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自己能走吗?不能,自己倒是想,可是却不可能啊。

    因此,木鹿大王对孟获是苦笑了一下,这可是真真切切的苦笑,不是他装出来的。但是孟获他确实是不知道,木鹿大王的“苦衷”。他以为是因为自己往外撵他走,他木鹿不想,所以是给了自己一个苦笑。

    在孟获看来,自己也不是说容不下他。你说这自己这么大个三江城,银坑洞,还能没有他木鹿大王这么一个人,乃至他八纳洞几十士卒的容身之地吗。这话要是传出去的话,那么自己在南蛮这威信,绝对是要大打折扣,肯定有不少人就该刻意去抹黑自己了,说什么蛮王孟获不能容人,往外撵人什么的。

    可自己如此,也是迫不得已啊,没有办法不是。因为如今是个什么情况,这个谁不知道?自己更是清楚,他木鹿也不是不明白。

    -----------------------------------------------------

    只是那些要去抹黑自己的人,他们哪怕是知道,也不会去说这个。他们只会去把自己给黑得不行,估计那才算完。

    但是哪怕是这样儿,即便是如此,孟获觉得,自己要是要这么去做,自己是无怨无悔。因为他木鹿不回去,显然是对自己没有什么太多太大的好处。反而他回去了,那才是对自己有好处。

    所以自己如今是宁可被人黑。也得赶他走。至于说他木鹿要真是死皮赖脸的不走,那么自己也只能是留他几日,再多。自己可真是不想那样儿。

    木鹿大王此时苦笑了一下,然后对孟获还有祝融夫人和带来三人说道:“蛮王、祝融夫人,还有带来贤弟,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非要我木鹿今日离开。如果真是这样儿的话,我木鹿这就离开!”

    -----------------------------------------------------

    木鹿大王这也算是和汉人所学的,他知道。汉人管这个叫做什么以退为进。他孟获不是要撵自己走吗,那么自己就说自己马上就走,不过却点出来你们是不是有难言之隐。一定非要我走不可。

    如果你孟获这么承认了,那么去抹黑你的人,就有了一大堆说辞。那么你孟获不承认什么,那就更有话说了。反正只有你孟获留下自己。哪怕再多几日。也算是能说得过去。

    但是自己今日要走了的话,你孟获可就要完了,至少在南蛮的悠悠众口,你孟获势力大、实力强,可却也抵挡不住啊!

    孟获三人一听,心说行啊,这木鹿大王还真是有两下,他这么一说。还能不留下他了?至少孟获心里清楚,还得留下对方几日。至少得是这样儿才行。这也没有办法,看对方这样儿,好像是要赖在自己这儿了?

    -----------------------------------------------------

    孟获这时候心里还纳闷呢,心说自己这儿,到底是有什么好的。难道说自己三江城银坑洞,比他木鹿大王的八纳洞还好?要这是那样儿的话,自己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该笑好,还是哭好啊。

    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木鹿大王他说完之后,自己就不能再提说要撵他走的事儿了。至少这两日,肯定是不行。最好是他自己能主动提出来,那么就比什么都好。如果他不说,那么再等个两三日,自己说什么,怎么也得把他给整走才行。

    只是孟获他想法,确实是挺好,但是实际来说,这个事儿他终究是太过想当然了。他和祝融夫人,包括带来,他们三人都不知道,木鹿大王心中最为真实的想法。

    而等他们真正都知道了后,其实也真是,都已经晚了,也完了。

    -----------------------------------------------------

    也是,估计他们要是知道的话,肯定要好好去验证一番,然后或许还会整出来一个将计就计什么的。但是无论是什么情况,至少木鹿大王他,估计不会有什么太好的下场就是了。

    孟获他这个人,最厌恶的,就是别人的背叛。这么些年了,除了杨锋之外,他还没有放过哪一个背叛了他的人。而对于之前的杨锋,他不是忘了,相反是记忆更深了。他也知道,自己夫人所说没错,如今大敌当前,连马超凉州军,自己都没解决呢,怎么可能去对付杨锋。

    所以杨锋绝对是不能死在自己手中,尤其是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行。如今的情况,只能是自己和杨峰交好。一切都等着马超走了之后再说,到时候,呵呵……

    孟获从来都不是一个什么特别大度的人,这个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所以杨锋和他的那些过节,他不是不想去报,而是认为,时候未到,没有到啊。反正在他的想法中,只要时候到了,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也是该自己去报复报仇的时候了,看他杨锋到时候还能如何。

    -----------------------------------------------------

    只是孟获他还不知道的是,他自己想让木鹿大王回去,是为了他自己,让南蛮有更强大的力量,不被马超凉州军所乘。

    可是马超想得更清楚,那便是,第一让他孟获臣服,然后去管南蛮的事儿。同样儿。还有杨锋,甚至也包括木鹿大王在内,不过他显然不能和孟获还有杨锋相比。

    所以马超想得简单。只要有这么三个人,那么南蛮想不稳定,都不可能。至少他心里清楚,孟获只要真正服了,那么只要凉州军的实力一直都那么强大,那么他孟获就不会再继续和自己对着干。至少在马超看来,孟获应该是这样儿。

