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话不说不明,这很多东西,还真是需要说话去开导,就比如说现在的带来,不就是这样儿吗。

    “对了,不知道你和那个木鹿在马超凉州军大营,马超和你们都说了什么?”

    带来一听自己姐夫所问,他是忙简单说了一下,马超和自己说的那些。听了他的话后,孟获便问道:“你是说,你和那个木鹿,两人不是一起在马超的中军大帐的?”

    “是啊,这马超就是分别见我和木鹿大王两个人的!姐夫,这个有什么不对吗?”

    带来没觉得有什么,他终究只是个异族,南蛮这边儿的人。哪怕他是有些头脑不假,但却还是不能和人家汉人相比就是了。和人家顶级的谋士根本就不能去相提并论,真要是说起来的话,人家直接就能甩他八条街了。

    还是那话,玩那个阴谋诡计那些东西的话,汉人就是老祖宗,什么都不用说了。

    -----------------------------------------------------

    这个不是说异族的就不会这些,只是相比之下,确确实实,没法比。真是,异族要都有那个本事,这天下估计早就是异族的了。

    孟获此时是摇了摇头,“也没什么,这个倒是挺正常。要是我是马超的话,也是要这样儿。你带来要是他的话,你不也得如此?”

    带来闻言点头。确实,“不错,姐夫你说的不错。小弟其实也是有如此想法。就是这样儿啊!”

    最后带来和自己姐姐,祝融夫人说了几句后,便被孟获给打发走了。毕竟已经是很晚了,虽说之前也是休息过了,但是他也知道,这带来还得让他去多休息才行。毕竟在人家凉州军大营那儿,却是没有这么自由。想做什么做什么。而且早看出来,带来他是非常不习惯在敌营,所以他可能休息好吗。这个自己早就知道。

    -----------------------------------------------------

    看着带来离开了之后,孟获对自己夫人说道:“夫人啊,这带来可是比孟优那小子省心多了!”

    祝融夫人闻言一笑,她此时说道:“大王。孟获和你差不过就是一个脾气。可我这个弟弟。却是和我还不一样儿啊!”

    孟获一听,心里是直翻白眼,心说孟优和自己差不多一个脾气,这个自己认了。可带来和你,也是,确实是不一样儿不错。但是要说起来,他如果真和你一样儿的话,那就要坏了。肯定要不好。你一个还不够,还要整出来两个了?孟获一想到这儿。他就头疼,是连忙摇了摇头,心说这个还是别要了。

    祝融夫人一看,问道:“大王这是……”

    “啊,这个夫人啊,为夫就是有些头晕,头晕!”

    -----------------------------------------------------

    孟获哪敢说真话,他是半个字都不敢说啊。至于说祝融夫人,她则是一笑,这她也算是知道,自己这个夫君、大王啊,是没有说真话。不过对于这个事儿,她显然也是没想着去刨根问底。毕竟今日因为带来的事儿,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所以祝融夫人心说,也别去想那些煞风景的事儿了,那都没有用。

    汉人爱说一句,烦恼都是自找的,不是吗。其实好好想想,也真是这么回事儿。

    祝融夫人没多问,这事儿也就那么过去了。孟获他也是乐不得如此,心说还好自己这个夫人没多问,要不自己还得编一些其他的话来搪塞她。

    孟获对于别人,他好像还能编出来一些东西去糊弄对方。但是面对着祝融夫人,他是有多少东西,基本都用不上了。要不他也真是害怕对方,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

    -----------------------------------------------------

    木鹿大王回到了孟获给自己安排的地方,不过他是失眠了。没办法,能不失眠吗。因为这个实在是棘手,马超是交给了自己一个难题啊。

    他之前就知道,这事儿是无比困难。但是在马超所逼之下,形势所迫之下,他也不得不答应帮马超做事儿,去进行所谓的合作。要不自己的八纳洞,自己的儿子,可都要危险了。

    木鹿大王也看得出来,马超是个绝对说到做到的人,就先他当初屠戮了烧当羌一样儿。那么实力那么强的烧当羌,他都说灭给灭了,那么自己这八纳洞,和人家烧当羌一比,算得了什么啊。

    是,说起来论起人口,自己八纳洞可不比烧当羌人少,可是要说起来的话自己这边儿的实力,真是不如人家。所以连实力那么强劲的烧当羌,马超带着凉州军人马说灭就给灭了,那么自己那八纳洞,还不一样儿吗?

    -----------------------------------------------------

    所以他确实是怕啊,能不害怕吗。而且就算马超不对自己八纳洞动手,那么自己儿子呢。

    自己还不知道吗,等到他看到自己的亲笔书信后,肯定要来三江城,然后就是羊入虎口,自己是什么办法都没有。所以马超也知道,自己可是投鼠忌器啊,根本就不敢做别的,只能是乖乖受他摆布。

    而除此之外的话,好像也没有其他的什么更好的办法。要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受制于马超他啊。

    结果就因为这样儿,木鹿大王他就失眠了,而且是辗转反侧,是难以入睡啊。不过他也知道,今夜算是没有什么希望了。毕竟虽说众人都一起赴宴,也喝了一些,但是这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主要是孟获对自己有防备,派人盯着自己呢。自己不认为他派的人一直都这么紧张,所以只要对方什么时候不看着了,或者松懈懈怠了,就是自己出马的时候。

    -----------------------------------------------------

    所以今夜,他也知道,自己是不用再多想了。反正马超也说过了,不必太过着急,只要是能找到好机会就可以。

    马超没有对木鹿大王说实话,他确实也不太清楚。马超之所以不让木鹿大王着急,还是因为他要等着己方的援军到三江城。至少他的心里清楚,就凭如今自己这些人马的话,还是不能和人家银坑洞所有人马相抗衡的。

    那么再来五万的话,估计也就差不多了。所以马超的希望就是,在己方的援军还没有来之前,木鹿大王这边儿还别先行动。不过他也不是小看其人,木鹿大王真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一两日就能配合自己,达成目的。

    马超认为,木鹿大王要真是有那么大本事的话,也不至于让崔安给生擒活捉了,真是,仔细想想,好像也确实是如此。

    -----------------------------------------------------

    木鹿大王是想来想去,想去想来,也没想出来太多。最后索性他也是不多想了,他倒是记起来汉人有话说的好,叫做“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好像如今自己就是这样儿。反正是“天无绝人之路”,那么相信自己,不会轻易就被发现,也不是说就一定会不成功的。自己不是没有可能失败,只是自己真是不想再败了。

    自己败在了马超手中一次,那么孟获呢,自己不会再败在他手!

    最后实在是太累也太困了,都不知道是什么时辰,木鹿大王终于是睡着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算是去见了周公。如果他仔细询问一下时辰的话,那么他就会知道,如今都已经是过了丑时了,没多久,也就不到半个时辰吧,就要到寅时了。所以,也确实是,可见他想了多久了。不过他是没有什么时间的观念,睡着了,就更没什么了。

    -----------------------------------------------------

    这一夜,可以说众人中,就是他木鹿大王,是睡得最晚的一个了,没有之一。

    无论是人家孟获还是祝融夫人,乃至于是带来,可都早早休息了。就他木鹿大王,是失眠了两个多时辰,然后最后是因为实在太累太困,挺不住,这才睡着的。

    也没人知道他在想着什么,如果孟获他们知道了,自己银坑洞中,有这么一个打他三江城主意的人,不知道他会是如何精彩的表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