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木马听了木鹿大王的话后,便说道:“爹,我……”

    本来他的意思就是说,爹,我这之前都没和你说,你这如今同意了?是不是真的?当然了,他也知道,这个是真的,毕竟自己父亲什么样儿,他还不知道吗。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就算是想改,他都不会去更改了。但是木马还是有这个习惯,那便是,他要等他自己父亲再确认一次,他才能完完全全放下心来。

    木鹿大王是把手一摆,然后笑道:“木马你不必多说,我都懂。要说如今你的年纪也已经不算小了,而在我们南蛮这儿,已经不用家中长辈再去让你怎样怎样。至于以后的路,那都是你自己选出来的,所以无论如何,只要自己不后悔,就好!”

    木马闻言说道:“爹,儿都记得了!”

    木鹿大王对他是点了点头,别看木马是在马上,木鹿大王是在马下,可是在异族人这儿来说,这都没有太大的事儿。

    -----------------------------------------------------

    如果说把这个放在汉人那块儿,那么当儿子的,肯定要背上个不孝的名声,可南蛮这边儿,明显是不会如此。因为在异族人眼里,没有汉人那么太虚的东西。所谓孝道,异族不是不讲求,但是在他们看来,主要是你的心如何。而不是表面儿上的东西。

    就像如今木马和木鹿大王一样儿,虽说儿子在马上,而父亲在马下。可是木马对自己父亲的尊重,却是一点儿都没少了的。至于说让他父亲上马,他认为如今还不用,这事儿自己主公自然是能办,还用不到自己什么。而且他也清楚,自己父亲这人好强啊,要是自己说让他骑自己的马。他肯定不会。

    但要是自己主公说话的话,让人牵一匹战马过来,让他骑。他却绝对不会不骑。

    自己父亲就是这么个人,自己还不清楚吗,他要是能轻易接受自己的好意,那他也不是八纳洞的木鹿大王了。

    -----------------------------------------------------

    不是说木鹿大王就不能接受他儿子的好意。或者说他就一点儿都不想接受。这个都不是。其实说白了,这还是一个面子的问题。因为真正了解他的人知道,其人真是挺好面子的,这是真没错。

    所以他儿子要是把战马给他,让他骑,那么木鹿大王觉得会没有面子。以为毕竟在他看来,自己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吧,可马超作为凉州军的首领。却是根本就每给自己什么,是。自己也不想管他要什么什么。可自己没有战马,他马超就不能让人牵一匹过来,给自己?

    因此,在木鹿大王的想法中,除非是马超亲自让人牵马来给自己,要不自己就不会骑马,谁的也不骑。这个可不是他赌气,而且真正为了他的面子。说白了,其人是要面儿的人,这个也是挺重要的。

    -----------------------------------------------------

    听了自己儿子的话后,木鹿大王对马超说道:“马将军,我那不成器的犬子,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看在我木鹿的面子上,能多多包涵。至于说其他的,如果这小子真要是犯了大错。那么你也别网开一面,什么都不用管,该如何就如何,不必顾及我就是了!”

    马超一听,他在心中一笑,心说你木鹿大王啊,虽说是明面上是,如此说辞,可我还能不知道你的意思吗?

    你表面儿上是说,让我不必给你面子,木马要是犯大错,我就可以狠狠处罚。可实际上呢,你这还不是提醒我说,你儿子要是犯大错了,希望让我能看在你的面儿上,然后是网开一面啊。而对于这些,我还能不知道了?可是你这算盘其实打错了,在自己凉州军这儿,别说是你木鹿大王的儿子了,就是天王老子的儿子,犯错了,该如何,最后结果还是要如何的。

    自己这个凉州军的主公、首领,要这是犯了错,那么最后其实也是一样儿,没多什么。

    -----------------------------------------------------

    但是心里想法,马超肯定不会和他说,所以只能是笑道:“好,好!既然木鹿洞主都如此说了,那么我马超自然是会这样儿的。放心,我军军纪严厉,不过只要不触犯,那么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但是要真触犯了,这个,也别说是洞主之子,就是帝王之子,也是一视同仁!”

    木鹿大王一听,本来他以为马超的意思和自己一样儿,都是反话,可自己仔细这么一听,好像却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这,难道说马超之前没有听出来?自己这是弄巧成拙了不成?

    不过木鹿大王没觉得如此,因为他知道,马超可不是一般般的人,所以他还能听不出来自己的意思。那么他这意思,可真是,好像是不给自己面子啊。

    木鹿大王仔细一想,他就在心里苦笑了一声,心说木鹿啊木鹿啊,亏你在南蛮还算是一号人物呢,这在南蛮算是个人物,可在人家马超的眼里,你算个屁啊!

    -----------------------------------------------------

    这对方用到你了,你还算是个人物,可用不到你的时候,你还是谁啊。这在什么,都是用实力来说话,你没有实力,就说不上话。所以他是在心里苦笑,心说马超这就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不过就算不错,他还没做出来那汉人那个“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事儿来。

    不过马超之后的话也说出来了,“不过木鹿洞主放心,木马在我帐下,我多少肯定是要照顾他一些的。毕竟他刚加入我军,而且还不是汉人,所以有些东西,哪怕是犯点儿小错,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的!”

    木鹿大王他一听这话,他算是放下一点儿心了。毕竟他是真喜欢这样儿的话,可确实是不喜马超之前的话。对他来说,马超要都是这话,自己不就都能放心了吗。

    -----------------------------------------------------

    可是显然,这个事儿明显不可能啊。木鹿大王也知道,这不过是自己所想的,最为理想的状态罢了,这是白日做梦!

    看着木鹿大王此时的表情,马超在心里一笑,心说木鹿大王啊木鹿大王,你为了你儿子这着想,自己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我凉州军也算是家大业大,说实话,我自认为我军军容军纪,还算是不错,但是和人家兖州军相比,还是差一点儿。

    这个自己就想了,到底是差在什么地方,自己不认为是自己的事儿。那么到底因为什么,可能是自己力度不够?那要真是这样儿的话,那却还是自己的事儿啊。可不管怎么说,自己都要严格执行军法,这个却是一点儿都没有错的。

    而自己也没指望,说就要超过兖州军什么的,可是自己也真是希望,己方是能有所进步。所以不管是谁,只要是触犯了军法,那么肯定是要以军法去处置,这个不用多说。

    -----------------------------------------------------

    这个时候,马超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看了看木鹿大王,然后又看了看木马之后,他是忙说道:“来人,牵一匹上等马,给木鹿洞主!”

    “诺!”

    边上的护卫应诺,然后马上便有人牵来一匹上等战马,来到了木鹿大王身边儿,马超对他笑道:“洞主,请!之前却是我倏忽了,勿怪,勿怪!”

    木鹿大王一听,他便是一笑:“这马将军却是客气,客气。这之前为了不惊动太多的人,所以我木鹿是从银坑洞走到了三江城!不怕各位笑话,其实我这也真是第一次,知道了战马的重要性啊!”

    马超他们一听,都笑了,他们也承认,木鹿大王的话,确实是有道理的。要是他们碰到这事儿,估计也得这么去想。

    -----------------------------------------------------

    其实很多东西都是,有它的时候,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习惯了,可能去重视一日两日,但是时间久了,肯定就不会一直那样儿。但是知道失去了之后,你才知道宝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