    只是他如今并不了解。孟获实际,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去反叛大汉。只有在这个根源上。他做到了让对方满意,那么其他的事儿,基本都没有什么问题了。所以说这个,还是缺少更深层的交流。所以……

    -----------------------------------------------------

    孟获他不清楚马超的想法。他并不知道,马超已经把南蛮的事儿,都规划得很好很好了。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就是他孟获这个蛮王,能真正臣服大汉,归顺他凉州军。如此,才是最为基本的东西。

    而马超呢。他也不知道,孟获心中最为真实的想法。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要去反叛大汉。本来孟获也不想说分得那么清楚,毕竟他们各族和汉人,其实也接触很多,而且居住的地方都挨着,甚至有些各别的地方,更是混居的,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但是没有办法,孟获所看到的都是汉人如何如何,可他蛮族这边儿,却是落后啊,他心里不甘心啊,所以只能是跟着马超对着干了。至于说谈判什么的,他可不懂那些,他不认为自己不拿出些什么实力出来,跟马超谈判,他就能给自己这边儿什么好东西。

    异族的人,终究还是信奉武力的,他们认为,只有实力,那才是不会变的王道。

    -----------------------------------------------------

    至于说其他的,还真是,都不行啊。所以孟获才和马超凉州军战了这么久,如果他能打得马超是节节败退的话,那么他找就去和马超谈判了。可惜因为没有这样儿,所以他自然不会傻乎乎差人过去谈判,这和他所想不一样儿啊。

    在听了木鹿大王的话后,孟获是忙笑道:“木鹿兄便再在我这儿待几日吧,如今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至于说什么难言之隐,确实是有些,不过既然木鹿兄看得起我孟获银坑洞,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只是……”

    木鹿大王一听孟获的话,他就明白,孟获的意思就是说,我再留你几日,不过也就这样儿了,之后呢,你是还得离开。

    不过对此,木鹿大王已经觉得不错了,估计也就是三四日,自己就能顺利达成自己的想法。

    -----------------------------------------------------

    所以他是忙回道:“好!既然蛮王这么给我木鹿面子,而且我亦是明白,谁没有点儿难处呢,所以不用多说了,我木鹿最多,就在这儿再待五日,到时候我便离开!”

    木鹿大王他心里清楚,这自己该说的话,那是肯定不能吝啬的。要不自己去答应他孟获所说不成?那样儿的话,自己对马超对凉州军,该怎么去交待?

    这要如此,就要出大事儿了,不过还好,如今孟获是松口了,这却是比什么都强啊,不是吗。

    孟获在听了木鹿大王所说之后,他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自己也听说过,这个木鹿大王,倒是个识时务的人。而如今这么一看呢,果然是没错,这木鹿大王,确实是识时务啊。反正这正是,就是自己想要的。他既然都答应了下来,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自己所要看到的,想要看到的,也就是这些。

    -----------------------------------------------------

    孟获是偷着给带来使了个眼色,当然都是暗中进行的了,木鹿大王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什么。

    而带来呢。他是明白自己姐夫的意思,毕竟两人太熟了,而且也不是配合一次两次了。就说这样儿的事儿。他带来都不知道做过多少回了。

    这时候就听带来对木鹿大王说道:“木鹿兄,这我们大王之前为了从马超凉州军手里赎回木鹿兄,可是花费了不少,所以这个,木鹿兄看能不能,是吧……”

    后面的话,带来没多说。只是他也知道,木鹿大王还不明白吗。反正自己是个什么意思,他都懂。所以自己其实也不用多说了,不是吗?

    果然,木鹿大王一听,是赶紧一拍自己额头。然后便说道:“啊。这个问题确实是我忽略了,不错,贤弟之言不错,确实是该如此,该如此啊,我都明白,都懂!”

    -----------------------------------------------------

    可不是吗,木鹿大王本来头脑就算是可以。他不是傻子,所以带来这么轻轻一点。他就知道了,这带来是要管自己要东西呢。

    确实也是如此,孟获为了赎回自己,也是花费了一些东西。但是从带来这话中,也是不难听出来,这是要让自己加倍偿还给他们啊。

    此时木鹿大王心说,这个马超也是的,非要演得真实,所以是没怎么太松口。他带来是一个价,以他的身份地位来说,确实是值那个价。可结果最后自己也是有一个价,当然了,以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来说,也值。但是显然,对于孟获来说,他还是觉得多了。你说这个也不用你银坑洞去破费,多了少了,你孟获至于吗。

    所以木鹿大王不止是对马超,对孟获,乃至于是带来,他都有一票意见。只是在这几个人的面前,他也真是,半个不满的字都不敢说出来了。

    -----------------------------------------------------

    木鹿大王转头对孟获说道:“蛮王,这事儿怪我,怪我啊!”

    孟获闻言是微微一笑,“木鹿兄却是客气了,其实不用这么太客气的!”

