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了晚上,孟获是再一次请木鹿大王赴宴,不过和之前一次相比,倒不是那么隆重,可是却也把所有人都给请来了。````

    在酒宴上,孟获还特意说了一句,那意思就是,木鹿大王在自己这儿是待不了几日了,他就要离开了。说着,是让众人给对方敬酒,实则是什么意思,木鹿大王心里是跟明镜似的。他也之大,这孟获怕自己不走,是特意这么一说。那意思我都和属下这么说了,到时候你还好意思不走吗?

    癞皮赖脸不走的话,那么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而且以后在传出去的话,自己这个木鹿大王,在南蛮这儿,也真是掉价跌分儿啊。

    所以对此,木鹿大王也真是服了孟获了,估计也就他能干出来这事儿吧,自己都不一定能做出来。

    -----------------------------------------------------

    必须要承认的是什么,那就是木鹿大王根本也没想着去赖皮什么的。反正他认为,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在五日之中,把马超的事儿解决好。要不然的话,自己的八纳洞,还有自己儿子,那不都危险了。

    至于说机会,他认为不容易碰到,木鹿大王也没认为,他就是那种有大气运的人。至少他认为,如果自己真有大气运在身的话,自己能惨败给马超吗?

    关键是自己败了,还被人给生擒活捉了。难道说这便是有大气运傍身的人?要真是如此的话,自己是宁可不要了,真的。实在是他可怕了。

    一顿晚宴,最后依旧是孟获差人,给木鹿大王送走,说白了,还是监视他。这个都明白,就是心照不宣了吧。

    木鹿大王回去心说,不行。自己还是,必须要行动起来,要不然的话。没有任何机会!

    -----------------------------------------------------

    他看得清楚,其实自己这就是必须要去有实际行动。至于说能不能成,那可真得看天意了,汉人那话没错。真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老天不帮你的话,那么什么都别说。

    可自己自认为,应该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如果真要是天灭自己的话,那自己也真是认了。

    不过木鹿大王一想,其实自己有很大可能机会成功,这事儿反正不是成功就是失败,自己不一定就是失败。当然也可以说。不一定就会成功。可是其实还算是在五五之数吧。

    木鹿大王又是一夜难免,没办法。这事儿就算是放在别人身上,也淡定不起来。毕竟是玩命儿的事儿,而且还有自己的势力的覆灭和自己儿子的安危在呢,他可能不上心不担心不忧心不去忧虑吗。至少木鹿大王他还真是没有那么大的心,他还没有那个境界,他还达不到什么都不去关心那些的。

    白天,还依旧是孟获让人给他叫醒的,一起去吃早饭。

    -----------------------------------------------------

    孟获觉得这木鹿大王挺有意思,因为自己这边儿,就算是带来,他起来的都比对方要早些。可这木鹿呢,居然是起来那么晚。

    孟获也是一洞的首领,所以他知道,这样儿的事儿,基本是不会发生的。不说你作为首领,要起一个表率作用。就说你身为大王,肯定不能是最后一个起来的。但是如今的木鹿大王,却是如此,所以孟获觉得,这个有意思,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就连带来之前在凉州军,是那么不习惯,心里是那么别扭,是那么有怨言。可他回到银坑洞之后,却也没有像木鹿大王那样儿,睡了那么久。所以木鹿大王如此,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孟获就得不寻思开了。

    最后他是认为,这就是因为其人在凉州军大营,是比带来还不习惯,所以才这样儿。

    -----------------------------------------------------

    要不怎么去解释这个事儿,至少孟获是解释不了了。他真是没往木鹿大王失眠那方面去想,毕竟他没觉得,对方怎么就能失眠。显然,他暂时是不会想到这个事儿,至于以后吗,那谁知道了。

    木鹿大王来了之后,孟获还没忘了调侃他,“木鹿兄,看来你在凉州军大营,是很不习惯啊!要不怎么睡了这么久,这才醒来?”

    木鹿大王一听,是微愣了一下,不过他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啊,对,是,蛮王之言不错!要不是因为我木鹿不适应凉州军大营的环境,也不至于如此啊,不至于。真是汗颜啊,木鹿惭愧!”

    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该怎么去说,所以就更别说是木鹿大王了。他心里清楚,自己的话,其实只要跟着孟获走,那么就没有问题了。

    -----------------------------------------------------

    至于说孟获会怀疑,是,难道说他这个时候就没有怀疑吗?可是他怀疑什么,他认为自己是因为在凉州军大营不适应,所以才如此的,根本就没认为自己是失眠才如此的。

    可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是怀疑自己失眠,可他会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睡眠吗。所以不用多说了,只要他不知道自己的想法,那么自己的机会。还是很大的。除非他是知道了,那么真就没办法,自己只能是赶紧跑了。要不还能如何呢。

    孟获闻言笑了笑,他本来想说,自己以前在凉州军大营的时候,也不适应。不过这话他是刚到了嘴边,却是直接给咽下去了。他此时心说,像这么丢人的事儿,就不必跟外人说了。他木鹿大王终究是个外人。自己还不能丢人丢到他八纳洞去。

    还别说,孟获真是好面子。就说他那点儿破事儿,应该说如今南蛮诸部的人。还有多少首领洞主不知道的呢。

    -----------------------------------------------------

    不过在他看来,也显然是,别人知道了,那是一回事儿。可要是自己去主动提起。主动去说,那么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反正在孟获看来,自己最好是别和外人去说什么,因为丢不起那个人了。至于说他已经丢人了,这个就不在他所考虑的范围之内了,因为已经是被他给自动忽略掉了。

    “好,来来来,木鹿兄快请。咱们一起!”

