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能是因为孟优让南蛮军士卒挡着崔安,所以是惹这位大爷怒了,所以他是大开杀戒。如果说他是不能杀了或者伤了孟优的话,那么对于这些南蛮军的士卒,这个崔安知道,就可以随便了。

    所以往前上的南蛮军士卒确实是够倒霉的,他们有的真不知道崔安的厉害,所以他们不死伤,谁死伤?

    而这些人对崔安来说,确实是乌合之众。他不是看不起看不上他们,怎么说自己的武艺也在那儿摆着呢。别说是几十上百号了,就算是千军万马,自己也不会害怕一点儿。至少自己心里清楚,就凭自己的武艺,只要不是碰到数量多的弓弩手和重型器械的队伍,其他人基本都挡不住自己。

    崔安是大脑不太好使,可他绝对不是“无知者无畏”,而是真正的“艺高人胆大”!

    -----------------------------------------------------

    在杀了两批围攻上来的士卒后,崔安是再次大喝了一声:“谁敢来攻?”

    在他看来,这孟优是用他们南蛮军士卒来拖延时辰,结果如今呢,果然,他的目的达到了。至少崔安看到其人是策马狂奔,奔向了银坑洞的方向,崔安自然是不会让他轻易如愿,所以他是趁着南蛮军士卒微愣的片刻,他也是一带战马缰绳,是直接就奔向了孟优。

    追过去之后。他也没忘了大喊:“孟优休走,来和你爷爷大战三百合!”

    崔安都明白,孟优这个时候他想躲着自己。但是这么说吧,自己可真不是他想如何就能如何得了的。别的都不说,就说他孟优倒是想借着那些士卒来抵挡自己,可是他挡得住吗?这自己策马追他,就说明了问题。

    而且自己的战马,那可是宝马良驹,也不是他孟优胯下战马所能比的。不出一会儿。自己必然能追上他。

    -----------------------------------------------------

    而孟优知道崔安在身后是对自己紧追不舍,所以他是忙对着己方的士卒大喊着,那意思无非就是帮自己抵挡住崔安云云。

    但是知道崔安的人。都知道对方不好惹,所以都不敢过来。也就那样儿的愣头青,什么也不知道,可能就算是知道其人。可却也不知道策马狂追孟优的这位。便是凉州军的崔安了。

    所以还真是,不少人都是前赴后继,奔向了崔安。而崔安也没闲着,他也是命令了己方士卒,是在前面阻截孟优,而且也让他们拦住奔向自己的南蛮军士卒,继续让他们对战,自己这是去追孟优。

    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听有人大喊道:“福达不必着急,雷铜来也!”

    “孟达也到了!”

    崔安一听。心说好,这两人绝对是来得及时啊,在自己全力追击孟优的途中,两人来了。

    -----------------------------------------------------

    雷铜和孟达两人是早看到了崔安追击孟优,所以如果他们要是没有看见,那么也就算了,但是既然都已经看见,那么这个事儿他们自然不会去不管。所以两人是大喝了一声,便奔向了崔安身后,他们负责解决那么小喽啰,而崔安呢,显然他们是想让他去继续全力追击着孟优。毕竟两人都清楚,自己主公可以说是很看重孟优,这是半点儿都不错。

    而自己两人的武艺呢,自己两人对此也是有自知之明,所以不用多说,自然是崔安去追着们孟优,而自己两人是阻挡下追着崔安的南蛮军士卒。

    雷铜和孟达两人所想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崔安要是立下大功,那么两人也算是没功劳也有苦劳啊,所以两人自然是知道,最后都能得到自己主公的奖励。而且自己主公对此,那也确实,从来都不吝啬什么。所以只要崔安他一说,自己两人之前帮助他了,他才得意擒住孟优,那么自己两人的功劳,也少不了了,自己主公那可是个奖惩分明的人。

    -----------------------------------------------------

    崔安是头也没回,他知道,这个时候两人已经是在他身后了,因为之前刚刚相遇,然后雷铜和孟达喊完后,便加入了战团,这个时候他们两人带着凉州军士卒,和南蛮军是展开了殊死搏斗,确实是杀得不可开交。

    孟优也是听到了之前雷铜两人所喊,他虽说不是那么特别明白,但是却也知道,敢情是崔安的帮兵啊,这自己可要不小心不行了。自己必须要支持自己姐姐姐夫的到来才行,要不自己哪还有什么面目去见自己的姐姐和姐夫,这……

    可是显然,孟优却是没有强烈感觉到,其实此时的崔安已经是距离他越来越近了。但是孟优心里是特别忧虑,而且在想着自己姐姐和姐夫的事儿,所以他还真是,没有注意到这个,这么一个重要的情况,让他暂时就给忽略掉了。

    -----------------------------------------------------

    而等到他再次往后一看的时候,孟优是差点儿没从马上掉下来,因为他突然是发现了,崔安那厮距离自己,也就只有不到十步了。

    孟优心说,这他娘的宝马良驹确实不一般。可惜自己却是没有,这不就因为这个,自己便要被他崔安给追上了。

    他此时是紧打了自己的战马好几下。在他看来,这回自己的速度,不,应该说是战马的速度,该是有所提高了吧。可是真正看到了自己战马的表现后,孟优就无奈了,感情这自己使劲拍了两下。根本就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啊。眼看着这崔安是越来越近了,所以孟优此时此刻,他是更忧虑担心了。

    他也不可能不这样儿。毕竟谁能想着被人给生擒呢,要是这样儿的话,自己还怎么去见自己的姐姐姐夫啊。

    -----------------------------------------------------

    崔安倒是不知道孟优的想法,反正他只知道的是。自己马上便能追上孟优那小子了。自己一定是要问问他。他莫不是怕了自己,要不至于这么玩命跑?

