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前一章的标题错了,不过内容倒是没错

    --------------------------------------------------

    孟获是笑着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这个当喝,干了!”

    说着,几乎是同时,孟获和木鹿大王是一起干了。其他人也是,趁着这个时候都了下去。

    最后孟获对木鹿大王说道:“木鹿兄不必太过客气,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毕竟要不是我派人去八纳洞找木鹿兄来此的话,那么就肯定遭遇不到这事儿!”

    木鹿大王闻言一笑,“所谓是‘时也运也命也’啊,这些我倒是看透了!”

    孟获一听,是大笑道:“好,好啊!如果木鹿兄能如此想法,那么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可不是吗,这对于他来说,孟获当然也是希望看到木鹿大王如此。毕竟谁也说不准,以后会不会还要用到他木鹿大王八纳洞的人马,所以……

    这个时候,木鹿大王有好的状态,那么对于自己对己方来说,都是好的。

    -----------------------------------------------------

    两人没再多说,木鹿大王此时已经是再一次坐了下来,而这个时候,带来是站了起来,对孟获说道:“此次我能回到银坑洞。却是多亏了大王,如果没有大王的话,我如今还不知道如何了!所以我是很感激大王!”

    在这么多外人的面前。带来肯定不能叫孟获姐夫。那只有没外人的情况下,他才会如此。否则的话,带来他是绝对不会那么去做的。

    孟获是笑着对他点了点头,心说你姐姐就是不放心你啊,所以我还能如何?孟优之前被擒,我都是第二日再说,不过心里也是很担心。所以你姐姐是个什么样儿的心情。我还能不知道吗。所以不管怎么说,我都要去管,而且还要处理得很好。这样儿我才能向你姐姐交差啊。而从如今的情况来看,确实是不错。

    至少你是平安回来了,你姐姐也不用那么担心了,更为关键的是……

    -----------------------------------------------------

    她暂时不会去发飙了。这就比什么都强。要不你带来不回银坑洞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就要爆发,就要发作。而这个,却也不是我所能抵挡得了的。

    看着自己姐夫对自己点头,带来是忙说道:“最后也请大王能干了!”

    “好!咱们一起!”

    说着,两人也干了,这时候众人也都是一起又干了。不是众人想要喝酒,而是这么一起干的时候。确实是很难得。异族人就是这样儿,他们大多数的人。其实都是更喜欢这种人多的氛围,大家一起吃吃喝喝,确实是比很多东西都强,都好。

    喝酒可以一直那么喝下去,但是一起干的时候,却是没有几次。所以众人是接着之前木鹿大王敬酒和如今带来敬酒的时候,就都喝下去两回了。但是显然,他们如今却是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啊。

    -----------------------------------------------------

    带来这边儿也说完了,而孟获他心里确实是很高兴,此时他心说,无论是木鹿大王,还是说带来,今夜倒是都挺给自己面子的。

    孟获这个人,真是挺好面子,这个事儿,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所以有了木鹿大王和带来两人给他争脸,他还能不高兴吗。

    而孟获也没有忘了,跟众人都聊了几句,而且声音也是不小。他们确实没有汉人那么多讲究,酒宴上反正是想说什么,至于说别人如何去想,那就不知道了。

    木鹿大王看着南蛮军银坑洞的众人是推杯换盏,他此时心说,你们喝吧,喝吧,喝多了,那才好呢。如此一来的话,自己岂不是最后的赢家?这个不是没有可能啊,如果顺利的话,那,自己……

    -----------------------------------------------------

    不过木鹿大王也确实是没有指望着,自己这么快就能马超和自己所合作研究的那些东西。

    而他对此,也真是不得不小心谨慎,毕竟如今自己是在玩命啊。可不是吗,自己如今都已经是深入虎穴了,要是再不成功的话,,那么自己最后的结果,关键是自己儿子一定会落入马超凉州军手中,而且自己的猛兽攻击,对于马超这已经有了破解之法的人来,还算得了什么呢。

    至少木鹿大王有理由相信,只要马超愿意,自己那八纳洞,估计没多久就要完了。更何况,还有自己儿子呢,这哪个,自己是不要好好去考虑的呢。

    所以最后,木鹿大王也清楚,自己就只剩下一个了,也只能那么去做,所以自己这不就要去实施了吗。至于说结果如何,汉人那话真是没错啊,所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说起来的话,自己是非常相信这话。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顿晚宴,终于是完事儿了。木鹿大王依旧是被士卒带着回去了,其实之前他都已经是很熟悉了,知道自己住什么地方,自己肯定不会走错。

    但是即便如此,孟获依旧是派人跟着人,美其名曰,这是在保护他。不过谁心里都明白,这什么保护啊,分明就是看着自己而已。而对于孟获的想法,木鹿大王自认为自己还是知道一些的。

    所谓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跑”吗?这要真说起来的话,木鹿大王是早就听过关于孟获其人的一些东西,可以说他真是听了不少。所以对于其人的性格,一些想法,他真是,还是知道不少的。

    看着木鹿大王在士卒的“护送”之下离开,如今这儿就只剩下带来一个人了。当然也是少不了祝融夫人,带来都在,她不可能不在。

    -----------------------------------------------------

    此时只见带来笑道:“我说姐夫,你这倒是看着木鹿大王很紧啊!你难道还怕了他不成?”

    孟获一听,他就知道,自己这个妻弟,就是故意这么说的。而且他还不知道吗,自己会怕了马超?显然不可能,那么他如此的意思是说……

    孟获此时对着带来一笑,说道:“我会怕了木鹿?带来,你知道的,我岂会怕了他?”

    带来点头,此时他是叹了口气,“姐夫,这你说我本来是去搬兵的,以为搬来的木鹿大王,能胜过马超凉州军。但结果呢,却是出乎了自己预料啊!”

    可不是吗,一想到这儿,带来他自己就感到无比憋屈,而且他心里是一点儿都不爽啊。因为自己想得挺好,可到了实际中去,却是让自己不爽了,这不就是憋屈吗。所以他是一直都在想着,到底要用什么办法,能一雪前耻,好报仇雪恨啊。但是显然,他是没发现有什么机会,这个时候没有,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了吧。

    -----------------------------------------------------

    孟获闻言是摇了摇头,“带来,我也知道你不甘心。其实别说是你,就说我吧,这么些时日以来,除了三江城的战事之外,其他的,在禺同山那边儿,我军却是一点儿都没占到什么便宜。所以真要是说起来的话,我这岂不是比你更加可怜了?”

    带来一听,还别说,他这个时候算是平衡多了。以为在他看来,对啊,可不是吗,这连自己姐夫都那样儿了,还不如自己呢,自己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玩意儿还就是,怕比较啊。如果说没有孟获和带来相比,带来可能是心情会一直不爽,但是一比较下来,和自己姐夫相比的话,好像自己就算是不错了,是吧,这自己可平衡多了啊。

    如今带来他也只能是如此想法了,不过孟获所说还真起到了作用。

    -----------------------------------------------------

    带来是赶紧点头,表示赞同,他也知道自己姐夫所说,一点儿不错,这么看来,自己确实不用抱怨那么太多了。真要说抱怨的话,自己姐夫不必自己还要多抱怨吗?

    而祝融夫人一看自己弟弟算是暂时走了出来,她心里很高兴。毕竟之前自己弟弟那样儿,可不是她想要看到的。但是如今好了,自己是他姐姐,所以他什么样儿,自己还不清楚吗。看他此时此刻这样儿,那么基本就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