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孟获一听木鹿大王的话,他是赶紧插上,说道:“对,太对了!木鹿兄之言,确实是不错啊!说起来的话,这个就是马超凉州军的原因,如果不是他大开口的话,会这样儿吗?”

    听着孟获把什么事儿都归咎为马超凉州军的原因,木鹿大王也只能是在心里暗笑,心说你孟获倒是好啊,把屎盆子都扣到了马超的头上了。{他马超是不知道这些,如果他知道了的话,估计他会火冒三丈,然后开始和你孟获理论吧!

    当然这个不过是木鹿大王自己心里所想,至于这个事儿,那却不可能发生的,其实他都知道,但是对于马超的怨恨,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他是放不下啊。如今他是被逼迫不得已,而必须要和马超凉州军合作,他一想到这儿,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真是这样儿,想自己也是八纳洞的洞主,木鹿大王,可却是落魄到了如今如此的地步啊。所以对于这个,自己还能说什么。只能去说,有机会,一定要报仇雪恨。

    -----------------------------------------------------

    那么这话的后面,其实还有一句,那就是,要是没有机会的话呢,就没有办法了呗。只是很明显,木鹿大王他是直接就忽略了这个事儿,这个问题。他想到的只是好的,其他方面。他也不准备多想了。

    他是赶紧附和道:“不错,不错啊!蛮王之言确实是如此,想那马超凉州军。在我木鹿看来,那就是我南蛮的第一大敌啊,如今却是在三江城鏖兵。若非有蛮王在这儿挡着他们,估计马超凉州军的铁蹄已经是践踏我南蛮诸部了!”

    别说,木鹿大王这个话,还真是说到孟获心坎上去了。他还真是知道,孟获其人的一些想法。他是最看重什么。

    还不就是这样儿吗,在孟获看来,这木鹿大王要真是如此想法的话。这岂不是就说明了,自己想让全南蛮去对付马超凉州军的事儿,是可以成功的?

    -----------------------------------------------------

    当然了,他同样儿也知道。这个事儿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就是了。因为马超如今的敌人。貌似只有自己一个,也可以再加一个木鹿大王,不就这么两个吗。

    要是说杨锋,他不会是,就说其人之前和马超合作,而且之后还赶回了银冶洞,这个就不得不让自己去怀疑他和马超之间的关系了。至于说朵思大王的秃龙洞,如今却是乱了。这个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可自己对他们那儿却是没有办法。实在是距离太远。比距离木鹿大王的八纳洞都要远一些。

    不过自己距离他那远,相比之下,杨锋倒是近,而且他还没有什么事儿,显然,这秃龙洞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要便宜他了。

    自己是真不甘心啊,可是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呢,不甘心,最后也得这样儿,事实也是这样儿,自己是无奈,是没有办法。

    -----------------------------------------------------

    所以自己虽说希望全南蛮的各部各洞都能团结起来,联合在一起,对付马超。但是从如今的情况来看,暂时却是不可能了。那么也只有自己所想的那样儿,等什么时候马超凉州军是犯了众怒,那么众人在一起合力讨之,那么就会成了。

    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听了木鹿大王的话,所想的倒是挺多,可如今真正能做到这样儿吗?显然是不可能,自己也真是,想多了,想多了。

    可是也确实要说的是,孟获是真正看到了联合在一起的希望。他认为自己哪怕最后输给了马超,就算是那样儿,也没有关系。反正只要自己最后能让南蛮所有部落,不,哪怕就算是大多数的,联合在一起,对付马超凉州军,那么自己其实就算是胜利了,不是吗。

    但是孟获也想了,这一日,也许会很遥远。不过自己怎么能期望自己失败呢,自己会成功的,就不用别人,自己一个,就能对付得了马超,把他们打得节节败退,己方获得胜利!

    -----------------------------------------------------

    还真是别说啊,孟获这做梦倒是挺好,而且还确确实实是白日做梦了,正宗的。他倒是没想过,首先不说南蛮的各部,到底是能不能联合在一起。就说他孟获这个时候看着是占便宜不假,可这就一定会是永久的吗。

    他倒是没多想,因为在孟获看来,自己是有着很大希望获胜,或者说就是胜利的。只是如今来看,这和马超凉州军,却是还得鏖战啊。这个是他说不希望看到的,不过如今他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说要去直接冲出三江城和马超一战,那么不用说了,之前追击敌军,孟优被擒,己方士卒损失了一半。这再出兵的话,估计还和之前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并且木鹿大王刚刚败北,这凉州军士气可是回升了不少,对于己方来说,这是大大的不利啊,没有好处。

    -----------------------------------------------------

    所以能出兵吗?显然是不能,那么也就只能是这么去和马超凉州军干靠了,至少孟获的想法中。就只是这样儿,没有其他的。

    如果他有了更好的想法,也不至于这样儿。其实说起来。他确实是因为他的人马守御三江城占了便宜,他心里高兴,而且很自得。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了,他知道,要是马超长久就这么围着城而不去进攻,自己好像也真是拿他和凉州军没有什么办法啊。