    “好,蛮王请!”

    众人开吃上了。因为之前就等木鹿大王了,所以他一回,众人这才开动。也算是对其人的一种尊重吧,别看是异族,可这最基本的东西,他们还是有的。虽说他们不像汉人那么讲究各种礼仪,但是该有的东西,却是也没少了多少。而依旧是孟获、祝融夫人、带来他们三人作陪,也算是一家人陪着木鹿大王,除了在三江城的孟优是来不了,其他人都在。

    -----------------------------------------------------

    又是一个夜晚,赴完晚宴之后木鹿大王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孟获所派的人,那是对自己越来越放松了。他心里清楚,自己的机会,也许是慢慢来了。

    别说,之前监视他的人不放松,木鹿大王都不敢出去。因为他害怕孟获知道了,有什么怀疑。不过对方既然都放松了,那么自己还有什么不敢的呢。只要让自己抓到机会,自己就赶去三江城,到时候,还不就是自己的天下了。

    不是他小看孟获银坑洞这帮人,他们对付城外的凉州军行,那都没有问题,可是要对付城内的人,他们防御可没有那么严格。谁又能想到,城内还出来一个内应呢?至少孟获暂时不会知道,祝融夫人也不知道。至于说其他人,那么就更不知道了。只有木鹿大王他自己最为清楚,自己要去做什么,怎么去做。

    -----------------------------------------------------

    不过这一夜,木鹿大王却还没有敢轻举妄动,因为对他来说,还是要小心再小心才行。毕竟自己所作的事儿,那是要玩儿命的。那么一个不小心,吃饭的家伙,估计就没有了,所以能不小心谨慎些吗。

    而且木鹿大王认为,自己还有几日,也算是有好几个机会。今夜不行,那么可以明夜,明夜不行,那不还有后夜吗。

    反正只要是在孟获让自己待在银坑洞的这几日,那么其实都可以。机会自己要去寻找,自己去做了,那么便有,不去,那就没有,就是这个道理,不是吗。

    所以这一夜,他依旧是没有什么动作,但是却是没有像之前一样儿,失眠了。至少他想得很清楚,自己该是什么时候去行动,对自己才更有利,更可能成功。

    毕竟做这儿,不好好去考虑清楚,那肯定是不行的,所以……

    -----------------------------------------------------

    马超凉州军大营,探马来报:“报主公,我军援军已经在大营三十里处!”

    马超一听,心说好,终于是等到了,虽说是晚上,可这影响不了他心里的高兴。

    “好,下去再探!”

    “诺!”

    马超看向三江城的方向。他是自言自语,说道:“好!我军援军已经抵达,如今可就看你木鹿大王的了!可是别让我失望啊。我军能不能进到三江城内,却是还要靠你木鹿!”

    不过看这两日都没有什么动静,马超又是有些怀疑,所以是忙问向不远处的陆逊道:“伯言,不知你是什么想法,这木鹿大王不会是暴露了吧?”

    马超倒是真不担心木鹿大王会反水,就和他之前所想一样儿。他并不认为木鹿大王有那个胆量,敢去铤而走险。只是一直没有对方的任何消息,他确实也是有些担心。

    -----------------------------------------------------

    相比之下。陆逊他可淡定多了。别看陆逊是个书生,而且穿着打扮什么的,几乎从来都是书生个的样儿。但是也不得不承认,那话所说。来形容陆逊。其实也并不为过,至少马超是如此认为的。

    那便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用来说陆逊,马超觉得也真是挺合适的。至于为什么说马超在陆逊的身上,他就是这么种感觉,他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陆逊给他的印象很深,确实。一个书生能给他很深刻的印象,这个马超还是觉得。是因为自己前一世所知道所了解的那些,应该是原因。

    因为他觉得,要是没有他所知道的那些,如今自己也不会是这么认为吧。也不得不说,前一世所了解所知道的那些,对马超的影响,确实是很大,这个是一定的。

    书生也是能堪大用,因为不是一般般的书生,这就是马超对陆逊的看法。

    -----------------------------------------------------

    陆逊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他就是一笑,说实话,他也确实是没有马超那么多担心。因为在他看来,木鹿大王不会那么早暴露,如果是的话,其人跑了,那么是最好的结果。不好的结果就是,孟获准备来一个将计就计,这个都说不定。不过对方能将计就计,己方就不能再就计吗。可不止是他孟获会这个,己方难道就不会了?

