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此时心说,我还就不相信了,你木马今日不加入我军?

    所以就听他说道:“木马,你父亲其实他是希望你能加入我军的,要不他让你来这儿做什么?”

    马超都知道,木鹿大王根本就没写,说自己是被逼无奈,才让他来的。他倒是想那么去写,可马超最后要检查,所以他也知道,就算是写了,最后也没有用,还得是被改。所以他也是明白,也就没多说什么。要不马超知道木马不知道这些东西,他就知道自己父亲在三江城,和凉州军好像是有什么合作。至于说其他的,他还真就是不知道啊。

    木马此时一听,还别说,这马超所说,确实是有道理,不是吗。自己父亲召自己来这儿,没准还真是有那么个意思在里。可自己父亲为什么就没有明说呢,凭自己对他的了解来说,这事儿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啊。

    -----------------------------------------------------

    所以说木马他疑惑在这儿,在他看来,这什么时候自己父亲倒是变得含蓄了。是,自己父亲学了汉人的不少东西,但是和自己说话,他肯定不会那么去拐弯抹角的就是了,所以……

    到底是个什么原因,他也不知道,也不明白。所以虽说他还想着,什么时候见自己父亲好问问,可是他正一步一步。别马超给带进沟里。

    没办法,马超想要的人才,就是如陆逊那样儿的。最后也一样儿是加入到了凉州军帐下,所以就更别说是他这么个异族的人了。

    还不是小看他,木马最后肯定是要加入凉州军的,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罢了。马超心里清楚,众人也都明白,此时此刻,要是木鹿大王在场就好了。他一句话,这事儿其实也就解决了,不是吗。但是可惜啊。其人却是没在,众人也想了,到底什么时候,其人能回来。或者再次看到他呢?

    -----------------------------------------------------

    看着木马他不说话了。马超是再次说道:“其实我这也不是要逼迫于你,只是这么说吧,之前你也说了,你要把你父的技艺发扬光大,那么木马你想过没有,这在南蛮来说,已经没有你多大的用武之地了!”

    “这……”

    木马一听,他仔细一想。好像也真是这样儿。马超所说的意思,他都懂。马超那意思就是说。如今南蛮这一块,基本是人人都知道你父亲会驱使猛兽作战,而且不少人都见过。那么这儿就只有你父亲木鹿大王一个人,那其实就已经够用了。多你一个,不算多,但是少你一个不少啊。

    看到木马是貌似有些动摇,“木马,你可想过,中原的地界,才是你大展身手的地方!大汉的疆域,不知道比南蛮这边儿打了多少,所以你还不知道要如何去抉择吗?”

    -----------------------------------------------------

    马超说完后,他此时心说了,这要是自己是你木马的话,早就知道该如何去做选择了。这还用多说吗,身为大好男儿,男子汉大丈夫,自然是要去向更加广阔的地域去,而不是窝在南蛮这儿。

    你父亲为何让你来,其实是自己逼迫他了不假,但是他同样儿,也是想让你自己做出来自己的选择。至于说他没有直接去说什么,显然他那是不想去逼迫你,可惜你确实还不懂啊。

    木鹿大王的用心良苦,马超是明白的,他之前也算是稍微点了一下木马,虽说他不认为对方听进去了多少,但是也是听进了一些,马超认为,就算是不错了。至于说今日木马的选择,马超认为是没有问题的。毕竟他也看得出来,其人不傻,而且也算是有些自己的主见、主意,所以要如何去做,其实他最后怎么都明白。

    -----------------------------------------------------

    “这,马将军,能否让我想几个时辰,然后,然后再答复于你!”

    马超一笑,他就知道,对方是动摇了很多。要不然刚开始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如此说的,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是说出来了,所以马超就知道,对方动摇了,而且还是动摇得不小。

    “好,这都是应该的,再说了,我可真不是逼你如何。可也这是,我军需要你这样儿的人才,而且以后你只要跟着我军,就能会一会天下群雄!你也知道,无论是曹孟德还是他的兖州军、孙伯符和他江东军,乃至刘玄德的人马,他们这些手下可有的是名震天下的人物!你虽然是在南蛮生活,可多少也都听说过几个吧?”

    木马点头,确实,再怎么说,他也是木鹿大王的儿子,所以那也是知道不少的情报的。再怎么说,除了情报来得比较晚之外,其他的,基本都有,不会少的。

    “那便好,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

    然后马超是对着众人说道:“各位也趁此机会休息一下,或者出帐外活动一下!”

    “诺!”

    众人齐声道,什么出帐外活动,知道自己主公不过就是委婉的说法。说白了的话,就是去帐外方便方便。毕竟已经是很长时间了,所以……

    而且众人都知道自己主公的习惯,他是最不喜欢在和众人商讨的时候。还没暂停的时候,有人就中途离开去方便,所以真是没有人敢。不是之前就先去解决,就是憋着,然后最后散场了再说。

    马超点了点头,他其实还是知道的,自己这些属下。其实还是很难忍的,这个自己都知道,所以不用说太多了。

    “好。各位随意吧!”