    所以这个就是最大的问题,他马超要是真用他们汉人无赖招数的话。自己也没辙。可不是吗,除非自己能比他们的钱粮还多,可是问题就出在这儿。在这个方面,己方可是不如人家啊。

    因此,孟获其实也发愁,他是不得不如此。这自己应该。到底用什么办法,能把马超凉州军给打败了呢。

    -----------------------------------------------------

    听了木鹿大王的话后,孟获是一笑,然后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虽说如今马超凉州军只是对付我孟获,不过我孟获也和木鹿兄所想一样儿,这马超凉州军可不单单只是我孟获银坑洞的敌人,其实还是我南蛮的第一大敌啊!但是我知道这个有什么用。应该说其他人可都不知道啊!”

    说完之后,孟获表情是非常遗憾。就像是为了所有人而深感遗憾一样。那意思就是说,你看看,这马超凉州军本来是南蛮诸部的第一大敌人,可就只有我孟获冲在前面,其他人根本就没有个什么表示。

    他马超凉州军是,如今只是进攻我三江城,可是要时日久了呢,自己要是输了呢,那么其他人,不也是得被他进攻了吗?

    孟获他就未尝没有那个自己的今日,就是众人的明日的意思,只是他不会说得那么明显。

    -----------------------------------------------------

    而且对于木鹿大王,他也知道,自己不用说那么多。因为其实可以说,对方已经是和自己站在一条线上了,不是吗。

    自己被进攻,他木鹿大王来帮兵助阵,可结果呢,结果就是,他木鹿大王是全军覆没,失手被擒,最后还得是自己用物资把他给赎回来。而且从这两日和木鹿大王相谈中,却是也并不难发现,对方对马超的不满,对其人的敌意,这就可以说,是自己所能去利用的了。

    要不怎么说孟获白日做梦,他也确实是如此,他真是一点儿都不知道木鹿大王心中的想法,要不看定最后不会让其人好过。可是他不知道那些,他还把其人当成是一个战壕中的“战友”呢。

    可惜啊,木鹿大王却不是什么战友,相反他在关键的时候,还会去捅你一刀。

    -----------------------------------------------------

    木鹿大王闻言是赶紧说道:“蛮王不必担心,我回去之后,便一力宣传此事。想来以为木鹿在南蛮的名声地位,估计说话应该是能起到一些作用吧!”

    孟获一听,他是一怕大腿,说道:“好,好啊!”

    还别说,他其实就等着木鹿大王这话呢,但是身为蛮王的他来说,孟获肯定不会去求木鹿大王什么,所以只能是一步步这么往下说,然后让对方说话。最后自己只要是顺水推舟,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而如今来看,这个效果还真是,挺好啊,不错。

    毕竟孟获他是个很好面子的人,所以让他放低姿态去求木鹿大王什么,显然,他是不会去做的。但是自己不去求,对方直接提出来,那么就又是另一回事儿了。所以这个顺水推舟,孟获觉得是非常好,真是不错啊。

    他说完话后,心说,这汉人的一些东西,还真别说,是有了大用了。

    -----------------------------------------------------

    确实,在说话上,孟获很多的东西,都是学习汉人的,所以基本他那个风格。其实和汉人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其人的性格如此,也造就了他说话比较无赖,这个也没有办法的事儿。

    但是同时。孟获也认为,汉人说话是挺厉害,哪怕刚开始的时候,他其实还是有些鄙视的。但是时日久了,他便被汉人的那个说话的形式给吸引住了。他觉得自己也得这么去说,那样儿的话,还不是把南蛮的这些属下。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结果还别说,这不是起了作用吗。至少自己认为不错,而且看看看看。这木鹿大王,自己也不是让他主动提出来,是要帮自己吗?

    不过他哪知道,木鹿大王就是这么一说。他心里清楚。这个时候必须要跟着孟获去说,如此的话,才好。要不然的话,他可绝对不会这样儿。

    -----------------------------------------------------

    刚说完好,孟获是再一次对木鹿大王说道:“木鹿兄能有如此想法,我孟获却是要代替我银坑洞中的所有人,感谢木鹿兄才是啊!如若我南蛮诸部的所有人都能和木鹿兄一样儿的话,那么还何愁对付不了马超?”

    木鹿大王一听心说。也许那样儿是能和马超相抗衡,但是说起来的话。却是不能和整个大汉相抗衡啊。而且马超凉州军是易与的吗,自然不是。再说了,南蛮诸部可能所有人都像你孟获所想一样儿吗?显然也是不能,所以这个事儿,还真是,别多想了。

    木鹿大王是赶紧说道:“蛮王之言,让我木鹿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啊。虽说我木鹿没有那么伟大,可马超凉州军也确实是欺人太甚!所以我都看不下去了,那么既然如此,我木鹿当为了我南蛮,尽我自己的一份力啊!

