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按道理来说,孟优此时是紧握着自己手中大刀的刀柄,但是就之前和崔安对上这么一下,他双手却是滑向了前面,就是因为自己大刀的刀尖,是直接顶在了崔安的描金戟上。

    而马上,两人几乎是同时收了招,也各自退了一步。

    崔安此时则是哈哈大笑:“孟优孙子,没想到你还是有两下子,不错,不错!”

    崔安这倒不是讽刺,而是真心话。在他看来,这以孟优他这武艺来说,能如此的话,已经就算是很不错了。毕竟他的武艺和自己的差距,其实也是真存在着的,所以你不能指望着他什么。

    如果说今夜不是他孟优一个人对战自己,是和孟获还有那个祝融夫人的话,那么失败的就会是自己。但是他们这个组合如今还没有,那么自己暂时不认为自己会败。至少崔安就知道,自己对付孟优一个,其实还真是手到擒来。

    -----------------------------------------------------

    不过在孟优听起来,崔安什么好话坏话,都是讽刺自己,因为他还没有忘了没,在禺同山的时候,对方阵前戏耍自己的时候。所以他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便又举着刀杀过去了。

    而崔安呢,他一看,这也算是自己想要的效果。虽说自己是真心夸他,可孟优这小子他不领情啊。反而是要这样儿。那么既然如此,自己也只能是奉陪到底,和他再战了。

    结果本来孟优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再举刀想和崔安大战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其实已经是不在状态了。没办法,之前和崔安战了不少回合,已经是让他消耗了不少体力,其实崔安也是,但是崔安武艺比他高啊,这个就是优势。而且虽说他年纪大了不假。但是体力可不见得就比孟优要差,这个也是没错。

    所以说起来的话,还是孟优不占优势。结果他再一伸手,便让崔安有机可乘了。就和他说预想的一样儿,没到十个回合,孟优便被他给生擒活捉了。

    -----------------------------------------------------

    孟优是刚和崔安战到了第五个回合。结果就让崔安一戟给扫落马下。因为不好让其人受伤。所以崔安没有用半月刃那边儿去扫的,而是用了另一边儿,可就这,孟优也没挡住,直接就落下了马,然后便被崔安所制。

    “说时迟,那时快”啊,这其实也就是发生在两三秒钟的事儿。结果孟优一看眼前的描金戟,他就是把眼一闭。心说完了。今夜凉州军是彻底要胜了,只是不知道自己兄长和嫂子带兵来的话,能不能把马超凉州军给赶出三江城啊。

    这绝对不是孟优无的放矢,他虽说不太明白兵法那些东西,但是也知道,凉州军士卒是让己方给压制了那么久了,这他们如今一找到机会,他们估计就跟那饿了很多时日的猛虎也差不多少吧。而己方士卒,守城的时候,有三江城这么一个最大的屏障,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遭遇战,在城内大战,己方士卒的战力,那可是不如人家啊。

    -----------------------------------------------------

    崔安命令不远处的凉州军士卒把孟优给绑了,至于绳子他还都有。本来还有南蛮军士卒想过来,不过让崔安都给挑了,其他人就都跑没了。真是,明知道不敌对方大将,还往前冲的,那不是英勇无畏,那是杀。大将自然是大将去对付,士卒就不用去凑热闹了。

    然后崔安让士卒去喊,“你们去给俺喊,就说孟优被我军给生擒了!对,再找几个懂南蛮话的,换成南蛮话再喊!”

    “诺!”

    崔安也知道,这南蛮军士卒也没几个能听得懂汉话的,所以只能是让己方士卒换成南蛮话多喊几遍了。崔安确实是不傻,而且在这个时候,他还知道用脑子。如果马超知道了的话,他绝对会很欣慰的。

    记得在演义里,张飞知道用计的时候,诸葛亮都对刘备说,这是主公之福啊,所以……

    -----------------------------------------------------

    而这个时候庞柔和王伉两人,带着人马和金环三结和阿会喃的人马对战,他们是一直占着优势,完全是压制了金环三结他们。

    至于说雷铜和孟达,也是带兵屠戮着南蛮军士卒,其他人也是一样儿。而就在这个时候,马超已经是带着陆逊和木马他们,进了三江城的寨门。

    别看三江城的寨门之前好像是挺容易就被打开了,其实只有木鹿大王他自己最清楚,自己到底是费了多大的劲儿。可以说他是把吃奶的劲儿都给使出来了,最后才算是把们给打开了一些。而他虽说不是天生神力,但是却也不差。而之后还是因为马超凉州军大军来了,所以才把寨门给全部打开的。

    所以打开都这么费劲,就更别说是去关闭了,一个人两个人,那是想都别想,十个八个的,也都不一定能行。

    -----------------------------------------------------

    因此哪怕南蛮军士卒也有人想着去把寨门关闭,但是一没有那么多人去,二也是很主要的。那便是马超的凉州军士卒正不断往里进,而且越来越多,不说已经关不上了。就算是关上了,估计也没有什么大用了。