    但是陆逊却是认为,要真是那样儿的话,孟获会很快便开始实施,因为他是太希望胜利了。至于说在守御着三江城,哪怕是他们占优势,可在孟获眼里,这不算是什么胜利。哪怕他心中有得意不假,但是却不会认为自己是胜利,这个终究是两件事儿。

    所以陆逊自然不会觉得木鹿大王暴露了,相反,他认为,其人还隐藏得很好,以孟获他们那个本事,只要其人小心,那么他们确实是发现不了什么。

    -----------------------------------------------------

    因此,此时陆逊是笑道:“主公,属下认为,暂时还不会如此!”

    “那么依伯言来看,如何?他木鹿大王,到底何时才能配合我军?”

    陆逊是微微摇了摇头,“对于这个,属下也不能保证。只是相比其人,肯定是比我们还要着急,毕竟主公也知道,其人之子可就要到了。他木鹿大王就算不为他八纳洞着想,可要继承他基业的儿子呢,他总不能不去考虑吧?”

    马超一听陆逊的话,他也是不住点头,他必须承认,陆逊的话,确确实实是说到点子上了。他不认为异族的人,就比汉人更看重亲情。但是怎么说呢,至少自己所遇到的这几个人,是孟获他们几个也好,还是说杨锋,包括那个木鹿大王,可都是很看重的亲情的。所以这个也算是成了他们的软肋,一个人还能没有软肋吗,要真没有的话,是不是可悲呢。

    “不错,听了伯言如此一分析,我此时此刻,却是对木鹿大王很有信心了!”

    -----------------------------------------------------

    说完,两人是相视大笑,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又一日的白天,探马再次来报,“报主公,有一南蛮人被我军士卒所擒,据其人所说,是木鹿大王儿子!”

    马超一听,一拍桌案,“好,把人带上来!”

    他此时心说,等了几日的人终于到了。结果没一会儿,士卒便押上来一个南蛮人服饰的人,如果不是对方从西南而来,估计早就被凉州军的士卒给当成是敌军士卒给射杀了。

    此时马超问道:“你便是木鹿大王的儿子?”

    来人点头,“不错,正是。我便是木鹿大王的小儿子木马。”

    马超一听,是差点儿没喷了,心说这异族的人太有意思了,这名总有那么奇葩的。这如今又出来一个木马,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出来一个病毒什么的,也并不是没可能啊。

    -----------------------------------------------------

    马超为了保持自己这个凉州军之主的威严,他是想大笑都不行,只是能抱以微笑了。不过就这样儿,他还是差点儿别出来硬伤。没办法,他确实是忍不住。可以说在这个时代中,还能让马超笑得不行的时候,已经真是没有多少了。

    马超此时说道:“那个木马啊,你以后的成就,肯定要超过你的父亲。你木马一定比木鹿要强就是了,你知道?”

    木马一听,是一笑,“多谢马将军,我父亲也是这么说的!”

    异族的人,没有几个像汉人那样儿,什么都去谦虚。你越是说他们能超过他们父亲啊,又是什么勇士了,他们越是高兴。当然前提是,他们认为他们自己的父亲,确实是一个非常有本事的人,要不然的话,是个饭桶废物,他们也不会高兴。

    马超点了点头,心说我当然知道了,木鹿还能干过木马吗,比不了啊,差得太多。

    -----------------------------------------------------

    之后马超再次问道:“你能来此,是不是就是已经收到你父亲写给你的信了!”

    木马点头,“确实,这便是那封信。”

    他把木鹿大王的信交给了马超,这其实也算是一个信物吧。要不你说你是木鹿大王的儿子,谁能证明?可有这封信,却是不用多说什么了。

    马超都不用细看,就这么扫了一眼,他就知道,那是木鹿大王当初在自己大帐中,写出来的亲笔信。自己的眼里,自己的记忆,那都不用多说了。这么多年,也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呢。如果非要是说起来的话,肯定没退步就是了。

    马超点头,“你走了,八纳洞怎么办?”

    “八纳洞一直是我兄长管理,所以将军还请放心!”

    -----------------------------------------------------

    马超一听,心说你兄长管理?那么是不是说,你父亲的意思,是让你兄长接手他的基业,而你呢,真是跟着自己一起去中原,一会天下群雄了?

    哎呀,还别说,木鹿大王要真是如此想法的话,他可真是打得如意算盘啊,他就那么两个儿子,这不都给安排明白了。

    不过马超不在乎这些东西,他只在乎,这个木马是不是有真才实学,至少他父亲的本事,他学去了多少。别的不说,就说他学会五成,那么就足够了,至少对付曹操他们,自己认为,是够了。

    可别是外强中干啊,要真是那样儿的话,自己最后可没地方哭去。木马怎么说也不是水货吧,希望自己所遇到的是强大的木马,而不是那种就只能去吓唬人的,那有什么大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