    -----------------------------------------------------

    听了自己主公这话,众人就是如蒙大赦啊,所以好几个对自己主公一拱手,然后便出了大帐。

    他们有人确实是出帐外活动一下。透透风儿。不过也有人真是去方便了,这个却是一点儿都不假。哪怕在来之前,都已经是去了一次,但是架不住这时间长啊,从自己主公召集众人到现在,也已经是过了有段时辰了,所以……

    马超这个时候,他是难得清静。在那儿闭目养神,也是休息一下。他可就等着木马什么时候说要加入己方呢。而之前看对方那样儿,是在纠结着啊。也难怪,在他父亲没在这儿的情况下,他却是不得不自己去权衡利弊,到底是要不要加入凉州军,以后和马超一起,去一会天下群雄。

    -----------------------------------------------------

    如果说就只从他自己这个时候的想法来说,他确实是动摇了不少,而且更是偏向于自己加入凉州军一方。他认为如此的话,这确实是就和马超所说一样儿,视野算是更加广阔了,自己也有更多见识了。

    可是自己却还是不知道,自己父亲是个什么想法。到了这个时候,木马所想,还是木鹿大王的看法,可见他是有多怕他父亲了。当然确实不是说他自己就没有主意,没有主见,只是他真是怕木鹿大王啊。

    如果要是木鹿大王知道他小儿子这时候纠结这事儿的话,他肯定是直接一个脑勺过去,然后骂他一顿,说你个不争气的小子,有这好事儿,你还不去了?那不和傻子也没有什么区别吗,老子让你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去中原见见世面吗,这在南蛮窝着,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大出息了。

    -----------------------------------------------------

    所以木马还是应该庆幸,这他父亲是不知道这些,要不然的话,呵呵,他后果确实是要不堪设想啊。他也确实,还是没能体会到,他父亲到底是个什么用心,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是那么纠结此事了。

    马超此时虽说是闭着眼,闭目养神,但是他每隔一会儿,他就便是变成了眯着眼,然后是暗中观察着木马。他觉得看这小子的样儿,是很有意思。马超他还确实是,挺爱看到其纠结的样子的。在他看来,就让这小子纠结去吧,反正自己心里清楚,八成是没有问题,不是吗。

    过了能有至少半个时辰,期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出了大帐,然后又回来。反正最后,众人依旧是聚集在了中军大帐中,不再动地方了。他们其实也和自己主公一样儿,都在等着木马最后的决定。别说,他们也知道,自己主公是爱惜人才,要不何必在这么一个人的身上,浪费那么多时辰呢。

    -----------------------------------------------------

    但是也确实是,不得不承认什么,众人知道木马这记忆,却是继承了木鹿大王的本事。而且在中原来说,可从来没有听过有这本事的人。就算是有,众人也想到了,估计也就是能驱使了一两只,两三头吧,这都顶天了。

    反正他们和木鹿大王相比,那么就差远了。这个众人心里都清楚,是不错的。所以像木鹿大王这样儿的人才,必须要位己方所用。哪怕是实在不能。却也不要被其他人所用,成为敌人,这样儿才好。

    所以因此。众人就知道,自己主公对木马的看重,也是不得不这样儿。谁都明白,所谓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人才才是最为宝贵的。不说自己主公,曹操不知道吗。孙策不知道吗,还是说刘备他不知道了?

    反正连自己这些属下,都明白。士卒也都懂,有几个不懂的呢?

    -----------------------------------------------------

    因此对他们来说,哪怕是陪着自己主公这么等着,他们嘴上也一点儿怨言都没有。反正嘴上真是。肯定不会去说什么。但是心里要说一点儿想法都没有,那是不可能。

    至少在有人的心里认为,这自己主公要是等一个天下大才,一个顶级谋士,一个一流武将的话,他们认为好像还值得。但是对于这么一个异族的,是,也算是能人异士。这个都知道,可是……

    有人还是认为。不是那么值得啊,结果就在众人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木马终于是有了决断。别看他想了半个多时辰,但是实际对他来说,好像没多一会儿,毕竟想这个东西的时候,其实你没有什么太重的时间概念。

    马超此时正是眯着眼看到了对方的动作,他心说好,木马已经是半只脚加入了己方!

    可不是吗,从其人的表情上,就不难看出来什么,这其实也正是自己想要的,不是吗。

    -----------------------------------------------------

    此时中军大帐内是鸦雀无声,就只听木马说道:“马将军,我已经想好了!”

    马超闻言是微微一笑,“好,好啊!无论木马你如何想法,我和我军将士,都是尊重你自己的选择的!”