    马超带着众人进来后,他就知道,这今夜己方是胜了,除非孟获来了能力挽狂澜,要不然的话,他是回天乏术。那就没有办法了,有些东西还不就是无力回天吗。

    不过马超确实是不认为孟获有这么大本事,这已经是交手那么多次了。那么些时日了,对于自己这个对手的实力,他确实还是知道一些的。

    如果说他们银坑洞的人马多的话,那么能胜。可虽说是。应该比己方要多,但可不是相差那么悬殊。之前在禺同山,孟获他已经损失多少人马,如果他真能把他整个银坑洞的人都拉来当人马,那么自己也认了。但是马超不认为孟获能那么去做,因为那是他最后的家底,自己又不是说就要占领他的银坑洞,所以孟获还不至于是真正去做那鱼死网破的事儿。

    -----------------------------------------------------

    如果他真是有点儿脑子的话。他应该不会那么去做。这就好比是守城的时候,让百姓都去参加守城。不过却是全城的百姓,那不开玩笑吗。是,南蛮边儿的人,是比汉人强多了,但是和真正的士卒相比,其实还是要差些的,并且更多的还是老弱妇孺,那么让他们和自己的人马去拼杀?孟获会做那样儿不智的事儿吗,在马超看来,也只有其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那样儿的话,他孟获估计才能那么干,要不他不会那么做的。而且他还不会被自己逼迫到非要去走死路不可,自己可从来没有那个意思。而且他孟获是银坑洞洞主不假,是这片儿的蛮王也没错,但是他发号施令,让人去效死命,这个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听他的,所以这个还是问题。因此,马超不认为孟获要真正和自己去死磕,多半他还得跑。

    至于说跑到哪儿去,自己也不知道了,毕竟选择的话,其实还有几个的,这都是有可能,平均的概率吧。

    -----------------------------------------------------

    而马超进了三江城后,便高举自己的雪饮刀,然后对着己方的士卒大喊:“各位凉州军的男儿们,今夜便是你们报仇雪耻的时候!”

    马超知道说什么对士卒最有用,这个时候不是说要给士卒多少多少好处。毕竟己方士卒的待遇决定了一般般的好处,他们其实是看不上眼的。那么他心里清楚,只有让他们报仇雪恨,他们心里所想就不一样儿了。

    果然,不少士卒一听,眼睛都红了。因为自己主公所说不错,这今夜便能报酬雪恨了,那么还等什么,杀吧!

    “杀!”

    “冲啊……”

    ……

    -----------------------------------------------------

    马超这话是真好使,不止是因为他是凉州军的主公,更是因为其一句话,是说到了凉州军士卒心坎里去了。

    要说在之前,士卒也是憋屈得不行,所以他们进了三江城,看到了南蛮军之后,便展开了血腥屠戮。但是谁也没喊过什么,直到马超直接就点明了,让己方士卒是报仇雪恨,士卒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不少人都兴奋得不行,便向南蛮军士卒杀去。之前他们也确实是憋得很久了,所以这在进了三江城之后,就和之前孟优所想一样儿,犹如饿虎啊,确实不能小看了。

    带着人马的金环三结和阿会喃是倍感压力大增,而且他们也发现了,马超居然是带着人马冲进了三江城。两人脑海里几乎就是一个声音,完了,这今夜是彻底完了。就算是孟获他们马上来,估计都无济于事了。

    -----------------------------------------------------

    不是他们对孟获就没有信心,实在是马超凉州军这边儿,很强,两人已经就要抵挡不住了。他们那武艺和庞柔还有王伉两人,其实就是半斤八两,倒是崔安和孟优,他们差距是有。所以崔安那边儿是解决了,可庞柔和王伉他们两人这边儿却还没呢。

    倒是南蛮军的士卒,是马上就要顶不住了,实在是凉州军的士卒在听了自己主公的大喝后,是振奋了不少,而是士气是直直往上提升,所以南蛮军士卒要是还能抵挡得住,那就怪了。

    所以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也不管了,他们是想着怎么跑,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孟优被生擒了呢,要不早就该跑了。不过刚退,就听不是特别远处的凉州军士卒大喊,“孟优被生擒活捉了!孟优被生擒活捉了!”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是听得清清楚楚啊,而且第一个是汉话,后面的却是蛮语了。两人一听,心说得了,孟优都已经被擒了,自己两人还在这儿战什么啊,跑吧!

    -----------------------------------------------------

    想到这儿之后,两人是且战且退,对他们来说都知道,如果说孟优遇到一般般的对手,他自然还不会被生擒。但是遇到凉州军的那个杀神崔安呢,那么其人不被生擒才怪。

    要说起来,那个崔安便是己方的克星,是己方所有人的克星,反正凉州军有其人在,己方就别想太好了。他只要一出来,己方将领一碰到那个崔安,那么基本就逃脱不了被人家给生擒的命运。

    而且这也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两人一想到崔安都已经擒住了孟优,他们就害怕,然后想到了这既然孟优都能被擒,那么自己两人多个什么啊。武艺和人家孟优相比,是不如人家,所以就更别说是崔安了,这碰到其人,只能是被生擒的料,不是吗。

    但是两人所想是挺好,可是庞柔还有王伉他们,自然不会让两人轻易逃走,所以是死死咬住了他们,不让他们轻易脱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