐姐,也就是自己那夫人,她是如何想法。不过以自己来看。自己夫人估计也是和自己所想差不多吧。

    -----------------------------------------------------

    对于其他的东西。孟获可能还没有那么特别清楚。但是对于带来,自己夫人这个亲弟弟,自己这个妻弟,他还是知道的。那便是,自己夫人是如何紧张他,其实就和自己在乎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孟优,真都是一样儿的。

    所以孟获就知道,要说自己夫人不担心他弟弟。那根本不可能。但是她都没说什么,自己自然也是不好说什么了。毕竟说起来和带来的关系。自己只是他姐夫而已,而自己夫人那才是他的亲姐姐。

    再说了,也真是,自己的话,对方可不一定就能听,也就是他姐姐的话,他几乎还是能听进去的。不过这事儿其实也没有觉得,至少在此时此刻,自己就不认为他就一定能听自己那夫人,也就是他姐姐的话。

    所以孟获自然是不会和带来说什么,但是他却还是提醒道:“带来多加小心!”

    -----------------------------------------------------

    带来听了自己姐夫的话后,是点了点头,而就此同时,崔安已经是再一次躲开了祝融夫人的一招。

    祝融夫人一看,心说崔安这厮果然是了得。自己当初能伤了他,也真是有些意外侥幸的成分在其中啊。如果说对方不是那么大意轻敌的话,自己还真是,不会伤了他就是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杀神的武艺,那也真是一等一的。

    结果祝融夫人是一招又没奏效,所以是她是忙变换了招式。直接是横着,便扫向了崔安。那意思简单,便是要再给崔安来一下。不过这对于他来说,还真是,不过小儿科而已。崔安一笑,便再次带马躲了过去,他是直接退后了两步,让开了祝融夫人的招式。这对于他对于战马来说,也真是小意思,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见此情形,祝融夫人只能是再次收招,她确实不得不承认,崔安武艺比自己高多了。

    -----------------------------------------------------

    同时带来和孟获也看到了祝融夫人的招式,还是没有起到作用,三人之再一次,不约而同地,各持兵器,攻向了崔安。

    这都不用说,也不用眼神表情什么的,三人都知道,什么时候一起出手,分三个方向去攻崔安。他们知道,只有这样儿,不说一定能胜崔安,至少他们知道,肯定己方会立于不败之地吧。至少崔安的武艺,还没有到登峰造极的那个地步,要不然的话,别说是三人两手,就是六个,也照样儿要输,不是吗。

    崔安是无所畏惧,对他来说,真是就怕他们不出力不尽力,真要那样儿的话,可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但是此时此刻,也真是,确实是自己所希望的。说实话,自己还不就希望是如此吗,要不自己怎么去突破。反正这样儿,自己也不一定不见得能突破,但是不和他们死战的话,那就是肯定不能突破的,这自己都清楚,也明白。

    -----------------------------------------------------

    结果三人的这三招,带来是直接本着崔安的左胸,这个要害之处就去了。至于说孟获呢,他则是用大刀,是直取崔安的头颅,看样儿是要直接把他的脑袋给削掉。而最后的祝融夫人呢,则是用丈八长标,直接刺向了崔安的右侧肋骨处。

    三人三件兵器,三个部位,是直奔崔安。

    说起来三人的方向,孟获是在崔安的正中,而带来则是在左侧,祝融夫人自然是在他的右侧了。所以三人的招式是这么过来的,而崔安可都是注意到了。

    对于孟获砍过来的一刀,崔安自然是把头一低,直接就躲了过去。而对于带来的丈八长标,直取自己的左胸口,崔安则是用自己的左膀臂的胳肢窝,直接是死死夹住了他的兵器。最后祝融夫人,崔安是用自己的描金戟把对方的兵器给拨打开了。

    -----------------------------------------------------

    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其实这也就是在一瞬间便完成的动作。而虽然此时此刻,崔安的动作确实是有些怪异,但是能一下就解决三个人的攻势,他确实算是很不错了。至少可以说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这样儿,除了是一流的武艺,哪怕是二流,估计都不行啊。

    结果孟获看自己一刀落空,崔安是直接低头躲开了,他马上变招,刀刃向下,直接竖着切向了崔安。崔安是双腿一夹自己的战马黑云,黑云会意,便向左边闪开了。

    而带来呢,他发现自己的兵器居然是被人家给死死夹住了,他是双手和崔安较劲,那意思,赶紧给我松开啊,自己兵器可不能让你给拿走了。他是使劲往回抽,想着能一下抽回来,结果兵器确实是抽回来了,可他却是也差点儿没从马上掉下去。

    因为崔安就在躲孟获竖着砍下那招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不再用力了,是放开了带来的兵器,结果使劲使多了,因此他自然是差点儿没从马上掉落下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