    听了木鹿大王所说,孟获是再一次赶紧说好,然后有夸了其几句。

    -----------------------------------------------------

    反正这话都是不要钱的,自然是说多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也看得出来,孟获他还是挺喜欢这样儿。

    之后又闲聊了几句后,孟获便把木鹿大王给打发走了。本来他还想着,是不是要带着木鹿大王看看自己的银坑洞。不过之后他一想,这个事儿还是算了吧。

    毕竟虽说如今是,他木鹿大王还不能说就是自己的敌人,可以后呢,这事儿谁又能保证了?那么今日要是让对方看到了自己洞中的一些隐秘,那么终究是不好。可要是不让其人去看,那都说要带对方去看看,最后可能对方就要对自己有意见。

    至于说你让其人去理解什么,那纯扯,至少自己不会相信他木鹿大王是个易与之辈,所以还是别提让对方去看看什么的。

    -----------------------------------------------------

    木鹿大王又一次回去了,不过这次他所想的是更多了,因为他发现了自己的危机啊。

    这就不得不说,孟获也就让自己待几日,自己最多就能再在他这儿待五日了。可这五日中,自己却是要做好马超交给自己的任务,这个也确实是最大的难题。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在这儿还有几十士卒,可是木鹿大王转念又一想,这些人不能被自己所用。哪怕就算之前有特别忠心自己的,但是在人家孟获的地盘上,你还指望着他们依旧是忠心自己?

    知道汉人不少东西的木鹿大王他知道,这个孟获可不是一般般好对付的人。至少他有那个能力,去收买自己手下的那几十士卒。如果说所有人都被他给收买了的话,自己一起找他们,就算是找几个自己自认为忠诚自己的,结果自己把自己的想法一说,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啊,这事儿又不是说没有可能。

    -----------------------------------------------------

    所以木鹿大王他心里清楚,要想秘密不被泄露出去,那么就只有一种可以办到,那便是自己永远不说出去。所以自己不说,谁还能知道呢。至于说马超那边儿,知道这个事儿的,除了他自己,就只有他那些属下,以孟获他的手段,还能从那些人口中得到什么吗。

    因此他心里很清楚,这事儿就只有自己一人去完成,什么都不用说,自己一人,是最为安全的。是,一个人去做,也真是考验自己的能力,本事。但是自己清楚,自己到底是有多大本事,你说让自己去对付千军万马,自己是没有那么大本事,但是自己去打开个城门什么的,那自然是没有问题。

    这便是马超交给木鹿大王的最终任务,就是在深夜去打开三江城的城门。或者更为准确来说,是三江城的寨门。

    对于这座大寨的寨门,马超认为是自己所遇到的,防守力量最为强的寨门,或者说是城门,都一样儿。

    -----------------------------------------------------

    马超有时候认为,这三江城的寨门,是不是要超过自己以前遇到过的所有城门。不说其城内的守御力量,就说这个寨门的坚固程度,马超就知道,不一般啊。反正对于这个寨门,是进攻了那么多时日,也没有撼动它分毫。

    马超就不得不想,这寨门究竟是用什么金属制作成的?居然是这么坚固,他已经想了,以后占了三江城后,一定要好好去研究一下这南蛮军的寨门。不过他是不会研究出来什么了,因为说起来三江城的寨门,是天外与铁做的。只是马超还没近距离看出来,等他看到后,也只能是无奈。

    因为这么大得天外陨铁,不说别的,就说要是用它锻造兵器的话,整个天下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并且要真说起来的话,其实这个天外与铁变成了三江城的寨门,确实也不比兵器差什么。

    -----------------------------------------------------

    确实,就这么说吧,天底下用天外陨铁锻造的兵器,就马超凉州军这儿,就有他和张飞的兵器,这么两件,还有别人的呢,不过不是凉州军中的。

    所以兵器的话,不是没有,而且还好几件呢。但是说起来要是用天外陨铁打造出来的寨门,这天下就这么一件,没有第二个了。

    那么当然这个当寨门,其实也不错,只是要防着,别被人给哪跑了。当然了,说起来要费不少的人力,估计才能把城门给拿走,因为太沉了。你看去打开城门,不用费那么大力,但是要卸下城门,那可费大劲了,至于说给搬走,那就更费劲了。

    所以用天外陨铁打造出来的寨门,可能是冲车那么轻易就能冲开的吗。反正至少暂时是没可能,而且人家城门防守的力量确实是不弱,至少在打仗的时候,就是这样儿。

    -----------------------------------------------------

    木鹿大王这个时候,已经是除了不少汗了。还好是没在孟获那儿,要不其人要是看他反常的状态,估计就可能真就去怀疑什么了。毕竟木鹿大王可不是他银坑洞的人,更别说去收买什么了。

    “机会,我需要大好的机会!”

    木鹿大王此时是喃喃自语,他知道,这个机会不止是需要等,有时候也得自己去寻找。你不去寻找,可能永远都没有。当然了,你要认为自己运气好,能遇到,那就另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