    在崔安看来,这在己方的营中,他孟优在那儿,也不会有什么虐待,只是暂时限制了人身自由罢了,但是最后要是和孟获他们谈判好了,这己方自然会把孟优给放了。还不就是如此吗。

    但是崔安也清楚,这自己是如此想法。可却不代表别人也是如此想法啊。至少在孟优的眼里来看,显然,他是很不喜欢在己方军营待着的。

    看到崔安距离自己是越来越近,这没多久,他便要追上了,所以此时此刻,孟优是直接驻了马,然后是直接转身,把大刀刺向后方。

    使枪的不是有回马枪吗,这个孟优的大刀,其实也可以说算是回马刀了,都是差不多的。

    -----------------------------------------------------

    崔安一看,他就笑了,心说你孟优就这点儿小伎俩,那么还真是,不会是俺的对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就不是他小看孟优,而是崔安就是这么觉得的。他知道,对方武艺不如自己,而且到了如今,也没有见到他有什么新招式,没有什么特别有创意有威胁的招式。所以就只凭这些的话,他自然是不行的。

    而且自己不出十个回合,是必擒拿他孟优!

    崔安他就是有这个自信,说起来的话,他认为自己要是如今都已经追上了对方,还擒拿不了其人的话,那自己也真是,白混了。可不是吗,那样儿的话,自己也真是有够丢人的,所以还打什么仗,直接就回家吧,陪着自己老爹,那不更好?

    所以见到了孟优的“回马刀”之后,崔安便是哈哈大笑,这笑声中有嘲笑孟优的意思。

    -----------------------------------------------------

    当然,也有他自得的意思在里。更是有崔安仿佛是看到了自己已经是生擒了孟优之后,然后孟获来了,之后自己有生擒了孟获,还有那个叫祝融夫人的异族娘们。最后自己也算是报了之前的一箭之仇了,更是立下了最大的功劳。

    虽说崔安是在yy,但是这个也不是没头没尾在那yy,至少他是有根有据的。

    此时就见崔安是直接用自己的描金戟,是横着便砸向了孟优的大刀刀背。孟优一看,是连忙抽回刀,因为他也知道,这自己却是不能和崔安比拼气力,因为之前那几次,都是自己吃亏了。如果自己再这样儿的话,还不是一样儿吗。这同样儿的错误犯了两次三次,已经是够瞧的了,这要是犯更多的话,这自己不是真傻吗。但是自己可不傻啊,本来就不傻。

    崔安见到孟优是赶紧收了刀,他心说,这所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孟优既然是来了一个“回马刀”等俺,那么俺也不能让你失望啊。

    -----------------------------------------------------

    于是崔安马上便改变了描金戟的招式,之前是横着砸,如今却是从横向改为了直刺,并且速度是极快。一般般的武将,要是不注意的话,还真是容易中招。但是孟优他是什么人,虽说是武艺是不如他崔安不假,但是自己武艺也不弱,这个是公认的。所以崔安哪怕是用了最快的速度,一下就变招了,但是对于孟优来说,也真是没有什么。

    他是用已经要抽回来的大刀,直接是再一次伸了出去,这可不是他要和崔安比拼力气。其实孟优还不知道吗,比力气的话,自己就是输得料。但是要抛开这个来说,自己是武艺不如他崔安,但是如今也不是说,自己一下就要去束手就擒。而且自己都清楚,只要支持到自己兄长来,那么一切就应该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结果这一次,崔安确实是没有什么大力,之前他是故意要那样儿的。

    -----------------------------------------------------

    毕竟之前是横着砸,所以自然是能用上不小的力,并且崔安确确实实,他是想荡开孟优的大刀。可是孟优这小子是知道自己的厉害,所以是暂避其锋,直接就躲开了。虽说自己觉得这个没意思,但是却也算是为了自己下一个招,做了一个准备的。

    自己马上变招,变成了直接用描金戟刺向了孟优,这可以说,确实也没有用多大的力。毕竟这个再怎么说,也是不如之前横着去砸。而且崔安也知道,估计孟优那小子还是能抵挡得住的,要不然的话,可也真是让自己失望了。

    孟优确实是有些经验,这个也真是没错。他看到崔安的描金戟是直接刺向了自己后,他是忙用自己的大刀去招架,伸了出去。

    结果这次两件兵器和之前可不一样儿,因为这次却真是碰上了。而且也算是赶巧了,这孟优的大刀刀尖,是直接就点到了崔安描金戟的半月刃和前面戟的尖刃中间的部分。而就这么一下,孟优是再一次吃亏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