    像这样儿的场面话,马超还能不会说吗,他都已经是知道了木马的想法,所以无论此时去说什么,他都没认为有什么的。而且都是不要钱的东西,说多了,能如何?反正只要不起反作用,那么其实一切都没有问题了。

    众人此时也都是全神贯注地听着木马所说,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能如何说。虽说他们也都认为,其人是要加入己方的。可是却依旧是免不了他们心中对于此事的好奇,所以……

    众人不少人心里是真着急啊,可是却不好说什么,因为自己主公都没说什么呢,自己还能去越俎代庖,去做那事儿?

    -----------------------------------------------------

    马超之后是笑道:“木马,把你自己最后的决定,大声说出来吧!作为男子汉大丈夫,当是顶天立地的大好男儿,你说呢?”

    “是!马将军之言一点儿不错,我木马最后的选择,便是,主公,各位,我木马从此时此刻起,便加入凉州军了,还请主公和各位收留!”

    异族的人基本都是这样儿直来直去,所以对于他还算是比较干脆说出来这些话,众人其实都没有什么意外之色。

    而马超更是哈哈大笑,说道:“好!好啊,有你木马加入我军,我军更能所向披靡,让咱们一起一会天下群雄!”

    说着,马超是直接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木马旁边,握住了其人的双手。

    -----------------------------------------------------

    然后对他是狠狠点了点头,那意思不用多说了,就是我很看好你啊!

    而此时众人也都是微笑着看着自己主公和木马两人,然后是齐声道:“恭喜主公!”

    马超对众人一笑,确实,这个事儿值得恭喜。

    “各位,晚上我设宴招待各位,务必都到大帐来!”

    “诺!”

    马超这有两个意思,第一自然是因为木马投靠了自己,加入了己方凉州军,拜自己为主,成了自己手下。第二,当然就是众人聚一聚,毕竟好像也有段时日,没在一起饮宴了。马超知道,众人可都是想啊,这个不用多说。

    当然他也不会忘了,自己这边儿和众人饮宴,那边儿还要去犒赏士卒,这个是肯定的了。所以这个事儿,马超依旧是交给了黄权,“公衡到时候杀羊,犒赏士卒!”

    “诺!”

    -----------------------------------------------------

    黄权他也是早就想到了,这事儿最后肯定还是要交给自己,毕竟之前的,可都是自己的事儿,那么今晚呢,也不会例外。

    众人此时都是很高兴,一是真为了自己主公能得到木马的投效,他们高兴。毕竟不管他们怎么去看待异族的人,至少木马是个人才,这个可是他们众人公认的。所以对于这样儿的人才,他们自然是希望能被己方所用,而真不是不来投靠己方,甚至投靠了别人。那样儿,绝对不是众人想要看到的就是了。

    至于说第二,也是和他们息息相关的,那便是今晚自己主公要再一次设宴,来招待自己这些人。是,自己等人也都明白,自己主公那也是为了木马加入了己方,所以是要摆酒宴招待他,但是这又何尝不是,因为也算是有些时日众人没有一起喝酒饮宴了,所以自己主公高兴啊,今日这不,就在晚上再次设宴招待众人了吗。

    -----------------------------------------------------

    最后马超是对众人说道:“各位,好了,都回吧,这在这儿也已经是不短的时辰了,木马留下,你们就退了吧!”

    “诺!”

    众人齐声,他们知道自己主公是有要事,要亲自和木马说。至于说自己这些人,在不在,其实真是,都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众人是应诺后,便陆续告退了。

    “主公,我等告辞!”

    众将和马超说完后,便离开了中军大帐,他们也得去休息。至于说自己主公和木马要说什么,他们还真是,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反正一想,其实就并不难想到,无非就是问问他驯兽的事儿,要不就是进攻三江城,反正也就是这样了。

    所以对此,众人还真是,可没有那么大好奇。

    -----------------------------------------------------

    重人都离开了,唯独是剩下了木马一个,马超看其人好像是有些紧张,他则是一笑,“别紧张,我有那么可怕?”

    木马一听,就是一笑,要说他和马超接触之后,他确实没觉得自己这个主公有什么可怕的。但是他可听自己父亲说过,扶风马超马孟起,大汉的骠骑将军、凉州军,同样儿更是汉人中的英雄人物。

    其人年少成名,是靠着自己的本事,一步步才有了如今的势力和实力,身份和地位,所以是一点儿都不能小看了。而且还特意和自己说过,以后要是见到了其人,可必须要小心对待才行,人家可是汉人中的佼佼者。

    就这么几句话,木马是印象深刻,毕竟在他的记忆中,自己父亲也真是,很少用那么严肃认真的口吻,去和自己说话,但是那意思,确确实实,是那样儿。

    -----------------------------------------------------

    所以木马对马超,那可以说真是印象深刻,哪怕是还没有见到其人的面儿,他就已经算是如雷贯耳了。因此这就不得不说,木马单独在马超面前时,他身上的压力,确实是不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