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听到孟优的笑声,虽说崔安确确实实是不知道,孟优因何而发笑。但是这个声音给他的感觉就是,他认为孟优是在嘲笑于他。

    所以崔安也不示弱,直接是开始气孟优。这个时候他不管孟优是不是嘲笑自己,反正在崔安看来,自己认为是,那就是了。

    于是他对着孟优大喊道:“孟优孙子,俺要是你娘的话,肯定在你刚出生的时候,就把你给掐死,对了,还有你那个兄长。像你们兄弟那样儿的,活在世上,那只能是浪费粮食!”

    孟优听了这话后,他心里是这个气啊,心说他娘的崔安,我和你有过节,你说我也就算了,可你把我那早已过世的老娘也搬出来,这真是起我太甚啊。这虽说崔安没有去说孟优老娘什么,但是在他看来,这已经说到了自己至亲,如果说是好事儿也就算了,可这明显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孟优心里是特别气愤,他是非常不爽。而且因此,他也确实是笑不出来了。

    -----------------------------------------------------

    崔安见他不再笑了,心说孟优你小子也不是没心没肺吗,这个时候怎么不笑了,你倒是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崔安此时是哈哈大笑,然后对着孟优说道:“孟优孙子,俺以为你还要继续笑呢。你咋不笑了呢,俺可是还等着你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气煞我也!崔安少废话。看刀!”

    孟优是被崔安气得,已经都要不行了。这个时候虽说他已经是加快加紧进攻了,虽说他的招式是越来越快,但是在崔安这样儿的大家来看,其实还是差了一些火候。也是,如果孟优水平真要是再高点儿的话,那么他就变成了一流水平了。所以这……

    “孟优孙子,就凭你这武艺,是没办法胜了俺的!想赢俺的话。就再练几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

    崔安这话看似随便,可他其实不是随随便便说的。因为如今孟优的最大优势。那便是比自己年轻。而且还年轻很多。自己都过四十了,但是其人才而是多岁。所以当自己慢慢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落下了巅峰,那么对方要是进步,而且是大进步的话,自己未必就是其人的对手。

    至少自己还不知道吗,就说在己方凉州军中,像黄忠黄汉升那个年纪的老将。如今可真是没有第二个了。

    对武艺研究比较透彻的崔安还不懂吗,哪怕是勇猛入吕布吕奉先。他四十多岁的时候,巅峰时期也已经是早已不在了。可是黄忠却是不一样儿,至少他如今的武艺水平,依旧还是一流上等,要知道他都多大年纪了,快六旬了,五十多岁了,己方就属他的年纪最大了。

    -----------------------------------------------------

    至少崔安真是很清楚,自己要是到了黄忠那个年纪,别说是一流上等的武艺了,就算是能依旧有一流的武艺,自己其实就已经是很满足了。但是看如今的情况,还真是,难啊,难度太大,几乎是不可能。

    毕竟不是所有的武将,都是能把巅峰延后的,至少自己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但是自己有预感,八成是不能,那么那两成的可能,感觉好像是不算很渺茫,但是其实也差不多。

    所以崔安他对孟优说,你再练个几年,也许就能胜我了,其实也不是随便说说玩的。至少他自己就很清楚,这样儿的事儿,可不是一点儿都不能发生,一点儿都不会发生。但是自己在这个事儿还不会发生的时候,就能擒住他孟优好几次了。如果不是自己主公不让自己杀他伤他的话,估计他孟优也不知道死伤多少次了。

    崔安没认为,孟优对于这些就一点儿都不知道,只是……

    -----------------------------------------------------

    只是在崔安看来,这自己主公如此命令,却不应该是孟优这个孙子猖狂的资本啊。

    对方看到自己,还这么狂,这是因为什么?在崔安看来,还不是因为自己主公的命令吗。他孟优不会不知道他的武艺和自己武艺的差距,但是即便如此,他却依旧是我行我素,那么说明了什么。在崔安看来,其实还是这样儿。

    “哼!崔安,我承认你武艺高,但是想要轻易胜我,做梦去吧!”

    说着,孟优的大刀是向崔安刺来,虽说用大刀的人,确实是很少像用枪用戟的人一样儿,去用兵器刺,但是不代表就没人那么去用,只是这样儿的招式很少罢了。不过这次孟优,却是直接就用大刀刺向了崔安,崔安心里摇头,心说你孟优的刀法,自己也承认不错。但是大刀永远也不是用来刺的,所以你没有那个本事,就不要去胡乱用招。

    因为那样儿的话,一个不小心,最后吃亏的,其实只能是你自己。

    -----------------------------------------------------

    孟优是偷眼观察到崔安嘴角的一丝神秘笑容,这在他看来,就是崔安在刻意好笑于他。那意思实际就是说,你一个用大刀的,居然也学着人家枪和戟,也来刺了?

    不过在孟优看来,不管是什么招式,只要是能克敌制胜,能杀人能伤人,能胜利,其实就是好招式。不过很明显,他这个刺向崔安的大刀,是终究不会有什么建树了。

    在崔安看来,孟优也确实,欠缺了一些火候。要不然的话,这孙子只要再提升一级的话,那就自然能在自己手下支持得更久。不过如今吗,却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崔安是直接用自己的描金戟荡开了孟优的大刀,对他来说,像孟优这么平淡的招式,他都懒得去如何化解,直接是以力去破,那么实际就是无往不利啊。

    如果要真是真真切切绝招杀招,那样儿的话,崔安就不得不谨慎小心了。

    -----------------------------------------------------

    没办法,是,崔安也认为自己武艺是比孟优强,但是再厉害的人,可也不可能就说,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在“阴沟里翻船”,所以……

    崔安也是个好面子的人,所以他也知道,自己哪怕是输了一点儿人,那么在众人面前,自己都不好意思啊。想当初,也就是前些时日,自己被祝融夫人的祝融飞刀给扎了之后,自己是在众将面前,都不好意思了。在自己主公面前,更是如此。

    这个还不止是因为崔安被伤,更重要的是,他是伤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上。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便是伤在了一个娘们的手上,所以他是真……

    而崔安不怕失败,但是比起面子来,他更在乎面子。但是这些和自己主公的命令相比,和自己主公的大计相比,他却认为其实都不重要了。

    因为孟优是自己主公点了名儿的,能生擒,就一定要生擒,还不能伤害。

    -----------------------------------------------------

    所以崔安他记得,那可是清清楚楚。自己最好是别伤了对方,而且更是不能杀了对方。

    可自己是不能这样儿,但是对方可不管你什么,他倒是能杀了自己,能伤了自己。当然以孟优他的武艺来说,看样儿是不行,但是这事儿,哪有那么绝对的呢。所以自己不得不小心了,输了受伤,那其实都是小事儿,可要是让对方给跑了,那么就是大事儿了。

    孟获和孟优,自己至少得擒住一个吧。要是两个都被自己给擒住了,那可就更好了。但是崔安也在心里一笑,心说这事儿,几乎是不可能。

    当看到自己大刀被崔安的描金戟给荡开了,孟优是心里这个遗憾。心说看来这样儿简单的招式,对于崔安来说,是半点儿用都没有。也是,自己可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化简为繁,化繁为简,这自己要是有那本事的话,估计就算不是崔安对手,那么他也奈何不了自己啊。

    -----------------------------------------------------

    可是说起来的话,自己不是没那个本事吗,要是有还说什么了,问题是没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