    知道木鹿大王都明白了,也知道他是要还给自己那些物资了,而其看样儿,还是要加倍给自己,所以孟获心里高兴。当然这脸上,也是表露出来了一些,但也不是那么特别明显。

    对他来说,这个得意,可不能直接就全都写在脸上。因为毕竟损失的是他木鹿大王,所以他要看到自己是如此得意,就是难免会有什么想法啊。

    木鹿大王一听,心说我不和你客气?我要是不这样儿的话,你孟获能放过我?让你拿出些东西来,你都费劲呢,所以就更别说是这些事儿了。我还不知道你了,你孟获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有多少事儿,是你干不出来的!

    -----------------------------------------------------

    但是这话也就在心里暗中想想罢了,木鹿大王真是,半个字都不敢说,而且表情也不敢是表现出来什么。他也知道,如今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己不窝着能行吗。

    更何况,自己还有更为重要的事儿要去做呢,这要是给耽误了,那么可真就是要出大事儿了。所以,自己不能说什么,表露出什么,只能是忍啊,强忍着才行。要不忍不住,那就要坏大事儿了。

    木鹿大王想到了汉人的话,这便是“忍一时风平浪静”啊,如今对于自己来说,却是不得不忍,也是不能不忍,不是吗。

    因为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已经注定了自己,是必须要忍,不忍,就要完。所以比起完蛋来,自己宁可是忍了,要不还能这么样儿。其他的,自己都做不了,自己就只能是如此来,谁让自己是受制于人呢,是不是。

    -----------------------------------------------------

    他此时是满脸堆笑,对着孟获一笑,说道:“蛮王这才叫客气,为了我的事儿,蛮王是破费了太多,而且也操劳了,所以我木鹿也是该投桃报李,我这便书信一封,给八纳洞送去,一定让他们尽快把东西送来!”

    一听木鹿大王的话,孟获是赶紧虚情假意地客套,“哎呀,木鹿兄这却是看不起我孟获啊!这那些东西,不过就是小意思而已,无非就是两千多张毛皮,五百……”

    孟获是把他给马超的东西,直接是乘以二然后说给木鹿大王听的。他知道,木鹿大王他不会在于多少,只是要面子,那么就好办了。

    木鹿大王一听,他心里是这个气啊,心说你孟获不过就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这时候却是露出来真面目了吧。你要是不想要了,还至于说出来这话吗,还多少多少东西,具体的数儿都告诉我了,你的意思谁还不明白。如今就差你直接说了,就按照这个来吧,快点儿!

    -----------------------------------------------------

    听了孟获白话完,木鹿大王是稍微一惊讶,便说道:“哎呀,真是不听不知道,原来蛮王为了我木鹿,居然是花费了这么多!让蛮王如此破费,真是我木鹿责任大了去了,我还以为没有这么多呢!”

    讽刺!绝对是赤/裸/裸的讽刺,孟获和祝融夫人还有带来,都听得出来木鹿大王大意思。但是显然,孟获脸上是不红不白的。因为他心里清楚着呢,这木鹿大王他既然是如此说了,那么便代表着他认可了,认栽了,要不他绝对不会这么去说。

    而且他还知道,自己刚才所说的那些东西,他木鹿大王,肯定是要让八纳洞准备两倍之后,交给自己,至少是这样儿。说白了,他木鹿大王认栽了,可以当冤大头,但是却不能丢了面子。要不以后传了出去的话,他木鹿大王就跌份掉价了。

    还真别说,孟获真是把其人的心里,把握得不错。至少木鹿大王他,还真是有如此想法。

    -----------------------------------------------------

    孟获此时则是哈哈大笑,“其实在我看来,我银坑洞来看,确实是没有多少。不过看木鹿兄,莫非是觉得多了?真要如此的话,那么就……”

    孟获是想着要以退为进,他知道,自己要是说出来,你木鹿真就是什么都不用拿了。那么他木鹿大王肯定不会同意。所以之前自己那个事儿,不就是能找回来了吗。

    可是木鹿大王是没准备让他说完,就听他说道:“诶,这蛮王此话何意,我木鹿岂会在乎这些东西不成?只是真是不得不说,马超果然是大口啊,我八纳洞与他的这个梁子是结下了!”

    说完,木鹿大王是右拳紧握,然后一拍身前桌案,让人看了,他是有多不甘心。这个可不是他在演戏,而是实实在在的。对于木鹿大王他来说,这要不是马超,自己能这样儿?

    -----------------------------------------------------

    可以说正是因为有了他马超,所以自己才变成了这样儿,所以什么都别说了,马超他就是那个罪魁祸首啊。

    但是同样儿,他心里也不爽孟获,他也认为,自己这样儿,和他孟获也是脱不开关系。所以木鹿大王第一个恨的人,是马超,那么接下来,就是孟获了。他们一个是排在第一,而另一个则是紧随其后啊。

    两人不知道这些,估计他们要是知道了,可能表情会一笑吧,也只能是这样儿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